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若華走到軍營駐地之後,並冇有住進樂軍候為自己準備的居所,而是直接從飛舟之上搬了一個簡易的營房,撐了起來住下。

這種營房是征伐泰博神怪時在野外經常會用到的,那時候就在地下挖一個深坑,然後住在裡麵,在戰場之上,這東西具有遮蔽自身的作用,住在這裡麵,能給她一種莫名安穩的感覺。

莫若華到了裡間後,解開了身上軍校大氅,遞給一邊少女役從,而後厚墊之上坐下,而後拂拭著一把長槍,這是她在戰場上慣用的兵器。

外麵有聲音響起:“校尉?”

少女役從上去掀了營帳,從副自裡走了進來,抱拳道:“校尉,軍士們都已住安頓宿下了。”

莫若華坐在那裡道:“你也下去休息吧。”

從副道:“校尉這裡不能冇人遞話照應。”

莫若華半側身看了看她,揮手道:“去吧,這裡有小從。”

從副隻得一抱拳,道:“是,校尉有什麼事就吩咐屬下。”又對那少女役從道:“小從,照顧好校尉。”

那個少女役從對她一個萬福。

莫若華擦拭好長槍之後,放到了一邊,而後執筆寫起了帖子,這是征貼,她準備將幾位在開陽學宮內同宿的好友都征召到自己身邊來。

這一來是霜洲之戰後,怕是很長一段時間將再無什麼戰事了,唯有在這個時候加入進去,纔有可能得到軍功,不然出了學宮,就隻能靠熬資曆慢慢上升,她願意幫助這些好友一把

再一個,她現在的從副雖然是自己從軍中挑選的,但是一眾親衛全是軍中分撥給她的。

這裡麵大部分都不是自己人,甚至她清楚裡麵有不少人負責監視自己日常行徑的,而關鍵時刻有多少願意聽她的命令也很難說。

所以她必須有自己能掌握的力量。

身為校尉,按照軍府規製,她可以有自己的部曲二十人,不過這些都是要靠她自己的薪俸供養的,所以她還打算往去東庭去書征召當年舊友。

她擬好貼書之後,站了起來,道:“我出去一會兒,你稍候把書信送到小阮那裡,讓她代我送出。”

少女役從問道:“女郎要去哪裡?

莫若華道:“你在好好等著,有人來一律不見。”

說完之後,她走了出去,眉心一閃,霎時間,暗藍色的外甲迅速覆蓋全身,而後一個縱躍,隨著地麵之上一蓬灰土,人已經消失不見。

方台駐地之內,一名弟子走入堂中,對著正在觀書的張禦拱手道:“玄正,外麵有一位軍府來的莫校尉求見。”

張禦放下書卷,道:“請她進來。”

少頃,一個暗藍色甲冑的金屬巨人走了進來,到了裡間之後,身上外甲往眉心之中化融進去。

莫若華自裡現身出來,她對著張禦抱拳一禮,道:“先生。”

張禦點首道:“果然是你。坐下說話吧。”

莫若華再是抱拳,道:“謝先生。”

待她坐下,張禦問道:“你已是校尉了?”

莫若華道:“其實全是我身上這件玄甲之故,去年我被軍府征召,數月時間都在營地之中受訓,後來才知是軍府挑選披甲人選,這身外甲有些玄異,與我一同受訓的同袍很多都是永遠不能醒來了。”

她說起這些時語氣很自然,倒是不是她完全無視了生死,而是經曆的夠多,故能夠較為坦然的麵對這些。

“年前軍府又去軍前效命,一直到了年前,本來待月後再至,後來收到了樂軍候的文書,說是有邪修阻礙前路,這才被與明校尉一同被派遣過來。”

她看向張禦,道:“那樂軍候在書信中說什麼玄正言那邪修神通驚人,玄府不能製,還勸說他安忍不動。他卻以為軍事不能耽擱,一力決意修築軍壘,以俟大軍到來。

而除夕之夜猝遭敵襲,軍士奮勇拚殺,直至戰至最後一人亦不退縮,期間屢次向千裡外的玄府崗哨發出信號,卻始終無人馳援,這才讓人一一擊破。”

張禦一聽就明白,這樂軍候潛言其實是在說這次的事不怪我,都是玄府的錯,玄府畏敵如虎,退縮在後,而我卻不避危難,奮勇向前,我除夕之夜尚在與敵搏命,而玄府收到援訊後卻是不動如山。

也難為此人,明明一封敗書,手下士卒死傷枕籍,這調子一換,倒是變得慷慨激昂起來。

隻是他知道,軍府多半會默認此書,這不是為了樂軍候一人,而是未了給死在那裡的數百名軍士和軍士親友們一個交代。

至於裡麵玄府的名譽受損,在軍府某些人看來,恐怕就是小事了。

他道:“你們這次前來,便專以是為了對付此人?”

莫若華道:“是的,明校方纔已是決定單獨出擊,擊破此敵。”

張禦淡聲道:“冇那麼容易。”

與此同時,一艘飛舟正往一處被破毀軍壘駐地飛馳而去。

明校尉雙手枕在腦後,無聊的靠在飛舟主艙的軟榻之上,儘管外麵的曠野看著十分壯闊,可他覺得荒原上的景物實在冇什麼好看的,單調枯燥,和北方荒原冇什麼區彆,他早已經看得厭煩了。

這時樂軍候派來負責引路的軍士伸手向前一指,道:“明校尉,就在前麵了,我們快要到了。”

明校尉總算來了點精神,一下坐了起來,凝視遠處。

過了一會兒,飛舟到了近處,而後這處軍壘的景象便映入他的眼簾。

這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堡壘,軍卒們的屍身已經收斂了,但是被破壞的造物殘骸還在散落再荒原上,他可以想象出當時的情形,不由道:“真是慘啊。”

那個帶路軍士憤憤然道:“邪魔真是不講規矩,連過年都要動手!”

明校尉舒展了一下身軀,懶洋洋道:“邪修可不是靠放幾個爆竹就能嚇走的。”

那軍士一愣,隨後悻悻然冇有接話。

飛舟在這處軍壘上空轉了一圈,明校尉左右看了看,忽然一抬頭,凝定某一個方向,他伸手一搭軍士的肩膀,道:“你先回去吧。”

軍士一怔,道:“明校尉你呢?”

明校尉撇了撇嘴,道:“彆怪我冇提醒你,再不走恐怕就冇機會了。”一語言畢,他眉心一閃,身上外甲迅速覆蓋了身軀,而後自旋開的艙門處一躍而下,往大地落去。

軍士這時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不由變白了幾分,對著駕馭飛舟的軍卒慌張催促道:“快,快掉頭!”

明校尉自百丈高空而下,最後轟地一聲落在大地之上,他隨即站直身軀,雙眸看向遠空,道:“我知道你就在那裡,出來吧,與我一戰,你襲擊了我們的人,總要我們一個交代,不是麼?”

話音落下未久,周圍煞氣滾滾而來,在軍壘廢墟的頂上出現了一個紅睛白膚的少年人,居高臨下看過來,道:“玄府派你來的?”

明校尉分辯道:“喂,我可不是玄府的人!我是軍府的披甲校尉!玄府可指使不了我。”

元童老祖冇怎麼在意他的說辭。

在他的印象裡,玄廷之下的玄府統禦塵世一切,什麼軍府,什麼校尉,聽都冇聽說過,左右不過是一群凡人罷了。

雖然眼前這個人,看起來像是通過那類奇異的造物獲得了一些力量,可凡人依舊是凡人。

明校尉這時看了看元童老祖,很是不滿道:“你那是什麼眼神?”

他雙拳一握,身上赤焰般的靈性光芒驟然騰起,而後未見他如何動,整個人已是從原地消失,一下來到了元童老祖頭頂上方,轟然一拳砸了下來。

元童老祖站著不動,身軀如泡影一般在他的拳頭之下應聲破碎,而那強大的衝擊力量則讓原本殘破的軍壘廢墟頓時坍塌了下來,並向四麵八方爆出滾滾灰塵,而後出現在下方的是一個巨大的地坑,原來的建築已是看不見了。

這並不是明校尉控製不好自身的力量,在經曆北方戰事後,他現在對力量控製更上一層,已然是想發就發,想收就收。

這一擊純粹是為了宣泄方纔的不愉快。

此刻他不難感覺到對手的氣息還在更遠處,意識一轉之間,在靈性力量帶動之下,瞬息間出現了那個方位。

隻是他人纔到那裡,元童老祖的氣機又飄忽而去,似又出現在了另一處。

這時他忽覺不對,抬頭一瞧,見無邊無儘的煞氣自周圍的荒原之上滾湧而來,天光一時之間完全被遮蔽,好似一時陷入了昏夜之中。

他隨即微微吸氣,瞬時間,身軀鼓脹了一大圈,下一刻,他對著天空之中悍然擊出一拳!

轟!

像是玄兵轟裂,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地麵衝向天空,而這一拳之下,周圍掀起了無邊氣浪,所有的煞惡之氣都被一股席捲而走。

他則站在颶風之中,仰頭看著那澄清的天空再度出現,

元童老祖藏在後方的身影也因此顯露了出來,他看著下方,身上道袍上芍藥紋圖案似在徐徐綻放,裡麵似有一道光芒閃爍了一下。

明校尉心中察覺到了一絲警兆,意念方起,身軀已往旁側避讓開來,並半跪在那裡。

而他原本所在位置,地麵上卻是多了一塊尺許大小黑色深坑,有黑煙自裡徐徐飄散出來。

他這時驚訝發現,自己守禦能力極強的玄甲居然遭到了破壞,半邊玄甲的表麵變成了一片焦炭,這還是他躲得及時,不然還不知道如何。

“有點厲害啊。”

他站了起來,那些灰炭撲簌簌的從玄甲表麵掉落了下來,可是隨後,下麵露出重新彌合修複好的嶄新玄甲。

“看來不拿點東西出來是不行了。”

明校尉看著天空,咧嘴一笑,道:““知道麼,這一招本來準備留著對付那個人的。”他再度一握拳,霎時間,身上氣息猛然喧騰起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