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此刻冇有再輕易往前走,他是在做著最後的準備。https://www.hbacyy.com

這短短數裡是最難走的一段路,因為他的進手機會隻有一次。

以這個邪魔所擁有的豐富經驗,他所具備的手段一旦暴露出來,而又冇能將之殺死的話,那麼後麵恐怕無論嘗試多少次都冇有用處了。

特彆是那“輪光反形”之術。

這門神通可使得修持之人擁有著正反兩麵,一處幽暗之內,一在明光之下,一個被殺死,另一個則會轉了出來,而隻要其中一個還存在,那另一個就會在須臾之內重新生出。

唯有在其一麵被破壞,而另一麵轉出來的瞬息之間將之斬去,纔有可能真正殺死此人。

問題是其轉出來的那一麵並不見得會出現在原地,其法力涵蓋的任何地方有可能出現,這就更增加了難度。

從書卷記載的註釋上看,當年那位上修曾經攻殺元童老祖數次無果,後來不惜耗用元氣,以己身為天地烘爐,方纔將之生生煉死。

故是他要殺死這個對手,除了速度必須夠快,同時還要保證,在某一段時間之內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壓製。

元童老祖此刻也冇有貿然動手。

他先前看過張禦與莫光辰交手的場景,對張禦的近戰劍攻之能可謂印象深刻。

而他隻是一神魂載托之身,肉身隻是一層勉強可用的皮囊,近戰對於他來說是絕然不利的。

在近距離之下,大多數神通手段都是冇有什麼用處的,至少冇有辦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故是他最先打算以遙攻製壓張禦,若是一直能將張禦壓迫在較遠的距離之上,那麼自己自始自終都將立於不敗之地。

但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修道人,他也明白,即便在鬥戰之前算計的再好,可一旦交手,什麼意外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故他也是準備了一個殺招。

若是能在外圍就解決那是最好,若是不能,那便以此製敵。

此時此刻,兩人就像兩個勢均力敵,且又互相提防的弈棋之人,麵對著情勢不明的棋局,俱是保持著足夠的謹慎,但又各自有著自己的算盤和後招,都是在耐心等待著落下那決定勝負的一手。

張禦在站立片刻後,緩緩吸了一口氣,終於再次向前邁步,他使了一個“尺步天虛”之術,隨著他身後星光閃爍了一下,霎時就從原處消失。

當他再出現時,已然是一步跨過了數裡的空間。

不過他卻發現,自己與元童老祖之間的距離並冇有因此而有任何拉近,方纔距離多遠,現在也仍然是多遠。

元童老祖當初在觀摩張禦與莫光辰鬥戰之時,就已是察覺到了他這一門神通。

而正如張禦通過觀察記載書捲了解對手並找尋到了對策一般,他也是一樣對此有了應對之法。

他這門神通名喚“靈光曳影”,這個神通一旦施出,隻要是在他法力範圍之內,那麼他就如同對手身下的影子一般,無論對手如何努力前行,都是無有可能真正追上並觸及到他的。

但他不會隻靠著這門神通來阻擋張禦,這刻伸手出來,向前一拿。

遍佈方圓百裡的煞氣再次翻湧起來,就如同被點燃了一般,變作了烘烘煞火,並自裡麵伸出了無數密密麻麻的煙霧狀長手,向著張禦抓了過來。

此神通名為“玄須冥嶽”,可掀動無儘冥火玄須,修士一旦陷入此中不得脫出,那就會在那裡麵被生生煉死。

若是元童老祖全盛之時,當真是能引出億萬冥光煞火的,一經發動,便有翻覆天地之威,隻是眼下他不過一縷神魂,也隻能掀動遍及百裡的聲勢,可即便如此,這般威能也十分驚人了。

張禦一見此景,也是辨識出了這神通的來曆,知道這此火此氣一旦勾動,草木砂石都可一齊焚燒,可以說是生生無儘。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頓足於原地,必須跳出去與敵接戰,不然任憑他有多麼渾厚的心力,都會被耗死在這裡。

於是他心意一轉,身後星光也是又一次閃爍起來,不過這一次,卻是一道明銳的光芒自那昏沉的沙塵之中泛起。

幻明神斬!

元童老祖悚然一驚,這一道光芒犀利無匹,且根本就是直接往斬印入心神之中,對於他這樣的以神魂寄托載體之人更具殺傷力,他連忙調運法力進行阻擋,可是如此一來,自是無暇去駕馭神通了。

張禦知道隻需要一瞬間,對方就能將這神通扛了過去,這個機會可以說是轉瞬即逝,所以再次轉運起尺步天虛之術,又是跨出了一步。

這一次,他趁著空隙直接期近到了元童老祖的內圈之中,與後者相隔不過隻有十丈之遠。

不是他不想再更近一些,而是元童老祖身外有一層渾惡煞氣遮擋,越是往裡去,這煞氣越是濃密,若是一頭撞了進去,反會使得自己行動受製。

不過這時已經足夠了。

他看向元童老祖,眸光犀利如刃。

為了今次這一戰,他把大部分所積蓄的神元都是投入了六正印之中,心光之力又是拔高了一截。

他站在原地,口中言道:“敕鎮!”

這一言說出之時,宏大的聲響猶如天音雷震,百裡之內冥光煞火像是失去了束縛。以他為中心,紛紛崩散開來,並向著更遠處滾滾蔓延出去。

隨即他向前邁步,又道出了第二聲:“敕禁!”

轟!

這一聲落下,圍攏在元童老祖身前的煞氣霎時崩散了一大片,露出了通向內裡的去路。

元童老祖此刻也是從幻明神斬中擺脫了出來,那雙紅睛之中驟然閃爍,頭髮飄揚起來,氣息勃然升騰,顯是要動用什麼厲害手段。

而在這個時候,張禦平靜地看向他,口中則是道出了第三聲:“敕封!”

這一語發出之際,正值周圍煞氣崩塌,擠盪風沙之時,那一抹明亮天光恰好從頂上被洞開的塵霾之中落下,直直照在了兩人的身上。

這一刻,此言仿若得了天地之助,元童老祖渾身一震,身上法力若潮水般退去,直至最深處的心神之中。

張禦於此消失在了閃爍星光之中,並來到了那真正內圈之中,最後擋在他那麵前的,是環繞在元童老祖身上的一赤一黑兩道精煞。

這是其人身上最後的屏護,也是其存身的根本。

而此刻,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就隻有兩丈之遠了,可以說是近在咫尺。

元童老祖此刻也已是恢複了過來,他隔著那兩道煞氣,用紅色的眼瞳直視著張禦。

他冇想到張禦真能突入到這裡,要是此前冇有防備,那麼這一戰說不定已經結束了,而眼下,自當引出了他佈置的後手了。

隨著他意念勾動,那飛舞的塵沙之內,有一道七彩明光浮現了出來,隻一出現,就把數裡方圓的天地諸物都是遮攏在內。

早在張禦出了駐地之後,他就一直跟隨在後方,之所以那個時候不出現,不是為了耗磨張禦的耐心,也不是為了確認是不是另有人埋伏,而是他在等,在等風沙出現的那一刻,如此他可將這用血精祭煉出來的“煉絕天紗”藏匿於風沙之中。

此物此物有消磨萬物之能,隻要還是血肉之軀,被這個法寶一沾,立可化為一灘血水,可謂觸之即死,就算張禦有心光法力可以守禦,可也無力抵擋他在近距離內的出手了。

張禦此時抬目望向元童老祖,到了這一步,他同樣冇有再留手,也是祭出了自己的後手,他意念一引,背後驟然浮起一道盈盈紫光。

這紫光不僅是出現在了他這裡,也是將元童老祖也是籠罩在內,並將那閃爍的七彩光芒隔絕在外。

元童老祖眼瞳一凝,認出這東西的來曆,“紫星辰砂?”

張禦這時也是看出了元童老祖拿那些風沙做了些文章,可不止是後者,他之前同樣也是在等待風沙到來。

這裡目的就是為了能將紫星辰砂完全散開並融入到其中,最後好能聚合一處將元童老祖困住,不然他為何挑選即將有風沙的到來的日子出戰呢?

不過此物隻是一個消耗品,並隨時有可能被外麵那東西給磨穿,所以他必須搶在此事發生之前將元童老祖殺死。

元童老祖此刻也是看出那些紫星辰砂是有數的,所以他也是反應了過來,隻要能在這段時間內抵擋住張禦的攻擊,那麼等到紫星辰砂被磨穿,就是的對方死期了。

念想到此,他身前兩道精煞一分,一道對著張禦而去,一道將自己圍裹住,這東西是從他屍身上提煉出來的,本身層次極高,又與他神意合一,也不依靠法力催動,所以方纔根本不受言印的影響。

張禦看得出來,麵前的精煞不是靠強行衝撞能解決的,故是他站定在那裡,口中再度言道:“敕絕!”

元童老祖頓覺身上法力再次一滯,就連煉絕天紗也是頓了一頓,可他並不慌張,因為這個神通雖能壓製他法力,可也僅僅隻是一瞬而已,而他還有精煞在外遮護,根本不用畏懼張禦的攻襲。

可就在他以為一切無虞的時候,一道劍光忽自天外而來,直接透過凝滯的煉絕天紗和兩道精煞,最後正正射落在了他的頭顱之上!

轟的一聲,那強猛的衝擊將他整個人都爆散成了一團血霧!

而那兩道精煞此時失了人主持,也是為之一亂。

張禦凝視那前方,以元童老祖的“無生心塵”神通來說,若是冇了此劍在外斬殺那些迷惑心神的幻影,那麼即便元童老祖站在他麵前他,他也斬殺不到,

可是他還有一個後手。

那便是“正元寶尺”!

此物是玄廷所賜,能破一切幻象虛影,更能定住心神,縱然無法剋製元童老祖的神通,可僅僅短短一瞬間的心神穩固,卻是可以做到的。

也就是這一瞬間,他呼劍而來,於刹那將元童老祖身軀殺散。

隻是事情到此還冇有結束,他看著大氣之中閃爍出來的一點亮光,元童老祖即將再次出現,若是成功,則還能再度複還全身。

不過他不會再給其人這個機會了。

他伸手出去,隻是一拿,即將蟬鳴劍握在了手中,而後上前一步,衝著那流光之中虛虛浮盪出來的身影就是一斬!

劍光一閃,隻聽得一聲琉璃破碎聲響傳出,那光亮霎時被分作無數光點,其中那虛蕩蕩人影看了他一眼,而後轟地一聲,如被扯碎一般爆散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