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眨眼間,又是過去一月,時間已是到了四月下旬。瑞光城的上空依舊是冇有任何下雨的征兆,近來可以看到學宮中經常有揹著水桶的助役四處澆灌花木。

這些天來,張禦一直積極做著各種準備,他命李青禾去各個藥材市場上蒐集各種古物和異怪骨片,隻是目前所找回來的東西中,還冇有遇到蘊藏有源能的。

他也很清楚,這種事是急不來的,需要的是保持耐心,那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有所收穫。

倒是這個月雜庫那邊又接連送來了兩批異怪骨片,那裡所吸納的神元再加上原來所有,差不多又夠他觀讀兩個多章印了。

如今他就在等月末這一批骨片,等這批到了,當就能湊足觀讀三印的神元了。

隻這裡若算上那心光之印、還有那始終未能填補上的劍印,缺口還是不小。不過從好的一方麵來看,這總比有了神元卻無章印觀讀來的強。

這一日,他結束了學堂授課,正準備批改諸學子留下的作業時,忽然心中一動,抬頭看去,就見一個身著都護府官吏衣冠的人走了進來,其人對他拱手道:“打擾了,可是張輔教麼?”

張禦站起身,還有一禮,道:“是我,不知尊駕是……”

那人看了看四下,道:“張輔教,可方便說幾句話麼?”

張禦側身做一個手勢,道:“這邊請。”

兩人來到了學堂後方的間室內,待都是坐下之後,那人自我介紹道:“張輔教,我名齊嵩,乃是都護府典賓司從事,這次是受主官囑托而來,想要請教你一句,如今你學堂中的這些學生裡,有誰現在就能與堅爪部落的土著進行交流的?”

張禦道:“這些學生都很聰慧,可畢竟學習時短,且冇有與堅爪部落的人當真接觸過。堅爪部落的人異常好鬥,若是說錯了話,其感覺受到了侮辱,那就會訴諸於武力,如果現在貿然派這些學子前往,那可能會引發誰都不想看到的後果。”

齊嵩道:“從我得到的訊息看,張輔教對堅爪部落較為熟悉,如果讓你與這個部落溝通,你有多少把握呢?”

張禦平靜道:“那要看都護府希望我做到哪一步了。”

齊嵩想了想,點頭道:“我知道了。”他自座上起身,一拱手,“多謝張輔教如實相告。”

張禦起身還了一禮,便目送其人離去。

他心下轉念,看來都護府已是準備與堅爪部落正式接觸了。

他最近一直在關注報紙,上個月還好,但這個月以來,關於堅爪部落的訊息就開始多起來了,該是如今進入敞原的堅爪部落土著達到了一個相當的數目。

他猜測這或許與最近的雨水變化也有關係。都護府全境兩個月未曾下雨,或許上中遊還冇有問題,可下遊的水勢必然受到影響,這難免會造成這些堅爪部落的人往上遊活動,讓都護府無法再忽視下去了。

回到學堂之中,他發現一名身形纖細的少女捂著布製的文冊包站在那裡,便道:“安初兒,你怎麼又回來了,有什麼事麼?”

安初兒對他一個鞠躬,有些緊張道:“先生,剛纔有族裡的人過來找我,問我若是先生不在,能不能單獨與堅爪部落的人進行交流,我覺得這件事要告知先生一聲。”

張禦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安初兒,謝謝你來告訴老師這件事,你好好學習,其他的事不要去太操心。”

安初兒重重嗯了一聲,道:“先生,那我先走了。”

“等等,”張禦將從袖子裡拿出一本小冊子,遞給她道:“拿著這個,近來我可能要出學宮一趟,若是無暇來學堂,你可以先照著這個學。”

安初兒用雙手接過,認真道:“先生,我會用心學的。”

同一時刻,都護府治署內堂之中,泰陽學宮的學監遲朝站在堂下,正在遭受新上任的署公柳奉全的嚴厲問詢。

柳奉全語氣嚴肅道:“遲學監,泰陽學宮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對不對?你們為什麼不上及時報都護府?”

遲學監不慌不忙回答道:“二月士議期間,學宮還未能來得及確認此事,三月姚公府去職,柳公府你還未曾履任,都堂上無人主持,貿然提及,怕引發太多混亂,不過學宮此前早已經稟告過都護了,想來也不算冇有上報。”

柳奉全盯了他一會兒,道:“姚公府也是知道這件事的吧?”

遲學監站在那裡,冇有回答。

柳奉全也冇有再問下去,坐在椅子上,揮手做驅趕狀,道:“遲學監,你回去吧,希望這次你們的安排的人不會誤事。”

遲學監拱了拱手,轉身出去了。

柳奉全站了起來,負手看著下方偌大的瑞光城,神情嚴峻深沉。

這時一名從事自外走進來,躬身道:“公府,詹公到了。”

柳奉全並不回頭,道:“讓他進來。”

過了一會兒,一名拄拐老者慢騰騰走了進來,他滿臉皺紋,發須稀疏,不過精神算健旺,兩目也很是有神,他半提柺杖,對著前方一揖,道:“公府。”

柳奉全回過身來,道:“詹公坐下說話吧。”

詹公微微拱手,道:“公府麵前,哪有老朽的座位。”

柳奉全也未再勸,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翻了翻方纔一封未曾看完的公文,過了一會兒,才抬頭道:“你說得事情,能成麼?”

詹公拄著柺杖,身軀卻是挺得筆直,悠悠言道:“老朽雖然現在不是泰陽學宮的祭酒了,但還有不少人願意賣老朽這份薄麵的。”

柳奉全看著他,道:“我不問你怎麼做,我隻問你,能不能做好?”

詹公渾濁的眼睛中似有精芒浮現,他道:“老朽活了一百多歲了,還從未過說過大言,能不能做好,嗬嗬,公府等著看就是了。”

柳奉全看他幾眼,點頭道:“好,我等著。”

張禦從學堂離開後,回到了居處,他本是打算過午之後就往雜庫走一回,去取今日可能會送到的異怪骨片。

可是他還未等到他成行,就有一名師教找上門來,言稱遲學監有請。

學宮的最高學職乃是祭酒,不過這隻是名義上的職位,是授給有名望的人的尊位,負責具體事務的乃是學監,所以擔任此職的纔是實質意義上的學宮執掌。

既然這位有請,那其他事自然隻能先放一邊。

他跟隨著這位師教,一路來到了泰陽學宮的正殿奎文堂中。

邁步一入此間,便見大堂之上,學監遲朝坐於正中位置,兩旁是地位最高的四堂學令,再下方是三十幾名屬堂主事及從事,柳光、朱安世、辛瑤三人此刻也是坐於此間,不過隻能敬陪末座。

遲學監之前並冇有見過張禦,隻是屢屢聽說過他的名字,此刻一見他麵,腦海中不禁浮現出“清儀神表,秀拔玉立”這八個字來。

不止是他,在座其餘第一次見到張禦的人,也是不覺暗自驚歎。

張禦來到堂下,合手一揖,“學監有禮,諸位師君有禮。”

遲學監點頭回禮,道:“張輔教,請坐吧。”

張禦再是一揖,就在眾人前方的席座前落座下來,並冇有半分拘束不自然。

遲學監觀他麵上神情,見他在這副陣仗下依舊從容不迫,神色自若,不覺暗暗點頭。

他道:“張輔教,今天請你來此的用意,想必你也是知道了。”

張禦回道:“上午有一位典賓司的林從事來尋過我,問的是與堅爪部落溝通的事,學宮現在找我此,想必也是為了這件事。”

遲學監正色道:“既然你已清楚,那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都護府的策略向來是北剿南撫,敞原之上現如今已經有超過了五千名的堅爪部落族眾,且已可確認有異神的存在,敞原以南的土著零零散散大約有數萬,若是這些人被聚集起來,那將會造成極大惡果,目前看來,隻有張輔教你能與他們交流溝通,所以你所要肩負的責任著實不小。”

坐在遲學監左手旁的一位學令出聲道:“既然要做這件事,你現在輔教的身份就未免有些低了,我們商量了一下,準備提你為……”

“慢著!”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卻又不失洪亮的聲音自外傳來,打斷了他的話,而後就見一個拄拐老者步入了大堂,旁邊還有一個英俊年輕人攙扶著。

有人驚呼道:“詹公?”

在座諸人大多數都是站了起來,紛紛對他作揖,隨著老者一路往前走來,口呼“詹公”之聲也是不絕於耳。

詹公直接走到了前方,在距離遲學監的位置僅有幾步之遙的地方纔停下,他轉過身,環視一圈下來,用柺杖杵了杵地,道:“老朽認為,在這件事上,由小兒詹治同出麵,更為合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