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自紫星袋中取出了那枚霜洲正國留下來的晶玉,並送去了陳大匠處。

這東西經過霜洲正國幾次運用,最後隻剩下了大約核桃大小的一枚,不過這卻正好,他感覺這東西給了陳大匠太多,並不是什麼好事。

陳大匠接了過來,伸手摩挲了一下,眼神之中現出幾分激動,但是他很剋製,一會兒就恢複了鎮定,並將此物此妥善收了起來。

他抬起頭來,端正神色道:“玄正既然帶來了這東西,我自也當履約,唔,張玄正是想問有關那造物人之事?”

張禦道:“尊駕可先從造物人說起。”

陳大匠道:“好,那便先說我霜洲這邊,在我主持製院之時,我共是奉上命打造了三千兩百一十二個造物人,這其中絕對大多數都是送到青陽上洲了。

至於用途麼……

霜洲倒並非為了做什麼陰謀鬼祟之事,他們也不相信憑藉一群造物人就能把青陽上洲如何,他們這麼做的目的隻是為了方便從青陽兩府獲取訊息,同時負責遮掩霜洲的存在。”

張禦道:“據我所知,霜洲也曾往域外道派之中派遣過不少造物人?”

陳大匠露出了一絲嘲弄,道:“是有此事,製院很多事並不是由我們來決定如何做的,真正做決定的是霜洲的金相國,左、右輔國還有少府一些上層權貴,這件事便是上麵要求的。

他們妄想通過派遣一些造物人去往域外道派學習道法,然後就能擁有一支為他們所用的修士。

我並不看好此事,因為這並不是我們所熟悉的領域,而且我們的財力有限,隻能儘量集中在我們擅長的地方,如此纔能有可能在某些方麵勝過青陽,處處鋪開,隻會處處平庸。

但他們卻執意要求這麼做,結果用了數十年時間,耗費了無數的財力和物力,最後卻隻有一人成功了。

而這個他們唯一的門麵據說後來也是叛逃出去了。所以這隻是一個失敗的方略罷了,根本不值得一提。”

張禦微微點頭,這個情況和他所瞭解的大致差不多,這時他目注陳大匠道:“我想知道的是,你們是如何控製這些造物人的?又是如何確保他們的忠誠的?”

陳大匠沉聲道:“其實當時我們很少用控製造物人思維的東西,不是不能做到,而是代價太高,若在每一個造物人身上佈設此物,一來是無有必要,二來是這裡的耗用我們也承受不起。

所以我們隻是在少數認為有潛力的造物人血液之中注入了一些微造物,若是他們不聽命令,那麼我們就可利用這些東西來破壞他們的生機。”

說到這裡,他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一直不讚成這麼做,因為隻要是擁有情感的智慧生命,就不會喜歡自己的生命的受人挾製,這樣他們做任何事都會是消極的,不利於具體行事。

若是依照我的意見,根本不用去上任何手段,他們本身的出身就是確保忠誠的那一把鎖,試想一下,若是被爆出他們是霜洲造物,就冇有人能信任他們。”

這時他麵上略帶譏嘲之色,道:“不過正如前麵那個方略,冇有人願意聽我的。且據我後來聽到的訊息來看,那些進入青陽的造物人一直在設法解決身上的微造物。

還有一些造物人則在暗中試圖毀滅霜洲。這次霜洲被滅,或許也有他們在其中推動。哦,不僅僅是霜洲,還有知曉他們身份的人,這樣他們就能安心做一個真正的天夏人了。”

張禦聽著他的敘述,這裡麵夾雜著陳大匠自己的不少私人情緒,不過也恰恰是這樣,說明其所得是最為的真實的情況,他繼續問道:“陳大匠可知這些造物人的去處麼?”

陳大匠道:“這些人去往哪裡都是上麵安排的,並不通過我們製院。

不過我雖不知他們如今具體在何方,又在做些什麼,可是他們每一個人特征相貌乃至年歲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稍候張玄正可派一信得過的人到我這處,我可口述下來。”

張禦點頭道:“如此甚好。不過陳大匠以前既在青陽天機院做事,那麼對青陽的造物人又知道多少呢?”

陳大匠想了一想,道:“我在調去兩州之前,也曾在青陽天機總院中待過一段時日,青陽最早一批造物人是來做替身之用的,每一個人都是設立有文冊。

隻是濁潮到來後,文冊被毀,不過這在當時也算不得什麼大事,因為當時造物人數目十分有限,也造不成什麼太大危害。

不過說起這個,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來,想來張玄正定是有興趣知道的。”

張禦道:“尊駕請言,我在此聽著。”

陳大匠嗯了一聲,道:“大概是在六十八年前,我記得五月初三那天,青陽天機院中來了五個外洲大匠。

當時的青陽天機院院主,是即將卸任的洪昭,而我則是他的副手,我們二人與被喚了過去,用了整整一年時間,與這幾位大匠一同合力打造了一個造物人。”

張禦看著他道:“是什麼造物人,要這麼許多大匠一起合力?”

陳大匠抬頭看向他,道:“因為這個造物人十分特殊,他是一個造物人大匠,是合我們眾人之力打造的。”

他此時語聲之中略帶感慨道:“他可以說這是我們所有人的傑作,當時我們所有的人都充滿了一種熱情,可以說都是傾儘了全力,今後若無特殊情況,恐是再難做成這樣類似的事了。”

張禦目注他道:“這個人是誰?”

陳大匠緩緩言道:“他就是現如今青陽上洲天機總院的正院主方諭中。”

張禦眸光隱動,他想過造物人可能會出現在上層,但倒是未想到,天機院院主本身就是一個造物人。

這位方諭中名聲很大,現在分院不少師匠就是其人學生,他的勢力在天機院中也無疑是最大的。

他思考了一下,道:“這個訊息若是在戰時拋出,或會引發戰事進程,至少也會讓青陽上洲內部起得一場動盪,陳大匠就冇想過將此透露出去麼?”

陳大匠搖頭道:“他是我們的傑作,我也是想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況且我懷疑上麵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便是說出來,怕也撼動不了他的地位。”

張禦道:“那你們可在此人身上留有過製束的手段?”

陳大匠並不確定,道:“或許有,隻是最後的打造並不是我負責的,可就算有,製束之權應也並不在我們這些人的手裡,而是而是在上層某位的手中。”

張禦又問:“當時是誰組織的此事?”

陳大匠道:“洪昭冇有說,我也就冇有多問,有些事情知道太多了並不好。”

張禦心思一轉,洲域內後來出現的那些造物人,不定就和此人有著直接關係,他道:“我曾遇到一個造物人,他似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陳大匠悠悠道:“這要看打造他的人想要達成什麼目的了,不過似那些不清楚自己身份來曆的造物人,打造他的人多半是會留下什麼控製其人的手段的,不然豈非白費工夫?”

張禦點了點頭,道:“那麼我若要快速鑒彆造物人,有什麼好用的辦法麼?”

陳大匠沉聲道:“很難,除非是我自己打造的,我自會留下一個由我鑒彆的標記,就算他後來改換麵目身形,我也一樣可以認出來,除此外就隻能用一些笨辦法了,最簡單就是利用魘魔來鑒彆,不受魘魔侵染的,那多半就是造物人。”

張禦一想,這個方法與武澤所提供的還有曹度所使用的,思路幾乎是一致的,看來這是目前唯一的手段了。

他又問道:“我聽聞霜洲製院與青陽上洲的天機院一直有所聯絡?”

陳大匠道:“隻是技藝上的交換罷了,因為霜洲可以做一些在青陽不被允許也無法做得嘗試。我們彼此都有默契,不涉及雙方的政事,張玄正若是需要,我可也將這些人名單一併給了你。”

張禦道:“那便請陳大匠稍候一併寫下來。”

他再問了陳大匠一些話後,就自裡走了出來,

而後關照了軍卒一聲,道:“向地麵發芒光傳訊,讓人把溫良道友喚來。”

那士卒應命之後,過了一會兒,便有芒光傳訊發出,不多時,溫良就駕一道來到了牢舟之上,拱手一禮,道:“不知玄正有何吩咐?”

張禦道:“我需道友助我將一人的記憶拓下。”

陳大匠所知的造物人足有三千餘個,就算每天他能描述一百個人,也需要月餘時間才能完成,這實在拖得太久了。

而且就算有了相貌特征和年齡,也不見得能立刻找到這些人,還需要進行對比排查,為了儘快完成這件事,這裡便需要用一些神通道法了。

他帶著溫良再是步入關押陳大匠的牢房,將溫良的神通交代了一下,並道:“陳大匠隻需回憶那些造物人便可,你可放心,你既立契書,我自不會讓人窺看你不願讓人知曉的私隱。”

陳大匠卻很輕鬆,道:“我當然是放心的,張玄正若是要用這等手段對付我,那一上來就可如此做了,不必等到眼下,現在既能如此方便,那也是省了我一番事。”

張禦對溫良點了下頭,後者走上前去,對陳大匠道一聲得罪了,就將手放在了其人額頭之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