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和惲塵兩人站在乘常道派最高處的高台上,看著派內修士一個個駕光飛遁出去,追逐驅趕遠空那些忽隱忽現的飛舟。

  從幾前日開始,就有灰白色的小型飛舟陸續出現在乘常道派的周圍,從飛舟的型體和速度上來看,它們應該是負責前沿偵查的。

  這說明霜洲人即將到來。

  不過乘常道派到底是有些家底的,佈置在周圍的法器此刻都是激發了出來,並煥發出奇異的光芒將整座山嶺都是籠罩進去,此刻從外麵看來,這片駐地已然從大地之上消失無蹤了。

  惲塵道:“玄正,霜洲人這次來的人恐怕不會少。”

  張禦道:“他們自然是不希望看到玄府整合所有域外道派的,不過外部的敵人並不可怕,關鍵是那些來自內部的敵人。”

  惲塵知道他說得什麼意思,點頭道:“玄正放心,這些天到來的修士,我會用心查驗,不會漏過哪怕一人。”

  這時一個弟子走了過來,拱手道:“玄正,惲道長,精誠道派的人到了。”

  惲塵對張禦一拱手,道:“玄正,我先離開片刻。”

  張禦對他一點頭,目送他離去後,仍是轉身過來望去前方,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紫星袋中的青陽輪微微振動了起來,而且越來越是劇烈。

  他也是微訝,入內一察,發現似有一股力量在召喚這件寶物回去,這法寶雖是傳遞出一股不情願的意思來,可卻無法違抗這股力量,一股股青光自紫星袋中不絕往外泄露出來。

  紫星袋隻是用來放置物品的,似青陽輪這樣的寶物可壓製不住,於是他當即一揮袖,就將其放了出來。

  這寶物一到外麵,那股牽引之力便一下大了數倍不止,其隻是稍稍掙紮了一下,隨著一道青光綻放,而後再是劇烈一閃,這寶物便就消失不見了。

  張禦看著其消失之處,心下一思,能喚青陽輪的回去的,那應該隻有竺玄首了。

  他猜測應該是洲內突然發生了什麼事,所以竺玄首才選擇如此做。

  不過這件正好發生在即將準備與霜洲一戰的當口,這未免也有些太過巧合了。

  如果往最糟糕的地方去想,那麼就許是霜洲人的謀劃,或者乾脆是洲內某些人在配合霜洲人。

  聯想到之前武澤所言洲中有人和霜洲人有所勾結,那麼這還有可能是雙方共同推動的。

  不過就算冇有了青陽輪,也冇有什麼大礙。

  他目望遠空,身後隱隱有幽氣星光閃爍不定,青陽輪可以被喚回去,但是他自己所擁有的力量,卻是冇有人可以取走。

  安壽郡中,停在湖畔的車隊之中,有兩個身著罩衣,遮住頭臉的人藏身在車廂之中,他們透過車窗上的琉璃壁,正看著遠處湖心島上高聳的鶴殿。

  其中一人開口言道:“袁少郎怎麼去了那麼久?蒙老,你看此事可成麼?”

  被稱作蒙老的人言道:“那位當年欠下的人情非小,那枚玉匕也是那位親手所贈,不還此承負,那位恐怕道法難成。”

  那人又道:“可若是那位舍大道而顧小義呢?我可聽聞他的那位弟子如今也是去了域外,這可是一個變數。”

  蒙老沉聲道:“那位修的乃是出世之道,何為出世?卻人間拘束,了心中牽掛,一個弟子,想來還不至於成為牽絆吧?”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忽見一道青色光華自遠空飛來,並且一閃便飛入了那鶴殿之中。

  蒙老對麵那人語聲之中露出喜色,道:“蒙老,看來是事成了!”

  蒙老道:“莫急,莫急,等袁少郎回來再言。”

  等了很長一會兒,兩人見袁並自湖心島上乘舟回返,他們按捺住心中激動,等到袁並上了岸,坐回到了車廂之中,這才急急問道:“怎麼樣?”

  袁並臉上露出笑容,對著兩人一拱手,道:“兩位,幸不辱命。”

  蒙老不覺大喜,撫須道:“好好,我們走。”

  可就“好”這一字的說出口時候,忽然他的天靈蓋砰的一聲爆開,直到他麵帶喜色的把“我們走”幾個字說出去,整個人才倒了下去。

  不止是他,他對麵那人也是同樣一樣頭顱爆開,且其人或許坐的比較穩,身體還直挺挺的杵在那裡。

  袁並驚恐看著這一幕,他聞著灑到自己身上的那股濃烈血腥味,不禁彎腰吐了出來,渾身更是顫抖不已,可是這個時候,他卻冇有愣著,而是一邊吐,一邊手腳並用爬到了出去,並衝到另一個車廂裡,不顧胸前的穢汙,嘶喊道:“走走,快走,快走!”

  明善道人麵無表情看著對岸的車馬倉皇而去,把方纔拂塵收回,往臂彎一搭,返回了大殿,他想了想,騰昇往鶴殿上來。

  來到平台之上站定,他見竺玄首背對著他站在那裡,身邊正漂浮著那閃爍不定的青陽輪,他猶豫了一下,打一個稽首,道:“玄首……”

  竺玄首負袖看著遠空,道:“那人醒了。”

  明善道人一怔,隨即一驚,不覺抬頭往某個方向看去。

  那人?這個時候……

  他一下明白了,冇有再多說什麼,又打一個稽首,便就退了下去。

  蒼茫的荒原之上,俊美少年腰懸佩劍,一個人站在這裡,衣袂被風不時吹拂著。

  他的身形雖然纖細,但是四肢顯得格外有力,銀色的頭髮和金色的眼睛色澤極純,在周圍白色大地映襯之下,顯得高傲而又孤寂。

  如果忽略他腳下所站立的是一片生機俱無的土地,這稱得上是一幅寧靜而美好的畫麵。

  方領軍來到了他的背後,抱拳道:“左輔國。”

  俊美少年冇有回頭,看著前方道:“方領軍,你這一生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方領軍想了一想,謹慎回答道:“或許是更長的一生吧。”

  俊美少年點頭道:“很實際的想法。”

  他低頭思索了下,“自我記事起,霜洲就是一片蒼白色的世界,枯燥而冇有色彩,就像眼前這片土地一樣,不過它在以前至少還曾洋溢著生機,不像霜洲,它一出生就已經死了。

  我四歲的時候,母親送了我一株花,花開的很豔,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美麗而多姿的色彩,那時候我才知道,世界原來還有那麼美好的東西。”

  他的神情柔和,眼神中洋溢著回憶。

  “我把這株花種在了院牆的角落裡,當時我天真的以為,以後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顏色,然而僅僅是在一天之後,這株花就變得凋零敗落,變得蒼白死寂,和周圍的東西冇有任何區彆。”

  方領軍隻是保持著沉默,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隻需要做一個傾聽者。

  俊美少年打量著眼前的死寂平原,“那時候我就知道,霜洲與這個世界是格格不入的,我們是冇有辦法調和到一起的,不是我們毀滅他們,就是他們毀滅我們。”

  這時天邊傳來的隆隆聲響,俊美少年轉頭看去,見近百艘灰白色的飛舟自外天邊飛來,後麵還跟著數百餘艘載運大舟。

  他交代道:“人已經到了,方領軍,下去準備吧。”

  方領軍用力一抱拳,就往那些飛舟迎去。

  俊美少年又在此站了許久,直到遠空忽然有一道光芒閃現,他眼眸轉過,往一側看去,那裡一枚矗立的晶玉正散發著微微的光亮。

  而在晶玉下麵,一名渾身籠在罩衣中的老者遠遠對他一點頭。

  俊美少年金色的眼眸陡然變得淩厲起來,他往自己那艘巨舟走去,隨著他邁步,遠處一列列晶玉巨人跟了上來。

  他一直來到了自己的飛舟之上坐定,淡聲道:“出發。”

  隨著他命令一下,地麵之上密密麻麻的飛舟開始綻放光華,而後帶著隆隆震動之聲開始緩緩升空,並在巨舟帶領之下往北方轉向,而後一艘接著一艘不斷化流光飛去。

  一團錦雲正在天中飛馳著,大概十來丈長,上方坐著五名修士,坐著的是丹廬派派主廖和和他的四個弟子。

  丹廬派在域外十二派中排在最末幾位,人數也少,而且一向冇有什麼野心,這一次張禦的書信一至,幾乎立刻就做出了歸附的決定。

  這並不是什麼艱難的選擇。

  因為自從六十年前建立道派後,他們就很少再獲得什麼新的章印了,域外這個地方除了風沙就各種神怪和靈性生靈,荒涼而又野蠻,如果能夠回去,而又可避免那些亂七八糟的爭鬥,誰又願意待在這裡呢?

  廖和這駕雲飛遁之時,他若有所覺往遠處看了一眼,而後神色一變,伸手在下方錦雲之上一按,霎時白色的雲氣湧動上來,將他與身後的弟子都是籠罩進去。

  遠遠看來,這一白雲與其他雲朵比起來並無任何區彆。

  僅僅隻是片刻之後,他便見到一艘艘灰白色飛舟從遠空飛來,從麵前不斷飛馳而過,看數目足有千餘,聲勢十分驚人,好一會兒才消失在視界之中。

  有弟子驚疑不定問道:“老師?那是?”

  “是霜洲人!”

  廖和神色之間滿是凝重道:“看他們所去的方向,應該是乘常道派。”

  弟子頓時有些慌張起來,道:“老師,那,那我們還去那裡麼?”

  廖和思考片刻,道:“去!不但要去,還要去幫忙!”他沉聲道:“霜洲人和我們不是一路人,如果這些怪物贏了,那我們更冇好日子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