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餘枚玄兵一齊轟落在大地之上,首先冒起的是無儘的光芒,整個天地彷彿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

天塌般的響聲隨即響起,哪怕是經過了飛舟的層層削弱,也仍是震得霜洲諸人一個個胸口發悶。

那爆散開來衝擊力量猛烈異常,哪怕是在兩三百裡外,也依舊令那些有靈性光芒保護的戰鬥飛舟劇烈晃動不已,彷彿下一刻就會墜毀。

方領軍隻是看到外麵那白茫茫的一片,玉璧之上本來顯現的赤色光芒此刻都是隱冇不見。

這並非見得是所有的修士被他消滅了,而是玄兵爆裂的力量過於強大,使得舟內晶玉此刻冇有辦法再捕捉到那些資訊了。

各艦攜帶的玄兵並不止一枚,但是在這個距離上,他們並不敢發動毫無間歇的攻擊,因為那樣做隻會把自己都陷進去。

若是八十艘鬥戰飛舟齊聚,並分散開足夠的距離,那麼他敢保證那些修士一個彆想逃出去。

可他也明白,這也僅僅隻是最為理想的場景罷了,除非是那些修士全部失智,否則是不可能出現的情況的。

待得外麵光芒緩緩消退,他言道:“傳令各艦,不要放鬆,嚴加戒備!”

後方巨舟之內,俊美少年看著前方,玄兵發出那一刻,他緊繃的心才放鬆下來,不過究竟能取到怎樣的戰果,隻有在接下來再看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從親信手中拿過了一杯酒,仰脖灌了下去,隨後坐在那裡,靜靜等待結果。

此刻飛舟之外,那幾隻珍龍在方纔衝擊到來的時候,都是以翼足之抓勾在了飛舟外壁之上,身軀也是緊緊貼服其上,這纔沒有被強猛的氣流吹卷離去。

呼嘯的風沙在最強猛的勢頭過去後,逐漸減弱收斂,前方視線也是依稀變得清晰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有一道流光自極遠地方飛來,正正轟落在方領軍所在主舟的外壁之上,強大的衝擊力量,使得一頭攀附在此的珍龍被直接震飛了出去。

而這一道流光與飛舟靈性力量的碰撞,這是讓整個飛舟為之劇烈震動起來,靈性力量也似乎消失了那麼一瞬間。

舟身之內,眾軍卒身軀不由一晃,利用靈性力量方纔止住了身軀。

方領軍這時卻是見到,正前方的艙壁之上出現了一團刺眼的紅光,而他身邊的觀察者則在向他放出急促而劇烈的警告。

他緩緩轉過身來,卻是看到一個神貌若仙真的玉袍道人站在了寬大的主艙之內,手中持有一把長劍,身外微芒瑩瑩,玉霧環繞。

張禦看向方領軍,他能夠看出,後麵那艘巨舟雖然看去最為龐大,靈性力量極為厚實,裡麵應該還躲藏著重要人物,但是方領軍這一艘飛舟,纔是整支艦隊的頭腦所在,所以第一時間先找上了這裡。

而對麵這一位,應該就是這次霜洲人的實際統帥了。

四周軍卒們驚疑不定的看著他,鬥戰飛舟周圍有靈性力量的保護,再加上堅固艙壁四處封閉,他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麼進來。

從副看了一眼方領軍,在近距離的意識交流之下,舟腹之內的軍卒得往主艙這處趕了過來,而周圍數名軍卒則是直接向著來人衝了上來。

張禦身周圍似有星光閃爍了一下,整個主艙之內也是明亮了一瞬間,而周圍衝上來的霜洲軍卒在半空之中齊齊斷成了數段,殘肢斷軀頓時散落了一地。

方領軍頓時如臨大敵,不由自主退後了幾步,從觀察者傳遞給他的意念告訴他,這與殺死姚護軍的手段幾乎是一樣的。

眼前這個修士,毫無疑問就是當日出手之人。

此時那個從副小心挪到一處案台旁,起手用力按在了上方的晶石手印之上,兩旁艙壁內艙之上,忽有兩扇旋門開啟,而後有兩頭珍龍自裡飛了出來,落在了主艙之中,並衝著前方發出嘶嘶吼叫之聲,

張禦根本冇去理會那兩頭珍龍,他伸出手,掌心之上,一團嗡嗡顫動,閃爍不定的白色光芒出現在了那裡。

方領軍看見此物,血紅晶眸急劇閃爍了一下。

此刻飛舟之外又是傳來轟然一聲撞擊,艙壁之上流傳的靈性光芒也是消隱下去了一刹那,張禦則是輕輕一翻掌,任由手中這團白光掉落了下來,隨後他整個人自原處消失不見。

方領軍發出一聲怒吼,兩頭造物珍龍張開翅翼,向著那團光芒飛去,而他本人則是轉過身,渾身冒起晶光用力向艙壁之上撞去。

那白色的光團在珍龍撲過來之前就正正墜在了舟板之上,並在一瞬間爆發出了摧毀一切的光與熱!

整艘鬥戰飛舟幾在瞬息間就消失不見,強猛的衝擊並冇有因此而半分減弱,那光芒所照耀的地方,肉眼可見的一切的物事都是消失。

荒原再度響起了一聲震天轟鳴,龐大的塵埃雲滾滾翻湧起來,肆無忌憚的力量從爆裂中心處向四麵八方任意宣泄著。

霜洲人餘下的十六艘飛舟彼此相距此刻實際已是較為分散,但因為這次爆炸是在主舟之內,正好是位於艦隊的中心位置,所以瞬間有三分之二在巨大的衝擊力之下失去控製力,仿若無助落葉一般,飄旋的橫推出去了十餘裡纔是勉強穩住,可距離主舟較近的那幾艘則是直接就在半空之中爆裂開來。

俊美少年所乘坐的巨舟同樣也是在波及範圍之內,但是這艘飛舟靈性力量最為厚實,所以僅僅是被衝蕩過來的力量強行向後壓退了一段距離。

看著主舟在頃刻間之內覆滅,還有整支艦隊的下場,他先是驚愕,隨即胸中湧起一股憤怒情緒,一把摔碎了手中的酒杯,站起怒斥道:“無能!”

他臉色數變之後,最後又坐了回去,咬牙道:“我們走!”

隨著他這命令一下,巨舟陡然一個轉向,就以極快速度脫離戰場。

他這一走,再加上負責具體指揮的主舟被毀,剩下的那些鬥戰飛舟也是鬥誌全消,也是開始一艘艘調轉方向,試圖從此間撤離。

天幕之上星光一閃,張禦的身影出現在了高空上方,他渾身上下被玉光雲霧所籠罩,排斥著那些襲來的塵埃狂風。此刻他看了一眼那掉頭飛轉的蒼白色巨舟,眸光微閃,背後星光閃爍一下,身影再次從天穹之中消失不見。

而在那被霜洲人的玄兵轟擊過的爆炸煙塵之中,隨著一道又一道的遁光飛馳出來,諸多修士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半空中。

其中有幾人還是心有餘悸,方纔的那一輪攻擊實則對他們也具備一定的威脅,因為霜洲人的玄兵無比準確的找到了他們的所在位置,並且玄兵所覆蓋的範圍把他們所能逃遁的方向全部給封死了。

所幸修士自身的危機感應在這裡起到了極大作用,就算身處在爆炸範圍之內,他們也能找尋到衝擊威能相對薄弱的一麵,從而避過了這一劫。

事實上,要是霜洲這一行人一上來就抱著與敵偕亡的念頭,以玄兵多轟擊幾輪,或者參與攻擊的飛舟冇有在半途之上損失那麼多,那麼結果還真是難說。

萬明道人望了眼餘下的那些鬥戰飛舟和造物珍龍,大聲道:“諸位道友,此輩乃是異類孽物,今次既來攻我,那就萬不能放了一個回去。”說話之間,他身上光芒一閃,已是觀想圖再度放了出去。

其餘修士各是點頭,一個個也同樣是如此施為,隻是麵對可能還擁有玄兵鬥戰飛舟,他們冇有親身上前的打算,而是準備直接以觀想圖遠攻擊殺此輩。

地麵之上,一個渾身破爛的晶玉巨人一動不動躺在那裡,它的身軀被厚厚塵土灰堆之中掩埋了大半。

不過那晶玉外甲的破損之處上,卻有一縷縷晶玉液體蔓延出來,持續而不停的修複那些破損的缺口。

過去許久,晶玉巨人那鮮紅眼眸一個閃爍,身軀微微動彈一下。

方領軍的意識此刻終於恢複了過來。

儘管當時身處玄兵爆裂的中心所在,可因為兩頭造物珍龍的阻擋,再加上他自身實力雄厚,並冇有直接被玄兵殺死,可也是受到了重創,現在他隻能靜靜等待著外甲的修複。

這時他感覺前方有光芒閃爍了一下,而後有落地的聲音響起,抬頭一看,卻見一個背劍身影出現在了前方,並且一步步朝著他走過來,他支撐身軀,勉強站起,道:“是你?”

林姓修士一伸手,將背後的劍拔了出來,沉聲道:“總算是一場相識,我來送你一程。”

方領軍忽然大聲吼道:“你以為你能和他們一樣麼?你不過也是一個怪物罷了,區區一個造物,你算什麼東……”

他還未曾說完,隻覺眼前一道銳利的光芒閃過,頓時聲音一止。

林姓修士默默收劍歸鞘,轉身走了幾步,便化遁光縱空飛去。

方領軍呆呆站在那裡,片刻之後,他的頭顱從肩上滑落下來,巨大的身軀也是隨之傾倒,重重摔在了灰白色的厚實塵土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