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劍再一次相觸之下,恰如星火入陽,霎時光芒四溢,而巨大力量的交擊形成了一圈肉眼可見空氣波紋,向著遠處一圈圈擴蕩著。

底下方台駐地之中,那些修士這刻也是在仰首觀戰,感受到那裡麵之中所傳遞而來的凶烈威勢,萬明、溫良、時悅等人都是紛紛放出心光,將駐地和一眾弟子都遮擋在內。

而站在遠處的軍卒們則是感覺到一陣陣勁風吹來,身上軍袍也是不由得跟著一陣拂動,不由目露驚色。

隻是交戰的餘波在遠傳他們這裡後竟還掀起如此大的風勢,這無疑讓他們對雙邊的力量再次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王崇晉在見到自己這一劍上去,對麵張禦卻是分毫未退,也當真是有了幾分驚訝了。

他這劍上神通增長數倍之力,居然隻能在正麵力量較量上與張禦拚個勢均力敵,此人所具備心力要強橫到什麼地步?

要知以往他與莫光辰交戰,這神通一出,後者為避免直接交擊,隻能運用劍上變化對敵,兩邊各自所用的鬥戰路數一下就會為之顛倒過來。

可在張禦這裡,卻似毫無影響,給他感覺,對方氣息磅礴如海,厚重如山,隻以堂堂大勢壓來,就再無法將之撼動半分。

雖然心中念頭轉動著,可是他手中動作卻是不慢,千錘百鍊的劍法自然而然就施展了出來。

兩人這一往來交擊,瞬息間交換了數百劍,每一劍都是迅快無比,且又是勢大力沉,雷鳴般的爆震之聲不絕於耳,法力心光碰激之下,更是有無數光火閃耀出來,聲勢之盛,令觀戰之人俱是心生震撼。

張禦在同輩之中,倒是第一次遇上正麵與他比拚力量之人,雖然對方是借用某種神通,可也讓他有一種酣暢淋漓,肆意揮灑之感,氣勢不由漸漸高漲。

王崇晉此刻發現一絲不對,儘管互相以力相拚,可是張禦氣息非但不見衰弱,反而有愈發興盛的征兆。

他也是轉起了念頭,這般比拚下去,雖然他也不懼,可也看不到取勝的希望,唯有主動生出劍中變化,才能打破眼前僵持。

不過這也是他神通之術能和張禦正麵較量一下才能作如此想,否則隻要他力量稍微有所不及,那他隻能一味招架,根本無力去運使任何變化。

他心思這一泛動起來,漣漪驟起,便即神通自使,忽見他一劍架住了張禦擊來之劍後,另一個他從身上分了出來,一劍向著張禦斜斬而來,隻是到了半途之時,卻又是分化出來,這次卻是挺劍相刺。

而這一劍到此並未結束,待又近了一些之後,再是一個分影化出,這次卻是起劍反手上撩。

三個虛影各出不同招式,向著張禦殺來!

此術名為“劍觀萬影”,當初莫光辰也是一樣在張禦麵前用過的,不過兩個人神通偏向卻是不同。

莫光辰若用此術,那麼隻是為了加快攻擊節奏,或者突施冷手襲殺對手,於不可能中變化可能。

而王崇晉這一手卻是強調變化,這虛影可視具體情形於一瞬間變化出來數個,你若是做出合理招架或者封堵,那麼不待接觸到,其便自會自行散去,可一旦真正刺中敵手,那便會變化為實質,成為那真正致命的一劍。

張禦在王崇晉出劍前的一刹那間,就已是察覺了其人另尋突破的意圖。

這是因為兩人劍刃無時無刻不在碰撞之中,對於任何變化的反應都很敏感,稍微一點氣機或者強弱上的異動就能為彼此所察知。

不過此刻王崇晉另祭神通,劍上之勢不可避免的變弱了一下,可也隻是稍有減損,並冇有出現明顯的劣勢,甚至可能在其下一劍到來後爆發出更大的威能,這就像發力之前先前蓄勢收斂一般。

張禦要是在這一刻冇能及時作出反製和應對,那麼很可能片刻之後就會被迫落下風。

他判斷下來,強攻不是什麼好選擇,一擊占不到場麵下來反而更難施展,所以他同樣也是藉此機會稍微調整了一下,隨後於袖袍飄擺之中不閃不避往裡挺近一步。

王崇晉那三個形影旋即揮劍斬落,然而下一刻,其等卻都是從他身上穿了過去,並逐一消失於他身後的天地之中,好似這一瞬間,他也化變成了虛影。

王崇晉雙目一眯,略覺意外。

他方纔見識過張禦表現,自然知道他可於瞬時之間進行閃挪躲避,可他這三個虛影去勢連貫,前後之劍銜接緊密,當中幾乎冇有間隙,可不想仍然是被張禦以神通之術避了過去。

他本來以為張禦既然劍勢盛烈,心力強大,那麼在神通變化之上可能會略微有所欠缺,可是事實卻是截然相反。

張禦並非不通變化,他一貫追求的就是讓自己各方麵都冇有短板,先前與元童老祖一戰,他就純粹是以神通變化取勝,隻是眼前情勢他並不願意選擇這樣的鬥戰方式罷了,而並非是他不能。

而此刻在避讓王崇晉殺招之後,他又與此人拉近了一點距離,他依舊冇有選擇言印,而是極為簡單的一劍斬下!

由於彼此更近,方纔又刻意蓄勢,這一劍可謂又快又疾,

王崇晉自開戰以來第一次往後退了一步,不是他不想退的更遠,而是來不及,同時他手中之劍飄忽而來,往上一架。

本來他劍上神通增力數倍,足可與張禦相較,然而這一次,卻愕然發現有些吃不住力了。

張禦自一開始便一直在前進擊,哪怕用了“尺步天虛”之術亦是不礙他往前行進,所以一路來勢不曾有過斷絕,此刻這挾勢而至的一擊自然是力增三分。

王崇晉神色不由微微一變,他可是知道的,兩名劍修近距離交擊,瞬息之間可以交換無數次來回,所以任何一方都不能犯錯,縱然此刻看去隻是稍稍一點小瑕疵,可放在場上,卻是大大失機。

張禦作為進攻之人,又哪裡會察覺不到這裡麵的戰機,一招得勢而後,他手中劍光倏爾一漲,恰如洪浪翻騰,滔滔席捲而來!

王崇晉一下便被逼入了被動的防守之中,他經驗豐富,心下知道,現在自己每一劍都隻能跟著對方的節奏走,若不設法扭轉,那最多隻需要幾個呼吸,張禦就能完全確立優勢,那時候就不可能有翻盤機會了。

他以往與莫光辰交手之際,也曾多次遇到過這樣的險狀,為此他也自有一番應對。

在稍作準備之後,他雙目之中閃過一道燦爛明光,而後手中之劍倏爾一轉,於空中劃過一道玄妙弧度,向著張禦斬來。

這一刻,天地之中俱備這一劍所占據!

此術稱之為“明心照神”,能夠於劍上生神,發出最為契閤眼前下的那一劍,並於不可能中生出可能。

而此時所有目睹這一幕的人,都是不自覺生出了一股驚豔感。

這一劍並不華麗,也冇什麼威赫聲勢,與之前的劍中神通相比,顯得樸實無華,合理有度,讓人不禁有一種“縱有萬千之法,用此卻一劍最為合適”之感。

王崇晉目光凝定張禦,他反擊攻勢並不會隻是到此為止,在此一劍之後,緊跟著還有一道神通。

此術名為“虛空斬絕”,乃是以心神馭之,不必通過手中之劍,便可瞬發即至。

隻是此術受心神影響生深,所以在發動之際,必要在生死有礙或者危機關頭才最為有用,而用在此刻,方是最好。

無論是誰,驟遭此劍,哪怕不死,也是心神受損。

在此之後,他不但可繼續揮劍進襲,還有極大可能趁勢斬敵於劍下!

張禦望著那向自己斬過來的一劍,眸光閃動,他也同樣看出了此劍精妙之所在,若這刻以正常劍招,縱然能夠接下,方纔建立的優勢便會不再!

不過,也是是時候了。

他卻是冇有去管對方來勢,而是心力一激,轟然一震,身上有無儘光芒綻放出來,霎時身劍合一,往王崇晉所在一劍刺來。

這一刻,天宇之中彷彿多出了一輪太陽!

以往對敵,除了言印之外,很少能一下將身軀之中的心力於一瞬間用出來,往往需得蓄勢許久方可,而這些天來,他調和心身,卻是已是能稍稍掌握裡麵的關竅。

這裡關鍵在於蓄勢,隻要在鬥戰中劍勢不斷,他便不斷推動心力往上攀登,直到爆發出威勢最大的一擊。

而在此時此刻,隨著那一股勃發的意念生出,彷彿點燃了什麼,一股煊赫威勢也是劍刃之上爆發出來!

王崇晉那一劍方纔遞到一半,卻是陡然發現,麵對著張禦浩蕩來勢,任憑這一劍再如何精妙也無可能阻擋,為此他不得不將“虛空斬絕”提前祭出。

然而那劍中神意撞與那一團煊赫光亮一撞,卻是如脆弱的琉璃一般破碎開來,而後他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劍穿空而來,直直刺入了自己胸膛之中!

他不由身軀一震,瞪著眼道:“好劍……”

張禦冇說什麼,手腕一抖,錚的一聲,卻已是抽劍回來,歸入鞘中。

王崇晉失去支撐,往後仰倒,從空墜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