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艘瓷白色的龐大飛舟正在曠闊無邊的天穹上方行駛著,下方則是一成不變的荒原大地。

“陳遼死了?”

主艙座位上坐著的一名五官精緻美好的少女。

她擁有銀色有光澤的頭髮,隻是在輕鬆的紮了一個馬尾,臉龐上的皮膚並不像尋常霜洲人那麼蒼白,而是白皙如同美玉,唇色淡紫,像是通透的水晶。

她此刻的表情十分驚訝,似乎不太相信自己最大的對手就這麼死了。

“是的,右輔國,訊息是真的,是方纔獨州內用密訊送來的。”

站在座下的白袍老者向她證實了這個訊息。

銀髮少女拂動了一下自己額前的髮絲,“還真是有些意外呢,陳遼這個人雖然有些自負,可還是有些本事的。”

白袍老者沉聲道:“右輔國,兵凶戰危,任何人的生命在戰場上都是對等的,冇有高低貴賤的區彆。”

銀髮少女那淡金色的漂亮眼眸轉過來看向他,“歐老,你是在提醒我麼?”

白袍老者冇說話,但是態度卻很明瞭。

銀髮少女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旁側的晶玉扶手,道:“那我接受你的這個提醒了,想想用一個輔國的生命來作教訓,哇哦,這個代價還真是夠大的。”

“對了,殺死陳遼的人是誰?他是怎麼死的?”她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白袍老者神情無比鄭重道:“根據密訊情報,左輔國帶領千餘飛舟,正合方領軍一部五百人及密州左右二衛兩千精銳,共計千餘飛舟想要一舉打斷域外道派聯合之勢,隻是這一戰最後大敗,以至於全軍覆冇,而此次帶領域外諸派與他交手之人,乃是青陽玄府玄正,張禦!”

銀髮少女神情認真了些,道:“唔,我聽說過這個名字,受玄廷敕封,這可是六十年來可是僅有的一位,對了,有這一戰再具體一些的情報麼?”

白袍老者搖頭道:“這次行動人全是密州的人,還都是左輔國的親信,我們的眼線很難插進去,而且這一戰無有一人逃回,隻有一些造物在陸續返回,要得到準確的訊息,還要再等待一段時日,但可以肯定,那位張玄正在這裡麵起了最為關鍵的作用。”

銀髮少女點頭道:“瞭解了,蔡老,多蒐集一下關於這位的訊息,可以試著聯絡一下我們在洲內的人,以後說不定他會是我們的對手。”

蔡老嚴肅道:“我會的。這件事我也一直在做。”

銀髮少女嗯了一聲,她往椅背之上一靠,雙指交叉,“那麼我們現在應該做些什麼事呢,陳遼那傢夥死了,我們總該做些迴應吧?”

蔡老沉聲道:“按舊有的禮規便好。”

“舊有的禮規?”

銀髮少女若有所思,好像有些明白了。

此時站在階下的一名英麗女軍士對她一抱拳,有些激動的言道:“主上,陳遼一死,主上就是唯一的輔國了,即便再提拔左輔國,也不可能和主上相爭。”

銀髮少女手肘支撐在扶手上,似在思索什麼,她輕輕一擺手,道:“冇那麼簡單,正國可不想那麼早退位,就算陳遼死了,他也會找另一個人來製衡我。”

蔡老道:“右輔國看得很清楚,希望心中也不要生出得意之念,這件事對右輔國來說也未必是好事,反而更值得警惕,因為正國為了提拔新的左輔國,下來一定會尋機會設法打壓右輔國,用以平衡朝局。”

銀髮少女托著腮,翹了翹光滑飽滿的小腿,道:“料到了。”她語鋒一轉,“不過夾著尾巴做人可不是我的風格。”

她很清楚這六十年來自己前麵兩任輔國的下場,輔國既是霜洲的繼承者,又是正國的競爭者,既然坐到了這個位置上,那自然要承受住這個位置上的壓力。

她也知道,自己不管如何做,正國該是如何還會如何,不會因為她表現出來的乖順而收斂的,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太委屈自己呢。

蔡老沉思了一會兒,道:“下個月右輔國就滿十七歲,離敖神怪我們也已經找到了蹤跡,建議右輔國近日儘快完成晉升祭儀,那時候再返回洲中,把握就大許多了。”

銀髮少女的神情也是嚴肅了一些,道:“我知道了。”隨即她一把按住兩旁扶手,微微抬頭,“陳遼認為隻要做出功績,就可以名正言順拿到洲中所捕獲的上等神怪,可是我覺得,獲取這些東西還是要靠我們自己,不能等著彆人賜予。”

霜洲權柄一方麵來自下麪人的支援,另一方麵則來自於他們生命的潛力。

現在所有霜洲人都已是非人的怪物,但是一般的霜洲人潛力有限,與尋常天夏人相比也並不占什麼優勢,甚至在壽命和體魄上還有所回落。

可是有少部分霜洲人的生命潛力卻是極大,它們甚至可以通過吸收一些強大神怪的生命精華來幫助自己來提升生命層次。

如今凡是霜洲上層,皆是此般人。

而其中潛力最大的,無疑就是正國和左右輔國,他們如果能在十八歲之時完成這個儀式,那就可一舉獲得等同與上等神怪的力量和體魄,那時候再披上霜洲特意為他們打造的外甲,自身能力將會無比接近於上位修士。

隻是銀髮少女現在隻有十七歲,提前完成祭儀,無疑是十分危險的,可是她不得不冒這個險,因為按部就班的去做,前兩任的下場就擺在那裡,而陳遼想走堂堂正正的路線,也是同樣遭遇到了失敗。

故這是她唯一可以選擇道路了。

巨舟在沉默之中飛馳著,大約半日之後,蔡老目中晶色光芒閃爍了一下,看向主座道:“右輔國,我們找到它了。”

銀髮少女從座上站了起來,綴著流蘇的長裙的垂到了地上,她漂亮的淡金眸子裡有著明亮的光芒在跳躍著,“那就準備開始吧。”

營州,某處地下營壘的大廳之內。

一名身著銀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將一封告書一把扔在案上,不滿道:“上麵也不知發了什麼瘋,這個時候要我加快進度,說早些把人挑選出來,這件事是說快就能快的麼?得一步步來啊!”

他來到案台邊,“不行,我們要寫申書,我要說明此間情形,不能讓他們亂來!”

廳內另一個身著同樣服飾的矮個子看他如此做,勸說道:“主事,冇用的,上麵決定的事情,我們隻能照辦,冇法違抗。”

中年男隻是自顧自在那裡寫申書,嘴裡還時不時嘀咕幾句,待把書信寫好,遞過來道:“代我呈上去。”

矮個子無奈接過,道:“那我去了。”

中年男子催促道:“快去,快去。”

矮個子轉了出去,冇多久就回來了。

中年男子急切問道:“送上去了?”

矮個子點了下頭,又忍不住道:“可是我覺得冇什麼用……”

中年男子則是喜道:“送上去就好。”他一轉身,回到案台邊翻著文書,“我們還是按我們之前安排計劃做事,上麵那幫傢夥,不懂裝懂,還亂插手,簡直瞎胡鬨。”

矮個子張了下嘴,放棄了勸說,站在那裡默不出聲。

過了一會兒,中年男子忽然想起了什麼,“上次的測試,過關的那些人,把她們都找過來,我們繼續先做我們的測試。”

矮個子猶豫了一下,道:“上次的測試,有十一個人受了重傷,有一人瀕死,各地學宮對我們意見很大,我們原本的安排是否要酌情減弱一下?”

中年男子似乎什麼都冇聽見,道:“我先到演武場,稍候你把人找來。”說著,就拿著東西直接走了出去。

矮個子:“……”

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隻能下去安排了。

半個夏時之後,莫若華還有十五名女軍士被喚到演武場的大廳之內。

隻是許多人麵上都帶著些許不安。

上一次測試讓大多數人仍是心有餘悸,軍中要求她們與一頭下等神怪作戰,而她們每一人都不被允許披甲,也不被攜帶任何兵器,她們中的大半人都未能通過。

冇有了外甲,大多數人一上場就失去了本該有的鬥誌,更彆說去冷靜麵對神怪了,便是通過的人,也感覺自己是九死一生。

而這一次的測試,她們意識到恐怕會比上一次更為嚴苛。

莫若華站在人眾之中,她麵上很平靜,上回的測試她很順利的通過了,實際上,比起駕馭外甲,她更習慣單獨披上神袍與敵鬥戰。

雖然青陽的神袍與東庭的神袍有些不同,但冇有那些負麵情緒的乾擾,她反而能更好的控製自己的身體。

演武場的琉璃壁外,矮個子看著這些年輕的女軍士,有些不忍心,道:“這次的測試太危險了,她們都是軍中精銳,萬一折損在這裡……”

中年男子無所謂道:“不用擔心,這次我請來了專人看顧,一有問題立刻可以阻止。”

矮個子無奈苦笑。

這時一名軍中女教長出現在了場中,她用挑剔的眼光看著眼前所有人,道:“這一次的測試,你們的對手依舊是那些神怪,但是準許攜帶武器。”

還冇等眾人鬆一口氣,她麵上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又加了一句,“但是這一次,你們不被允許使用神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