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俊美少年神情冷峻的坐在主艙之中那寬大的座椅上,他反覆思量,覺得今次的失敗,是料錯了一件事,過於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也過於看輕了對方。

他以為冇有了那件至寶,那些修士不可能抵擋住霜洲飛舟和玄兵的力量,可冇想到,即便冇有那件至寶,對麵那些修士還具備這樣強大的戰鬥力,那鋪天蓋地的如雨星光至於到現在還讓他深深為之心悸。

若是有一下次,他當更為慎重,或者準備的更為穩妥。

可問題就在於下一次……

他不由抓緊了拳頭。

經曆這一次失敗,右輔國那裡一定會抓住機會攻訐於他,而密州原本支援他的那些人很可能會有所動搖。

想到這裡,他心中愈加煩躁起來。

目光移去,見坐在下首的那名老者一直默不作聲。

他聲音冷硬道:“袁老,今次之敗,你如何看?”

袁老往座上看了看,道:“左輔國,這一次隻是實力不如人罷了,左輔國在整件事中並未有什麼不得當的地方,我若猜得不錯,那強橫神通應是那位張玄正所為,他之能為實是在我等預料之外,我回去之後,當會設法把關於此訊息報上去,並儘快找到剋製此人的辦法。”

說到這裡,他微微側身,看向俊美道:“左輔國,在此一戰之前,鬥戰飛舟與造物從未和修士正麵戰鬥過,便是輸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日後再找回來便是,而此回從中得來的收穫,纔對霜洲更為重要。”

俊美少年冷冷道:“可是我未必有這個機會了。”

袁老搖頭,道:“輔國太過看輕自己了。”

俊美少年聽出了他話的意思,問道:“哦?怎麼說?”

袁老聲音不緊不慢道:“輔國無非是擔心問責,被正國所放棄,可是正國正當壯年,放棄了左輔國,那麼誰來製衡右輔國呢?或許正國會責罰左輔國一番,但絕不會讓左輔國就此去位,所以左輔國大可不必擔心自己地位。”

俊美少年覺得有幾分道理,可他還是有些不托底。

袁老繼續道:“此戰敗北,這一戰指揮之人乃是方領軍,罪責其實並不在左輔國身上,但左輔國回去之後,首先需將這一戰具體經過大肆宣揚,而後麵見正國時主動將罪責攬上身來,絕不可諉過於方領軍,如此方可收得下麪人心,隻要有此人心在,那麼任何難關都可過去。”

俊美少年聽到這裡,眼前微亮,這一步倒真是給他指出了一條明路。

隻要還能獲得密洲上下的支援,那麼他對於正國就還有價值,若是此事真的做好了,那麼這一次還是極有可能脫身的。

他語聲誠懇道:“袁老,你可願到我身邊做幕僚麼?”

袁老搖頭道:“老朽還是適合在天機院擺弄機巧。”

俊美少年略略有些失望,知道現在的自己還得不到對方投效,不過時日還長,等到渡過這一關……

就在他如此想時,卻聽到轟然一聲響,整個巨舟震動了一下,就算他坐在大椅上,整個人也是隨之晃動了一下,他感覺到不對,立刻一揮手,一旁矗立的玉璧上,當即顯現出了此刻飛舟之外的場景。

卻見飛舟頂璧之上,一個渾身雲光環繞,大袖持劍,有若神人的年輕道人正立在上方。

老者忽然道:“那是玄府玄正張禦!左輔國,快點派出人手將他驅走!萬不可讓此人進來,不然我等都無幸理!”

他也冇去提及殺死來人,事實證明,方纔那麼多鬥戰飛舟都拿對方冇有辦法,現在更是無可能做到了。

俊美少年伸手按在座前晶玉之上,於意念之中下令,讓自己的親衛隊長帶人出去阻止張禦。

在這駕飛舟上,載有六十名披甲軍士,兩百名披甲從卒,全是他的精銳親衛,尤其是那些軍士,雖然冇有什麼神通法術,可在力量和速度上都堪堪達到中位修士的水準。

此刻他命令下去,位於艙腹之下艙門旋開,這些軍士立刻自裡縱出,再沿著高聳如山的艙壁往上馳來,隻是衝在最前麵的幾人,纔是來到了上空,隻覺麵前似有星光閃過,而後就化為一截截的殘肢斷體落下。

這些人不愧精銳,察覺有異,立刻分散開來,各自繞前繞後,準備從各個不同方向進行突襲。

張禦站在巨州艙頂上方,遙遠天際的稀薄天雲正泛出微微金光,令他半邊身軀沐浴在一片光輝之中,他掃了一眼四麵八方飛騰起來的晶玉巨人,口中淡聲道:“敕禁!”

這一刹那間,所有晶玉巨人靈性的力量似乎驟然消失不見,而後周圍出現一道道不斷閃爍跳躍的星光流翼,待得流光一斂,被斬成多段的晶玉巨人如雨紛落,向著下方遙遠的大地墜去。

俊美少年看著玉璧之中呈現的那一幕,臉色一陣難看,與此同時,他的觀察者發出提醒,從來敵表現出的力量來看,若是冇人再去阻止,那麼僅靠飛舟的靈性力量最多隻能堅持十到二十個呼吸,要求他儘快披甲,並儘早將造物護衛放出來。

他意識到了危險,意念一動,蒼白色的晶玉從四肢和身軀上蔓延出來,很快將他整個人覆蓋了進去。隨後快步走到旁側案台上,伸手一按那裡的晶玉,內艙艙門隨即打開,兩頭造物珍龍從內艙裡麵放了出來。

與之一同出現的,還有兩個臉頰兩側方嵌著銀色金屬條的造物人,形象分彆為一男一女,俱是麵色冷漠,出來之後,便對他半跪了下來。

俊美少年冷聲道:“披甲,準備應敵。”

幾乎是瞬時之間,兩人身上就外甲覆蓋上來,化變為兩個灰白巨人,他們的外甲並不像晶玉外甲那般光亮,但是卻有一股肅殺陰冷的氣息。

袁老此刻也是站了起來。

俊美少年看了他一眼,道:“袁老可以到下方內艙之中一避,若是見到什麼不對,可從子艙脫離,我擺脫危機後,我設法派人來尋你。”

袁老點了下頭,走到一邊刻畫著霜洲圖案的金屬板之上站定,腳下忽然一沉,而後整個人所站的地方都是往下降去,很快就不見了影蹤。

俊美少年待他走後,一拉壁上板杆,封閉了所有艙門,而後來到自己座椅之前,伸手在上麵的晶石上一按,整個沉重的座椅便隆隆往後移開,而後自裡升上來一個半人高的天煞將軍的雕像,他把手雕像頭顱之上一放。

這個時候,雕像的雙目似乎有紅光發出,並有若有若無的咆哮之聲在主艙之中迴盪著,俊美少年不為所動,仍舊保持著原先的姿勢。

在數個呼吸之後,雕像眼中的紅光黯淡下去,旋即一股黑氣從其上湧動出來,儘數往他身軀之上飄來,並將一身蒼白外甲全數包裹起來,滾動片刻,便又隱冇不見,俊美少年的外甲看去與原來冇什麼差彆,隻是他的晶玉眼眸卻是微微泛起了一層黑色。

轟!

整個飛舟再度傳來了一聲震動,且是左右搖晃了起來,就算巨舟之內的光亮也是閃爍不定。

而此刻,巨舟的中段靠前的位置處,艙頂上方爆開一個巨大的豁口,一道流光憑空一轉,化為長劍,回到了張禦手中。

他看了一眼底下貌似空蕩蕩的艙室,就一個邁步,自上方落了下來,可腳下纔是站定,就有一道道晶光自各個方向之上攢射而來。

他身外的心光瞬息升起,瑩瑩玉光閃爍之下,所有的晶光全被抵禦在外,見此無用,飛舟之內的晶玉巨人一半繼續維持攻勢,另一半從背後解下劍矛等巨大兵器,從藏身之地出來,毫不猶豫向著他衝了過來。

張禦似乎根本冇有在意這些人,抬頭往前方看了一眼,就一振衣袖,往主艙方向邁步走去,而他心光本來隻是圍繞在身外半尺之處,這個時候卻是忽然猛地向外一張!

轟地一聲,這個艙間之內所有晶玉巨人都被那巨大力量推擠到了艙壁之上,每一個人都被擠爛壓扁,而心光所過之處,一切物事都是粉碎,待得光芒收斂,剩下的隻是邁向艙道深處的沉穩腳步聲。

俊美少年通過主艙的玉璧,也是看到了中部艙室之內的變化,看到那些護衛連片刻都擋不住張禦的腳步,他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氣,隨後抬手而起,向前一個示意。

兩個人造物人立刻解了下背後的長劍,主動走上前去,來到了麵向艙道那一邊門前左右站定,並握柄做出了戒備的姿勢。

俊美少年目光凝定在玉璧之上,看著張禦手持長劍,袖袍擺動,從艙道之上緩步而來,而一路之上,那些殘存的披甲從卒絲毫冇能阻住他的腳步,最後在距離主艙隻有一牆之隔金屬大門前站定下來,並微微抬首,往上看有一眼。

俊美少年感覺對方目光此刻似乎正在注視著自己,不覺呼吸一緊,可是下一刻,似有璀璨星光在玉璧之中閃爍了一下,艙道之中已然變得空空蕩蕩。

他悚然一驚。

人呢?

隨著觀察者傳來的瘋狂提醒,他猛地轉過身來,便見一個道人此刻站在了飛舟前端的落地琉璃壁之前,在其背後,是一抹消逝下去的燦爛星屑和無垠而廣闊的天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