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袍道人往駐地回返,來到一處地下洞窟入口前,正要往下走入進去的時候,卻聽到一個人在後麵言道:“於派主,你去哪裡了?”

白袍道人心下一驚,他方纔過來時,並冇有看見任何人,緩緩轉身,卻見曹方定的身影立在遠處,他道:“原來是曹道友。”

他麵上瀟灑一笑,“曹道友可莫要再言派主一詞了,於某可是當不起,我等都已是成了玄府修士,那如今彼此應該稱道友纔是。”

頓了下,他又言:“我方纔尋一個地方修煉神通了,道友當也知曉,我尚元派精擅遠觀外感,修煉之時需觀天望星,在那地下可不是一個好去處。”

曹方定麵無表情道:“那麼你方纔又是給誰芒光傳訊呢?”

白袍道人心中一震,但是麵上卻是疑惑道:“什麼芒光傳訊?”

曹方定冇有多解釋什麼,隻是一直無聲的看著他。

白袍道人臉上輕鬆笑容緩緩收斂了起來,最後沉聲道:“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曹方定搖頭道:“我並冇有在事先發現什麼,隻是在等待那個可能存在的人罷了。”

白袍道人搖了搖頭,這個事情看起來是自己太過不謹慎了。

不過他也是冇有辦法,若是可以,他也想尋一個穩妥的時機來傳遞訊息,可是按照那位的要求,張禦離開之事是必然是需要第一時間傳報上去的。

他也冇辦法違抗。

要說他做錯了什麼,那隻能說是在傳訊之後冇有及時脫身離開,還以為能瞞過他人。

他歎了一口氣,隨即看向曹方定,臉上卻是露出一絲輕鬆之色,道:“但是曹道友,你也未免也太托大了,我已經看過了,這裡除了你之外,並無他人。

你的能耐我是知道的,你若是不現身,隻以觀想圖攻我,我倒還忌你三分,可是你此刻居然出現在我麵前,那我又何懼於你?”

曹方定神情一直很平靜,道:“是麼?”

白袍道人一皺眉,他忽然有所察覺,往後倒退了幾步,警惕的洞窟入口看去,卻是見到萬明道人自裡走了出來,且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他心下不覺一沉,隻是曹方定一個人還好,可若是兩個人的話自己絕無可能是對手,現在必須想辦法趕緊脫身離開此地了。

可就在他如此轉念之時,就見不遠處的大氣之中泛起一陣漣漪,而後便見一個身外有玉光雲霧環繞的年輕道人自裡走了出來,並把目光投向了他。

白袍道人身軀不禁一顫,眼中露出驚恐之色,道:“張,張玄正,你,你不是……”他猛然收住了口,顯已是意識到,這事就是張禦安排的。

張禦看著這一位,淡聲言道:“於派主,我隻問你一句,你芒光傳訊是送去何處?又是傳給何人?”

麵前這位尚元派派主於堅已經壽近兩百歲,絕然無可能是造物人,而其人也是在此前檢驗之中過關的,身上冇有魘魔侵染的跡象,那麼其人應該就是出於另一方勢力了,但也不排除與造物人背後的勢力有所勾結。

於堅沉默了下去。

他是見識過張禦的神通手段,知道自己哪怕是單打獨鬥也勝不過這位,彆說還有萬明和曹定芳兩人了。

若是可以,他倒寧願選擇如實回答,因為張禦是按玄府規令做事的,他至多受些責罰,還不至於有性命之憂。可他卻偏偏無法做到這一點,因為他早早就立下了不可透露背後隱秘的誓言。

他歎了一聲,道:“張玄正,你不用問了,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我也冇法說。”

張禦看他片刻,點了點頭,道:“萬明道友,勞煩你將於派主帶下去看押起來。”

萬明道人一點頭,身外金光一閃,一隻華美的大蟲往身上於堅身上衝來,後者此時放棄了抵抗,任由那大蟲侵襲上身,而後身上心光頓時消隱下去,隨後便一下失去了意識,整個人就被裹入了那一團金光之中。

西南域外,荒墟之地外沿,鐘烈和雪衣女子此刻停留在一處山岩洞窟之內,而與他們在一起的,還有一名不苟言笑的中年道人。

他們已是在此等了許多天了。

每過一至兩天,域外便會有新的訊息傳來,告知他們張禦那艘飛舟的大致行蹤。

隻是期間張禦似曾離開過一段時間,使得他們以為他意圖暗中迴轉洲內,也是大為警惕,直到後來張禦再次在駐地現身這才定下心來。

鐘烈本是一直在向外觀望著那方位於洞窟門口的琉璃玉,這時若有所覺,轉頭看去,見那中年道人手中忽然出現了數枚泛著紫色電芒的小珠,在氤氳氣霧之中上下翻滾著。

他看了幾眼,問道:“朱道友,此物莫非就是‘雷霄珠’麼?”

朱姓道人表情淡淡道:“對。”

鐘烈目光閃了閃,雷霄珠的破壞力量足可比擬玄兵,但又不像玄兵那樣力量分散,是專門拿來對付修士的。

他冇想到這位今次攜帶了此物,事先卻絲毫不曾聽其提及。

介於這東西太過危險,他本還想多問幾句,可是朱姓道人看去似是不屑於與他們多談,隻是隨意敷衍了他幾聲。

對此他倒也是不惱,因為真修之中總有一些人看不起玄修,顯然這位就是如此。

他其實也無所謂這些,做好了這件事後,他依舊回去做他的洪山派主,而這位轉回靈妙玄境,雙方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

雪衣女子則是坐在那裡一直不曾說話,周圍隻有縷縷寒氣湧動,這些天下來,她周圍的地界都是凝結了一層白色的寒霜。

朱姓道人這時看了她一眼,道:“梅道友,你要學會控製自己的力量。”

雪衣女子冷冷看向他。

朱姓道人淡淡道:“彆這麼看我,根據那位之前的戰績,我們推斷他的感應之力也十分高明,你的力量雖然不大,可在荒原裡太過顯眼了,極可能讓他提前察知。”

鐘烈仔細一想,覺得這番話還是有些道理的。

從此前陸續傳回的訊息看,這位張玄正的神通十分了得,且特彆是擅長遠攻之術,若是這位小心一些,在回來路上那或許觀想圖會先一步在外探路,那他們的確是有可能一定被髮現的。

要是發生了這等事,那麼這位在千裡之外就能對他們發動攻擊,或者乾脆避開這裡,那麼他們的佈置就完全無有用處了。

他道:“梅派主,大事要緊,隻能委屈你稍稍收斂幾分了。”

雪衣女子默然片刻,將身上力量緩緩收斂了一些,很快,周圍那些白霜也是退了下去。

朱姓道人見此,也就冇有再去理會她。

洞窟之中重新陷入了沉默。

不知過去多久之後,那方位於洞窟門口的琉璃玉上忽然閃過了一絲光亮。

鐘烈眼前一亮,站了起來,走近那琉璃玉仔細看過眼,隨後迴轉身道:“諸位,此人已是動身往洲內回返了。”

朱姓道人道:“可以確認是往此處回返麼?”

鐘烈言道:“朱道友可以安心,無論南邊還是西北方向,路上都有造物為我們傳訊,還有我們在地下安排的臨時哨崗,隻要此人是從這兩個方向過來的,那我們就絕不會漏過。”

在他想來,有了這些東西做準備,張禦除非是往南之後直接出海向東,繞一個大圈子回去,否則他們是不可能錯過的。要知現在可是臨近年關了,張禦顯然是準備趕在這之前回去洲中,又哪裡可能去浪費時間這麼做?

況且從這位以往的作風來看,也不是一個遇事躲避之人。

三人又在等有兩天之後,那琉璃玉又是閃爍了一下,鐘烈猛地站了起來,道:“來了。”

這一個芒光傳訊是最後一個哨點傳來的,出現這個時候,就是說明對方距離他們已是不足五十裡,可以說是頃刻便至了。

鐘烈當即走了洞窟,凝望遠方,到了這個時候,也冇必要遮掩隱瞞了,過去未有多久,他的視線之中便就出現了一駕墨色飛舟。

遁光一閃,雪衣女子和朱姓道人已是各自出現在了荒原之上,他們都是冷冷看著那飛舟從自己麵前飛遁過去。

根據他們事先知道的訊息,這次隻有張禦一個人上了飛舟,與霜洲人交戰以來一直跟隨他的萬明和曹方定二人都是留在了乘常道派駐地內,要是錯過了這一次,往後就冇有那麼好的機會了。

鐘烈這時直接走到了飛舟過來方向的正前方,他把手張開,霎時一片赤紅色的沙土從背後騰起,一時之間,方圓數十裡內全都化作了一片赤紅色的沙海,裡麵還隱隱有著什麼東西在蠕動。

這片赤色不算豔麗,但是看著太過僵凝,有一股生造之感,原本澄澈的天地之中陡然多出了這東西,看著就讓人有一股不適之感。

這是他的觀想圖“赤丘”,以範圍廣大而著稱,隻要在他事先佈置好的地界之內戰鬥,那麼他的實力至少可以提升三成以上。

但他不認為憑藉這個自己就能對付得了張禦,今天的關鍵是那一位安排來幫助他們的朱道人,他主要是負責為了這一位創造有利的出手條件。

那飛舟被這片赤色沙海一激,頓時搖晃起來,那無數飛舞過來的砂礫發出劈裡啪啦的響聲,竟如密集銃子,霎時將舟身撞的千瘡百孔,而後翻滾著向下墜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