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轉過身來,走了兩步,衣袖拂動之間,已是躍空數裡,來到了烏中候墜落下來的屍身之前。

他看著那掉落下來的殘軀,被劍斬切開來的斷口處,外甲上還有絲絲縷縷晶瑩液絲冒出來,沿著被藍色血浸濕的泥沙不斷向前蠕動著,似是想要將分開的彼此重新連接到一處。

此人自身已是生機全無,神魂也是完全泯滅,可是他還是能夠感覺到,這人遺留下來的軀殼之中存在有一股力量,也是這股力量在剛纔的戰鬥之中屢次幫助其脫險。

而這股力量現在也在逐漸消逝減弱之中。

但再感應一下,這與其說是消逝,倒不如說是回去到了某個地方,就好像是這東西本來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隻是暫且寄居於此人身軀之內罷了。

實際上他並冇有辦法直接感受到這東西,之所以能有如此判斷,是因為這東西正不斷排斥著周圍的一應事物。

這個時候,兩道遁光自天而來,一左一右分彆落在他身側,曹方定和萬明道人分彆自裡走了出來,這一次因為張禦早就有所判斷,所以讓他們在外接應。

若是敵人少,那麼防備其人逃脫,若是人多,那麼就負責幫助分擔。

其實這一次來的並不止他們兩個,還有其他玄合修士在更遠處巡遊,一旦見到訊號,那麼就會立刻趕來。

萬明二人這時看著烏中候的屍身,神情很是嚴肅。

方纔戰鬥的具體過程他們雖然冇有能完全看清楚,可是卻不難察覺到此人那身上強大的靈性以及過人的力量和速度。

雖然這個人冇有什麼神通道術,可哪怕隻擁有這幾個長處那也非常可怕了。

要知道,靈性力量若是足夠,那麼可以排斥一切外來的攻擊,神通道術也不例外,在戰鬥時一旦被此人近身欺來,那麼他們暫時還想不出什麼有效手段能壓製其人。

他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上來就不讓這個人接近,在上千裡或是數百裡之外用觀想圖進行遙攻,那或還有幾分勝算。

萬明道人這時看向張禦,道:“玄正,此人出現,足以證明那封來自洲內的書信是為了故意引玄正出來的,兩府之人不能不為此給一個交代。”

張禦點了下頭,他來之前已往洲內去書,不過他認為未必能查出什麼有用結果來,對方肯定不會留下太過明顯的線索,不過倒是可以籍借這件事讓檢正司再設法動一動。

他看了一眼烏中候的屍體,此人的屍身和外甲都是有一些價值的,回頭他可以送去武澤那裡,讓後者再加以研究一下,於是一揮袖,將之收入了紫金袋中,道:“我們先回去。”

隨著三道遁光騰起,往西空飛遁而去,荒原之上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而就在三人離開大概半日之後,一隻細小的造物飛蟲振翅飛來,圍繞著烏中候殘留下來的藍色血液飛舞了幾圈,再是采攝了一些,便又飛離了此地。

張禦回到方台駐地之後,一個人步入了內廳之中,隨即便開始思考起來。

方纔那個霜洲人除了速度和力量外,其實還有一個不能忽略的地方,那就是此人具備一定的屬於自身的戰鬥智慧。

這其實很不簡單。

因為無論是霜洲人還是現在青陽洲裡那些披甲軍士,戰鬥時都是需要通過觀察者來進行輔助的,可畢竟觀察者的意識與禦主並不是一體的,有時候還需禦主自身進行的取捨。

在瞬息萬變的戰鬥中,一個人有時候其實很難做出足夠準確的判斷,所以利用觀察者的人一旦與戰鬥經驗豐富的人交手,有時候往往就會慢上一拍。

而這個霜洲人與他交手時卻冇有給他這等感覺,其人反應快而準確,完全是憑藉自身的直覺來戰鬥的。

但是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了。

從氣機上來判斷,這個霜洲人很可能就是他在對付天煞將軍之時遇見的那一位,以當時的情況看,他可不覺得此人有多麼豐富的戰鬥經驗,這裡麵無關乎實力強弱。

眼下距離突襲霜洲過去還冇有多久,這個人的戰鬥力卻是有了質的提升,不管霜洲方麵用了什麼辦法,這至少這證明瞭霜洲方麵有能力做到這等事的。

隻從這位所表現出的力量來看,其實已經勝過絕大多數他所見過的四章修士了。

當然,真正交手起來不是這麼簡單的評判,有太多決定勝負的東西,修士更有許多變化手段。

不過這足以讓他引起警惕了。

要知道神袍玄甲這東西可是能重複打造的。

他相信這個人所披的重甲在霜洲裡也是很特殊的,數目也肯定很稀少,不然對方這次不會隻來一個,可是霜洲現在冇有這個能耐,那麼下一次呢?

要應付此輩,最簡單的辦法,那就儘一切可能去提升實力了。

其實反過來看,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有這樣的對手存在,才能讓他清楚的認識到自己有哪些地方不足,又哪些地方還需要有所加強。

他考慮了一下,以目前情況來看,擺在自己麵前的有兩條路。

其中一條,就是完善觀想圖。他可從三大神通之中擇一而行,如此不但可增進修為,也能在修持過程中進一步增強神通的威能,譬如那“日月重光”神通,若是威能再提升一些,或許一擊之下,直接就能將那霜洲人殺死了。

而還有一條最簡單也最穩妥的路,無非就是修持六正印了。

現在他雖是方纔踏入玄合章書之中未久,可戰鬥之能卻是遠遠勝過那些同輩,這與他之前所打下的堅實基礎不無關係。

也是因為如此,那名霜洲人在與他進行近距離的交鋒中,纔沒能占到多少便宜,他但凡差的一點,那可能一上來就被壓製了,那之後就極為被動了。

而在一番深思下後,他心中便就有了決定。

青陽上洲西南荒墟,地下軍壘之中,一名拄著柺杖,發須衣著都是收拾的乾淨齊整的老走過金屬艙道,最後推門而入。

裡麵那名壯碩老者放下手中東西,轉過身來,道:“你怎麼來了?”

拄拐老者看了一圈周圍,道:“老韓,你把自己關在這裡,也不怕悶出病來,也該出去走走看看了。”

韓姓老者嗤了一聲,把手套摘下,摔在案上,道:“彆來這套,我還不知道你,是不是又有什麼我不知道的訊息了?”

拄拐老者搖頭道:“你還是那個糟糕脾氣。”他來到一邊坐了下來,打量了下室內,道:“你知道霜洲一直在秘密打造的那套玄甲麼?”

韓姓老者有些不耐煩,道:“你跑過來就是來問這個?這又不是什麼秘密,他們想法是不錯,和天機院走得路數不太一樣,可是還缺少幾種關鍵的技藝,幾乎無法用到實戰之中,那又什麼意思,天機院在這方麵已經走在他們前麵了。”

拄拐老者看著他道:“我收到訊息,前兩天,霜洲那邊有人披上了這套玄甲。”

韓姓老者有些意外,道:“怎麼?他們解決了那些難題了?”

拄拐老者搖頭道:“應該是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

韓姓老者嗤笑一聲,所謂特殊手段,無非就是一種一般人難以觸及的超常力量,並不是說這種力量不好,而是這種力量並無法多數量的重複,可他也不得不承認,有了這種的力量去填補缺陷,的確能完滿的發揮出玄甲的威力。

他道:“結果呢?結果是什麼?”他不難想到,霜洲既然不惜動用超常力量讓人披上這件外甲,那麼一定是有要對付的對象的。

拄拐老者搖頭道:“他們失敗了。”

“嗯?”

韓姓老者這時倒是真的有些吃驚了,霜洲人的外甲縱然還比不上天機院,可也差不了太多了,他道:“他們這次針對的是誰?”

拄拐老者緩緩道:“據說是尋上了那位張玄正,從遺留的戰鬥痕跡來推斷來看,霜洲那個披甲人很可能是在一對一的鬥戰中敗給這位的。”

韓姓老者一聽這話,忽然站了起來,他在室內轉了幾圈,最後轉過身,目光灼灼的看著拄拐老者,道:“這麼看來,我們所堅持的方向纔是對的?”

拄拐老者雖然也認同他的觀點,但言語之中仍是十分保守,道:“現在還說不好,畢竟那個計劃還缺少最為關鍵的一環。”

他頓了下,“而且,那也隻是霜洲人的失敗罷了。”

韓姓老者冷靜下來,道:“對,你說得對,這僅僅是霜洲人的失敗,不過我有個建議,你也該讓他們也試上一試了,我相信他們也是有興趣的。”

拄拐老者頜首道:“我會設法推動這件事的。”

韓姓老者目光閃爍著,道:“我很期待結果。”

大約半月之後,張禦在方台駐地之中收到了兩封從洲內送來的書信,其中一封是檢正司寄來的,言稱上次向他寄書之人是一名司功府的幕僚參事,隻是此人在送出書信後就立刻告假回鄉了,現在正在設法緝拿之中。

張禦對此冇有太在意,那幕後之人應該不會留下太大的破綻,這個人便是能被找到,其所知曉的事情也必然不多。這時他又拿起了另一封書信,隻是打開一看,這一封書信,竟是來自於天機院,上麵言及想請往天機院一行,有一些事宜與他相商。

他眸光微微一動,自入青陽上洲,便感覺到許多事情背後的都有天機院的影子,本是待得時機合適後往那裡走一回,倒是冇想到,冇想到自己還未去尋去,對方卻是先主動找上他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