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空之中,百餘道光虹經天而行。眾多修士看著下方,他們的視線之中所看到的是總似一無變化的荒涼大地。

在長久而沉默飛馳之中,一些弟子忍不住相互以心光傳聲攀談了起來。

張禦對此也是有所察覺,不過他並冇有多說什麼。

與真修相比較,玄修的修煉速度較快,但是對心性的打磨略有欠缺,看著這般枯燥乏味的場景,再加上正要去往未知之地與敵交戰,心中難免會出無聊而煩躁的情緒來。

他也能理解這些弟子的心情,但隻要不妨礙到此次行動,這些小節他不會去多管。

此回除了原來乘常派的那位房派主被他留下坐鎮後方外,其餘原先的諸派派主,還有林宣盛、杏川道人等人都是被他帶在了身側,可以說這一次躍空突襲已是集中了原先域外道派的大部分力量了。

這次原來丹廬派派主的廖和老道也一樣隨行而來,他此刻正在關照跟在自己身側的幾名弟子。

“你們稍候可是留神著,彆冇頭冇腦的衝到前麵去,玄正這次帶著我們,可是要我們關鍵時刻能施手救人的,不是讓你們上去鬥戰的,你們也冇那個本事。”

有一名弟子有些不服氣,口不擇言道:“老師,我們為什麼冇那個本事,彆人不清楚,難道你不清楚嗎?”

隻是話才說出口,他就發現不對,忙上認錯,道:“老師,是弟子說錯話了。”

廖和看他補救得快,哼哼兩聲,冇去計較,隻道:“我說得話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你們都衝到前麵去了,萬一同道受創,又有誰來救助?現在我們可是在玄府轄下了,不是以前了,你們要是犯了錯處,可彆指望老師我替你們兜著。”

他的弟子這次總算聽進去了一點,以往在門派中可以隨意一點,可現在冇有門派了,自然一切都需依靠玄府的規矩行事,而且現在是在戰事之中,那更是容不得他們自行其是。

由於修士彼此之間修為有差彆,所以一行人速度其實並不快,而且為了穩妥起見,他們走得也不完全是直線,故是行程拉得較長,在日夜不停飛馳了有五日之後,方纔接近了霜洲所在。

這個時候,前方出現了一條如同海浪雪花一般的皚皚白線。

跟隨在張禦旁邊的林宣盛這時出言道:“玄正,過了這白浪矮山,再出去兩三千裡路,應該就是密州所在了,霜洲人自己往來之時,通常也是靠著這一處地界來辨明方向的。”

張禦往遠空望去,因為濁潮的影響,天地儘頭的世界仿若隔著一層霧氣,隻能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可依稀能見到大片的白色,就如同寒霜染在了大地之上。

就在眾人陸續越過這條白色的矮山之後,前方忽有一道金色遁光飛起,遙遙朝著眾人而來。

張禦把身一頓,身後眾修也是陸續停下。

那遁光待至近前後,光華一散,萬明道人自裡現身出來,他對著張禦一拱手,道:“玄正有禮了。”

張禦點首回禮,道:“萬明道友,如今情形如何?”

萬明道人言道:“玄兵都是妥善安排在了前方,並無一個遺漏損毀,曹道友還在前方繼續巡視,稍候就趕來,若有什麼變化,他立刻會向我示警。”

張禦道:“那還請萬明道友在前引路。”

萬明道人當下縱光在前,眾人則是隨後跟來,因為已是接近霜洲人所在,故是所有人不用提醒,都是自行收斂聲勢。

未行多遠,萬明道人遁光一矮,往地麵行去,一時間,漫空遁光也是如噴虹倒懸,紛紛飄落而下。

萬明道人落去一處地窟之中,過去片刻,才又轉了出來,此刻他已是將所有玄兵以心光承托至外,並對張禦一拱手,道:“玄正,幸不辱命。”

張禦看著那一隻隻飄蕩在外玉匣,心光入內一轉,確認都冇有問題,點了下頭,當即一拂袖,將其中大半都是送至諸人手中。

除了林宣盛之外,凡是第四章書的玄修都是分彆持一至二枚玄兵。

而餘下玄兵,張禦則留在了自己手中,待收妥之後,他言道:“諸位道友在此調理少時,半刻之後,我們再次出發。”

眾人凜然稱是,每一名修士都是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丹藥,默默服下,而後各自尋覓地界打坐調息。

半刻之後,遁光再次沖天而起。

行不多遠,又是一道遁光自地麵飛來,加入了眾人行列之中。

曹方定直接來至張禦身前,以心光傳聲道:“玄正,霜洲人那處冇有任何異樣,他們不曾發現我輩到來。”

張禦道:“甚好。”

再行片刻,他可以看到前方出現了不少往來巡弋的造物,知已是進入了最後的千裡範圍之內了。

這些造物稱得上霜洲人的第一道防線,不過他們既然已經到了這裡,那就冇必要去顧忌這些東西了。

他身形率先向上一拔,往高空之上行去,身後眾修也是紛紛跟來。

百餘中位修士穿空而過,激盪起來的心力何等強勢,那些擋在路上一時不及避讓的造物直接被撞得粉碎,而其餘造物則是紛紛躲避逃竄。

一行人很快來到了天空高處,這裡同樣也存在有不少造物,甚至還有幾頭造物珍龍。

這些東西見到眾修,本能的衝上來撕咬,不過麵對如許多的修士根本是就是飛蛾撲火,直接被諸修一起發力絞碎,連半點浪花也冇能翻起。

張禦這時把身形一頓,立在了虛空之上,身後眾修見此,也是齊齊停在了此間。

他目光往落下去,那裡是一片霜白色的土地,地麵之上隻有零零散散的建築,而在此之下,就是霜洲兩州之一的密州所在了。

他口中道:“準備了。”

所有修士此刻都是目光凝注下方,同時緩緩調整著自身呼吸。

天地之間一片寂靜,諸人背後是無垠虛空,隻有身上的心光和天上光華交相輝映,閃爍不定。

張禦身形微微向上,而後往下一個俯衝,身上玉光如焰,轟然爆開,並在後方帶出一道有若收攏雙翼的璀璨星屑。

轟隆隆……

天空之中如雷滾動,百餘道遁光撕裂大氣,跟隨著破空而下,往那一片霜白大地衝去!

像是流星雨自天幕之上灑落下來,這幅景象華美而又壯麗。

隨第一道光芒落在地麵之上,頓時傳出了一聲天塌一般的巨響,並迸發出了極致的閃光,天空也是隨之黯淡了一瞬,隨後在那撞擊的位置處,出現了一個足有方圓十餘裡的巨大的塌陷空洞!

張禦以自身強橫的心光力量,直接撞開霜洲人所修築的地表厚重的護壘,並且往下方不斷深入,而其餘修士則是緊隨其後而來,進一步將前方撞開的通道開拓擴大。

而震塌了最上方的地麵頂壘後,下方視界一闊,此刻呈現在他們麵前的,是一片籠罩在連綿不絕的微藍光芒之中的巨大城市。

一座座宛如藝術品的精美的晶玉矗立在那裡,互相間有絲絲縷縷的藍色霞霧纏繞飄蕩著,半空中浮動著如遊魚一般的造物,它們通透晶瑩,像是水晶打造,無數如螢火蟲一般晶藍色光點飄散點綴著每一處角落。

這樣的場景堪稱如夢似幻。

張禦立在上空,身後燦爛星光閃爍,隱隱有雙翼浮動,他朝下目光一掃,抬起手來,向下輕輕一揮。

轟的一聲,在他袍袖猶在拂盪之間,身後的修士頓時分散開來,駕馭遁光向著四麵八方衝去。

每一名修士在來此之前,都已是從輿圖上瞭解到了自身所要攻擊的地點和其位置所在,故是此刻冇有猶疑,都是直接朝著自己的目標奔去。

萬明、曹方定、杏川等一眾四章玄修此刻衝在了最前方。

那些泊舟天台、軍營乃至武備庫,半數以上都是有著厚重壁壘保護的,能夠承受玄兵的轟擊,所以這些地方他們需以自身觀想圖先行破開壁壘,而後再將隨身攜帶的玄兵投擲下去。

至於那些位於露天的目標,那便直接以玄兵轟擊便可。

隨著一道道遁光從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城市上空劃過,第一枚玄兵被投擲了下來,,一點閃爍不定的白光似緩實快的墜去下方。

那裡是一座一處敞開式的飛舟泊台,一名霜洲營尉察覺到外麵轟聲巨響,正急急忙忙帶著親衛來至上方,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由於霜洲自從地下建立起來之後,還從來冇有遭受過來自外部的攻擊,所以直到此刻,他們也還未曾意識到是有外敵入侵了。

這時一名衛卒指著上方,驚異道:“那是什麼?”

營尉抬頭看去,隻看見一道虹光自天中劃過,而後一點白光倏地自天落下,所有的意識便被一片無比明亮的光芒所吞冇。

轟!

一團耀眼到極致的光芒綻開,巨大的衝擊氣浪使得周圍一切都是如海浪一樣波動起來,無儘的塵埃翻騰上空,又被上方的護壘擋住,開始向著更遠處滾蕩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