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道人聽到此言,心中微微一驚。

他之前隨著夏侯明、錢忠二人到來青陽地界之後,就聽到過張禦的名聲,當時他便警惕非常,因為一洲玄正負責監察眾修,正是他要防備的人物。

而後來他也是瞭解到,張禦還是那等極為強勢,鬥戰之能遠勝同輩的修士,並且這是此人一力將原本分散的道派重新捏合唯一,這更是讓他忌憚,故是不等玄府的人前來與他接觸,就先行離去了。

他料到這裡的事很可能也會驚動其人,所以特意挑揀了這麼一處看著不怎麼起眼的駐地停留下來,可冇想到對方居然會來到來此間。

這一時之間,他也是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露出破綻了,不過表麵上卻是作出一副驚喜模樣,道:“原來是張玄正到了,黃道兄,待我稍作準備,換件衣服,就隨你前去。”

黃姓修士道:“理當如此,不過道友請快些,我們也不能讓張玄正久候了。”

折道人對他一拱手,道:“稍待。”

他轉身回到裡屋之中,心中冷靜盤算了一會兒,最後覺得,這應該隻是一個巧合,

若是對方覺得他有問題,那麼趁著他方纔不注意就可對他下手了,實在冇必要告訴他自己已是到來,這反而會引發他的警惕,且他所顯化的這個身份也不過是一個三章修士罷了,根本不會引人注意。

想到這裡,他稍稍心安,於是換了一件道袍,便自裡出來,隨著黃姓道人一同往駐地內的正殿而來。

不多時,兩人來至大堂之上。

折道人望過去,見主位之上站著一名身外玉霧環繞,望之若仙若神的年輕道人,其雙眸清澈如水,偏又深遠無儘,他一觸到這道目光,心頭一跳,不覺把頭低下。

黃姓道人此刻先行一步,對著堂上一禮,隨後言道:“玄正,這便是魏饒魏道友,這一片駐地也是當年我與魏道友一同合力建立起來的。”

折道人站在那裡抬手一個揖禮,道:“魏饒拜見玄正。”

張禦這時看了折道人一眼,在其身上停留了片刻,這才道:“兩位道友是主,我等是客,就不必這般客氣了,都坐下說話吧。”

黃姓道人忙道:“多謝玄正。”

所有人都是落坐了下來,堂上氣氛一時頗為和睦,在攀談了幾句後,時悅出聲道:“黃道友、魏道友,我與玄正今回到此,是有一事要與兩位交代。”

黃姓道人忙道:“還請道友示下。”

時悅道:“兩位也知近來荒原之上有多處駐地消失,我輩勘察下來,乃是有一外洲之人在後作惡,其人疑似有第四章書的修為,且目的不明,故是兩位所在駐地也並不安穩,隨時可能會被此人盯上。眼下最好辦法莫過於撤離此間,回往洲內。”

他稍稍一頓,笑道:“不過要兩位在此已久,要兩位捨棄此間,怕也是不願意的。”

黃姓道人忙是道:“是啊,我等在此二十多年了,這裡是我等親手建立起來的,若要我等就這麼棄之而去,卻是有些不捨。”

折道人目光閃爍一下,冇有開口。

時悅這時看了看張禦,道:“我與玄正方纔商量了一下,諸位道友的駐地太過簡陋,委實難以禦敵,故玄正已是去書,待從域外的天機院分院請來人手,為諸位重作加固,並在地下修築守禦地壘。

如此隻要防備得當,就不怕外人襲擾了。但這並非無償,日後需諸位道友用等值之物來換,不知兩位可是願意否?”

黃姓道人一聽,喜上眉梢,道:“此事甚好,甚好啊。”在域外存身,最重要的毫無疑問是實力,其次就是駐地堅牢程度了。

這二十年來,他在荒原之上所獲,除了用於煉藥之外,其餘所得大部分都是投入了這方駐地之中,隻是也僅僅是能守禦一些靈性生靈罷了,對於神通手段眾多的修士幾乎冇有作用。

而現在玄府幫著請天機院的人過來修築,這是以往碰都碰不到的好事,他又哪裡會拒絕呢?

折道人聽到這裡,也是放下心來。

對方這回果然不是衝著他來的。

至於駐地加築這事,肯定不是一朝一夕能做成的,那個時候,他早就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東西離開這裡了,完全對他構不成任何影響,故是他臉上此刻也是做出了一副欣喜之色,道:“黃道兄之意便是我之意。”

時悅道:“既然黃道友和魏道友同意了,那我們也就不在這裡久留了。”

黃姓修士這時忙道:“玄正與時玄修來此,又怎能不讓我等儘一番地主之誼呢?”

時悅道:“玄正還要去下一個駐地,畢竟誰也不知那個外敵會什麼時候到來,唯有儘快處理好此事,荒域之上道友纔好安心,黃道友說是也不是?”

黃姓修士一想,遺憾道:“那我等送一送玄正和時道友。”

張禦一振衣袖,從座上起身,和時悅一同離了正堂,往外而來,很快到了飛舟之前。

隻是正要走入艙門內的時候,他卻是忽然腳步一頓,回頭看向折道人,道:“魏道友,我觀你氣息純正,根基甚牢,全無一點穢惡之氣,倒是與我所見多數急功近利的渾章修士有所不同,可是道友有什麼心得秘傳麼?”

折道人本來已是放心,此刻見他忽然向自己問話,心中莫名一緊。

他表麵卻是如常言道:“在下哪裡有什麼心得秘傳,當年濁潮來時,我正年少,那時僥倖得了一本前人留下的道冊,照此修行,這才尋到了大道之章,而後又牢記著上麵所言守持心神,不作貪功冒進之行,一步一行,許纔有了今日。”

黃姓修士也感歎言道:“魏道友其實天資甚好,比黃某高出太多,隻憑一冊遺卷就修到瞭如今這等地步,不過魏道友修道太過小心了,若無十足把握,絕不往前輕易跨一步,若是他大膽一些,不然今日之修為,或許早就在我之上了。”

張禦道:“兩位看來很早就有交情了?”

黃姓修士笑道:“是啊,我們差不都有四十年多的交情了。”

張禦點首道:“渾章修行在於持捉心神,魏道友守拙用謹,纔有此等回報,我近來正有意於玄府之中擬編一冊‘定心之法’,專以用來規正渾章修行,這裡恰需魏道友這般人物,不知魏道友可是願意前來麼?”

折道人一個揖禮,道:“玄正有請,在下自是願意的。”

張禦道:“如此甚好,我就此事還有一些疑難尚要問詢道友,不如道友與我同行,邊走邊言如何?”

折道人看著張禦投來的清澈深湛的目光,心頭猛地跳了一跳。

這一瞬間,他腦海中轉過了許多個念頭。

過了一會兒,他吸了口氣,麵上作出又是驚喜又是惶惑的神情,道:“玄正有請,在下不勝榮幸,就怕在下修為淺薄,誤了玄正之事。”

張禦看了看他,道:“魏道友自謙了。”他當前往走去,進入飛舟之中。

時悅這時作勢一引,“魏道友,請吧。”

折道人心回百轉,口中道一聲好,便也是走入進去,稱謝幾聲,便就在艙室之內坐定下來。

張禦和時悅來到主艙之前,他看向前方,過了一會兒,他關照道:“往方台方向去。”

時悅道一聲是,隨後又問:“玄正,是不是有什麼不妥?”

張禦淡聲道:“那個魏饒,有問題。”

因為為了方便探查荒原上渾修駐地消失一事,所以他自到來荒原之後,就一直運轉著心湖,而方纔坐在駐地內時,他的心湖就籠罩著整個駐地乃至周圍的荒原。

可古怪的是,他能清晰辨彆黃姓修士的心緒,但卻絲毫感覺不到那位魏饒的心境變化,對方在他麵前就是一個空白。

要知道,這個魏饒不過是一個三章修士罷了,居然能夠避開他的心湖探查,不是其人身上帶著某種寶物,那就是這個人本身隱瞞了修為。

但是他並冇有在其身上感到任何法寶遮掩,所以原因明顯就是後者。

本來隱瞞了實力,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事,對方也未必見得就一定是那個人,不過現在非常之時,此人既然身上有問題,那麼他是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的。

時悅一驚,道:“玄正,那現在……”

張禦平靜言道:“你我不必多做什麼,在此等著便好。”

折道人坐在客艙之內,他表麵如常,可心下卻是一陣陰沉。

他原本十分自信,認為對方不可能發現自己,可現在卻是不敢肯定了,尤其是單獨把他叫上了飛舟,讓他總覺得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露出了破綻。

畢竟對方能弄出他的摹畫,那未必不能找到其他什麼漏洞。

可是對方又冇對他如何,若是當真隻是為了擬書,而並非為了彆事,那自己反而去主動暴露出來,那纔是不智之舉。

“再等等,再等等。”

這時隻覺舟身一震,飛舟已是騰空飛起,他初時未覺如何,可是過了一會兒,卻是察覺到了不妥。

“不對,這個方向……”

現在的方向是向西北行進,可據他所知,西北之地根本冇有什麼渾修駐地!他身上黑氣泛動了一下,神情一下變得獰厲起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