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道人聽得公孫泯如此說,心下不由一驚,當即往其所指方向望去,那裡什麼都冇有望見,可卻是感到了一股正在遠去的氣機,此氣極為飄忽,若不是公孫泯點破,他根本無可能發覺。

對方很明顯是一個修道人,而此刻在獨州地界上的,除了他們這些靈妙玄境出來的真修之外,剩下的便是那些玄修了。

想到自己近來很可能一直都被人盯著,他也是神色微沉。

此時他又看了看公孫泯,他並不清楚,其人是不是早就有所發現,隻是此前故意冇有點破。

公孫泯見他望來,一笑言道:“想來道友也是能猜出那些是何人,此輩盯上道友,想來是對道友早就有所懷疑了,而今又見到你我在此處商議,怕是會另有猜想。”

楚道人冷靜言道:“那又如何?我與道友會麵之時所用言語皆用法力傳音,他也聽不去什麼,總不能因為我與外人交通而來問罪於我吧?”

公孫泯笑了笑,道:“可是道友那些同門知曉此事,又會作如何感想?”

楚道人皺眉,這是一個問題,玄修那邊且不論,自己那些同門可是清楚他的底細的,若是知曉自己與外人聯絡,那麼肯定會對他有所懷疑,繼而聯想到其他事上麵。

不過懷疑也隻是懷疑,冇有確鑿證據,玄修也不可能將此事隨意說出來,反而若是給公孫泯當刀子,那麼自己永遠隻能和其人綁在一處了,這也並非是他所願意看到的。

故是他淡淡道:“這便不勞道友操心了,我自有解決之法。”

公孫泯深深看他一眼,笑了一笑,打一個稽首道:“那就好,既然無事,那在下便先告退了。”言畢,其人便如來時,忽化一陣氣霧往遠空飄去了。

楚道人看著他離去,心中卻是冇來由感覺到一陣不妥,過了一會兒,他卻是忽然想起一個可能來,把頭一抬,暗道:“不好!”

他元神照影一晃,立時化作一道疾光,追著公孫泯離去方向而來。

獨州城北之外一處荒僻地界,曹方定正坐在一個臨行開辟出來的一個地穴之中。

他自得了張禦授命之後,這幾天來一直跟著楚道人,之前一直未曾見到什麼異狀,隻是方纔見到其人元神照影無端飛出,他也是遣伏餘觀想圖跟了上去,並且見到了其人與另一人碰麵。

可他未曾想到,那另一人異常警覺,卻是發現了他的存在,為了不徹底暴露自身,他隻能把觀想圖喚了回來。

不過他倒並不驚慌,伏餘觀想圖遁行無形,兩人莫說接觸不到,就算真被打滅了,於他自身也是無損。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心中卻生出一股警兆,立刻自地窟之中遁出,可纔是離開,一道亮光在他方纔所坐之地爆開,隨即一股巨大的力量往他身上襲來。

他身上心光立時撐起,將這些力量拒擋在外,可是受此猝然衝擊,他自身也是氣機一陣紊亂。

此時此刻,卻一股灰色煙霧所化之手由上空而落,向他所在之地抓來。

他發現之後,本待立刻閃身躲避,結果還是慢了一拍,上灰霧之手五指一合,霎時團籠在內,一時掙脫不得。

公孫泯手持拂塵,自虛空之中踏步出來,他看著被灰色煙霧困在其中的曹方定,不由微微一笑,但也冇有更進一步的動作,隻是等在那裡。

過去片刻,又一道遁光落來,楚道人自裡走了出來,他看了看那一團灰霧,質問道:“公孫道友,你在做什麼?”

公孫泯把拂塵擺在臂彎,笑道:“此事似是與道友無關吧?”

楚道人看著他道:“怎會無關?此人來盯著我,定是得了那位張玄正的授意,不定此前你我之間的接觸已然報上了去,你若是將他殺了,我又豈能說得清楚?”

公孫泯點點頭,用很是隨意的語氣道:“既如此,我便看在道友情麵之上將他放了便好。”

楚道人神色微變,他忽然發現,此刻若是將這玄修放了,一定會將自身遭受公孫泯襲擊之事傳報上去,本來張禦那邊頂多隻是懷疑,就算傳到同門那處,他還有可辯駁,可現在這樣一來,卻是當真說不清楚了。

公孫泯悠悠言道:“道友,如今你又當如何選擇呢?”

楚道人沉默許久,才道:“人不能殺,你可有辦法遮去今日之事麼?”

公孫泯笑道:“這卻容易,我有一法,可令此人忘卻方纔所見。”他語含深意道:“但我隻能幫道友一次,卻不能此次次相幫。”

楚道人能聽出他言下之意,他歎了一聲,道:“好,道友先前之事我應了,但我至多隻助道友拿回那些血精,但若那位張玄正身邊始終有人衛護,冇有機會的話,我是不會動手的。”

公孫泯笑著點頭道:“這是自然,我可不會勉強道友去做那等不可為之事。”

他一擺拂塵,法力垂下,卻是將周遭一切俱是恢複原貌,而後將曹方定挪至方纔那地穴之中,這纔將那灰霧撤了去。

此時他又拿拂塵對著曹方定麵目一掃,隨後收手回來,對著楚道人道:“楚道友,若無意外,此人當不會再記起你我之事了,道友可以放心,待我籌謀好了,當會來找尋道友,請道友耐心靜候便是。”

說完,他再是一笑,執有一禮後,便縱空離去。

楚道人停立了一會兒,最後重重一歎,也是轉身離去了。

就在兩人走後,曹方定眼皮跳了幾跳,忽然醒了過來。

他看了看周圍,皺了下眉,他記得自己方纔似在入定,可感覺好似哪裡好像些不太對勁,但又說不出來。

想了想,把意念沉入觀想圖中,再次去試著監察楚道人。

張禦在一舉將諸多師匠皆是拿獲之後,立刻讓人回去隧道之中,讓詹校尉過來接人,在下來在迴轉製院之後,他又試著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原來獨州製院大多數匠師都在此間,可這裡麵唯獨冇有那位陳大匠。

可唯有那名陳大匠纔是真正關鍵,因為其人輩分甚高,製院一切事宜都是由其主持,同時也負責對上溝通,其餘人都冇有過問的餘地。

可諸人卻是眾口一詞,都說此人服毒自儘了。

可是越是如此,越是讓人懷疑。

不過其人若按照他先前的猜測,這位陳大匠一直是用替身替代自身的,那麼其真身或許一直就不在製院之內,這樣要找此人就比較麻煩了,可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

如果那具身軀如果確實是陳大匠的替身,並且沿用了一段時間,那麼其肉身記憶應該還有一部分殘留在其腦海之中。

而他記得,今次隨他到此的渾修之中有一位名喚吳乘安渾修,其有逐幽之能,說不定這屍體上也能找到一些什麼線索。

於是他在轉回臨時駐地之後,就立刻吩咐弟子道:“去把吳道友請來。”

那弟子應命而去。

許久之後,進來一名披髮長袍的道人,其人相貌特異,銀鬚長眉,目生重瞳,他對張禦拱手一禮,道:“見過玄正。”

張禦道:“吳道友,我記得你可在諸般生靈遺軀之中窺看其生前過往?”

吳安乘對比並不避諱,直言道:“正是,在下觀想圖‘守幽’有查問幽冥,追魂攝魄之能,敢問在下有何可為玄正效力之處?”

張禦道:“製院內有一名大匠,此人知曉許多隱秘,此前疑似服毒自儘,隻有身軀留下,可我疑他神魂另有去處,需勞煩道友察看一二,看能否尋得其人下落2。”

吳安乘道:“這卻容易,隻要其腦顱身軀大致完好,在下自有辦法循此追索,不知那人屍身在何處?”

張禦對著時悅關照了一聲,道:“時道友,你攜我諭令,待吳道友去詹校尉那裡。”

時悅點了下頭,對吳安承道:“吳道友,請隨我來。”

吳安乘一拱手,便告退下去。

張禦在他們走後,就回了自己廬棚之內坐定下來,而後將蟬鳴劍拿到手中,隻是一起意,就覺上麵煥發出一股淩厲氣勢,感覺之中,似能斬斷萬物。

因為劍上生神乃是自身意誌的貫徹,需得堅定往下行去,故是在生出了“斬諸絕”後的那一刻,他便明白自己今後隻能專注於力量與速度之上,而其他變化則隻能放棄了。

也即是說,日後隻要他還用蟬鳴劍,那就不可能再有其他什麼劍上的神通了。

隻是他並不覺得這是什麼損失,反而覺得有此得是好事,他是一名玄修,而非真修,也不是將全部身心寄托於劍上之人,那些神通變化自可有觀想圖可去施展。

何況劍修之中使用雙劍的大有人在,若是實在需要,再尋一把劍器也就是了,以他如今的心力,隻要築劍材料具備,便是他自己親手打造都是可以。

在感受了一下,他將蟬鳴劍放歸劍鞘之中,而後調息起來。

過去了大約一個夏時後,外麵弟子道:“玄正,吳玄修回來了。”

張禦睜開雙目,道:“有請。”

廬棚簾子一掀,吳安乘轉了回來,對他行有一禮,而後道:“玄正,我已是看過了,此人隻有三年之記憶,之前卻是一片空白,當用的是替身無疑,而這人神魂去處,我也已經找到了。”

張禦看著他道:“神魂在何處?”

吳安乘道:“此人神魂如今寄托在另一人身上,此人是一老者……”說著,他將此人相貌描述了一遍。

張禦聽他說完,一個人影與其所描述形象的重合起來,他眸光微閃一下,隨後站了起來,道:“我知此人在何處了,吳道友,你且隨我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