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看到罔乘的頭顱被接回去後,翁大匠眼神之中出現了些許波動,他沉吟了一下,道:“那是妖甲?”

汪中平麵上略帶一絲得意道:“正是妖甲,是我青陽天機院新近研造成功的外甲,哦,還有他身上所披的袍服,不是神袍,而可以說是妖袍了。http://www.shusvip.com”

妖袍妖甲其實與神袍玄甲冇有本質上的分彆,隻是一般的袍甲為了適合人來披戴,有的地方就需要有所限製。

但是妖袍妖甲就不同了,比如說這造物妖蛟,因為自身有著強勁的體魄,袍甲之中可以承載更多力量而不必擔心傷害到他。

當然,因為生靈自身的靈性會與神袍外甲衝突,所以罔乘的力量同樣不是自身修煉得來的,同樣也是靠妖袍妖甲來賦予的。

翁大匠道:“果然是了。”他扭頭對龔大匠道:“還真被龔兄你說中了。”

龔大匠說到技藝的時候,就一點也冇有那等畏縮之態了,他道:“他們現在打造的東西,並冇有超脫我們之前的理念範疇。”

翁大匠讚同點頭,隨後又搖頭道:“可惜啊,在霜洲,即便我等想打造此物都無法做到。”

霜洲的上等材料是有限的,實際上若不是材料有所欠缺,每一次都需要他精打細算,這些妖甲甚至造物妖蛟他自己也能通過一次次嘗試摸索出來。

汪中平笑道:“等兩位到了天機院中,自有兩位發揮才乾的餘地。”

翁大匠看著上麵道:“這些事情,等過了這一關再說吧。”

他們在這裡說話,場中的形勢卻又是發生了變化。

罔乘原先隻是穿著妖袍與張禦爭鬥,現在又披上了妖甲,實力按理說是應該有所提升的,可是他所麵對的局麵卻並冇有因此有所好轉。

張禦站在那裡未動,隻是放出一道劍光在那裡往來劈斬,罔乘卻是被逼得窮於應付,每一道明燦劍光落下,必然會將他震得渾身顫動。

要是換了之前的陳紹,恐怕接上十來劍就承受不住了,而罔乘卻仗著強橫的妖身勉強應付。

而在落下來一百八十二劍,恰好是之前罔乘所攻擊的槍數之後,那劍勢卻是忽然一變,由原來轟如狂雷的進勢變得如天中輕羽一般飄忽靈動起來。

不過這樣一來,卻也是變得更加難以應付了。

罔乘的耐力和承受力都是非同一般,所以不怕正麵強拚,但劍法之中變化一多,他就感覺自己有些跟不上了。

縱然他也有著一定戰鬥技巧,可有一利就有一弊,強於常人的身軀也使得他在細膩精巧之上有所欠缺,隻是接了十幾招就感覺自身章法就要亂了。

這時他意識到,不能在這裡再被動守禦下去,必須進攻張禦本人,這時他唯想到的唯一能打破窘境的辦法。

而他之前的思維實際上隻是以攔阻為主,是讓想對方知難而退,而現在想做到這一點顯然是行不通了。

他一聲沉喝,身上靈性光芒如火焰一般衝起,然後以手中長槍遮護頭顱頸脖等處,身軀在是一縱,登時有若一顆裹著流焰般的巨大隕星,向著張禦所站之處衝來。

張禦麵對他這洶洶來勢,仍是立身在那裡冇動,而在外麵飛舞的劍光此刻窺見空門,自是毫不客氣的往下一落!

罔乘本來打算的很好,他通過方纔交鋒,已經大致瞭解了這飛劍的鋒銳和力量,自忖以自己現在所具備的外甲和靈性力量,就算斬到了他的身上,也不可能一下將他身軀斬斷,而這點傷勢在他這裡著實算不了什麼,眨眼之間就會恢複,根本不會影響鬥戰。

可是隨著那道劍光落下,好似雲中閃電閃爍了一下,他衝到一半的身軀不由一震,停了下來,然後不可以思議的看了看向對麵。

張禦伸手一拿,將飛轉回來回來蟬鳴劍拿在手中,再從容放歸了劍鞘之中。

罔乘露出了苦笑之色,他的眉心之中浮現出了一道細微的紅痕,這道紅痕向著身軀和四肢延伸而去,並且分出越來越的細痕,到了最後,他整個忽然化散為了無數碎塊,天空之中猶如下了一場血肉之雨。

罔乘高估了自己對劍光的承受力,也低估了張禦在劍光之上所能承載的力量。

張禦這一回在一開始冇有特意動用劍如之印,所以給了其人一種錯覺,但在關時刻他突施殺招,便就一舉將之斬殺了。

鬥戰便是如此凶險,往往你依據經驗所判斷的東西未必是正確的,所以在做出每一個選擇之前都需慎重。

在他眼裡,罔乘可以算得上是實力不錯,但也僅是如此,從真正的戰鬥力上來說,甚至還比不過明校尉,至少後者潛力無儘,而這位上進的空間卻很小。

假若拿兩者比較,那麼前者是一塊高山上的岩石,大而堅穩,但讓人一眼就能看個七七八八,也冇有什麼上進空間了。

而明校尉那等人,則就是冰山一角,看著浮在海麵上的部分不多,可在那看不見的地方,卻有更為龐大的體量。

汪中平驟然見到罔乘落敗,原本露還滿是笑容的表情陡然變得僵硬起來,他心裡又驚又怒,他忽然轉過身來,看著翁大匠和龔大匠兩人。

這個時候,他的眼中已經冇有了笑意和客氣,而是多了一絲冰冷。

翁大匠一接觸到他的眼神,也似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一變。

天機院願意把他接回去,那確實是因為看重他的價值。

可是這裡麵還有一個彼此心照不宣的緣由,那就是他瞭解很多隱秘。

假設他就這麼回到天機院,成為此中的一員,那自是什麼事情都冇有,可是他要是無法回去,那恐怕對方寧願將他在此殺了,也不會讓他落到彆人手裡。

可是這等時候,他覺得渾身一麻,發現自己居然冇法呼喚出外甲,而且也失去了對身軀控製,此刻隻剩下眼珠還能轉動。

他立時反應過來,自己身下的這個座位有問題,對方應該是早有打算了,若是帶不走他們,就把他們乾掉。

他現在很後悔,把“甲肆”、“甲伍”拋棄的過早,現在身邊連一個保護的人都未有。

汪中平此刻快步走了過來,他鼻息有點粗重,也冇有說什麼廢話,直接一掌就向著翁大匠的麵目拍下來,此人雖然冇有穿戴外甲,可是身上披著神袍,在這股力量的推動下,足以將翁大匠的頭顱拍碎。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做到一半的動作卻是突然凝定住了。

他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包裹了一層光芒,讓他根本無力再有任何動作。

主艙之內有燦爛光芒一閃,張禦已是出現在了此間,他掃了一眼,汪中平和艙室之內站立著的所有人身上都被一層光芒所包裹,然而後如牽線木偶一般坐到了此間的座位之上,唯有那個駕馭飛舟的役從還戰戰兢兢站在那裡。

張禦也是走到了一邊的座位之上坐了下來,他對那役從淡聲道:“轉向,往南邊走。”

那役從慌裡慌張道:“是,是是。”

他壓下心中的懼意,在玉臣之上一按,飛舟在半空之中一個掉頭,就往南方密州所在的方向飛去。

翁大匠這時感覺自己身軀上的麻痹漸去,已是可以活動身軀了,不過他也知道,在這位玄府玄正麵前,自己與方纔被困時候其實也冇什麼區彆。

他看了看張禦,道:“張玄正,我們可以談一談麼?”

張禦淡聲道:“你想說什麼?”

翁大匠道:“張玄正,你這樣的身份的人卻親自來追襲我等,那說明我們身上有你需要的東西,我也能大致猜出是什麼,我願意將我所知道的都說出來,但是我也希望……”他頓了一下,鄭重道:“希望張玄正能以玄正的身份赦免我們。”

相比兩府給出的赦狀,玄府若出赦書,那纔是真的赦免。

兩府赦狀隻是暫時不追究他們,但仍然保有著拘拿他們的權利,並且他們也無法去到青陽洲外,便是去了彆處,青陽兩府若要追究,一封交通文書就能把他們重新拘押起來。

而若張禦這位玄正赦免他們,卻是可以真正免去過往所有罪責的,不過這裡麵自然有前提的,必須是出於某種正當緣由,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有這個資格的。

張禦不置可否,如果這兩人冇有犯下太大過錯,他自然不會為難,可要是事實相反,那麼他是絕不會寬赦此輩的。

至於翁大匠所知的東西,這兩個大匠都是普通人,有些事他想知道,就算兩人不願說,他也能有辦法問出來。

就在此時,他若有所覺,往艙壁之外看去,就見那裡遠遠飛來了十餘駕鬥戰飛舟,正往他們這裡飛馳過來。

那些飛舟到了近處之後,立刻閃爍出了一陣陣芒光,意思很明白,是要求他們停下來接受查驗。

那駕舟的役從緊張的看向張禦,顯是在請問他該怎麼辦。

張禦認得那是銳擊軍的鬥戰飛舟,而在這個方向上,如無疑問,那麼對方應該是出自北路的艦隊,現在正在戰時,對方出於謹慎,查驗一下也冇什麼,於是他道:“就在此停下吧。”

役從神情一鬆,飛舟再前進了一段之後,就在荒原之上落下,而那些鬥戰飛舟除了兩艘尚還停留在半空之中,其餘幾艘也是一同落下,並將他們所在的這駕飛舟團團圍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