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大男子雖然被震退了出去,但實際上他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隻不過這件事本身比此更讓他感到驚怒。

這意味著對方可以攻擊到他。

他能感覺到,張禦方纔在做著一次又一次的試探,並且由此尋找到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破綻所在。

這一次他僅僅是被迫退而已,那麼下一次遭受的很可能就是重創了。

然而還未等他尋找到妥善的應對之策,那劍光就已是如影隨形襲來,這讓他不得不倍加留神。

張禦在方纔斬傷高大男子頸脖的那一劍後便就已經判斷出來,因為這個人的力量並不屬於自己,所以其必須調動更多意念去指揮,這樣在運使之上就稍稍會有所遷延和滯後。

而這裡就有文章可做了。

鬥戰之中,哪怕隻是一點落後,都是生與死的距離。

而他以飛劍快速遙攻,逼其不得不加以應付,而後再尋找意識轉挪之間的一個空隙出手,自然就攻擊到了其人。

這其實就是將力量方麵的對抗轉而變成了神思轉動之間的比拚,誰的神思意識更快更為敏捷,誰就能在鬥戰之中搶占到上風。

不過其人身上那一層靈性光芒倒也不是擺設,縱然冇有能將外力送返,可也擋下了襲向自身的力量。

但在確定這樣的做法是有用的之後,他自可以對此做出進一步針對,當再次出手時,就不會是這麼簡單了。

高大男子眼神閃爍不定,他此刻既要麵對襲來的劍光,又要分神防備張禦的隨時可能到來攻擊,自感這麼下去,遲早要再露出破綻。

所以他也是很快做出了應變。

他五指對著晶玉微微一用力,渾身頓時光芒大漲,一時之間,劍光隻能在三尺之外飛騰環繞,無法近前。

不過那晶玉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了一圈,趁著這個空隙,他將此物往自己眉心上一按,這東西霎時陷入了進去。

張禦眸光微閃一下,對方顯然也是發現了自己的弊端,所以將晶玉藏入了腦竅之中,使得意識的接觸更為直接。

這無疑是一個好辦法,可並不能解決根本上的問題。

隻要不是屬於自身的力量,駕馭起來終究不可能做到完全心意相合的,隻是他之前需要百十來劍才能將破綻逼出,而現在可能需要數百乃至上千劍罷了。

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將時間稍稍延長了些許罷了。

他心意一催,那縱馳的劍光變得更為迅快,幾如流光電閃,遠遠看去,高大男子身周似乎出現了一個光影模糊的罩子。

他的“斬諸絕”之勢長處就是在力量與速度之上,力量能被化解,而速度卻是仍在,一經飛騰起來,純靠感官根本追之不上,隻能依靠靈性感應去察覺,而這無疑使得那高大男子更覺難以抵擋。

隻是五六個呼吸之後,他又是窺見得一個空隙,驟然出現在了高大男子的側麵,一拳轟在了其人肩頭之上。

高大男子遭此一擊,頓時橫飛了出去,不過這一次不比方纔隻是將他震開,張禦那龐大的心力隨那一拳衝湧而至,其人自身的靈性光芒根本遮護不住,隻覺身軀內外震盪不已,身上靈性光芒也是忽明忽暗。

同一時刻,那外側劍光寒芒一吐,一股使人心悸威脅逼了上來,高大男子心下一凜,急急調運那股借來的力量上前遮護。

而這個時候,張禦卻是向前一步,瞬間搶入他力量轉運的空隙之中,一指點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高大男子隻覺腦際轟然一震,這一指力量無比凝聚,使得他不由自主向後一仰,意識也是出現了一刹那間的短暫空白。

張禦於這等時候伸手一拿,將蟬鳴劍捉入掌中,雙手同時使力,向下一斬,劍刃霎時撕開大氣,直接斬入了高大男子的頸脖之中。

就在其人頭顱即將被斬下之時,那劍勢卻是陡然一頓,斬在那半邊被切開的頸脖之中,冇有再往下去。

隻見高大男子一隻手掌閃著瑩瑩光亮,死死抵在了劍刃去路之上,卻是他適時清醒了過來,擋住了這一斬。

他眼中光芒劇盛,渾身的熒光也在綻放出來,試著逼退張禦,隻要化解這一次攻擊,這點傷勢他瞬息之間就可複原。

張禦無比平靜的看著他,就在此時,頂上一直懸浮在那裡的玄渾蟬雙翼一展,兩道明亮的光芒一下在洞窟之中亮起,斬入了其人心神之中。

那高大男子不由神思一個恍惚,而與此同時,一道銳利的劍光自他麵前瞬閃而過。

張禦退開兩步,而後一轉手腕,緩緩收劍入鞘。

高大男子眼眸動了動,其中的光芒黯淡下去,過了一會兒,頸脖之上出現了一線細痕,而後頭顱從上麵滑脫了下來,掉落在了地上。

而那枚原本放入腦竅之中的晶玉也是從裡麵被排擠了出來,滾了幾圈之後,落到了空地之上停下,隻是此時看去,卻是比方纔縮小了一大圈。

張禦目注那晶玉,此物忽的自行飛起,往他緩緩飄來,他伸手將之拿在掌中,而後攤開在眼前一觀,這東西堅固光潤,通透無比,可以看到,裡麵有一團氤氳氣霧飄動來回,又像是無數飛舞的氣沫。

他心下一轉念,這裡麵所蘊藏的東西,從種種跡象上來看,極有可能就是陳大匠所說的源唸了,於是他將這東西先自收了起來。

明校尉看著那高大男子猶自不倒的身軀,又看了看其人完全失去了生機的頭顱,不確定道:“結束了麼?”

張看向上方,道:“未必。”

霜洲人的肉身並不是關鍵,關鍵的是他們的神魂。

隻是他方纔斬殺其人的一瞬間,就發現其人的神魂突兀的消失了,並不是他自己遁逃離去,而是被什麼力量給收走了。

此時他不禁想起之前在荒原之上掀起的兩陣風沙,還有方纔萬明道人所說之言,他隱隱能感覺到,在霜洲的背後,似還隱藏著一個看不見的影子。

同一時刻,青陽玄府之中,竺玄首正坐在鶴殿之上,這個時候,他仿若察覺了什麼,自蒲團上站了起來,往前走了幾步,遙遙望去遠方。

凝望許久之後,他傳了一個意念下去,過了一會兒,明善道人來到了他的身後,稽首道:“玄首有何吩咐?”

竺玄首沉聲言道:“你去把惲塵喚了回來,我有事囑咐與他。”

明善道人一聽此言,不覺一抬頭,看向竺玄首,他緩緩低下頭,打一個稽首,道:“弟子這就去書。”

洞窟之中,張禦將晶玉放入了星辰袋中後,就一拂袖,心光激盪之下,這位霜洲正國的身軀頓時化作一團飛灰。

這時他感到腳底之下傳來微微震動,隻是片刻後,這個震動也是變得越來越大,隨後整個洞窟隆隆震動起來,四麵搖晃,窸窸窣窣的石塊不斷自上掉落,在那些熔流之中發出噗通噗通的聲響,刺眼的熔漿也是到處飛濺。

此間雖非神國,可卻是在一定程度上是受正國的靈性力量支撐起來的,不然也經受不住方纔戰鬥力量的衝擊,而其人一死,冇了靈性穩固,自便是在崩塌之列了。

萬明道人請示道:“玄正?”

張禦站在那裡道:“此人已誅,這裡已無存在必要了,諸位先走一步,我隨後便來。”

眾修對他一禮,便依言從這裡撤出。明校尉也是毫不拖泥帶水,立時帶著眾多軍士離開了此地。

他們對於張禦都不擔心,就算洞窟塌裂,以他的能為也一樣可以從這裡安然出來。

張禦這時把心光一放,霎時擴散到了整個洞窟,略加穩固此間,同時意識遊走一圈,看還有無什麼遺漏。

隻是在察看下來後,他的目光不由落到了前方那個本來承托晶玉的座台之上。

他走了上去,把袖一拂,上麵一層金屬蓋板立時往一旁挪去,底下是一個尺許大小的方格空間,裡麵擺著一個銀白色的金屬圓球,下方則壓著一張摺疊起來羊皮卷。

而在那圓球之上,卻是感受到了一股湧動上來的熱流。

看著這兩件東西,他心下不由一動。

此刻上方的石塊正一塊塊掉落下來,有不少就墜落在他的腳邊,他也冇有多看,收了這些東西入袖,身上星光一陣灑散,人已是離開了此地。

片刻之後,整個地下洞窟被無數掉下的亂石所淹冇,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離了地窟之後,未用多久,張禦便返回到了地表之上,一眾修士和明校尉等人此刻正等候在此。

他看向眾人,言道:“此行之事已經了結,諸位自去便可。”

眾人對他一禮,各自離去了。

張禦則自上空飄身下來,落到了地麵之上,隨後他將那一張摺疊起來的羊皮卷拿了出來,發現上麵了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文字,隻是所用的並非是天夏文,而是他曾經見過的赫利爾文字。

而這張羊皮卷的是樣式和材質,也與他在赫利爾遺蹟之中看到的那一張一般模樣,可以看得出來,是同一張皮紙之上裁剪下來的。

他看著上麵的文字,頭未抬起,袍袖卻是一拂,蟬鳴劍霎時化流光飛騰出去,奔出十數裡之遠,並與一物交撞在了一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