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之後,二月二十八。www.09rw.com

張禦一身青色深衣,正坐於木案之後,手中落筆不停,不一會兒,下方的白紙就被一行行端正的字跡占滿了。而在旁邊,類似的紙已是疊起了十多張。

他筆把擱下,等了一會兒,將所些的紙都是收入到一隻早已準備好的漆匣中,並貼上封條,打上蠟戳。

“青禾。”

他喚了一聲,李青禾就從書房外走進來,躬身道:“先生,有什麼吩咐?”

張禦自袖中拿出一張名帖,與那漆盒一同推到他麵前,道:“你拿這張名帖還有這匣子,替我去一趟安廬居,請那裡的掌櫃幫把我這些送到合適的報館去,順便再帶幾份這幾日的報紙回來。”

現在他已經在開始著手準備心中那個計劃了。雖然出於安全考慮,他現在還不能出學宮,但李青禾卻是可以的。

每天往來泰陽學宮的人如此之多,也冇人會對一個助役感興趣。

李青禾應了一聲,將東西拿過,在出去前,他想了想,又問道:“先生,有什麼需要我特彆注意的麼?”

張禦道:“自己小心點就好了,碰上什麼事也彆自作主張,先回來再說。”

李青禾認真道:“是,先生。”

張禦等到李青禾出門,就來到後院中,自石凳上拿起一根早已削好的竹劍。

在與蘇匡一戰中,他曾陷入到身心極靜的狀態中,心湖倒影了外界的諸多氣息。

這其實是夏劍這把劍器所帶來的能為。

隻是他後來一直在嘗試,如果不藉助這把劍器,自己能否進入這樣的狀態之中,而這兩天來,他已經隱隱有一些頭緒了。

要是能夠摸準竅訣,並將之運用純熟,說不定還能投照入大道渾章之中。

不過這恐怕是很久之後的事了。倒是這幾天的安心修煉,他覺得自己的劍法隱隱有所提升。

這並非錯覺,劍印上麵的光亮又增加了一點,這大道渾章最大的好處,就是你落在上麵的能為技巧隻要稍微有一些進步,那就可以直觀的顯現出來。

想到這裡,他的思緒也是不禁發散開來。按照玄府的說法,玄章隻要找到了那一縷玄機,那麼就可突破第一道章,同時身軀就將會經曆一次蛻變。

那麼渾章是否也是如此呢?

至今為止,渾章上的所有能為都是他本身就先具備的,都是從外界學習修持得來的,那麼渾章的玄機難道也是在外尋得的麼?

其實那尋玄之法,他覺得倒是與舊法之中用呼吸吐打破身軀極限的方式有相似之處,唯有突破了這層束縛,才能修煉更為高深的功法。

這麼看來,舊法和新法雖然修煉方式不同,可有些道理卻是也相通的。

他搖了搖頭,既然已是走上了新法之路,那舊法的東西,暫且就不要去多想了。

收拾好飄散的念頭,他屏息凝神片刻,便展開劍式,認真練了起來。

李青禾辦事很利索,到了中午,他就轉了回來。

“先生,東西已經交給那裡一位姓盧的掌堂了,他說請先生放心,他會將東西送去瀚墨報館,說那裡也是安巡會的產業,不會耽誤先生的事情。”

張禦道:“很好,你做得不錯。”

李青禾得了誇獎,非常高興,道:“這是青禾該做的。對了,先生,那些帶回了報紙已經放在書房的報架上了。”

張禦一點頭,就讓他先下去了,自己在靜室吐納了一會兒,這纔來到書房裡,拿起報紙看了起來,接連幾份看下來,他發現最近異神教徒作亂的訊息越來越多了,還有就是各地頻頻出現的瘟疫蝗蟲。

而與這些比較起來,瑞光城卻還是一片祥和。

下午的時候,任義興沖沖找上門來,並說他所需要的藥材都采買到了。

張禦覺的他來得正是時候,他身邊的元元丹已經剩不了多少了,所以現在每天隻是服用一至二粒。

至於學宮給的那采秀丹,他之前想要吞服的時候,那氣味讓他感到一絲不適,這是身體本能在抗拒,所以乾脆決定不再服用了。

他換了一身衣服,喚上李青禾,就與任義一道來至雜庫。

與上回一般,所有藥材都是分門彆類擺放在那裡,他檢查了一遍,從藥材質量上看,明顯比上一次更為用心了,就是上回那發現源能的骨片卻不在其中。

他問起時,任義笑道:“這是輔教看重的藥材,我怕又出什麼意外,所以特意讓人單獨安置了,這就拿來。”他吩咐一聲,少頃,就有人捧來一大包藥材,在敞台上打開,自裡麵嘩啦啦倒出來一大堆骨片來。

張禦在這包東西方纔拿過來的時候,就感覺有源能存在其中。他伸手抓了一把骨片起來,隻這一把之中,就感覺其中至少有三四片骨片中蘊藏著微弱熱流。

不過與上次不同的是,還這一堆之內還有很多,真正令他感到欣喜的是,既然上一批和這一批都有源能存在,那說明還可以通過這個找到渠道找到更多。

他道:“這還是從原來那個藥行裡采買的麼?”

任義回道:“是的,我特意和那藥行說了,就上回那種,輔教可是滿意麼?”

張禦點頭道:“很不錯,你繼續找這個藥行,這種藥材儘量收,不過……”他將那有源能的骨片都是挑了出來,並道:“你來看,這些骨片能看得出是出自同一處地方,而這些就不是,所以若有可能,”他點了點有源能蘊藏的那一堆,你要儘量挑我說得這種。”

任義並不是專做藥材生意的,怎麼也看不出什麼來。馬上吩咐了一聲,著人找來了一個行步沉穩,留著鬍鬚的中年漢子。

“老陳,這堆藥材,你能分辨出不同麼?”

中年漢子過來看了看,指著張禦麵前的那一攤骨片,道:“任頭,這裡的骨片全都是來自同一頭異獸。”

說著,他又指了指另一攤,“而這就是另一種了。不過兩頭異獸應該也是來自同一個地方,周圍水土也是相差不大,所以單從外觀上看,一般人是很難分辨出來的。”

任義一翹大拇指,道:“老陳,你果然好眼力,下次再買這些藥材的時候,你隨我一同去,怎麼樣?”

中年漢子冇有立刻答應,而是看了看張禦,正容拱手道:“這位是不是就是上次救了庫裡諸多兄弟性命的張輔教?”

任義道:“對,這位就是張輔教,采買這藥材,也是張輔教吩咐的事。”

中年漢子臉上露出感激之色,道:“那天多虧了輔教,我那兄弟才逃的一條活路,既然是輔教的事,那冇得說,陳廣我一定用心。”

張禦點首道:“那就拜托幾位了,這次藥材的不錯,我便帶回去了,青禾,你與任助役去結賬。”

任義急道:“輔教,救了我們大多數人的性命,這筆錢哪還用得著輔教出!”

張禦淡聲道:“這是兩回事,若是任助役覺得虧欠,那下來的事就請多多上心。”

任義見他堅持,也隻能作罷,下去與李青禾結賬,隨後又命幾個力役,幫著把這些藥材一起送到學宮裡。

張禦回到居處後,稍加洗漱,隨後第一件事,就是將所有骨片上的源能全部吸攝入體,頓時又補充了不少神元。

此刻他再檢視一下,觀讀三個章印已是綽綽有餘,但四個章印的話稍稍有些勉強。

他想了一想,下一次運來的骨片隻要在數目上與這回不是差的太多,那差不多就應該夠了,既然如此,那不妨再等上一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