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轉回洲中之後,立刻帶著諸派派主直奔洪山、彌光兩派而去。

諸人皆為觀讀到第四章書的修士,故這一路之上,遁光經空而來,氣勢威赫,如流火飛天,洲內諸多巡遊造物察知之後,紛紛避讓,而觀見此幕景象之人紛紛向州郡之中乃至兩府之中傳訊。

洪山、彌光如今兩派冇有了派主,自然無可能抵禦這股力量,不過一日時間,張禦就將這兩派拿下,派中弟子儘數歸併入了玄府。

儘管鐘烈、梅倚枝二人還未曾將章印和秘法上交,但這隻是小事罷了。

隨著這最後兩派歸附,域外域內諸派已是全數併入了玄府,青陽玄府也是在實質意義上將五十餘年將來分散在外的力量重新歸併為一。

不過張禦也是知道,這樣的結果肯定是有人不願意見到的,甚至連原本相處尚算和睦的兩府在對待他們的態度上怕也會有所改變。

畢竟從禮製上說,玄府是高於兩府的。

放在以前,玄府也僅僅是擁有這麼一個地位,但卻根本乾涉不到洲內的事情,然而現在,玄府不但有名義,也更有實力去乾預這些。

他清楚,這是無可避免的,畢竟任誰也不希望頭上另一個人壓著,玄府之前那般四分五裂的樣子恰恰是絕大多數人都願意看到的。

不過冇有關係,他相信這些人很快適應的。

在將兩派的事務和各派派主的事機處理好之後,他才轉回了學宮居處,這裡還有不少各州寄過來的書信等著他批覆。

另外,因為霜洲的威脅,還有其他一些特殊原因,域外諸派的駐地並不能放棄,所以這一次他回來,還留著萬明道人和乘常派兩名長老負責在那裡看顧後方。

那裡的弟子也需輪流安排回來錄名造冊,這些事情絕然不是十天半月能完成的,現在已是臨近年關,所以隻能往年後拖了。

張禦返迴天夏本土後的第一個年夜是在開陽學宮之內渡過的,雖然學宮內的大多數師教和學子都是回去過年了,不過那些造物人都是以學宮為家,他們在學宮之中掛起了聯幅燈籠,處處貼上了滿是喜氣的紅剪紙,所以看上去倒也不覺冷清。

他站在金台的琉璃壁前,看著外麵不停閃爍的煙火爆竹,而妙丹君則在他腳下轉了轉去,時不時還會變成數十個自己,互相追逐拍打。

青曦這時從外麵走進來,萬福一禮,道:“先生,年宴已經準備好啦。”

張禦點了點頭,對著妙丹君招呼一聲,這隻小豹貓立刻跟了上來,隨著他往樓下走去。

過了年夜之後,他陸續接待了不少前來拜年的人,到了初六,纔有暇往玄府去了一回。

惲塵也是在年前回來的,儘管在年節之中,可他仍是在處理事務,對於真修而言,一個閉關通常就是數載甚至十餘載,故是對年節倒是並不如何看重。

他見張禦到來,立刻請了他入殿,並道:“玄正來得正好,有一事正要告知玄正,新年之後,兩府來函,說是北方戰事吃緊,物資調撥週轉有些困難,所以答應撥付給我們的東西可能要削減一些。”

張禦一聽這話就明白,這應該是兩府之內某些人看到玄府此回實力大漲,所以開始在一些地方找麻煩了。

他可以肯定,這件事若去計較,那隻會反覆來回牽扯,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他道:“此前一戰,我們所收穫了不少戰利品,當可以送去兩府了。”

惲塵懂他的意思,道:“好,此事就由我來與兩府交涉吧。”

張禦這時問道:“惲道友,鐘烈,梅倚枝二人可有什麼交代麼?”

惲塵搖頭道:“這二人與那於堅一般,都是在心中立下過誓言的,所以不曾問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來,隻是知道那位與他們同行的真脩名喚朱離,的確是靈妙玄境的修士。”

張禦心下一思,從鐘烈的話可以看出,其背後是有人的,儘管現在不知此人具體身份,可其能驅用真修,且還能讓兩位玄修派主為之立誓,這其實已經是一個較為明顯的線索了。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霜洲人纔是眼前需要解決的,更彆說霜洲那裡還有可能找到與域內有牽扯的東西,餘者可以暫時先放一邊。

與惲塵再商量了一些事後,他本是準備去竺玄首那裡再走一趟,不過惲塵言卻道:“老師這幾日正在閉關,不過月末當會出關,老師也言,有些話也正要與玄正言說,玄正可那時再至。”

張禦見此,便就與惲塵拜彆,離了玄府,他冇有回學宮,而是去了一趟界隙,與範瀾、齊武和一眾來自東庭的弟子飲宴了幾日之後,從武澤拿裡取了一些東西,出來之後,又往方台道派駐地而來。

這個道派的駐地位置十分重要,若是霜洲人想要用成規模的軍兵突襲青陽,那麼這裡是必須拿下的,所以萬明道人和曹方定等人現在都是被安排在了這裡看顧。

萬明道人見他到來,待見過禮後,便道:“玄正來的正好,正有一事要報於玄正知曉。”

他吩咐了一聲,立刻有弟子托了一隻長形玉匣上來,他指著言道:“這是初一那日有人送到派中的,附著信簽上言明是交予玄正的,看去是什麼重要之物,我們未敢擅自打開。”

張禦心光一感,知是此物無有問題,便接了過來,道:“可是送來此物的是何人麼?”

萬明道人道:“尚且難知,這玉匣是一個出外巡查的弟子在駐地外發現的。”

張禦思索了一下,便帶著那玉匣從大堂出來,來至駐地為他安排好的居處之中,把長匣擺在案台上,起袖一拂,將匣上蓋子去了,裡麵卻顯露出了一捲圖軸。

他目光一落,這圖軸自行飛去,而後台上緩緩打開,上麵卻是顯露出一團五色斑斕的圖案來,乍一看,像是打翻了彩料之後混淆而成的。

這圖案很是混亂,根本看不出什麼東西來,可是若以心光深入去觀,卻能發現有些圖形對心光有著極其微弱的反應,應是用特殊彩料所繪。

張禦伸手出來,在其上方虛虛一按,霎時間,這些圖形一個個化作細細金線,從圖中分離出來,而後再是在大廳內銜接拚合再一處,隨後呈現在他的麵前,卻是一幅描繪的並不算太過細緻的輿圖。

他看著這副懸於空中以金線勾勒出來的大圖,不難分辨出來,這上麵畫的是兩個地方,隻是為了繪圖方便,所以被彼此緊按在了一起。

而從地形輪廓上來看,竟是與原來失落的密州和獨州有幾分相似之處。

他擺袖走前了兩步,再是仔細看了幾眼,心下思索了片刻,若是不曾猜錯的話,這很可能是一副霜洲輿圖!

他眸光微動,霜洲是他下一步就要針對的目標,假設這張輿圖是真的話,那麼倒是方便他行事了。

此前他便考慮過如何該對付霜洲,這地方絕然不能等同於青陽之中尋常州郡,在與青陽失去聯絡之前,獨州和密州是直接接受玉京轄製的,除了人口之外,其實各方麵並不比青陽上洲差多少,在有些地方甚至因為能直接得到玉京的支援,可能還勝過青陽一些。

並且現在的霜洲極大可能還與洲內某些勢力有牽扯,隱藏的力量更是不可小覷。

這也是之所以兩府對玄府的要求隻是牽製霜洲,而不是將之滅絕,因為兩府也知道這無有可能做到。

實際上,霜洲儘管算得上龐大,但並不是冇有辦法對付。

比如說,他可以直接帶領眾修攜帶玄兵或者法器進行突襲。

以青陽上洲如此龐大的地域和軍事力量,尚且懼怕外來小股部隊利用這樣的戰術對付自己,更彆說是霜洲了,如此即便無法毀去此地,可絕然也可以對其造成巨大的破壞。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裡麵還有更多更複雜的事情需要考慮,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需先找到霜洲的所在。

而這副輿圖卻是給他指出了方向,隻是其真實性還需待定。

若這張圖是真的,那麼送上這副輿圖的人,必然是對霜洲十分瞭解,此人無疑比這幅圖的價值更高,若是能找到此人,那麼他相信目前所遇到的問題至少能解決一半。

那麼又該到哪裡去找這個人呢?

這人之前直接把東西擺在了駐地之前,顯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不過這人其實還是留了下線索。

張禦轉回到了案台邊,目光凝注那副五彩斑斕的圖畫,眸中光芒閃爍不已,不過片刻,他的目光之中就浮現出了一隻手,隻是飄忽如光影氣煙,可隨著這些氣煙往外蔓延,又逐漸凝聚了一個人飄忽不定的身影來。

大致可以看出,這是一個身量中等的修士。

他思索了一下,當即從案上拿過一支筆,而後刷刷幾筆,將之勾畫了出來,可以看到,此人儘管冇有五官麵目,但是卻表現出來了一種獨特的行止氣韻。

他對外吩咐了一聲,讓人去把萬明道人和曹方定尋來,待兩人都是到來後,他指著那圖畫道:“兩位可是識得此人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