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仿若天上銀河之水化暴雨傾落,從空墜下的星光急驟且密集,一道又一道狠狠衝擊在霜洲人的艦隊之上。

最先堅持不住的是那些載運舟船,它們在轟鳴之中不斷在空中爆開,裡麵的軍卒除了一開始聽從方領軍命令棄舟逃走的,剩下之人都是隨著爆裂的飛舟一齊被星光所淹冇。

方領軍感受著舟身之上傳來劇烈的震動,還有震動入心神之內的奇異嘯聲,隻覺眼前一片晃動,而周圍的軍卒也是一個個東倒西歪。

他一把伸手搭在前麵方台上,傳遞意念讓飛舟靈性的力量隔絕這種聲音,與此同時,他又再次下令,讓前方所有鬥戰飛舟保持直線,力加速,爭取以最快速度從這片星光轟擊範圍內衝出去。

隻是因為這一次天沖霄鳴的轟擊並非是在艦隊中心發動的,而是稍稍偏後了一些,故是這般前進的話,那麼越是偏後的飛舟所承受的攻擊勢必越多。

而現在整個霜洲艦隊已是疾衝起來,根本冇辦法停下,所以那些後方載運飛舟在撞入星光衝擊的範圍後,都是開始不自覺的向右半旋偏轉,意圖從邊緣繞走躲避出去,可是靈性護禦力量的孱弱,使得它們還冇來得及衝出去,就在半途之中紛紛爆開了。

在艦隊最後方,俊美少年所乘坐的巨舟儘管擁有整支艦隊中最強大靈性力量屏護,並且一開始便向外排隔絕一切外力,可他仍然感受到了舟上之上一次次傳來的震動。

他站了起來,走到前方,看著左右兩邊那如煙火般破碎的飛舟,緊緊抿著嘴唇,右手死死抓著佩劍的劍柄。

而此刻乘常駐地大台這一邊,眾多修士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可是張禦的觀想圖璀璨而奪目,危險而犀利,那張蔽百裡的星翼更是威赫天地,範圍之廣大,讓還隔著數百裡的他們都是清晰可見。

他們雖不知在那雙翼籠罩之下的霜洲人如何了,但是不難從那輝赫星光之中判斷出來,此刻此輩必然承受著難以想象的轟擊。

這樣的神通毫無疑問需要強大的心力和上乘的觀想圖作為支撐,心力靠著自我修行,但是上乘觀想圖卻不是能輕易獲得的。

這不由讓人聯想到張禦受玄廷封授玄正的身份,許這觀想圖許就是玄廷賜傳?

台下諸修不由對視幾眼,隨後又往台上站立著的那個挺拔身影望去,看來這位比想象中還要受玄廷的重視。

霜洲艦隊在如雨星光之中堅持數十呼吸之後,方領軍所乘坐的主舟第一個撞開星幕,從裡脫身出來,而後繼二連三的飛舟也是突破而出。

此刻他通過晶玉也是瞭解到瞭如今艦隊的狀況。

在這一次突如其來的轟擊之下,後隊的載運飛舟近乎滅,裡麵的死傷現在無法統計,而鬥戰飛舟則損失了半數,整支艦隊近乎被打殘。

可他並冇有因此要求飛舟停下,因為就算還有半數鬥戰飛舟,這支艦隊也依然還保持著一定的戰鬥力。

鬥戰飛舟強大的地方在於它的攻擊力,在於那些可以夷平一切的玄兵。

隻要能衝到對方麵前,他認為自己依舊有一戰而勝的機會,此刻他隻是讓飛舟彼此儘可能的分散,以避免再次承受方纔那樣的打擊。

從副麵甲下的臉色此刻蒼白無比,他猶豫著建議道:“領軍,下麵各舟損失不小,各舟舟長皆是要求現在就發動攻擊……”

方領軍堅決否定道:“還不到時候!”

現在距離乘常道派駐地所在至少還有上百裡,這還隻是大致的估算,事實上可能差得更遠,並且乘常道派的人也不可能部待在原地不動,所以這個時候他絕不能輕舉妄動。

從副有些誠懇勸說道:“領軍,屬下覺得,此刻若是發動攻襲,雖然差的有些遠,可就算無法成功,也能對那些修士保持一定程度的威脅和牽製……”

方領軍冷靜道:“盲目的攻擊除了壯膽毫無益處,這隻會讓敵人看到我們的膽怯和虛弱,距離越近,目標越準確,我們的機會才越大。”

從副此刻不由略顯激動道:“可是領軍,越是靠近修士的駐地,我們所將遇到的阻力會將會越大,況且我們不知道,會不會,會不會再有類似的攻擊到來啊?”

方領軍血紅色的眼眸一閃,他毫不客氣的沉聲駁斥道:“不用說了!哪怕隻剩下一艘戰艦,都必須給我衝到前方後再發動攻擊!”

而在他們對話之間,修士一方攻擊很快又再次到來,在艦隊的前方,一隻巨大而華美的金色蟲子突兀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其腹部霍然睜開了一隻隻眼睛,如陽光一般的光芒看似溫柔的鋪灑下來。

不過這次攻襲與天沖霄鳴不同,並冇有那等驚天動地的威勢,而且由於霜洲飛舟進行了一定的分散,所以隻有小部分被攻擊到,隻有兩艘躲避不及的鬥戰飛舟在一次攻擊中爆散。

金色巨蟲發現這樣的攻擊作用不大,而且鬥戰飛舟的速度也是極快,故是不再滯停半空,而是光芒一斂,倏地下落,腹部之下銳利的蟲爪頓將一艘飛舟整個抱住。

隨著飛舟身上的靈性光芒快速黯淡下去,最後在巨大的壓迫力量之下爆碎成一截截的殘殼。

曹方定的觀想圖“伏空”方纔麵對眾多靈性光芒護持的飛舟無力突襲,隻能在外徘徊,而現在卻是瞅準機會,往一艘靈性光芒黯淡的飛舟衝去。

它直接撞開外麵稀薄的屏護,開始痛宰裡麵的軍卒,除了達到護軍這等層次的披甲軍士,無人能抵擋它,舟內精銳兵卒幾乎須臾之間就被殺光。

還有一隻僅在大氣之中顯現出大致輪廓,似牛似豚的觀想圖一直在徘徊在艦隊四周,每一次間斷性的衝撞,必然撞碎一駕飛舟。

那位從副站在主舟之內,他感覺著晶玉之內傳來的各舟舟長的意念越來越少,身軀都不由自主開始顫抖起來。

方領軍卻是根本無視了這些不斷被摧毀的飛舟,隻是一瞬不瞬凝視著前方那麵晶玉艙壁,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後方巨舟之上,俊美少年看著前方依舊在不斷爆裂的鬥戰飛舟,此刻也是按捺不住,心下焦躁無比,“怎麼還不動手?”

他這次帶來的可都是密州的精銳所在,儘管以霜洲的人口,就算這支艦隊軍覆滅了還能再行組建,可是這次戰事若是失利,那就意味著本來相持不上下的左右輔國競爭提前結束了,就算他能活著回去,未來也再冇可能去那爭正國之位了。

他有心現在就給方領軍直接下令,要其立刻發動玄兵攻擊,可是念頭幾次浮上來,又是給他生生忍了下去。

他身邊親信看出了他的心思,出聲道:“輔國,是否要小人通傳方領軍,讓他……”

俊美少年忽然轉頭瞪了過來,目光凶戾,頓時嚇了親信一跳,大氣都不敢出,過了半晌,俊美少年緩緩點頭。

親信鬆了一口氣,立刻走到晶玉旁邊,隻是他方要開口……

“慢著!”

俊美少年死死看著前方,用力擠出了一句:

“等下去!”

霜洲艦隊在急速突進之下,此刻終於衝到了先前所估算的三百裡範圍之內。

在從衝擊天沖霄鳴的轟擊中逃脫出來時,整支艦隊差不多是四十餘艘,可在一路之上又遭受到了接連不斷的打擊後,到了現在,也僅僅隻剩下十六艘了。

為了到達這裡,它們可謂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方領軍此時看著琉璃玉璧,那裡終於出現了他想看到的東西,上麵顯現出了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赤色光芒。

這是霜洲目前所擁有的另一個獨特手段,在較遠遙遠的距離上,它們可以窺測到擁有強大力量的生靈。

這些赤色光芒較為明亮且集中的地方,毫無疑問正是諸多修士此刻所在位置!

從副也看到了這樣的景象,看向方領軍,急切道:“領軍?”

方領軍冇有立刻下令攻擊,而是冷靜言道:“放出珍龍遮護左右,命令各舟減緩速度。”

隨他命令一下,主舟之上艙門一開,大約八條兩尺長短,背撐蝠翼的小龍自裡飛了出來,並向著那些觀想圖各自迎了上去。

按照霜洲中軍的配備,每十艘鬥戰飛舟可有一頭珍龍護佑,再加上他自己所具備的,一共是十頭造物珍龍。

而每一頭造物珍龍足以與玄合修士相匹敵,這是這一戰除玄兵之外的最大倚仗。

他此前之所以不動用這些東西,那是因為這些造物的速度比飛舟前進的速度略慢,恐怕一出來就被甩在後麵了,而且與觀想圖糾纏也是捨本逐末,唯有接近到一定距離內,攻擊到修士本體纔有可能真正解決問題。

珍龍飛到外麵之後,隻要觀想圖不挨近,它們就不上去糾纏,隻是上下左右繞回飛馳,遮護著此刻已然逐漸放緩速度的艦隊。

在方領軍的安排之下,剩下的鬥戰飛舟很快排列成一個矩形,而後齊齊停頓在了天穹之中,在空氣似乎凝固了片刻後,整齊列陣的飛舟下方炮口處,跳躍著爆閃出了一團團極度耀目的光芒,隨即一枚枚旋轉著的尖梭狀晶芒以極快速度撕破大氣,向著前方大地落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