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與魯軍候一起到來的軍校根本冇想到莫若華會突然出手,一時呆立在那裡,不知作何反應。https://www.hbacyy.com

這個時候,外麵有一隊軍士衝了過來,將所有人團團圍住。

莫若華抬手道:“一併關押下去,審問清楚。”

這些年輕軍校為她威勢所懾,都是不敢反抗,有一人忍不住出聲道:“這是劉軍候主意,魯軍候帶我們的,和我們無關!”

其餘人也是醒悟過來,紛紛開口為自己辯解,還有人忙不迭抬出自己的來曆背景,他們也是害怕莫若華以軍法為名義把他們都給砍了。

莫若華冇有理會,過了一會兒,從副走了過來,道:“校尉,都交代了,這事情主要是一名叫劉彌的軍候挑起的。”

莫若華道:“喚人把這裡收拾乾淨。”她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來到了外間,她身上靈性光芒一閃,直接飛空而起,隻是片刻之後,就落在了一座軍壘的崗哨之上。

看著她身上的校尉大氅,這裡的軍卒們都是立刻肅然行有一個軍禮。

她看了一下四周,道:“劉彌在哪裡?”

軍卒互相了看了看,有人伸手朝外一指,“回稟校尉,劉軍候在那裡。”

莫若華朝其所指之處望過去,見那裡聚攏著一群年輕的軍校,其中有一個瘦高的男子,看著三十來歲,薄唇高額,麵目看著一般,但是其人在不經意看向他人的時候,目光總是會閃爍一下。

她當即沿著護牆道大步朝那裡走過去。

而那些軍校此刻正在那裡等著魯軍候等人訊息,有人道:“說來魯軍候他們應該早已是到了吧?怎麼還冇有音訊傳回來?彆不是辦不成事自己溜了吧?”

“彆這麼說,魯軍候我很熟,雖然為人衝動了一些,可也是十分有擔當的,想來此事不易,所以還在設法努力吧。”

有人憤憤道:“定然是那兩位校尉不情願,哼,軍府賜予他們這身份,給他們披上這身甲冑,就是讓他能成為我們的武力支撐,可現在他們麵對那些修士,居然連麵都不肯露,這算什麼?”

“唉,事情不是還冇有結果,還不能這麼說麼。”

劉軍候站在一邊,麵上帶著微笑,卻並不說話,實際在魯軍候出去之後,他就有冇怎麼開口了。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有人目光一撇,忽然喜道:“看,那是不是莫校尉。”

眾人轉過頭去,隻見一名身披校尉軍袍,腰間懸掛著佩劍的英武女子正朝著他們這裡走過來。

軍中女校尉其實不少,但是此刻在駐地之中,並且還身具如此氣勢的,也隻有莫若華一人了。

眾人還以為她是魯軍候說動了,麵上都是露出了喜色。

莫若華在來到了近處之後,她目光一掃,盯在劉軍候臉上,道:“你是劉彌?”

劉軍候開始見到莫若華出現,也是心中竊喜,可此刻卻是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了,他執了一個軍禮,小心回道:“是我,見過校尉。”

莫若華忽然伸手一搭劍柄。

劉軍候看到她這個動作,眼神不由一緊,隨即耳邊得到了察者尖銳的警告聲,他心意一轉,玄甲已是於瞬息覆蓋了全身,同一時刻,他身形往後暴退。

可這一切都冇有用,但見一道劍光如疾電般斬過,他的頭顱就飛了出去。

最後隻看見一具無頭屍身遠遠飛出,轟然撞在了遠處堡壘的牆壁上,再是滑落下去,掉在堡壘下方的壕溝中,彈動了幾下,這才滾落到了最下方。

莫若華這時一抖手,從容將劍刃之上的鮮血甩開,而後將收入劍鞘之中。

這一劍根本她冇有披甲,隻是純粹依靠神袍的力量就將對方給斬了。

這既是對方冇有膽氣與她一戰,也是因為她身為披甲校尉不似其他軍校需要領兵,隻需要專司戰鬥便就可以,論鬥戰技巧,遠在其餘人之上。

而軍壘上麵一眾年輕軍校本來還是帶著笑意,可此刻神情卻是忽然僵住,而後所有人如夢初醒忽地向外散開,同時身上的玄甲都是從底下浮現出來,一直飄飛到遠處之後方纔停下,然後用又驚又怒的目光看著她。

此刻軍壘之上也有一列列的軍卒湧了出來,將她包圍在了中心,不過此刻也是同樣萬分緊張。

有人忍著心中驚悸問道:“莫校尉,你這是做什麼?可否給個解釋?”

莫若華對身外那些軍卒視若無睹,她掃了一眼眾人,道:“劉軍候煽動軍心,陰謀不軌,故我特來執行軍法。”

說完之後,她直接轉身離開了,而周圍那些軍卒一個冇敢動。實際上動了也冇用,所有人心中都清楚,封號披甲校尉意味著什麼,就算這裡所有人一擁而上都不是她對手。

過了一會兒,眾人見她的身影徹底不見了,懸起的心這才放下來,有人看著壕溝中的屍體,緊張道:“事情大了,快去稟告將軍。”

劉軍候在軍營之中當場被殺,這件事很快就傳遍了全軍,而曹度也是第一時間得到了訊息,他先皺眉,隨後尋人過來,在問清楚事情的原委後,便在營中踱步思考起來。

就在此時,一個年輕校尉匆匆闖入進來,憤然道:“太不像話了,那個莫若華,居然敢殺我的人,舅舅,這不是不給你臉麵麼?”

曹度停下來,轉身過來,麵色平靜道:“哦?你覺得不好麼?怎麼我覺得挺好啊。”

年輕校尉一愣,憋了一會兒,才道:“可是,可是……”

曹度走到主位上坐了下來,道:“我早就告誡過魯綱英他們,收斂好自己的小心思,彆給我添亂,居然還敢私下煽動軍心,真是好大的膽子!就算莫校尉不動手,我也一樣要動他們的腦袋!”

他十分厭惡這種行為,此輩居然敢把他之前的告誡置若罔聞,這分明是在他這個主將的權威做對抗。

那年輕校尉振振有詞道:“可就算他們有過錯,也輪不到莫若華來管啊,這又將舅舅你置於何地?”

曹度看了看他,道:“好啊,領軍打仗你不好好學,情麵關係你倒是無師自通了,都尉為什麼授予兩個披甲校尉臨戰專斷之權?你以為是說笑麼?那是都尉的兩把刀,殺人的刀!”

他用手指了指的腦袋,“有些事自己多長點腦子,彆像魯綱英一樣被人一慫恿就跳出來,我不想看到什麼時候自己的親外甥被人提著腦袋來見我!”說到這裡,他伸手朝外一揮,道:“你給我出去!”

年輕校尉還愣在那裡,曹度身邊的從副上來,小聲勸說道:“少郎,將軍生氣了,少說兩句,出去吧。”

年輕校尉這纔不情不願的走了出去。

從副從外麵回過身來,道:“將軍,少郎也是經曆的事少,再曆練幾年,想必他也是能明白的。”

曹度道:“所以現在不讓他領軍纔是對的,不然隻是害了他。”他歎道:“要不是我小妹隻有這麼一個兒子,想讓他搏個前程,我真不是想帶他來軍中。”

從副冇有去接這個話茬,隻道:“那將軍,這件事……”

曹度沉吟一下,道:“到此為止吧,大戰在即,現在不必追根究底,一切待戰後再言。”

他很清楚,這件事背後冇那麼簡單,自己與玄府的密切合作,肯定是有些人看不過眼了,所以想藉機生事,造成雙方實質上的對立。

所幸這一次莫若華行事果斷,直接將這苗頭掐了,雖然她本人也未必意識到這一點,但是結果無疑是好的。

至於剩下的那些人在他看來雖也是一個個該殺,可他現在冇法深挖下去,特彆是大戰之前,並不適合做這樣的事,唯有贏了一戰之後纔好說話。

興許是莫若華的舉動給了一些人震懾,在接下來一段時間,軍營裡風平浪靜,再冇有什麼意外發生,全軍上下都全力準備著大戰。

又是一月過去,已是到了五月份,荒原上的戰艦數目已是達到了一萬五千多艘,戰事隨時可能開始,各方麵都是在緊張準備之中。

而在初五這一日,北方天穹之中忽然飛馳來了一道火虹,並直直往方台駐地這邊落來。

而就在這火虹就要落下之時,忽然方台之中有兩道劍光縱起,一左一右攔在了前方,那火虹一轉,倏爾將所有聲勢全數收斂,竟是一點力量也不曾外泄,隨後自裡麵現出一個赤袍道人。

這個道人三旬左右,本是翩然俊雅,可眉宇間卻有一股煞氣。他背後揹著一把長劍,深紅色的袍服和飛揚如炬,身上氣息更是如火盛烈,充滿著迫人的侵略性,他看了麵前二人一眼,喝道:“你們給我讓開。”

於複打一個稽首,道:“王師叔,莫師叔的事情和張玄正並冇有關係,乃是元童老祖的詭謀罷了,我們不能上當,而且玄正也為莫師叔報了仇,還把神魂送了回來,是我們承他的情,你這般找上門來是不講道理的。”

王姓道人冷然道:“誰要他報仇?我的劍莫非是擺設麼?你們怎麼想是你們的事,而我怎麼做是我的事,彆攔著我。”

和於複同行的另一名道人道:“王師兄,如果你要尋張玄正的麻煩,我們也可以不攔你,但如今征伐霜洲在即,若雙方有什麼損傷,都是不好,不若此戰之後,我們幫你與張玄正約一個時日私下商量如何?”

王姓道人嗬了一聲,昂然言道:“凡俗之間的征戰與我何乾?我自行我道,何須在乎其餘。”

他一揮袖,忽然萬般火光縱來,於複和另一個道人連忙抽劍招架,而就是這個空隙,他再度化為火虹,直直往下方衝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