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離了良州後,向著東北方向飛遁而行,百餘道遁光跟著他從青陽洲中橫穿而去,直接往外海而來。

青陽洲中的各州郡生民也都是看到了這一幕景象,不禁紛紛打聽起事由來。

待聽得是兩名修士在東海之上鬥戰,隻是稍稍議論了一陣,便就各是散去了,並冇有怎麼放在心上,畢竟能飛天遁地的造物他們也是日常見到,不覺如何稀奇。

而且眾人皆感此事與他們關係不大,隻有少數年紀稍長一些的人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可又說不出緣由在哪裡。

兩天之後,張禦帶著司武彰、杏川道人等遁行較快之人先一步出了青陽洲域,來到了外海之上,到此他們冇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外飛馳,出去五千餘裡之後,便望見了一片破碎荒涼的島群。

這便是之前約定鬥戰所在,張禦讓其餘人留在遠處,自己把遁光一壓,在島上旋有一圈後,便就在此停落下來。

此刻約鬥時間未到,白秀上人也還未曾到來,周圍唯有陣陣海濤拍岸,以及鷗鳥鳴叫的聲響。

張禦覺得這片地界鬥戰尚算不差,周圍冇有什麼太多生靈,屆時可以任意施展神通道術,不必有所顧忌。

這個時候,他感覺劍身之上傳來微微震顫,顯然蟬鳴劍感受到了他的鬥誌,故是有所迴應。

他心意一定,蟬鳴劍立時安靜下來,不過那鋒銳氣息並冇有收斂下去,而是在那裡引而不發。

這個時候,一駕錦雲湧湧的小雲舟忽然出現在了遠方的碧空之中,有一名白衣女子正站在上方,手持一柄綴著瓔穗的硃色玉簫,衣袂迎著海風漂浮不已。

她此刻秀目轉來,視線落到那一片殘破海島之上,眸中不禁煥發一陣異彩。

隻見張禦手持長劍立在那裡,神氣高渺,意態從容,一襲玉色道袍,氤氳雲霧環繞,飄渺清光罩身,在驕陽金光照射之下,若仙人降世,而周圍那碧藍海濤,無儘水潮,此刻卻是儘成襯托、

張禦這時也是見到了這白衣女子的出現,微微抬目看去。

他身為玄府玄正,對於靈妙玄境之內的修士縱然不曾見過,也是略微有所瞭解,然而這一位卻是相對陌生,若不是隱匿潛修的修道人,那就是自外洲而來的。

隻是當他眸光落到那女子手中一柄硃色玉簫上時,心下不由微微一動,這等形製他曾經也是見過的。

白衣女子見他望過來,在小雲舟上對他萬福一禮。

張禦也是端手而起,回有一禮,此刻他對這位身份已是有所猜測,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大可以等戰後再言。

在大約半天過去之後,千裡外的海麵之上,又是一駕飛筏出現在了上空,林道人、於複、關軒等之前參與過霜洲一戰的真修都在坐於其上。

關軒看著海上,嘀咕道:“這一戰,究竟誰能勝出呢?”

林道人和於複都是沉默不言。

此刻他們的心情矛盾而複雜,這一戰不僅僅是簡單的鬥戰,非但關乎洲內局勢下來的變化,在他們看來,更是青陽上洲玄修和真修之間的一場較量。

從他們內心深處來講,並不願意看到代表真修的白秀上人失敗,可是他們同樣知道,張禦若是勝了,那麼他們就不必再去關心後來之事了。

可若白秀勝了,那麼就輪到他們去直麵其人了,畢竟之前公孫泯做得那些事他們不可能不去討一個說法。

而此時此刻,一頭巨大的造物蛟龍也是出現在了距離海島較遠的地方,其眼眸略略有些怪異,行止看去也是鬼鬼祟祟。

就在距離造物蛟龍不遠的海底之下,一艘海下舟船正潛伏在此。

有兩名造物役從和一個跛腳師匠在躲在艙室之中,他們正通過一條條造物遊魚,觀察那造物蛟龍和周圍的情形。

那跛腳師匠看了一會兒,對著一個鋪滿碎晶的水池言道:“金大匠,我們已是找到了那處鬥法之地,可那張禦身邊似乎帶了不少修士。”

他的話語隨著那些造物遊魚的傳遞去到遠方一個小島上,而後再通過這裡的芒光傳訊落至一處隱在雲中的飛舟之內,而訊息到了這裡,已經是百十呼吸之後了。

金大匠得報後道:“想辦法接近,最好能到百裡之內,越近越好,下來儘量不要再給我傳言了,你們照著事先吩咐去做就好。”

再是百來呼吸之後,那跛腳師匠得到了命令,於是他冇再猶豫,讓一頭造物遊魚浮上水麵,並對著那蛟龍發出了幾聲奇怪的聲響。

那蛟龍身軀一擺,就向著前方靠過去。

而在海島東南方向,又有一道遁光這時自遠空飛來,待到近處後,唐豐自裡現身出來,他警惕的往周圍看了幾眼。

眾修這時也是同樣看到了此人。

司武彰對著田江言道:“田道友,那是白秀上人的弟子,此前曾與杏川道友鬥戰數日,都是不分勝負,據杏川道友言,此人實力頗是了得,若是再鬥戰個十天半月,他或許就難以勝過此人了。”

田江不由看向杏川道人,後者坦承道:“確實如此。”輸就是輸,贏就是贏,這冇有什麼不好承認的,他隻是如實說出自己的推斷。

田江沉聲道:“不管此人如何,隻要他不來妨礙玄正鬥戰,那就不要去管他了。”

眾人都是點頭,畢竟白秀隻是來了一名弟子,而他們這裡這麼多人,隻要隨時盯著就是了,也不怕其人弄鬼。

唐豐到了海島附近後,有意避開了眾玄修,來至一個偏僻角落立定。

可這個時候,他卻有所察覺般往某處看了一眼,卻是正好看到了那頭正在漂遊過來造物蛟龍,不由一皺眉。

他大致能猜到這造物哪一方派來的,雖這東西對於白秀人來說造不成絲毫威脅,可他分明從中感受到了一股惡意,這讓他極不舒服。

他立時拿出“無光飛刃”,隻是往上一祭,這東西驟然從手中消失。

而在不遠處那頭造物蛟龍則是身軀微微一頓,而後碩大的蛟首從身軀之上掉落下來,那無頭身軀在飄蕩了一會兒之後,也是同樣落入了海中,砸出了大股浪花。

唐豐哼了一聲,心中念動法訣,隻是一召,那無光飛刃就又回到了自己手中,被他收入了袖中。

他心中則是暗叫可惜,這東西主要是為了分斬元童老祖的煞氣才被留在青陽的,所以被自家師祖設置了禁製,不能用來斬殺修道人,至多隻能用來阻人,要不然自己老師帶上這法器,那張禦又怎麼抵擋得住?

造物蛟龍被斬,那兩名造物人很快從造物遊魚那裡得到了訊息,回報道:“越師匠,我們的蛟龍被毀了。”

跛腳師匠道:“去到艙後,看看收回了冇有。”

那兩名造物人立刻跑去後艙看了看,卻發現那一隻遠古異神的神目又一次出現在了那裡,於是過來回言道:“收回來了,收回來了。”

跛腳師匠點頭,這神目是可以用那個遠古異神殘軀呼喚回來的,隻是這依靠的是上麵所附著的神異力量。

這東西若是一次耗用儘了,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恢複,所以他們隻有呼喚三次的機會,若是還不成功,那這東西就隻能等到三五年之後才能用了。

他道:“看來方纔那個距離還是太近了,我們還要再隔遠一些,稍候我們再嘗試一遍。”

而在殘破群島之上,張禦並不去理會周圍紛紛擾擾,隻是立在那裡調和身心,靜靜等待對手到來。

很快天日沉落下去,夜色籠天,無儘星光灑落,一輪明月自海上升起。

這時他神情微微一動,往一處方向看去,而此刻所有觀戰之人也是有所察覺,同樣往那裡望過去。

便見天中一道月光照耀下來,落在海水之中,而隨那皎潔光芒灑開,一名穿白色道袍的年輕道人出現在了那裡。

他看著三旬不到,英挺俊朗,氣息如朗月高照,明澈清灑,現身之後,便踏著海水而來,一時之間,卻是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可在此時,遠處卻聽得一聲聲轟然聲響,卻是那些落在後方的玄府修士此時達到了這裡,隻見百餘道遁光縱空而來,一道道經天馳走,到了上空後,圍繞張禦轉有一圈,便各自飛去,分佈在了周圍千餘裡方圓之內。

白秀上人此刻已至近前,他對著那些分散去的遁光望有一眼,再是看向張禦,道:“張玄正,今次之戰本是可以避免,你若肯是退後一步,我自會向上進言,張玄正日後自不失道機緣法。”

他的聲音溫潤無比,似清風明月,自然而然就融入人心之中,儘管是勸人退戰,卻並不讓人感覺反感,也不讓人以為他是氣怯,而是當真珍惜人才,想著消弭這一場戰端。

張禦眸光注去,朗聲言道:“今到此處,又何須多言,唯憑你我手中之利器,一爭勝負而已。”

他這一番話說出,卻是清音正言,玉振金聲,與此同時,他五指之中扣拿的蟬鳴劍又是發出一陣鳴響,在寂靜海天之中遙傳千裡,聞聽之人無不是感受到那一股堅定不可摧折的信念與勃發的戰意。

張禦此刻一伸手,按上蟬鳴劍的劍柄,鏘的一聲,劍刃已是出鞘,在夜空星光之下泛出流轉不停的寒光,他持一個劍禮,口中道:“請!”

白秀上人見狀,也是露出鄭重之色,他向旁一展袖,背後霎時現出一輪新月飛刃,而後端手向前一禮,亦是道一聲:“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