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東台學堂開始教授堅爪語後,一晃過去了十天,時間已是到了月中。

張禦每日往來於學堂和居所之間,除是授課傳文,就是練劍修行,間中也偶爾去一次宣文堂,查詢一些自己所需的文載記述。

現在他的學生已經由原來十九個變成了三十一個,這倒並非是來爭奪利益的,而是因為學堂上這些學子的身份背景,引得許多人掙破頭皮把自己的子女後輩塞進來。

除了這個,這裡麵其實也有他講學很受歡迎的緣故。雖然他現在還未開始教授幼學,可在他自己都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名下的學堂名額早已是被一群學生占滿了。

十六日是學宮的休沐日。故是十五日這天,他在授完課後,趁著時間尚早,就帶了一本小冊到了上次到過的東側庭院描摹風景。

在回來之後,學宮助役送來了一封落款趙相乘的書信。

他仔細檢查了一下,這回卻不是他人假冒的,的確是那位安巡會主事寄送來的,而且還是通過安廬居之前一位打過交道的掌堂轉呈的。

信中言及,上次自夭螈身上的獲利,已是存放在了都護府裡銀署裡,隻要他什麼時候方便,來櫃上落名簽印,這筆金元就能隨意取用了。

至於具體數目是多少,或許是因為考慮到安全,也或許是秉承天夏傳統的君子不言利的作風,所以並冇有提及。不過他想來,這筆錢應該不少。

隻是他現在還不能出去。

蘇匡那件事過去還冇到多久,神尉軍現在一定還再盯著他。唯有等到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後,那再出去不遲。

考慮過後,他寫了一封書信,交給李青禾,讓其送去安廬居,說近日被瑣事羈絆,無暇出得學宮,所以需過段日子再來處理此事。

隨後他看了一會兒報紙,便走入靜室,服下一枚新近煉成的元元丹,吐納調息起來。

過了日中,他結束了定坐,洗漱了一下,便出了居所,往宣文堂而來。

自從上次那篇講述壺黎木神像的文章發出後,瀚墨報館就有回書,邀他再寫一篇類似的文稿,並願意支付他一筆潤筆費。且還開玩笑說,因為這一篇文字,使得都護府中壺黎木的價格都被抬高了許多。甚至有一些木材商來信,願意出重金請他再吹一波其他木材。

這是一個好的開局。

正如裘學令通過申問造勢,把自己在學宮上層的形象塑造成語言方麵的大家,他寫這些東西,也是想通過類似的手段,豎立起一個博物學家及古物鑒定家的形象。

而在寫這些東西時,他也是順帶著破除對土著異神的愚昧崇信。

不過他的專學雖然是古代博物學,可也不可能做到真的無事不曉,無事不通,而這個時候,泰陽學宮的文宣堂,就是他最大的倚仗了。

他所想知道的東西,這裡幾乎都能查到。

但也不是隨便來一個人都能做到像他這樣。

要寫這種文章,前提是必須擁有廣博的見識,對古代世界的遺存和神明的來曆有著足夠的瞭解,有從紛繁複雜的事物中抽離出根本的能力,還有自身獨到的見解以及將之準確闡述出來的文筆。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條件,那就是他有門路把文章登在報紙上。

下來他會設法發表更多文章,以擴大影響力。

入了文宣堂後,他直接走上三樓,對慢慢翻找著自己所需要的書籍和文檔。

隻是來了冇多久,就有一名助役過來,說是屈功相請。

他跟隨這個助役來到一間茶室內,屈功正在這裡相候。兩人見禮之後,其人便請了他坐下,並指著案上的東西道:“張兄,你要找尋的東西,我已找到了,都在這裡麵了。”

張禦目光落在台案上,那是隻一裹厚厚的文冊袋,扣頭用線緊緊繫著,他一拱手,道:“多謝屈兄了,這回麻煩你了。”

屈功笑道:“不麻煩,我也對這件事很感興趣,而且裡麵的東西也的確很有意思,我在此不多說,我們先品茶,張兄拿回去之後,再慢慢仔細看好了。”

張禦在此與屈功喝了一個多夏時的茶,又出來翻找資料,到了傍晚時分,才離開了宣文堂。

回到居處,來至書房內,他打開文冊袋,打開之後,先是從裡麵拿出了一疊舊報紙,所有值得注意的地方都被屈功用可擦拭的赤筆在下麵畫了一道橫杠。

他略微瀏覽了一下,接著又自裡麵取出一份醫館記錄,看上去有年頭了。而再往下,則是一份司寇衙署案卷文檔,這東西也不知屈功是哪裡找來的。

文冊袋裡剩下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最後倒出來的是一塊沾著血跡的玉佩,上麵刻著一個複雜篆字,不過他一眼看出這是天夏古字的變體,並能認出這是一個“裘”字。

在把這些東西全都仔細看了一遍,他腦海之中逐漸浮現出一個清晰的脈絡來。

他深思了長久,就把所有東西重新裝回了文冊袋,並小心收放了起來,現在還用不著這些,要到關鍵時刻才能發揮作用。

第二天起身,他在後院裡練了一會兒劍,感覺十多天來的努力又有了些許進步,渾章上的劍印又明亮了一些,他生出一種感覺,或許自己不用神元,也能將之提升上去。

不過這個念頭隻是在他腦海轉了一圈就被捨棄了,因為這個時間可能是以年為記,那還不如直接用神元來提升。

練劍結束後,因為今天休沐,不必去講課,而之前所要查詢的東西差不多已是齊了,所以他回到書房,本來打算再寫一篇文章。

隻是方纔寫了幾個字,李青禾就來稟告道:“先生,雜庫那邊又有訊息了,說是第二批藥材到了,是先生特意交代要的那種藥材。”

“哦?”

張禦動作一頓,眸中有光泛動下,隨後把筆擱了下來。

他等這個已經等了很久了。

“青禾,收拾一下,隨我出去一次。”

“是,先生。”

張禦稍作收拾,就持上夏劍,帶著李青禾出了門。

到了雜庫後,任義早已等在門前,並恭敬將他迎了進去,這一次藥材不涉及其他,就隻有那一種異怪骨片。

張禦檢查了一下,此次骨片數目著實不少,幾是比上次多了一倍,且大多數都蘊藏有源能的。

任義解釋了一下,說是那家藥行得知買家對上次的貨物有不滿意的地方,所以這次主動多補充了一些,隻是這東西深埋地下,開挖不易,一次取不了多少,所以請他這裡多多包涵。

張禦依據這些骨骸大略估算了一下,這一頭異獸生前體型應該非常龐大,現在落在他手裡的,最多隻有十分之一。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骨片都蘊藏有源能,就如眼前他所看到的這些,雖然源頭一致,但其中一大半與尋常骨片無甚區彆,可就算如此,若是剩下還未挖出的骨骸有一小半藏有源能,那也是一個極大驚喜了。

讓李青禾與任義結清賬目後,他就帶著這些骨片返回了居處,並關照了李青禾一聲,說自己需要閉門修持,什麼人上門都是不見。

他來到靜室之內,將骨片之中所具備的源能全數吸收。

此刻他所具備的神元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多,已足夠他觀讀四枚章印,當是可以按照玄府所授的章法進行修持了。

於是他服下了兩枚元元丹,入定靜坐片刻,待感覺自身精神足滿後,這才於心中一起意,將大道玄章喚了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