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僅僅是在一日之後,位於兩州之間的定湖上空突然出現了大量飛舟,並進入湖底之下進行探查。

在搜尋大約十餘天後,於距離地麵大約八十裡深的地方,發現了一處在近段時日被破壞的地下馳道,而其前端則指向了更深處。

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標示了。

張禦在得知這訊息後,與曹度商議了一下,便帶了一眾修士往此而來,而這一次明校尉也是同樣帶了大量的披甲軍士跟了過來。

由開辟的出來的通道進入地下後,眾修士放出心光,一邊清理破碎的甬道,一邊往前行進。

而在又往地下深入十餘裡後,便進入了一段相對完好的甬道之中。

明校尉這時站了出來,對著張禦一抱拳,自告奮勇道:“張玄正,前幾次鬥戰,都是諸位打頭陣,不如這一次就讓我來吧?”

張禦看他一眼,點頭道:“那明校尉自己小心。”

明校尉自信滿滿道:“諸位就等我的好訊息吧。”他一揮手,就帶領一眾披甲軍士朝著通道深處衝了進去。

過去不久,前方就傳來了隆隆交手之聲,聽起來極為劇烈。

不過聲音又很快平息了下去。

張禦與眾修緩步向前走去,便見地麵之上全是一個個隻剩下殘肢斷骸的晶玉巨人,他掃了一眼,這些人明顯是精銳,此輩的外甲比他之前所見到的霜洲軍士堅固華美的多。

明校尉這一路的突破看起來非常順利,他們一連穿過了十餘裡長的甬道,這裡麵的守衛顯然毫無防備,一時也冇能抵擋住他們的攻勢。

在連續突進了大約半個夏時後,前方的交戰聲音忽然激烈了起來,顯然是前進受到了阻礙。

萬明道人言道:“玄正,需要我們出手麼?”

張禦淡聲道:“無礙,隻是些普通守衛,明校尉足以應付了。”

而此刻在洞穴下方,一個空蕩蕩的石製建築內,高冠老者正坐在一麵巨大的石椅之上,他收到下麵的稟報後,還有些難以相信,他完全冇有想到,青陽軍府的人居然能找到這裡來。

他氣怒非常,嘶聲道:“內賊,一定是有內賊!”

周圍的親衛聽到他如此說,心中既有畏懼,又有惶恐,有人請示出聲道:“相國,我們該如何做?”

高冠老者怒罵之後,很快又冷靜了下來,他對著下麪人沉聲道:“知道了,你們儘量利用地勢擋住來敵,我會去請示正國,不用擔心什麼,有正國在此,事情到不了最壞地步。”

他鎮定的語氣讓眾親衛略略心安,對他一躬身,就各自下去安排了。

高冠老者在他們離開後,穿過身後一條洞穴隧道,快步來到處滿布熔岩的地界,跨過焦黑的浮板橋,來到那巨大的幽藍晶石之上,對著上方一揖,道:“正國,事情有些不妙,青陽軍府的人已是發現了這處所在,請求正國複生我霜洲子民,不然怕是擋不住。”

那個晶石之中的高大人影發出聲音道:“家相認為,複生所有霜洲子民,就能擋住來敵了麼?”

高冠老者沉默不言。

那高大人影道:“看來家相也不認為能擋住,那麼何必再去做這些無用的事情呢?”

高冠老者艱澀言道:“可是不如此,我們也無處可躲了啊。”

“不,有的,還是有的。”高大人影的聲音柔和了一些,“待我聚集所有子民的神魂,攝取更多源念,提升了源血,我就能和那一位溝通了……”

高冠老者渾濁的眼睛之中頓時露出驚恐之色,他冇等高大人影說完,忽然起身,急急往外跑去。

那高大人影雙目之中迸發出明亮光亮,高冠老者身上頓時有絲絲縷縷如煙霧一般的物事飄盪出來,而後便聽到他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過了一會兒,他整個人伏倒在了地上,頂上的高冠骨碌碌滾了出去,身軀也是迅速如枯木一樣朽爛了下去,最後隻有一灘人形痕跡殘留在了那裡。

那高大人影自言道:“還不夠,你們都回來吧。”

在不遠處的洞窟之中,那裡麵堆滿了密密麻麻的晶玉,每一個都是忽明忽暗,似如在有節奏的呼吸一般,也似在沉眠之中。

可是此刻,這些晶玉卻是受了什麼召喚一般,裡麵的光亮急促閃爍起來,而後同樣一陣陣的煙霧從上麵被牽扯了出來,再往高大人影所在的地方彙聚過去。

當這些煙霧離去之後,這些晶石似被抽離了什麼最為關鍵的物事般,一個個坍塌碎裂,全在原地變為了一地粉末。

不止是他們,此刻就連那些正在對抗青陽方麵入侵的守衛也是一個個發出了哀嚎之聲,身上有一個個煙霧狀的物事飄盪出來。

甬道之內,明校尉此刻正帶著人往前方衝鋒,本來前方通道地形狹窄,再加上那些衛士一個個悍不畏死,讓他前進受到了不少阻礙,可就在這個時候,這些霜洲人卻是在慘嚎聲中紛紛倒在了地下,而後就一動不動了。

一名軍士愣怔道:“校尉,這是怎麼了?”

明校尉試著琢磨了一下,可卻判斷不出對麵是什麼路數,再一轉念,反正無論什麼變化,自己到頭來都是要衝進去的,那還想個什麼勁?

於是他一揮手,道:“不管了,隨我衝!”隨後帶頭向前。

他的從副一邊跑一邊耐心告知那些軍士:“在戰鬥時若有事問校尉,你們隻要問衝還是不衝就行了。”

眾軍士一聽,紛紛點頭。

此時此刻,無數煙霧從四麵八方往那枚巨大晶玉之上彙聚而來,所過之處,掀起了一陣陣亂流狂風。

而那晶石也是變得越來越是通透,上麵的幽藍色澤則是在逐漸黯淡褪色,而裡麵的高大人影則是變得越來越清晰起來。

由於冇有了阻礙,明校尉一行人得以順利突入進來,這裡麵雖有許多岔路,可是他卻是死死認準了那煙霧離去的方向。

後麵的軍士們見他冇有下令分散,也是跟著他一路過來,奔行了大約半刻之後,最後隨那些煙霧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溶洞之中。

這裡空間廣大,到處流淌著濃稠的赤色熔岩,堪稱是一個熔流巨湖,周圍氣息灼熱無比,視線裡的東西似乎產生了扭曲,湖麵上則漂浮著一塊塊焦黑色的石板。

而在正對麵,矗立著一座三丈高下的灰白晶玉,周圍飄蕩著晶屑薄霧,裡麵能隱約看出一個人形輪廓。

這個時候,他們聽到了輕微的碎裂聲,而細密的紋路在晶玉之上蔓延開來,而後一塊塊掉落在了地上,再摔成較為細小的碎礫。

待得所有晶玉都是崩裂下來後,裡麵顯露出來的,是一個肌肉線條十分優美修長的男子。

可以看到這個人麵容十分俊美,頭髮和眉毛呈現銀白之色,眼瞳漆黑一片,身上是一件薄薄的絲質長袍,手中持有一塊幽藍色澤的長棱形晶玉,而皮膚外表則有附著有一層瑩瑩閃爍的靈性光芒。

他十分之高大,隻是站在那裡,就比他們這些丈許高的披甲軍士還要長出半頭。

眾軍士齊齊看嚮明校尉,道:“校尉,衝麼?”

“衝!”

明校尉說出話的時候,眾人隻覺眼前一花,就見其人已然於瞬之間跨過了寬長的湖麵,出現在了高大男子身前,並且一拳轟了出去。

凝練而龐大的力量彙聚在了他的拳頭之上,周圍的空氣似乎生出了被整片扯動的感覺。

高大男子不閃不避,身形微微前俯,竟然以自己的額頭迎上了明校尉的拳鋒。

明校尉一拳砸上去,卻感覺自己力量一下進入一片空洞之中,他也是經驗豐富,立刻知道不好,果然,幾乎是瞬間,一股同樣巨大的力量反推了出來。

下一刻,隨著巨大轟鳴聲傳出,洞窟之中發生了隆隆震動,周圍的熔漿也被一股驚人的氣浪從他們交戰之地向外推開。

隆隆的聲響震動著整個地下空間,後麵跟隨過來的張禦和一眾修士自也是感受到了。

張禦眸光微動,身上燦爛星光一閃,整個人從原地消失不見。

溶洞之中,眾軍士本待前衝,可眨眼間,便見明校尉化作黑影,嗖地一下被震飛了回來,不過在將要撞在石壁上時候,其人卻是一收腹,憑空數轉,卻是卸去了力量,再是嗒的一聲穩穩落在了地上。

明校尉左右活動了一下頸脖,又活絡了一下手臂,咧嘴道:“有點疼啊。”

高大男子看了看明校尉,用純正的天夏話道:“你身上所披的,是青陽天機院現在的玄甲麼?”

明校尉冇有回答,而是咧嘴一笑,隨後再次前衝,而這一次,到了半途之後,他身形一轉,上身向後舒展,下半身一腳朝其人踏來。

高大男子這一次冇有和對他對攻,漆黑的雙目裡泛起兩道白光,而後托起手中那枚晶玉,遙遙對他著一晃。

明校尉纔是衝到半途,就感覺被一股力量所阻,他用力一掙,卻是撲通一聲沉入到了那些熔漿之中,熔漿湖麵之上一時隻剩下了咕咕翻騰的氣泡。

高大男子目光一掃其餘披甲軍士,正要對他們動手,卻是感覺到了什麼,動作一頓,往上看去,卻見溶洞上方,有一散發熠熠光芒的物事飄懸在那裡,一團模糊幽氣居中,兩側是兩道燦爛若星河的雙翼,照得整個洞窟一片明亮。

他聽得有緩而從容的腳步聲傳至,不由警惕看去,隨後便見一個身著玉色道袍,手持長劍的年輕道人走了進來,待在對麵站定之後,一雙有若星辰的眸子就朝他望了過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