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府正殿的事務堂內,項淳與許英二人正在和一位三旬左右的年輕文士說話,隻是此刻堂上的氣氛有些嚴肅。

年輕文士肅容道:“兩位玄師想必也是知道的,神尉軍此次士議上損失了不少東西,所以現下藉口整訓,乾脆抽回了所有人手,這就是要給都堂諸公的難堪,可既然神尉軍讓了出來,那麼玄府就一定要設法維護住,不能讓他們再有藉口拿回去了。”

許英道:“郭衙君,近來我玄府幾乎把所有可以用到的人手都派出去了,隻是神尉軍留下的空白實是不小,我們一時也兼顧不過來。”

郭衙君看了看他,又看向項淳,沉聲道:“兩位玄師這麼是為了維護瑞光都護府子民的利益,這無疑是極對的,可卻無法無法對都堂交代啊。恕郭某多言,玄府眼前要做得不是處處兼顧,而是要抓住重點,做出一個顯著功績來,這比做一百件事都有用。”

許英一聽這話,冷笑幾聲,道:“我們玄府做事豈是為了功績?現在都護府的子民的性命正遭受威脅,難道我們不去維護他們,卻反而要去乎都堂上某些人看法麼?笑話!”

郭衙君肅然道:“我知道這件事讓玄府為難了,可是形勢使然,現在不是六十年前了,玄府必須有能交代的過去的東西,這纔可讓都堂上下相信諸位玄師可比神尉軍做得更好,更能維護住都護府的安穩,如果都堂對你們不再信任,那麼在下一次士議中,他們會傾向於誰,不用我說,兩位也是知道的。”

許英卻是一陣不服氣,他還想說什麼,項淳卻是一伸手,將他按住了,並衝他搖了搖頭。

郭衙君抬頭看著二人,他誠懇言道:“兩位玄師,郭某也知憑我的身份不夠對玄府指手畫腳,隻是神尉軍以往固然驕橫跋扈,可卻也擋住了諸多異神異怪,這些功績也是做不了假的,所以都護府上下纔會對他們諸般忍讓。”

項淳這時緩緩道:“可是他們要的東西太多了,而且伸手的地方也越來越多。”

郭衙君看他一眼,點了點頭,顯然項淳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知道不必再多說下去了,便站起身,道:“兩位,這是一次難得機會,希望玄府能把握住,這樣纔會讓長久以來支援玄府的人更有信心。”他一拱手,道:“今天打攪兩位了,郭某就先告辭了。”

項淳道:“許師弟,代我送送郭衙君。”

“不必了。兩位請留步。”

郭衙君婉謝了兩人相送,從大堂裡走了出來,他的役從一直等候在石玉階之下,這時一見他身影,就迎了上來,道:“衙君,事情順利麼?”

郭衙君看著眼前宏偉的殿宇,道:“拭目以待吧。”

役從冇有再多問什麼,隻道:“衙君,聽聞那位張君子此刻就在玄府中,是不是要去見一麵?”

郭衙君想了想,道:“不必了,而今玄府事多,就不用給他們添麻煩了,往後還有機會。”

事務堂中,許英氣沖沖的走來走去,他看著項淳坐在那裡思考,道:“師兄,你在想什麼,難不成你想照郭尚說得做麼?”

項淳道:“師弟,稍安勿躁,我覺得郭彥君說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此刻的情形下,這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許英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道:“師兄,玄府若被都護府所左右,那還是玄府麼?”他憤然道:“若是如此,是不是以後都護府下什麼命令,我們就要遵從什麼?”

項淳衝他搖了搖手,道:“你彆著急,事情冇你想的那麼嚴重,都堂是什麼想法,我一清二楚,之前隻是我們略微錯估了情勢,冇想到神尉軍這次退的這麼徹底……”

畢竟這六十年來,玄府的權柄一直在被神尉軍侵奪,在此次士議之前,他們也僅僅能維護住瑞光城周圍的安穩,現在神尉軍這一收縮,地上方處處需要他們出力,所以一下有些應付不過來。

頓了下,他又言:“可這也不失為一樁好事,我們玄府一家填不了,那就稍稍退一步,讓彆家一起進來填個窟窿,等到新的格局一成,”他笑了笑,“神尉軍再想回來也冇那麼容易了。”

許英情緒格外激動,道:“我是一定不會退……”他忽然頓下,看了看項淳,“師兄,你的意思是……”

項淳撇了他一眼,道:“願意聽我說話了?”

許英吸了口氣,坐下道:“師兄,你說,我聽。”

項淳撫須道:“我想過了,其實一些地方上的事,大可以讓司寇衙署去處理,因為一些尋常的異怪和異神教徒,他們足夠應付了,而海上諸島,安巡會也是足以應付,隻需要在必要時候給些支援便好。這樣我們可以把原來分散的人手集中起來,既可減少傷亡,也能方便管束,最好我們還能破殺一兩個作亂的土著異神,如此不但能迅速穩住人心,我天夏子民所需麵對的威脅也是大大減少了。”

許英看著他道:“師兄,你是不是早就有這個打算了?”

項淳道:“我之前與範師兄和王師弟他們商量過,隻是還未定下,”

許英道:“也好,”他神情一動,“對了,借這次機會,我們可以順道把白擎青和張禦這兩個人推到前麵去。”

項淳道:“可以給他們一個機會,隻是他們現在並冇有多少鬥戰之能,如果有比較的穩妥目標,就找個可靠的人帶著他們,讓他們先稍作適應,以後纔好為玄府出力。”

許英站起道:“這件事我來安排吧,師兄你就彆管了。”

項淳鄭重提醒道:“你要留神,特彆是張禦,他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找到那東西,現在還不能有損傷。”

許英道:“師兄你放心,季師侄還未功成之前,我比你更在意這兩個人。”

張禦此刻已是從偏殿走了出來,在回來路上,看到有一隊身著道袍的玄修匆匆出了玄府,他不由想起方纔範瀾那番話,玄府極有可能在下來某段時候令他出去處置各種事端和敵人。

雖然玄府說過,弟子若是不情願,那麼不會強迫他們去做事,可是他也很明白,你若拒絕,那麼之後自然也休想再得到玄府的傳法了。

這麼看來,這件事是無法避免了。他想到外麵虎視眈眈的神尉軍,雖然玄府不太可能讓他去送死,一定會有人出麵保護的,可是依靠他人維護,總不如自己掌握實力來得好。

他思忖道:“看來下來一段時間裡,又要設法在鬥戰之能下點功夫了,若是能尋到心光之印,那是最好。”

他看著台上的一隻木匣,這是範瀾在殿上又一次交給他們的三個章印。

想了想,伸手打開木匣,於心中喚出大道玄章,隨後將那根玉簡往眉心之上一貼,由得那一股意念傳遞了進來。

這一次,新浮現的三枚章印是自“眼、鼻、耳”這三印上衍生出來的,其與先前四枚章印一同,在六正印之外又形成了一個圓環。

隻是可惜,這三枚章印也需要按照一定章法來閱讀,現在的神元又是不夠了。

這時他心下也是不由思索起來,這些章印到底與心光之間有什麼關係呢?

玄府不給出解釋,其實仔細想想,這也很正常。新法拋棄了舊法領悟參法那一套,所有的道理都在大道之章和大道之章的每一個章印之中。

所以玄府根本不需要去告知你這裡麵具體為何,隻要你掌握了章印,那自然而然就能懂了。

隻是這樣一來,當修煉者想主動想要找尋某個章印或者道理之時,就會變得無所適從了。

他想了一想,新法終究不是舊法,現在自己接觸大道玄章時間畢竟還較短,許多裡麵深藏的隱秘可能還無從得知,想來唯有隨著深入觀讀,才能看到了。

而在眼下,設法找尋到更多神元纔是他該努力的方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