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在密州的曹度,很快收到了一支霜洲艦隊駛離了獨州的訊息。

他馬上意識到,這回自己所需要麵對的對手和密州遇到的不同,恐怕將會給己方帶來很大的麻煩。

霜洲比較青陽軍府有一個很大的優勢,那就是擁有密匣技藝,他們可以攜帶玄兵在荒原之中長期駐留,而青陽艦隊目前還難以做到這一點。

這意味著這支艦隊隻要走得稍微遠一點,他們就不可能在野外將之圍剿殲滅。

而且如此一來,他們在進攻獨州的時候還勢必要分出一部分力量,用以防備此輩的突襲。

他思考了一下,就把所有軍校和參事尋來,一同商議如何解決此事。

負責北路的詹校尉肅然言道:“將軍,絕不可放任這麼一支艦隊在外麵,我們必須想辦法打掉他們!

如果我們放著他們不管,那麼他們可以去抄劫我們的後路,或者攻擊我們的載運飛舟,甚至可以去襲擊我們方纔攻占下來的密州,這樣我們將會非常被動。”

曹度點了點頭,他看向眾人,道:“諸位有什麼意見,不妨都說說看。”

一名參事提議道:“將軍,目前情形,我們唯有把希望寄托在那些玄府修士身上了。這些修士擁有強大的個人武力,還能長時間在外巡遊,攻擊之能更是遠在千裡之外,卻是正好能負責截擊這支艦隊。”

有軍校言道:“可據我觀察,即便是這些修道人之中,具備這樣能力的也不過十幾人而已,而霜洲艦隊有近兩千數目,恐怕很難截住這支艦隊吧?”

那參事卻是不這麼認為:“他們人數雖然少,但所帶來的威脅卻是切切實實的,我們對於這遠弱於我們的艦隊需要異常重視,而霜洲艦隊在麵對這些修道人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那名中年參事想了想,認真言道:“將軍,這件事隻能交給那些玄府修士去做了,我們或許可以在最外圍建立傳訊哨崗,而後請那些靈妙玄境的真修助我們留意敵蹤,這樣能最大限度防備的突襲。”

曹度冇有馬上下結論,而是逐個問了下眾人的意見,見眾人都是支援這個提議,而他本人也是傾向於此,便道:“我會設法給張玄正去書,請他幫助牽製霜洲艦隊,但我們也必須做好自己的準備。”

張禦在把時悅派出去之後,他本人一直坐鎮軍壘前沿,因為芒光傳訊極為迅速,軍府的動作也不慢,所以僅是一夜之後,他就收到了曹度從後方送遞上來的訊光譯書。

在看罷之後,他將譯書收起。

他望瞭望遠空,要對付一支近兩千艘飛舟組成的艦隊,這不是什麼容易之事,但也不像眾人認為的那麼困難。

從之前的戰鬥之中可以看得出來,霜洲這一方幾乎冇有在千裡之外反擊他們的力量,而且艦隊速度也冇有他們快,這意味著他可以帶著眾修士可以遠遠吊著這個艦隊,並且隨時隨地都可以發動攻擊。

若是對方有大量造物和本土軍壘的地麵支援,那麼他們想這麼做倒冇這麼容易的。

可是這支艦隊既然脫離了獨州,那麼就失去了這些遮護,他們大可以從容出手。

隻是他也想到,獨州這裡應該也是知道與修士鬥戰之時的各種不利,如此還敢把艦隊就這麼拉出去,那麼應該也是些許倚仗的,但他們隻要自己行事謹慎一些,不求激進,相信當無問題。

思定過後,他立時把所有玄合修士都是叫來,稍稍關照幾句後,就帶著眾人縱空而起,跟著時悅等人留下來的線索往那霜洲艦隊所在的方向追去。

在他們離開差不多一日之後,曹度帶領著大艦隊來至前沿地壘之前,開始了進攻之前的最後調整。

在得知張禦早在昨日已是率眾修追去,他也是稍稍放心。

不說殲滅這支艦隊,隻要讓這支艦隊無法起到本該有的作用,那麼這一戰也就冇什麼懸唸了。

而於複等靈妙玄境的修士這次也是應軍府所請,把人手分散出去,坐鎮於各個方向之上,以防備霜洲艦隊可能到來的突襲。

楚道人這一次則被安排在了正南麵,當夜他盤膝坐於廬棚之內,正閉目定坐之時,察覺到了一絲異動。

他睜開眼,見一個虛蕩蕩的元神照影立那裡,對他稽首一禮,道:“楚道友。”

楚道人站了起來,還了一禮,道:“公孫道友,可是又有什麼事麼?”

公孫泯道:“楚道友,我是來問一句,為何你這裡遲遲不見動手?”

楚道人道:“正要告訴公孫道友,因為目前戰事,故是我等已把約戰之日定在了月後,公孫道友請稍等待,想來也不差這幾日吧?”

公孫泯道:“等幾日是無礙,但是道友若見機會,卻也不該錯過了。”

楚道人詫異道:“何來機會?”

公孫泯言道:“昨日我在外觀望,見那些玄修遁行遠方,追逐那些霜洲飛舟而去,似那位張玄正也在其中。此人其後勢必與那些霜洲飛舟交戰。”

他笑了笑,“千餘艘戰舟,玄兵也是如雨而下,若是在此等情形下出得意外,想來也是合情合理吧?”

楚道人想了想,謹慎道:“既我師弟已是約定與他一戰,道友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公孫泯道:“可若是能在戰事之中就有所得,又何必延後呢?實在不成,那再寄托後麵一戰也是不遲。”

楚道人皺眉道:“可這位除了自己之外,身邊有眾多玄修護持,道友所求,實是太難。”

公孫泯悠悠道:“說難也不難,霜洲人想來是樂意見到此等機會的,我等可以稍加利用。”

楚道人立時明白了公孫泯的意思,他看了看後者,神情微肅道:“公孫道友,我與霜洲人分屬敵對,這等事請恕楚某人做不來。”

公孫泯看他幾眼,忽然一笑,道:“既然楚道友不願,那就罷了。”言畢,他一個稽首,身形就此消散不見了。

楚道人看著漆黑的夜色,搖了搖頭,他覺得公孫泯恐怕不會像其口中所言那般輕易放棄,不過隻要不把自己牽扯進去,那公孫泯如何做就與他無關了。

荒原之上,張禦率領眾人在朝西北方向飛遁有一日之後,就追上了時悅等人,同時看到了那支霜洲艦隊的後隊。

他詢問了一下情況,時悅言道:“玄正,我一直盯著這支艦隊,他們當中不曾有過分散,所有離開獨州的飛舟都在這裡,雖然他們時不時也會派出造物阻截我們,但是對我們的威脅並不大。”

張禦觀察了一會兒,道:“時道友,你帶著幾位道友先試著上去攻襲一次,看一下這支艦隊到底有什麼倚仗。”

時悅點頭應下。

少時,數道金光穿透重雲,前方疾射而去。

霜洲艦隊主舟之內,齊禮自離開獨州後,一直就在坐在主艙中。他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就一遍遍強調洲中有辦法獲得這場勝利,要求各處司馬、護軍安撫好下麵的軍心。

原本在荒原之上佈置了大量的傳訊哨點,方便艦隊行動,其實他本來想將艦隊分散出去,然後再在約定地點聚集到一處。

憑著這些傳訊哨點倒是能做到這一點,然而他現在卻不敢這麼做,他怕一把艦隊散出去就再難以聚合到一處了,最後隻會被人各個擊破,由此陷入混亂。

所以他隻能強行捏合艦隊,隻是這樣看去顯得較為臃腫,而且為了保持一個整體,要兼顧那些載運飛舟,速度也就快不起來。

從副這時走了過來,道:“將軍,那些修士開始對我們動手了,方纔有數艘負責護衛後方的飛舟被擊毀了。”

齊禮鎮定道:“遲早的事,好在他們人數少,隻要我們保持一定距離,一直用玄兵與他們周旋,以我們的飛舟數目,足以與他們僵持一段較長的時間了。”

從副擔憂:“可是我們隻能捱打,卻無法還手,這樣太過打擊軍心士氣了,屬下擔心這般下去,這支艦隊恐怕將難以承受住。”

齊禮沉聲道:“你去告訴所有分艦隊的護軍,就如我之前所言,會有轉機的,而且用不了多久就會出現,你告訴他們,霜洲的存在就在於這一戰,而這一戰的關鍵就在於我們,要他們千萬堅持住!”

在接下來的三日之內,眾修士不斷對這支艦隊發動攻擊,雖然霜洲方麵不斷派出分艦隊和造物不斷負責攔截護衛,可是並冇有多大作用,前後被擊破了不下三百艘飛舟,損失可謂異常之慘重。

隻是在齊禮的竭力安撫和維持之下,艦隊才堪堪維持著冇有崩潰。

而在進入第四日之後,荒原之上忽然捲起了一陣呼嘯而來的浩大風沙,隻是十來個呼吸之間,漫天沙塵就將天空遮蔽,整個曠野都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齊禮本幾天一直冇有休息,隻是偶爾假寐一下,而這個時候,他忽然睜開了目光,他眼中光芒前所未有的明亮,並大聲道:“命令所有艦隊,轉向西南!”

他一下站了起來,並轉過身來,看向主艙之內的所有參事和行軍司馬,目光炯炯道:“諸位,轉機已至!”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