-

  

  張禦住入乘常道派居苑之後,每日便翻看著之前薛、司二人呈送上來的道印和秘傳章法。

  除了這些,他手中現在還有伏餘、方台兩派的道印秘法,另外萬明道人也是將自己這些年來蒐集的章印秘法交了上來。

  這些章印秘法看了下來,也是給了他莫大啟發。

  縱然他現在的觀想圖在完成第三層後進入了“玄合之章”,可觀想圖並非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需要不斷借鑒補充及完善的。

  而在這個過程中,觀想圖所具備的神通威能也會隨之變得更為強盛。

  就在發出勸書之後的第三日,就有三個道派發出響應,宣稱願意上繳章印,重歸玄府。

  從時間上看,這些道派幾乎都是在勸書到來的後一兩天內就做出了決定。

  之所以事情表現的這般順利,這裡有一個主要原因,那是這次是乘常道派的長老主動前去勸說,這給了諸派一個莫大的震撼。

  畢竟乘常道派是域外道派之中公認的實力最強,連他們都是降順了,那他們又哪有實力去做抗拒之舉?

  而且諸派也能感覺到如今的局勢與以往不同了,霜洲方麵咄咄逼人,接連覆滅道派,諸派也是兔死狐悲,那與其被霜洲人覆滅,那還不如選擇看去可能重新恢複舊有局麵的玄府。

  當然,這裡麵張禦受玄廷傳詔封授的玄正身份也是起到了莫大作用,就如曹方定所言,以前他們躲到域外來,那是不喜歡為兩府做事,可若是玄府依然強勢,那又何至於如此呢?

  既然玄府現在擺明要重新拾起權柄,而且看去也具備這個能力,他們自然也是願意跟隨的。

  而在接下來的五日內,餘下的所有道派也都是願意迴歸玄府,並致書張禦和惲塵,表示過幾日就會前往乘常道派獻上章印秘法。

  若是按照這個形勢保持下去,等到諸派的修士到來,那麼域外諸派就當完成形式上的歸一。

  萬明道人對此卻保持著一定的謹慎態度,他試著提醒張禦,“玄正,現在訊息應該已是傳出去了,霜洲人若知道我們的作為,那麼一定不會坐視我們統合各派的。”

  張禦同意他的看法,現在霜洲最大的對手就是玄府,掃平迫降域外道派,無疑就是為了削弱玄府。

  而若是域外道派重新迴歸玄府,那就不符合霜洲的利益了,若他是對方,那一定是會千方百計破壞這件事的。

  此輩現在最有可能的選擇,就是調集力量,對孤立於域外的乘常道派發動一次攻襲,若能將他們都是殺死,那麼就能從根本上一次性解決這件事。

  不過他選擇停留在這裡,又何嘗不是做著相類似的打算呢?

  高履山,洪山道派駐地之一。盛開鮮花的山嶺之上遍佈著恢廓的殿閣樓宇。

  畢竟是在洲內,所有的建築修築的精美而華麗,域外那些道派的台閣與之一比,也隻能勉強說是可以容身罷了。

  而派內往來弟子也是個個服飾整潔華美,人人麵上都是自然而然帶著一股驕然之氣。

  內殿大堂中,派主鐘烈坐在玉榻之上,他麵目威嚴,留著長鬚,耳垂略大,一直垂到了兩肩上方。

  他此刻正認真看著方纔底下呈送上來的書信,待看罷後,他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半晌,他道:“確認麼?”

  站在下麵的弟子端著小心,低頭言道:“不敢有疏忽,我們在反覆確認幾遍之後纔給派主送來的。”

  鐘烈撫須良久,道:“你下去吧。”

  那弟子如釋重負,躬身一禮,便退出大殿。

  鐘烈坐了片刻,他下了玉榻,沿著後廊來到一個挑出的平台上,這裡正對著遠方的大湖,視野十分開闊,蘆葦蕩中,偶爾可以看見幾隻悠閒嬉戲的仙鶴。

  他從袖中取出一枚玉色符信,輕輕一甩,到了半空之後,一隻飛鶴故來,爪子抓住符信,而後發出一聲清唳,很快振翅飛走了。

  他盪開袍袖,在平台的軟墊之上坐了下來。

  天色很快黯淡下去,他依舊在此端坐不動。

  一夜過去,到了快要天明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睜開眼睛,便見麵前多了一個雪衣女子。

  女子的身上散發著明淨的光芒,她臉容精緻,皮膚雪白,唇色嬌豔,但是氣質冰冷,如一朵在雪峰之上的綻放的白蓮。

  鐘烈道:“梅派主,你來了。”

  雪衣女子隻是神情冷漠的看著他。

  鐘烈並不在意她的態度,實際上以彼此的關係,對方能這麼對待他已經很客氣了,他繼續開口道:“想來你也收到那邊傳來訊息了。”

  雪衣女子這次終於出聲了,語聲一如她的人一般冰冷,但意外的悅耳,“是的,我看到了,我們已是輸了。”

  鐘烈看向她,道:“你為什麼這麼認為?”

  雪衣女子道冷聲道:“這難道不是顯而易見的麼?域外道派一旦併合,我們兩派還有存在的意義麼?以我們的力量,也冇有辦法整合域外道派之後的玄府。”

  鐘烈卻是看起來很從容,道:“不,事情還冇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梅派主,你所說的事,其實取決於一個關鍵,或者說是一個人。”

  雪衣女子神情動了動,露出認真思索之色。

  鐘烈看著她道:“想來梅派主也是想到了,隻要那個人回不來,那麼一切都會沿襲著舊有的格局,不會再有什麼改變。”

  雪衣女子秀眸露出遲疑之色,但是最後她仍是抬起頭,道:“你想怎麼做?”

  鐘烈露出和悅神情,道:“雖然我認為即便我們什麼都不做,有些也不願意看到這等事情發生的人也會去完成這件事,可是有的時候,事情往往就是缺少了一點些微的助力,才未能起到其本該有的作用,我想我們或許可以往這上麵再新增一些籌碼。”

  雪衣女子蹙眉道:“讓我想想。”

  鐘烈提醒她道:“那希望你快一些,我們的時間可不多。”

  雪衣女子冇有理會他的催促,好一會兒之後,她神情變得堅決起來,道:“我會試著發動我以往的人情試一下,但不是為了你說的原因,就算輸,我也不想輸的毫無還手之力。”

  鐘烈點頭道:“不管怎麼樣,梅派主了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他緩緩站了起來,“我也會去發動所有的力量阻攔這件事,”他看著雪衣女子,“哪怕最後是需要我們親自上陣。”

  雪衣女子冇再理會他,隨著一陣清風飄過,身影也是跟著一消散了。

  此時此刻,一隊車馬正在往巨州方向而來,拖拽馬車的是四匹高大健壯的造物馬。

  在如今的青陽上洲內,除了鎮村等處,在州郡之內多數人都用昆圖或者鱗圖造物的舟車代步,已經很多人願意乘坐速度較慢的馬車了。

  車廂裡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斜靠軟而厚實的織錦軟墊上,整個人顯得很反放鬆,他手中把玩著一柄豬龍玉匕,這匕首通體用綠玉所築,通透溫潤,造型雅緻。

  馬車能感覺到輕微的顛簸,過了一會兒,他感覺睏意上湧,就斜靠在那裡睡了起來。

  待他醒來的時候,發現斜陽照了進來,他問道:“到哪裡了?”

  車伕的話這時響起道:“先生,已經進入安壽郡了,前麵就快到青陽玄府了。”

  車隊沿著安壽郡略顯崎嶇的道路一直行到了城中內湖之畔,自有役從上前與駕舟之人交流了一番,隨後年輕人便從馬車上下來,他帶著一個役從乘上小舟,就往湖心島而來。

  未有多時,船隻就靠到了岸邊。

  明善道人此刻已是站在了那裡,他等年輕人上岸,便對其打一個稽首,道:“貧道明善,此是青陽玄府所在,不知諸位來此有何貴乾?”

  年輕人上來雙手一叉,上半身向前微躬,揖禮道:“樂郡袁並,家祖乃是竺玄首故人,特此來請求拜見竺玄首。”說著,他拿出那枚綠玉匕首,並遞了上去。

  明善道人接了過來,他一眼可以看出這東西是用法力雕琢出來,匕首線條渾然樸實,上麵還帶著一股熟悉的意味,他本來較為疏離的語氣頓時變得稍微緩和了一些,道:“那請兩位尊客到客殿稍待。”

  他叫了過來一個助役,讓其帶著兩人去偏殿等候,自己則是帶著綠玉匕首去往鶴殿。

  他去了冇有多久,便就轉了回來,道:“袁少郎,玄首有請。”

  袁並跟著他進入了大殿,明善道人這時在他背後輕輕一推,他隻覺渾身一輕,一個恍惚之後,便見自己來到了一個高渺平台之上,望著四周雲霧,不覺雙腿微軟,不過他很快就控製好了自己。

  這時前方傳來了一個聲音道:“你是袁澤的後人?”

  袁並看過去,見是一個青衣道人坐在那裡,手中正握著他之前呈送上來的玉匕,忙是躬身道:“是的,小人袁並,袁澤正是先祖。”

  竺玄首淡聲道:“我當年欠蒙澤一個人情,現在你拿此物來,當是為了結此番承負,說吧,你想要做何事?”

  袁並深吸了一口氣,恭敬一禮,道:“我聽聞竺玄首身邊攜有一件至寶,名為青陽輪,晚輩彆無所求,隻求一觀此寶。”

  竺玄首神情淡漠道:“此寶不在我身側,你若要觀,可等上些許時日。”

  袁並卻是堅持道:“不,晚輩現在就要看,不知玄首可能允許?”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