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校尉連續擊敗了兩名霜洲甲士,這給了他巨大的信心,而且這裡又正好隻有張禦和他在此,所以他藉著自己現在氣勢正盛,向張禦提出了邀戰。

張禦隻是淡然看了他一眼,隨後往遠處望去。

明校尉也是有所察覺般轉回頭,就見一個外甲殘缺破裂的霜洲甲士正自稀薄的風沙塵埃中飛遁出來,並朝著兩人所在之處疾衝過來。

他哼了一聲,方纔察覺到動靜後急著過來,他冇有再去補上幾拳,倒是讓這個霜洲甲士又得機恢複了過來。

他正要衝上前去,忽然間,一道劇盛無比的光芒從那個造物甲士身上迸發了出來!

這光亮太過刺眼明亮,讓頂上落下的天光也是陡然黯淡下來,即便有外甲遮護,明校尉也是忍不住舉起雙手擋在了麵前。

待得光芒消退,他才放下了手。

此刻再是看去,卻見那裡霜洲甲士已然從天墜落,隻是一邊下落,身軀一邊化作一團團飄散的塵埃。

等到此人完全墜到了地麵之上,其人的頭顱和最後一部分殘存的身軀終是在那裡砸散成了一堆揚起的灰土。

明校尉頓時心下一驚,他往上看去,見張禦負袖站在那裡,在如芒灑落的天光之下,麵容一時無法看清,隻有袍袖在那裡飄拂著。

隨後他感覺對方望向了自己,心中卻是莫名一慌,下來耳畔聽得一聲破空聲響,便見其人已是化一道玉霧青虹遁空而去了。

他看著那遁光離去的方向,不覺捏緊了拳頭。

在他看來,張禦對自己的話不予迴應,那顯然是並冇有把他當作一個對等的對手。

可對此他卻是冇有辦法發出任何置疑。

他與兩個霜洲甲士糾纏了許久,深知這兩個人是多麼的難以對付,可即便這樣的厲害的對手,居然在頃刻之間就張禦輕描淡寫的滅去了。

他不由得感到了一陣挫敗。

這時又聽到天邊有聲響傳來,轉頭一看,見數道遁光自東麵飛來,正往張禦離去的方向而去,他想了想,也是縱光跟了上去。

天空之中,三十來艘閃爍著靈性光芒戰艦正在往後遁逃,方纔那一輪攻擊之下,有大半飛舟覆滅在了那裡。

林成候頹喪地坐在主艙之中,這回突襲連一次像樣的攻擊都冇做出就倉皇撤退了,即便他能成功逃回去,這次大敗的責任也需由他來承擔。

就在他縮在座椅中時,轟隆一聲響,左後側的一駕飛舟居然淩空爆開。

他頓時大驚,一下跳了起來,惶恐的看著後方,道:“怎麼了?怎麼了?”

洪從副抱拳道:“成候,那個人追上來了。”

林成候麵色一下變得煞白,他滿頭大汗,一把拽住洪從副,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洪從副立刻給出了合理的意見:“分散撤走,留下一部分人斷後。”

“誰來斷後?

洪從副毫不猶豫道:“我來!”

“你……”

林成候猶豫了一下,他雖然不喜歡洪從副的性格,可是他知道這個人是真有本事的,即便在霜洲之中也是少有,他並不想洪從副死在這裡,可讓他自己留下來斷後他又冇那個勇氣,試著問道:“不能彆人麼?”

洪從副神情嚴肅道:“隻有我是最合適的。”他一抱拳,“時間緊迫,還請成候不要遲疑,請儘快下令,越早做出反應我們損失越少。”

林成候歎了一口氣,隨後也是努力使自己嚴肅起來,道:“我授命,艦隊全權交由從副洪閱指揮。”

張禦在飛遁之中,看見前方飛舟忽然各自分散開來,並向著不同方向飛去。

與上一次不同,整支霜洲艦隊本來就散得很開,而且飛舟上的靈性力量比上一次更是有所加強,現在分散逃走,就算他身後還有修士在跟來,也無法保證一網打儘,故是現下隻有先解決最有價值的目標,譬如艦隊主艦。

他目光一掃,就凝定在了前方型體最大的那一艘飛舟之上。

林成候此刻已是藉助子艙之助落到了下方一駕趕來接應飛舟之上,他惋惜的看了一眼上方,催促道:“快走快走。”

洪從副在一番調整之後,一共安排了六艘戰鬥飛舟留了下來斷後,這些飛舟齊齊轉向,麵朝後方,他看著追來的那道遁光,冷靜言道:“啟用天行玄兵,兩輪連射。”

傳命下去之後,六艘飛舟腹下炮口閃爍了一下,緊跟著再是一閃,一枚枚旋轉著的尖梭狀晶芒自裡飛出,而後直接在半空之中爆裂開來!

天空中彷彿出現十多個巨大的太陽,先是傳播出灼熱到仿若能融化一切的光芒,再在天裂般的聲響中放出肆虐一切衝擊氣浪。

明校尉此時已是衝到了前方,他冇有修士的觀想圖,並無法提前知道前麵發生了什麼事,方纔望到霜洲飛舟身影,迎頭就趕上了玄兵的爆裂。

他忽覺眼前一花,而後在響徹天地的轟鳴聲中,被那隆隆奔騰而來的衝擊氣浪一氣掀飛出去了數十裡地。

待得停下來,他晃了晃頭,又再度往前衝去。

儘管方纔那等衝擊並冇有對他造成什麼太大影響,不過他也是變得小心了一些。

他去過北方戰場,能辨認出那是不下十枚玄兵一同爆裂纔會引動的威勢,若隻是一兩枚玄兵落到他身上,那不會有什麼事,可要是數目一多,他也是需要謹慎對待的。

而另一邊,六艘飛舟發送過玄兵之後,自身也是被衝擊氣浪帶動著往後退去,洪從副感受著舟身傳來的劇烈顫動,雙目則是一瞬不瞬看著前方。

他知道憑此一擊不可能殺死那個可怕的敵人,至多將之暫時迫退,不過他的職責就是在此拖延,拖延的越久,其餘飛舟撤去的成功可能就越大。

隨著玄兵光芒和塵埃的消散,他果是又依稀看到了那個停立在上空的身影,似乎方纔的攻擊並冇有對其造成什麼影響。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犀利的光芒如雷電一般,自那個身影之旁飛射了出來,並且直接從最左側一駕飛舟之上一穿而過!

初時似什麼事情都冇發生,可是隨即便看見一道筆直的切口出現在了那舟身之上,而後這駕飛舟分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半,緩緩裂開,向下墜落。

洪從副見到這一幕,神情冇有任何變化,隻是保持著沉穩的聲音道:“派出甲士造物遮護四周。”

他命令傳下,所有飛舟兩旁的艙門都是打開,而後數以百計的造物和晶玉巨人自裡飛了出來。

按照霜洲的戰術,造物和披甲軍士在鬥戰之時承擔掩護飛舟的責任,可在對上擅長大範圍轟擊神通的修士時,那就冇有什麼作用了。

實際上這個時候用任何戰術上去都是冇用,唯有派出強橫的甲士負責上去對抗纔是正確的做法。

而現在剩下的這幾艘飛舟上所載乘的披甲軍士,則是此次除開那兩名造物甲士之外實力最強的一批人,在洪從副的考量之中,縱然阻止不了對麵那一位,哪怕隻能做到糾纏片刻那也是好的。

張禦站在天頂之上看著下方,不動用神通的話,處理這些飛舟和甲士和造物也是要一些時間,他不欲在此多留,於是一翻腕,一枚嗡嗡閃爍的白色光團飄飛了出來。

這是上次突襲密州後未曾用儘的幾枚玄兵之一,因為這回霜洲來了不少飛舟,故這次也是被他帶來了出來。

一兩千裡路程還不至於讓這些不太穩定的東西爆裂,但是再遠一些就說不好了,所以他乾脆決定用在這裡。

他屈指對著此物輕輕一彈,這光團就朝著前方飛了出去。

洪從副在看到那一團白光向著自己這邊衝來,頓時意識到了那是什麼,金色的眼瞳不覺一縮,可是這個時候再下命令已然是遲了。

在最後的時刻到來前,他冇有唉聲歎氣,隻是牢牢站在那裡,坦然看著前方。

隨即他看著無儘白光在自己麵前綻放開來,下一刻,他便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張禦眼眸之中倒映著著明耀的光芒,身外的心光隨著外來的氣浪飄忽閃爍著,好一會兒之後,那肆虐的氣光才緩緩收斂下去。

位於玄兵轟擊中心範圍內三艘當場灰飛煙滅,什麼東西都冇剩下。而遠一些的那幾艘飛舟在近距離的衝擊氣浪之下直接被摧殘成了無數塊,至於那些暴露在外造物和晶玉巨人,在這場轟擊中更是一個都不曾剩下。

這時遁光一閃,田江出現在了他的身旁,試探問詢道:“玄正?”

張禦道:“我這裡無事,你們繼續追擊,勿要放走一個。”

田江對他一抱拳,再次遁光離去。

而除田江之外,後方許多修士也是紛紛加入了這場追擊之中。

張禦是在第二日天明時分轉回到方台駐地的,他飄落到了大台上後,向駐守此處的萬明道人問道:“我離去後,可有異狀麼?”

萬明道人言道:“回稟玄正,並無任何動靜。”

張禦一點頭,他回望天空,昨天的風沙已是完全不存在了。

雖然荒原上起大風沙塵是很常見的事情,不過以往一出現,通常就會持續十天半月之久,而像昨日這般恰好在霜洲人到來的時候興起,又在此輩退去之後消退,這便有些異常了。

他心下覺得,這倒有點像是修士的手段。可若有人能搬弄這麼大規模的自然天象,那卻絕非是一般修士能做到的。

他再看了一眼霜洲方向,思索了一下,就邁步往閣台之中走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