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利爾這座遺蹟在六十多年前還有人居住,所以這裡一些古老的建築還保持得較為完整。

不過濁潮到來後,各種文明毀滅的原因各是不同,按照赫利爾遺民的說法,是因為赫利爾不敬神明,所以神明降下了神罰,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神鬼毀滅了整個城市。

對於這個說法,張禦冇有輕易去置疑,因為神明降下神罰是真有可能存在,一些實力強大的異神的確有這樣的能力。

而且赫利爾也的確是少有的不信奉異神的國度。

是的,赫利爾並不信奉神明。他們相信的隻是自己的力量,相信自身可以做到神明所能做到的一切。

這乍一看上去和天夏的觀念有些類似,可實際上並不是一回事。

赫利爾人不信神明,他們所有信念都是寄托在兩件東西之上,也就是“許願之匣”和“永生之罐”。

赫利爾人是這座遺蹟的後來者,他們幸運的承繼了來自上一個紀元的知識和大部分遺產,這其中就包括了這尚未完成的兩件東西。

他們從遺蹟之中留下來的知識瞭解到,冇有人可以逃避紀元終末的到來。於是他們試圖繼續完成這兩件東西,從而來避開註定到來的毀滅。

但是從結果看,他們也冇能做到這一點。

此刻張禦腳步一頓,他的前麵是一個裡許方圓的大池,周圍本是矗立在那裡的雕像東倒西歪,而四周圍到處都是破碎的骸骨。

而方纔過來的“鐵兵”在靠近了那個大池之後,就全都消失不見了。

張禦的眸光微微閃動了一下,他的視界之中出現了一個個閃爍著的模糊人影,它們飛快的從水池上方飛過。

它們明明是無形之物,可是所過之處,任何東西都會受到影響,便是巨大的雕像被它們穿過也會轟然倒塌下來,而凡是被它們身軀穿過的凡人,像是被巨大無匹的力量轟中,當場就被撞散了一堆碎肉。

“這個東西……”

他琢磨片刻,一握手中之劍,就向前邁步而去。

在相反的另一端,英老等人正跟著李隊率的隊伍前進著。

這一路之上的確有一些麻煩,遺蹟內外都存在豐富的綠植和充足的光照,所以這裡成了荒原上一些靈性生靈聚集地,但在李隊率和他手下士卒的清理之下,很快就打通了道路,並且一路深入到了遺蹟的內部。

現在呈現在他們麵前的是一條可供十人並行的石板大道,這裡豎立著一座座丈許高下的黃銅色金屬板,它們帶著一絲傾斜的角度,像書頁一樣整齊的在道路兩邊排列著。

李隊率謹慎的在這裡停下。

英老向那年輕女子問道:“淑華,這是什麼東西?”

淑華看了看,發現一麵金屬板前有一具骸骨站在那裡,並且雙手還在按在上麵,支撐它冇有倒下去。

她倒是很大膽,直接走上前去,對著那骸骨微微一福,而後伸手在那個金屬牆按了一上,頃刻間,手掌就像是按在了水波之中,那裡麵蕩起了一圈漣漪,裡麵有一個個符號浮現了出來。

她回頭道:“英老,這裡應該就是魯老說過的赫利爾的詩牆了,是用來傳遞知識、讚詩、命令還有留言書告的地方。”

英老道:“淑華,你是魯老的學生,應該能看懂這些東西吧?”

淑華看了那些符號幾眼,道:“英老,我試試。”

她再次伸手輕輕接觸那金屬板,每當她用手掌撫摸一下,這下麵就會浮現出由細碎晶屑組成的許多文字來。

這一看就是半個多夏時,隨後她也是久久不言。

年輕男子看著有些擔心,走了上去,關切問道:“淑華,怎麼了?冇事吧?”

淑華身軀一震,回過神來,她舒出一口氣,道:“我冇事,隻是有些事情太讓人吃驚了。”

英老沉聲道:“和我們要找的東西有關?”

淑華點了點頭,她想了想,看了那個骸骨一眼,用簡略的語言道:“這是一個赫利爾人貴族臨死前留下的記事,說是那兩件神物在打造完成後,所有的赫利爾人都聚集在‘赫萊之門’之前,準備進入神國,然而打開大門後,裡麵並非是善,而是無數的惡……”

赫利爾人的計劃是用“永生之罐”延長生命,然後再用許願之匣仿造界隙創造一個“赫萊之國”,最後全民進入那裡,從而避過濁潮。

用赫利爾人的說法,人世間所能想象到美好東西那裡應有儘有。

這個偉大的願景差一點就實現了。

可不知道為什麼,這裡麵卻出了岔子,打開的赫萊之國大門的時候,裡麵存在的不是赫利爾人所期待的美好,而是衝出來了無數的神鬼,也是它們毀滅了這裡。

李隊率聽了她的解釋,忽然出聲道:“等一下,我想請教這位淑女一句,既然是這些神鬼毀滅了這裡,那麼我想問下,那些鬼東西現在離開了麼?”

淑華搖頭道:“我不知道。”她猶豫了一下,“這裡麵還有一段是變體文字書寫的,隻是我現在還看不太懂。”

英老這時沉聲道:“淑華,這上麵那兩件東西下落的記載麼?”

淑華道:“有,許願之匣就在道路的儘頭處,永生之罐也在那裡,”她拿手比劃了一下,道:“隻是那個範圍或許有些大。”

李隊率自通道:“知道大致在哪裡就行了。我的人哪怕挖地三尺,也會把這東西找出來的。”

眾士卒也是點頭,他們個個都是有觀察者配合,隻要確定了範圍,哪怕這東西真是藏在了地下,他們也能給找了出來。

隻是等他們再度出發,走到道路的儘頭後,卻都是愣住了,道:“這是永生之罐?

淑華看著前方,肯定道:“這就是永生之罐。”

有一名士卒麵甲下的嘴不由張大了,“可是,可是,到底哪一個纔是?”

在他們的麵前,遍佈著密密麻麻的半人高的陶罐,它從麵前的廣場上一直延伸到對麵的山坡上,看數目至少有數萬之多。

有一名士卒忽然出聲道:“這陶罐裡麵有人。”

眾士卒一驚,麵甲上的眸子閃爍了幾下,往裡永生之罐裡麵看去,的確發現裡麵藏著一個個的人,每一個都是蜷縮著身軀,像是在裡麵沉睡,可是他們的身上並無任何生命的跡象。

淑華道:“這些應該是所有等待進入赫萊之門的赫利爾人。”

李隊率撇了撇嘴,道:“這就是所謂的‘永生’?”

英老沉聲道:“永生並不見得就是**上的永生,還要具體看他們對永生的認知是什麼。”

淑華這時朝著遠處一指:“英老,那就是‘赫萊之門’,按那個詩牆上的記述,那是通向一切美好的門,門前那東西應該就是‘許願之匣’了。”

眾人轉頭看過去,見那裡有一個向上緩坡,上麵建立著一座巨大華美的石門,石門之前有豎著一個東西,與印象中的匣子不太一樣,那是一個來丈許來高的倒梯形金屬體,或許稱之為櫃子更是合適。

英老凝望片刻,轉過頭來吩咐跟隨在自己身後的十來名造物人役從道:“把這些東西都搬回去,小心一點。”

役從請示道:“先生?永生之罐呢?”

這東西太多,他們也搬不走啊。

英老對永生之罐倒不怎麼重視,說實話,見到後實物他有點失望,這和他原來所想的有些不一樣,他道:“搬幾個回去就可以了。”

役從躬身領命,然後分成兩隊跑了出去,可是那去搬動永生之罐的役從方纔接觸到了這些陶罐,空氣中卻是傳來了一陣奇異的聲響。

年輕男子緊張的看了看四下,道:“這是什麼聲音?”

李隊率凝望著永生之罐的方向,這時就見其中一個方纔被稍稍抬起的陶罐之中忽然飛出一個光霧般的東西來,隻是一衝,那兩個造物役從立刻變撞得四分五裂。

這是一個灰藍色的人形物體,它依稀能看到麵部輪廓,隻是兩目和嘴巴都是空洞,上半身是的雙手細長,下半身隻是一道拖曳的光氣。

它用空洞的眼眶看著眾人,不止如此,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那數以十萬計的永生之罐上開始浮現出一個個類似的東西來。

李隊率罵了一句,道:“麻煩了。”他吼道:“佈陣!”

二十五軍卒聽到命令,結成三個同心圓陣,每一個人身形都有靈性光芒冒了出來,並把英老等人護在當中。

這彷彿是一個訊號,這些東西發出無聲的咆哮,而後彙聚成一片灰藍色的汪洋,從山坡之上向著他們衝了過來!

看見這一幕,那些士卒一個個都是緊張無比,英老等人也是臉色發白。

李隊率大聲喊道:“彆慌,給我穩住!”

他心裡暗罵不已,感覺這次可能要完,這東西一個看去還能對付,可是數量這麼多,光是耗也能把他們耗死了。

那灰藍色的浪潮愈發接近,可就在要撞在他們身上的時候,忽然天中有一道光亮落了下來,將他們都是遮住。

轟地一聲,像是海潮撞在了大壩上,掀起了高高的浪頭,那些灰藍色的東西都是一個個撞散飛散起來。

眾人抬頭一看,卻見頭頂之上存在著一個龐然巨物,展開著一對如星光長河一般的雙翼,灑落下來的光芒一眼望不到儘頭,將整個正麵都是遮住。

李隊率不由睜大了眼睛,他似想到什麼,猛然一轉頭,便見大道另一端,一個渾身籠罩在玉光雲霧之中的年輕道人正一步步朝他們這裡走過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