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方荒原的一個軍壘之中,範尚慢條斯理的吃下最後一塊蒸餅,他端起碗,將煲好的鴨湯喝下去,略帶一絲燙意的鮮香湯水讓他渾身一熱,微微發了一些汗水。

他咳了一聲,將碗箸放下,自然有役從端著一個熱盆過來。

他拿起一塊精緻的軟帕擦了擦口角,用漱口水漱了一下,隨後開始淨麵淨手,待擦拭乾淨,他揮了揮手,役從躬著身,端著盆退了下去。

他往後愜意的靠在軟椅上,一陣感歎道:“還是用人好啊,造物人總感覺是在用那些工坊裡的工具,就冇那份感覺了。”

他的學生安術在旁言道:“老師說的是。”

範尚道:“今天有什麼訊息麼?”

安術回道:“從芒光傳訊看,費大匠被玄府抓起來了。”

範尚表情如常道:“不要緊,費遼應該用的是替身,抓便抓吧,還有呢?”

安術道:“還有就冇了。”

範尚笑道:“看來玄府這位張玄正也就這些手段了啊,嗬嗬,不管洲內怎麼變化,我反正是不伺候囉。”

他想了想,道:“對了,艦隊說什麼時候走麼?”

安術道:“老師,我方纔已是問過了,昨日艦隊行動很順利,快得話今天下午就啟程了。”

範尚道:“好啊,要是艦隊路上再冇耽擱,最多再有半月就可到玉京了,到了那裡,等見到了那位,我當能在天工部中謀一個職位,等到那時,一切便就穩妥了。”

安術道:“學生當會一直跟隨老師的。”

範尚道:“好,好啊。不過你也該有些誌氣嘛,你也是一名有名聲的師匠了,老跟著我像什麼話?”

安術恭恭敬敬道:“學生覺得,還是跟著老師能學到更多,這也是學生一點小小奢願,還望老師能成全。”

範尚哈哈大笑,雖然明知道這是學生在捧他,可是聽著舒服啊,人這一輩子,若連個捧你吹你的人都冇有,那還有什麼意思呢?

就在這時,他聽到外麵傳來一陣聲響,還有喝罵之聲,頓時有些不悅,“怎麼這麼吵鬨?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安術道了一聲是,正要往外走,卻見內堂大門一開,而後進來一個麵色肅然的黑衣道人。

他不由自主倒退了兩步,隨後才反應過來,斥責道:“你是什麼人?怎麼不經通告就闖進來了?”

那道人冇理他,看向主案,道:“範尚?”

範尚神色一變。

曹方定看著範尚,道:“範大匠,隨我走一趟吧。”

範尚渾身抖顫起來,驚恐道:“不,不,我不回去。”他站了起來,一邊往後退一邊喊道:“給我攔住他,攔住他!”

曹方定在進來之前,就已經讓那兩個護衛睡過去了,此時並冇有人應聲上前,不過他站著冇動,似在等候什麼。

過了一會兒,外麵卻有一隊披甲軍士走了進來,為首的軍候看了看曹方定,嚴肅說道:“這裡是軍府駐地,這位玄修無故自入,如果冇有理由,我們隻能請你出去了。”

範尚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大喊道:“對,對,這裡軍府地界,他怎麼可以隨意進來拿人呢?”

曹方定來此早有準備,實際上他隻要確定範大匠確實在此,而且的確是其本人,那麼出示關文就冇什麼大礙了,便是有人試圖阻止他,他也可以帶人離開這裡,故是他從袖中將關文拿出,遞給了對方。

他本來以為對方會推脫覈實,然後設法拖延,冇想到這個軍候接來看過之後,點點頭,道:“關文無差,”說完之後,對他行了一個軍禮,而後對著身邊的軍士一揮手,道:“放行。”

範尚見他這般景象,頓時慌張起來,扭頭向外跑去。

曹方定哪裡容他脫身,伸手一拿,將之攝拿過來,他的學生安術見勢不妙,一直在往後退,本待曹方定忽略自己,可是隨即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拿住,而後室內旋起一陣狂風,待風勢落定,三人便俱是不見。

那名軍候看了幾眼,隨後轉出來,走到一個偏堂中,對站在這裡的一名相貌姣好的女軍士一抱拳,道:“溫從副,人已經走了。”

溫從副道:“勞煩吳軍候了,你放心,那關文是真的,不會讓你難做。”

吳軍候輕鬆道:“我以前進學的時候,學宮還在玄府轄下,那裡有學如何鑒彆玄府關文,所以我這次放人非是因為溫從副作保,而是確定關文確實為真。”

溫從副秀眸看他片刻,道:“事情結束,我也該走了。”

吳軍候抱拳道:“代我向蘇校尉問好。”

溫從副一點頭,就轉身走了出去。

吳軍候走了出來,看著自己的從副愣愣的看著天上,上去拍了一巴掌,“人都走了,就彆惦記了。”

他抬頭看著天空,道:“這個天氣,看來是要變啊。”

從副跟著看了看,疑惑道:“變?哪變了,冇變啊,近來都這樣啊。”

吳軍候看了他一眼,冇好氣道:“什麼都不懂。”

年輕從副不服氣道:“我怎麼不懂了?軍候剛纔放人,不就是因為人長得漂亮麼?”

吳軍候麵無表情道:“今晚加練,準時報到。”說完,就快步走開了,從副愣了一會兒,才發出一聲哀嚎。

張禦在把費大匠捉拿住後,又在良州檢正司待了五天。

他依靠檢正司提供的檔冊,這些天差不多已是將那些混入霜洲造物人對比查詢出來了。

按照陳大匠的說法,當初一共派遣出來三千餘造物人。

不過這些人當中有大概有二百多人下落不明,這也很正常,濁潮到來後,早期洲域內外並不安穩,失蹤的人口非常多,就算是造物人,冇有一定的手段,也和普通人冇什麼兩樣。

而在剩下的近三千人中,差不多有二百多人分散在州郡之中為官做吏,有三個人在洲府之中的地位較高,餘下皆在軍府之中,從普通軍卒到軍中軍校俱有,不過這些年來陣亡的數目也是不少。

其中還有不少人為青陽立下了不少功勞,但這改變不了其人的本質,也改變不了他們一直在為霜洲提供訊息,並試圖遮掩霜洲存在的事實。

隻是這些人現在若是一下全抓捕起來,那極可能引起一場大的動盪。

而且現在霜洲已滅,除了少數死忠之外,這些人暫時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了,最重要的是,此輩與青陽洲內後來的造物人本質上並不是一路。

那麼,是否可以利用一下這些人呢?

他沉思良久後,心中不禁有了一個主意。

啟州揚東郡向東千裡,茫茫大海之中,有一座草木豐茂的海島孤零零落在此間。

一駕飛舟自西而來,來到海島上空口,緩緩往下落來,待快要接近地麵時候,地麵之上有艙門向兩邊移開,而後飛舟往裡沉落下去。

下方存在著一個巨大的空間,一排排站的筆直的披甲造物人軍士立在泊舟天台的下方。站在最前方的是一個鬚髮打理齊整的拄拐老者,他正仰頭目注著落進來的飛舟。

待飛舟天台之上落定,艙門一旋,體格壯碩魁梧的韓大匠自裡走了出來。

自離開地下軍壘之後,他一路輾轉躲避,最後來到了這裡。

拄拐老者笑著迎了上來,道:“老韓,你來了,有你在,那麼我們最後一步就可以開始了。”

韓大匠沉聲道:“最後一步?這麼說你們真的已經找到合適的人選了”

拄拐老者對外示意一下,道:“我們邊走邊說。”

兩人步出這處泊舟大廳,沿著一條相對封閉的艙道向裡走去,拄拐老者道:“人是找到了,隻是我們開始遇到了一些困難,直到五月份的時候,院主親自來了一趟,在這裡待了兩個多月,我們纔有所突破,現在就差最後關鍵一步了,我向院主舉薦了你。”

這時他腳步一頓,對著艙道壁上一敲,那裡豁開一個入口,示意道:“這邊。”

他先一步往裡走,韓大匠也是跟著他轉入進來。

在行走了很長一段路,經過數道封閉的閘門,兩人進入了一個寬敞的金屬大廳之內,這裡金屬台座有一個丈許高的琉璃艙室。

通過那通透的琉璃,可以看到那裡麵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他低著頭,身軀站著漂浮在水液之中。

拄拐老者看起來心情不錯的樣子,他用柺杖指了指,道:“這就是他的仿造品,”

韓大匠看了看那個仿造品,道:“這個人現在怎麼樣?”

拄拐老者道:“放心吧,他是最為重要的,我們不可能讓他出現任何問題。”

韓大匠道:“我要看一看這個人。”

拄拐老者看了看他,道:“當然,畢竟我們需要老韓你來完成最後一步。”

他感歎道:“從那個計劃開始,已經過去數十年了,我們花費了無數人力物力,現在我們終於快要成功了,老韓,你也希望看到這一天吧?”

韓大匠很不給麵子的說道:“算了吧,我對你的那一套不感興趣,我隻是為了證明我的想法是正確的。”

拄拐老者也不惱,隻是笑了一下,隨後他似想到什麼,沉吟道:“不過就算老韓你完成了那最後一步,我們現在還不能動,還要等到那一位出手,這樣一來,就冇有任何人再能阻擋我們了。”

韓大匠冷笑道:“你好像還忘了一個人。”

拄拐老者想了想,不以為意道:“我知道你說得是誰,不過沒關係,想對付他的人很多,雖然他現在是一個阻礙,但是很快就不是了。”

……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