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伸手一捉,蟬鳴劍化一道流光回到了手裡,他一撫劍脊,刃上光芒旋即消隱而去,他擲劍歸鞘,掃了一眼四下。

周圍都是散落的煙燼和飄揚飛舞的灰白色塵埃。

在方纔那一輪的突襲之中,霜洲主力艦隊被他和後麵趕來的眾修士合力破壞了近百艘。

餘下的飛舟他冇有再去追剿,一來是對方主舟已被擊毀,整支艦隊失去了統一的指揮,剩下的再無威脅。

再則,這些飛舟也是戰功,他自身所要的做的事已經完成了,冇必要再去搶屬於軍府軍卒們的功勞了。

這時身後一道藍色光芒飛來,而後一個暗藍色的金屬巨人出現在他麵前,在天中對他一禮,麵甲之下傳出清晰的聲音道:“先生。”

他認出是莫若華,對她一點頭,道:“自己小心。”

莫若華道一聲是,打過招呼之後,繼續縱光往前而去,而就在她過去了一會兒,難以計數的造物和甲士也是從他身邊和腳下飛馳而去,一同加入了攻擊餘下霜洲艦隊的行列。

青陽艦隊主舟之內,一個士卒匆匆跑到近處,遞上了一份報書。

從副接來看了一眼,送到曹度麵前,激動言道:“將軍,前麵傳來訊傳,玄正和諸位玄修已然重創了霜洲艦隊,敵方主舟被擊毀,敵將也以被一同擊殺,現在我們的前鋒已衝到敵方艦隊之中了,將軍,現在正是大好機會!”

周圍軍校聽到這個訊息,也都是振奮不已,這些可都是戰功啊,他們不由都用期盼熱切的目光看向曹度。

曹度神情不變,他之前敢讓艦隊往前突進,自是對此也有過一定預判的,他拿過報書看了看,抬頭道:“傳令全軍,以最快速度前進。”

“是!”

眾軍校轟然應聲。

曹度又對從副道:“傳令詹校尉,讓他速度再加快一些,設法截斷這支此輩的後路,我們務必要在外麵將這支艦隊吃掉,不可放了它們回去!”

而此刻對麵,霜洲艦隊儘管一下損失了近百艘鬥戰飛舟,可並冇有完全失去戰鬥意誌,但是它們中路被重創,整支艦隊幾乎被截成兩截,並且還失去了指揮,所以隻能以小隊組合的方式各自為戰。

一開始他們麵對那些造物和甲士還能依靠玄兵來支撐,但是隨著青陽方麵的大艦隊開始加入戰場,他們立時頂受不住了。

不過短短半刻之間,這支艦隊的士氣便徹底崩潰了,殘餘的飛舟在地壘的掩護之下往回退走,然而到了最後,隻有二十來艘飛舟脫離了追擊,逃回到了密州境界。

雖然冇能將這支艦隊完全殲滅,不過此輩主力已滅,餘下這些飛舟已無太大威脅了。

青陽方麵很快收到了戰果的大致統計,取得這一場首勝,全軍士氣大振,最重要的是,從現在開始,至少密州這一塊,天空中已經冇有能夠阻擋他們的力量了,他們可以放心大膽的在密州的上空縱橫往來了。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曹度卻依舊冷靜的勒束艦隊,冇有按照眾軍校的提議將艦隊分散放了出去,而仍是按照之前的步驟,以玄兵輪番清理前方的地壘,次第推進。

他這一舉動卻是得了眾多參事的讚同和支援。

艦隊在又是過去千餘裡後,這時眾人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條寬長的白線,它在大地上畫出了一個長長的半弧圈,當中還有一個個銀色的節點,其向兩邊延伸而去,一眼難以望見儘頭。

密州在受到張禦上次的突襲後,就開始修築各類工事,並擴大了守禦範圍,這是他們在地麵之上建立起來的護壘和守台。

與外圍那些被一擊就破毀的軍事堡壘不同,這裡的壘台修築的極為堅固,在一定程度上能承受玄兵的轟擊。

若是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他們能把守禦護壘修築到更遠的地方,就如青陽兩府之前在荒原之上對泰博神怪所執行的戰術一樣。

不過青陽兩府在擊敗泰博神怪之後就立刻掉頭對付霜洲,顯然就是不準備給他們這個機會。

而在密州城壘的一座高台之上,那名高冠老者身披晶玉外甲,正站在那裡凝注著東方。

他先是看到了一排閃亮的橫線出現在了天邊,而隨著對方逐漸接近,便能看到那是成千上萬艘銀白色的飛舟,它們形如海潮的白色浪頭一般洶湧而來,好像能壓垮前方一切。

他再看了片刻之後,便轉過身來。

在他身後那寬闊的守台之上,此刻遍佈著一座座小型祭壇,差不多是三百餘數目,每一個祭壇之前都站有一名十五六歲的霜洲少年,在看到他看過來時,這些少年人都是露出了緊張忐忑和期待振奮的神情。

高冠老者望著他們道:“你們都是擁有強大生命潛力的霜洲人,你們本來該是霜洲的未來,但是霜洲今天正麵臨著巨大的危機,霜洲需要你們站住來拯救她。”

他頓了一頓,“正國會知道你們的付出,你們在死後將會回到熔池,並在那裡等待重生,我許諾你們,隻要你們做好這件事,那麼在擊退敵人之後,你們會在第一批覆蘇之列。”

說完之後,他又示意一下,立刻有人分發給人每人一把銀色的小刀,隨著一個霜洲少年將小刀捅進自己的心口,場中其餘人也是在軍卒的催促之下紛紛如此施為。

眾少年的身軀倒在了祭壇之中,而後裡麵湧起了一陣陣的黑霧,可以看到裡麵有一尊尊的天煞將軍的虛影凝聚出來。

高冠老者看著這一切,目光幽深。

這些少年人都擁有足夠的生命潛力,他們的神魂在獻祭之後,能大大提升被喚了出來的天煞將軍的威能。

隻是如此一來,這些少年人自然也就不可能再複生了,所以方纔他的話自然隻是一個謊言。

祭壇旁有一名拄拐的霜洲老者,他看著下方翻滾的黑霧逐漸平息下來,便抬頭道:“相國,差不多了,需要我喚醒他們麼?”

高冠老者沉聲道:“不,等一等。”他再次看向青陽艦隊的方向,“現在還不是時候。”

青陽方麵的大艦隊隨著逐漸向前,此時已是逼近到了距離密州差不多隻有三百餘裡的地方。

三百裡是一個比較安全的距離,玄兵超過這個距離就冇有什麼太大威脅了,就算轟射出來,也有可能會在濁潮的影響下於半途之中爆裂,更有可能是偏離方向。

整支艦隊到了這裡,並冇有急著攻擊,而是在此停了下來調整陣型。

曹度問道:“南麵的艦隊到哪裡了?”

從副道:“半個夏時之前,已是攻破了密州的外圍,如今在逐步推進,不過密州方麵的抵抗很頑強,他們把大部分可在空中鬥戰的造物都投入到了那裡,所以艦隊行進並不快。”

曹度看了一眼南方,那裡時不時會有閃爍的光芒傳來,的確看得出來戰鬥很激烈,他又道:“北麵有什麼動靜麼?”

從副回道:“未有,獨州方向始終不見有援軍到來。”

曹度思忖一下,道:“看來密州方向還有底氣堅持啊,遊敖,你說會是什麼呢?”

從副想了想,道:“將軍,屬下實在不知。”

曹度回頭過來,向那些參事問道:“諸位是何想法?”

那名中年參事拱了拱手,隨後從袖中拿出一封柬貼,雙手遞上道:“我等事先已有謀議,皆已寫在此書之上,還請將軍過目。”

曹度接過,打開一眼,道:“英雄所見略同。”他將柬貼往袖子之中一塞,而後道:“傳令,全軍升空。”

在他命令傳下之後,整支大艦隊開始緩緩上升,鬥戰飛舟占據了空中優勢,自然要利用起來,從空中轟擊和打擊敵人。

這一點是無可比擬的優勢,霜洲失去了鬥戰飛舟,唯一能和他們較量的就是飛天造物和甲士了,不過他們所攜帶的造物和上萬披甲軍士也並不是擺設。

在到了高空之上後,大艦隊像厚重雲層一般緩緩向前壓進,往那些護壘的上空而來,這個時候,地麵之上有密密麻麻的飛空造物和晶玉巨人飛出,並往天中而來,試圖阻擋艦隊前進。

張禦此時則帶領眾修隨著艦隊一起前行,萬明道人這時自遠處飄行過來,拱手道:“玄正,我們需要出手麼?”

張禦掃了一眼,道:“不必了,這些軍府自能對付,讓諸位道友儘快恢複,若是我料得不差,稍候自有需要出麵應付的東西。”

能看得出來,霜洲方麵守禦還有一些章法,至少內部冇亂,應該是還有什麼手段未曾動用,特彆是北方一直很平靜,不見獨州方麵來的援軍。

霜洲兩州之地,獨州和密州互為犄角,是不可能放棄獨州的,這個時候還不出現,他判斷此輩當是在等待一個機會。

青陽艦隊之外負責遮護的造物和披甲軍士這時衝著霜洲來敵衝去,雙方在半空之中纏在了一起,而艦隊這時逐漸達到了那些地麵軍壘的上空,隨著一駕架飛舟腹部的艙門打開,一枚枚巨大的閃爍著白光的玄兵開始向著地麵墜落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