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台學堂之內,詹治同坐在學堂的另一側間室內,學堂中響起的每一句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堅爪部落的人每時每刻都在讚美他們的神,所以他們日常用語中都帶有神明的名字。與他們交流,必須弄懂什麼時候用哪種神明,弄錯了就會造成異常嚴重的後果。”

他聽到這裡,翻了翻麵前的一本文冊。

這是他這些天來記錄下來的筆記,從授課開始,張禦幾乎每一天都會說一至兩個神明的傳說,因為故事極為吸引人,所以哪怕到現在他都是記憶猶新。

他微微一笑,“倒是要多謝你的講授了,不過這種與強盛土邦溝通,以安撫都護府側翼的大事並不是你能做的,理應由更能勝任的人來完成,你就好好在學宮授課吧。”

這時他聽得學堂內的聲音漸漸輕了下來,知道是下麵是留給諸學子發問的時間。

他在語言方麵也與裘學令一樣擁有著特殊的長才,許多土著語言,他隻需稍加學習,就能掌握與之交流的方法,且能舉一反三。

比如現在,他自覺僅憑目前聽到的東西,就能和堅爪部落的人交流了。而這些學子的問題在他聽來都是蠢笨無比,多聽一會兒都是對自己的摧殘,故是不想在這裡多待了。

他站了起來,直接就從間室中走了出去,並沿著下山的坡道離開了東台。

張禦雖在授課,可隨著心湖愈發凝練,他對周圍的一舉一動都很清楚,立刻察覺到了其人的離去。他冇有去理會,繼續仔細回答底下學子的提問。

明天就是四月初一了,將近一月過去,各個學子之間也是漸漸出現了差距。

這其中以安初兒的進步最快,接下來是兩個林姓學子,不過大多數在這門語言上學得好的學子,或多或少帶著安人血脈。

這不是說天夏學子學不好,而是他們下意識的在排斥土著部落的語言文化。隻是他們從小接受過天夏傳統的嚴苛規訓和教育,明白有些東西哪怕自己不喜歡,該學的也必須去學,且要強迫自己去學,可是由於心理上的隔閡,終究是缺乏了一點主動性。

待諸學子發問結束後,他照例佈置了一份作業,就放他們回去了。

諸學子出了學堂,有幾個被火辣辣的陽光一照,不禁以手遮額,抱怨這幾日的陽光太刺眼。

瑞光城整個二月間不斷接受傾盆大雨的沖刷,可現在又是整整一月滴水未落,這樣異樣的天氣已經幾十年冇有遇到過了。

好在都護府在洪河上下遊都修築大量的水利設施,灌溉用水都是不缺,而瑞光城中更是一年四季如春,所以城中並冇有顯現出什麼缺水的跡象。

段能出來後,拿出手帕來擦了擦汗,又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對著身邊的餘名揚說道:“老餘,城中有一家新開的食館,聽說那裡的魚炙特彆好,還有祕製的佐料,不如我們去品鑒一番怎麼樣?”

餘名揚想了想,道:“我有一個好友今天從玄府出來,我們有些日子冇見了,不如帶上他如何?”

段能大喜道:“好啊,人多才熱鬨,我老爹常說,出門在外,一人吃飯隻是吃飯,兩個人吃就是交情,老餘,你的朋友的就是我的朋友了,嘿,真冇想到,你還有玄府的朋友,夠厲害的。”

餘名揚道:“也是偶爾認識的,後來也覺頗為投契。”

段能咧嘴一笑,道:“按我老爹的話,這就是緣分唄,哦,對了,”他一拍腦袋,從衣兜裡拿出一個東西,一把塞了餘名揚的手裡,“拿著。”

餘名揚拎起來看了看,這是木製的小掛件,底部用細細的銅鏈條串著,看著像是一條吐水的鯉魚,詫異道:“這是什麼?”

段能看了看左右,又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掛架,在手裡晃了晃,神秘兮兮道:“你知道麼,上個月有一個治署的官吏被一隻毒蜘蛛咬死了。我爹特意給我找來了這個東西,知道麼,”他用厚實的手掌正反比劃了一下,“五百年的壺黎木樹芯雕刻的,待在身上能夠驅趕蛇蟲,還能保平安。”

餘名揚本來不願拿,一聽這話,似是想到什麼,想了想,鄭重收入了衣袋裡,道:“好,我收下了,不過也說好了,改天我要送段兄你東西,你可不能不收。”

段能嘿嘿一笑,道:“走,接餘兄的朋友去,然而我們再去吃炙魚!”

張禦此刻則還在學堂之內,他將諸學子呈上來的作業批改過後,這才稍作收拾,往居處回返。

這十多天來,又有一批骨片送到,可能是數量冇變多少,與上一回比較,裡間所蘊藏的源能相差並不是太大,這樣大概再來一批,他又能湊足一個章印所需了。

他也是通過旁側敲擊,大致解到這些骨片可能是來自一群古代異獸的屍坑,那麼既然這裡有,其他地方是不是可能也有呢?

所以他這些天也是在查詢文檔,看這種情況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同時也在積極找尋類似的地點。

因為明天正好是月初,這兩天是與範瀾約定的會麵之日,所以他準備抽空去一趟玄府,在調息了一番後,換了一件道袍,帶上夏劍,就自居所出來,往玄府走去。

行在路上,由於這些天陽光充沛,再加上天天專人灑水,路旁的鮮花開的特彆嬌豔,不時有陣陣馥鬱芳香傳來。負責修剪花枝的助役見他一身玄府道衣,持劍而來,都是避道行禮。

過午之後,他到了玄府之中,先回自己廬舍,不過見這裡頗為冷清,隻有寥寥兩三人還在練習導引術,問了下來才知原來在這裡修習的學子隻要觀讀到了章印的,大多數都已回去了。

他找了一個助役過來,把早已寫好的帖子交給其人,隨後就入了廬舍,在裡調息打坐。

到了傍晚,忽有助役來叫,說是範瀾有請。

張禦來到偏殿的時候,見白擎青同樣也是到了,兩人見了一禮,不過他似乎感覺到,後者身上似是冇了以往那種什麼都要爭一個爭的勁頭,身上反而多出了一種莫名的自信心。

範瀾待兩人坐下後,與他們相互寒暄了幾句,便笑著道:“兩位師弟,你們觀讀了幾枚章印了?可曾尋到心光之印了麼?”

白擎青身軀不動,斜目看向張禦。

張禦則是合手一揖,如實回道:“範師兄,三枚章印我都是觀讀了,但是並冇有尋到心光,故是還要向範師兄請教。”

範瀾笑了笑,冇有做出什麼置評,轉頭看向白擎青,“白師弟你呢?”

白擎青道:“我也觀讀了三枚章印,但是亦未曾找到心光之印。”頓了一下,他又道:“不過我有信心尋到。”

範瀾笑著道:“兩位師弟的神元之充沛,果然勝過其餘諸人,至於心光之事,你們根基比常人來的深厚,也不必太過擔心,唔,我問一句,現在一個多月過去,六正之印餘下的三枚章印,兩位師弟應該都能看到了吧?”

白擎青此時搶先言道:“不錯,我十日前便就見到了。”

張禦也是點頭。

範瀾輕輕拍了兩下掌,道:“既是如此,那就好辦了,你們先不必再在原來三個正印上繼續,可從新觀得的六正之印為起始,再尋一次心光。”

張禦這時一拱手,問道:“敢問範師兄,找尋心光,為何要如此做?”

範瀾笑道:“因為找尋心光之印的章法就是如此啊。”

他看向二人,語氣誠懇道:“我知道你們心中肯定有疑問,此疑我亦有過,但我需告訴兩位師弟,所有章法都是玄府前賢摸索出來的,這裡麵的道理不你們現在可以弄明白的,也無須去弄明白,你們隻需要按照章法一步步走,那便是最為穩妥的修持了。”

白擎青看了一眼張禦,向上座上問道:“範師兄,如果這次還是找尋不到呢?”

範瀾沉吟了一下,道:“這也是有可能的,你們的底蘊到底比他人來得深,還是有機會的,不過……”

說到這裡,他神情中多了幾分嚴肅,“有件事要告訴你等,玄府近日事多,需要更多人手來出力,你們安穩修行的時日可能不長了,屆時無論你們能否尋到心光,都要做好應付惡劣情況的準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