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在開陽學宮中差不多把年後的事情處理過後,便就開始思索自己接下的修行之路。

玄修在第一章書和第二章書之時,被稱之為下位修士,而到達了第三章書到第四章書的修士,則便被認為是中位修士了。

從修士這邊來看,這可以說就是修為功行乃至於生命層次的區彆。

第一、第二章書從心光啟發到養煉運用,從此有彆於凡人,到了第三、第四章書時,心力已可乾涉外物,並生出種種不可以思議的神通變化。

而站在尋常人的角度上,那就純粹是以一名修士在戰爭中的破壞力上下限來作界定的,這算得上是一個相當粗略的劃分。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為修士與修士是不同的,他們之中差距,有時候甚至會比凡人與修士的差距還要大。

張禦儘管現下的神通手段遠遠高於同輩,可無論以哪方麵來評判,仍然應被劃定爲中位修士,而以他自身認的知來看,這也是極有道理的。

到了第四章書之後,雖然他的功行修為比在第三章書時高明瞭不知多少,可實際上並冇有本質上的區彆。

第四章書的修士與在第三章書一樣,仍需修煉觀想圖。

隻不過,從第三章書到第四章書,修士的觀想圖走得是“化假為真”之法,而從第四章書所行道之道,那就是“化死為生”之道了。

但化假為真”隻是將觀想圖由虛化實,而“化死為生”就是讓觀想圖變化為一個真正的活物了。

譬如萬明道人,他已是修煉到第四章書的巔峰,再往前去一步,那麼就可以將萬明蟲轉化為一種存在於現實之中的生靈。

不過觀想圖與觀想圖是不同的,有些觀想圖成就之時所的章印隻有寥寥**個,威能自不能和十數個,乃至數十個章印變化出來的觀想圖相比。

可這隻是鬥戰之上的差彆,雙方所處的層次卻是相同的,在冇有完成最後的一個蛻變之前,他們之間在生命層次之上是完全相同的。

從玄府記載的道冊上來看,現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繼續完善觀想圖,由死化生,直至蛻變。

可是如何完成這等蛻變,玄府之中卻就冇有具體言述了。

他與萬明道人對此也有過一番交流,其人自言也是同樣按照這等步驟啦完善觀想圖來做的,不過其人又有言,總感覺觀想圖之中還缺失了什麼關鍵,所以遲遲冇法完成死生蛻變,故是他現在也在找尋前行之路。

他考慮下來,認為可以向竺玄首請教一番,不過要等到玄首出關再言了,其實便是玄首那裡找不到答案,他有界隙在手,也可以設法尋找外洲進行交流。

再是兩日之後,他見與杏川道人約定的時間已近,就再次動身往域外而來。

這一次出行,他依舊是乘坐飛舟。

他心中很清楚,凡是兩府打造的飛舟,上麵多半是會做手腳的,隻要坐在飛舟之中,那麼無論他去到哪裡,行蹤或許都會被兩府察知。

但這正是他有意而為。

他並不怕某些人找上門來,恰恰是怕此輩隱藏不動,對比那些跳出來的人,反而些躲藏在後麵的人纔是最是麻煩的。

待他來到方台道派駐地時,卻發現杏川道人已經等在了這裡了,這位一見他麵,抬手一供,就乾脆利落言道:“張玄正,我已是把人請到了。”

張禦點頭道:“不知人在何處?”

杏川道人道:“請玄正隨我來。”說話之間,他當先往外走。

張禦隨他來到外間,見其一下縱空上天,心下一轉念,也是飄身而上,跟隨過來,不一會兒,杏川就在一個不起眼的山洞之前落下身形。

張禦也是飄落下來,隨其走入洞中,卻是看到這裡擺著一張石床,上麵半坐著一名中年修士,看模樣正是林宣盛,隻是此人渾身上下貼滿了符紙,明顯是被封鎮在此的,他看了杏川一眼,這個“請”的方法倒是很別緻。

杏川道人臉上冇有半點不好意思,道:“我請林道友出力對付霜洲,他卻不願來,推三阻四,我輩天夏玄修對付域外異類乃是理所應當,哪有不肯的道理?故是我把他擒了。”

張禦看向看向林宣盛,道:“林道友,那幅霜洲輿圖可是林道友送來的麼?”

林宣盛也冇有否認,苦笑一聲道:“若早知如此,我就不送此輿圖了。”他倒是冇有罵杏川道人,因為是後者行事作風從來都是擺明在麵上的,理由又是光明正大,所以讓人恨不起來。

張禦這時一拂袖,將其身上禁符都是去了。

林宣盛從石床上下來,對著張禦抬手一揖,並冇有試圖逃走。

他很清楚自己在張禦麵前根本走不了,那日張禦大顯神威之時他也是在場,隻是當時為了怕眾修察覺,所以才躲得比較遠。

張禦道:“我尋林道友,是知道友對霜洲較為熟悉,故是想向道友請教一些事宜,不過在此之前,卻有一言想問道友。”

林宣盛看了看他,道:“不知玄正想問什麼?”

張禦道:“摩雲、勝因兩派覆滅,是否與林道友有關?”

林宣盛一怔,顯然冇想到張禦會問此事。

杏川道人聽得此言,看向林宣盛的眼神卻是陡然淩厲了起來。

林宣盛低下頭去,好一會兒纔開口道:“這兩派覆亡的確與我與有些關係,可我自身並不曾參與其中,也不曾生過這等念頭。”

張禦道:“那不知其中緣由何在?”

林宣盛沉默片刻,最後好似做出了什麼決定,抬頭道:“想必玄正也聽人說起過,我與霜洲人往來過一段時日,事實上並非如此,真相是我本是霜洲治下之人,後來是霜洲那邊送我去域外道派學道的。”

杏川道人聽得此言,神情頓時一厲,身上光芒也是湧動起來。

張禦卻是一伸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道:“杏川道友,且聽林道友把話說完,再論是否過錯不遲。”

林宣盛看著兩人,道:“當時霜洲之中送了不少如我這般之人去學道,可是最後真正修煉有成的,也隻我一人罷了,霜洲人為了抹去我之前留下的痕跡,所以將勝因派滅去,後來選擇摩雲道派,或許也是有這個緣由在內。”

張禦思索片刻,又問道:“霜洲派遣你等去域外各派學習道法,目的為何?”

林宣盛搖頭道:“霜洲人真正目的我從來不曾知曉,我猜測或許是為了控製域外道派,隻是這個計劃最後似是冇能成功,”此時他露出一絲厭惡之色,“我並不喜歡霜洲人,也不喜歡那個地方,那裡一群表麵上看去是人,但心性被嚴重扭曲的怪物。”

杏川道人此時盯著他問道:“林宣盛,我隻問你一句,你是霜洲人麼?”

林宣盛目光迎上去,緩慢而堅定的說道:“我不是。”

張禦能夠看出,林宣盛其實有不少地方做了隱瞞,還有很多難以解釋清楚的東西,但他並不介意這些,隻要其人願意對付霜洲人,那其餘都是小節,無需現在去追究。

從其斬殺那位霜洲指揮,還有後來暗中送上輿圖的行為來看,其人的確十分敵視霜洲人,至少在這方麵,他們可以達成一致。

他道:“林道友不妨隨我回駐地,下來對付霜洲人,還需要道友的出力。”

林宣盛也知此時冇有什麼選擇,他緩緩抬手一禮,道:“願聽玄正吩咐。”

杏川道人此刻也是往前一步,高聲言道:“也算我一個!”

張禦點了點頭,再與林宣盛交談了幾句後,便帶著此人與杏川道人一同返回了駐地,在接下來的時日內,他便開始向林宣盛詳細問詢霜洲的情況,並且依據其人所言,粗略定下了一個對付霜洲人的計劃。

隻是按照林宣盛所言,他也是二十來年冇曾回去霜洲了,僅是與霜洲人的接觸還在,所以現在的霜洲是何模樣,他也無法準確說清楚,這裡就需要先行查探一番了。

好在霜洲所處的位置已是確認,下來的事情相對簡單許多了。

張禦在域外一直待到月底,算了一算竺玄首出關時日已近,便就將域外事宜交托給萬明道人,自己則是乘坐飛舟回返青陽。

到了洲內後,他在衛縣停下飛舟,便遁空往玄府而來,遁光一落在湖心島前,明善道人已是迎了上來,道:“玄正,玄首已是出關,正在鶴殿等候玄正。”

張禦點了下頭,他邁步走入閣堂之內,就往鶴殿之上飄身而來,見竺玄首正立在此間,上來見了一禮。

竺玄首點頭回禮。

見過禮後,兩人就在蒲團之上坐下,竺玄首道:“聽聞玄正上次之後回來便欲見我,不知是為何事?”

張禦其實原本打算一問白秀上人之事,不過他後來仔細想過,如今既已是知曉此人身份,那就無需再去多言,日後該如何便如何,身為玄正,這本也是在他權責內之事,把竺玄首牽扯進來,反而事情會更為複雜。

故他索性撇開此事,道:“我今來是來向玄首請教,我輩玄修觀讀到了第四章書之後,又該於何處尋覓那登攀之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