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善道人聽得張禦如此問,也是點頭承認道:“確然還有一件事,此番出來,玄首也是讓我帶幾句話給玄正。”

張禦對此也是略微猜到一些,點頭道:“道友請言。”

明善道人言道:“玄正這次在鬥戰中戰敗白秀,雖然也是立了正經鬥書的,任誰也無法指責玄正的不是,可是有些事情並非是道理說得通的。玄首托我告知玄正,若是下來與玄廷或者外洲某些人往來,涉及到某些選擇時,那當需謹慎。”

張禦仔細一思,立時明白這裡的意思。

他算是光明正大擊敗白秀,有鬥書為憑,任誰也無可指摘,可是白秀的老師,白秀的同門卻未必會真的放下,道理是道理,可人情是人情。

一旦涉及人情,特彆是當某一方手中掌握的力量明顯大於一方的時候,那可真未必會和你去講道理。

他知這是竺玄首好意提醒,道:“請道友代我謝過玄首。”

明善道人點了點頭,他這時站了起來,打一個稽首,道:“話既已是帶到,貧道也該告辭了。”

張禦站了起來,道:“我送一送道友。”

他把明善道人一送至門外,後者在此勸他止步,隨後就擺動拂塵就乘風而去了。

張禦回來之後,心下一轉念,算上竺玄首前次送來的關於白秀的過往鬥戰記述,這應該算得上是竺玄首第二次示好了。

不過他此刻倒是想到了一些事,一任玄首也是六七十載,現在算下來,差不多時日還快要到了,那或許竺玄首也是在為離位之後的事做安排了。

至於上麵的那些威脅,他現在倒不用去如何擔心,在玄廷規矩約束之下,廷執也是不能為所欲為的。

而且對方現在還伸手不到這邊來,要不然也不會一切去依靠白秀了。

需要防備的是,圍繞在這位身邊的人不見得會安分,但隻要不是完全淩駕在第四章書之上的力量,那麼就不用畏懼。

不過與其期切對方外力不如自己,還不如設法提升自身。

由於玄修往上的修持方法玄府之中冇有記載,本來他還在思索下一步該是如何走,不過現在倒是隱隱有一個方向。

就在張禦送走明善道人的時候,開陽學宮另一邊,衛學令來到了一處殿閣之內,與一名身著古舊袍服的老者言道:“明學令,聽聞我們那位張玄正迴轉學宮了,也不知他這次回來會做什麼……”

明學令看他一眼,道:“你在懼怕什麼,範尚、費遼二人是因為與霜洲交通,這才被擒捉起來,你又冇有做這等事,況且你也不是什麼大匠,又何須庸人自擾?”

衛學令道:“我非是擔憂此事,而是怕這位張玄正主要目的為的是其他事,明學令莫非未曾察覺到麼?我在想,這會不會牽扯到我們?”

明學令沉聲道:“如今北去的道路即將打通,不知道衛學令如何想?”

“什麼?”

衛學令聽他忽然轉到另一件事上,思路一下冇轉過來。

明學令道:“我們開陽學宮本是為光燁營而設,這些年來,青陽天機院總是想把我們的製院也一同歸併入內,並把幾位大匠也一同拉攏過去。

本來兩邊道路不通,玉京也給不了我們多少支援,我想著為了開陽學宮前途著想,兩相合作,也是合適,所以一直在試圖說服他們,怎奈那幾位大匠執意不願,現在看來,這並非是什麼壞事。”

衛學令想了想,忽然想通了什麼,不覺點了點頭。

明學令道:“你說的那件事本就與我們製院無關,我們有摻和進去過麼?冇有嘛,至多是有些技藝上的交流往來,這也算不得什麼,所以我們現在也繼續站在一邊看著好了,如果是那位張玄正失敗,那我們再靠過去好了,如果是那一邊失敗,那也總是需要我們的。”

衛學令做出一副心悅誠服的樣子,道:“明學令不愧是前輩,事情看得透,晚輩受教了。”

明學令頜首不已。

衛學令再坐了一會兒,就告辭離去。

他回到自己書房中後,立刻把自己的親信找了過來,並將方纔明學令的話大致複述了一遍,道:“你覺得此事如何?”

那親信想了想,道:“學令,我覺得有些道理啊。”

衛學令搖頭,看了看外麵,走到大廳中間,在玉臣之上按一下,周圍立時降下一道銀白色的光簾,將內外一切聲光全都隔絕。

他又轉去裡間,拿了一份卷宗出來,壓低聲音道:“你回頭想辦法把這個交給張玄正,記著,不要讓人看見。”

親信看了看卷宗,不解道:“學令,這是……”

衛學令道:“這是我這些年暗中蒐集的關於那邊的一些東西,張玄正應該會對此感興趣的。”

親信一驚,道:“學令,你不是和明學令說好了……”

衛學令不屑道:“誰和他說好了?他那套老東西早該扔了,”他把卷宗往案前一扔,狠狠道:“我開陽學宮待了有三十多年了,可憑我的本事,這麼多年來卻還是一個學令,你知道是為什麼麼?”

親信茫然道:“為什麼?”

“因為冇有機會啊!”

衛學令咬牙切齒,全然不見平時溫文姿態,道:“按部就班熬資曆,再過二三十年,或許我纔可能做到副學正的位置上,學正是想也不要想!這個時候不做選擇的確是不會犯錯,可這個時候也意味著機會啊!隻要抓住了,那就能一飛沖天!”

親信回過神來,看了看那捲宗,也是低聲道:“學令,你確定這一次要押在張玄正這邊麼?”

衛學令道:“不要也要壓,除了他我們冇有彆的選擇,那一邊需要我們麼?他們不需要!而且壓那邊的話,我這些年蒐集的東西豈不是白費工夫了?現在張玄正才值得我們去押注。”

親信還是有些擔憂,道:“可要是……”

衛學令搖頭道:“不要多想了,哪有什麼必然穩妥的事情?你照著我說得去做就可以了。”

親信在他催促下冇再猶豫,小心拿起卷宗就走了出去。

衛學令走到視窗,看著親信遠去。

他敢把注押在張禦身上,不僅僅是因為他說得那些原因,還因為他這些年來一直和修士打交道,他比學宮中任何人都知道白秀上人的份量。

他認為這場較量歸根到底是誰手中掌握的力量更大,連白秀都敗在了張禦手下,那另一邊又那什麼和這位去爭呢?

反正他是看不出來,那還不如早早站過去呢。

很快到了第二日,張禦出了靜室內,看著案幾上擺放的兩份卷宗,便把李青禾叫來問詢了一下。

李青禾告訴他,這卷宗一份是有人托青曙帶回來的,另一份是早上他出去之時被人交到手中的。

張禦讓他下去之後,打開看了一下,見兩分卷宗的主人,一份是來自製院的衛學令,還有一份也是來自製院,其人是自己從來未曾打過交道的明學令。

有意思的是,這兩人不知道是否是說好了,不但差不多的時候送來了卷宗,而且裡麵說得都還是同一件事。

他眸光微閃,忖道:“若是這裡麵所言之事為真,那倒是可以先把此人拘拿起來,那說不定將能打開一個缺口。”

青陽上洲外海之上,唐豐那日發泄了一通後,在海上失魂落魄的飄蕩了一陣,卻是忽然記起了白秀出來之時曾有過的一句關照。

他醒悟過來後,立刻往東南方向而去,憑著印象中的話語,他最後尋見了一處風光秀麗的海島。

他在此落定下來,望見山嶺之上,草木叢生之間有一座廬棚,他疾步而來,並走入了裡間。

廬棚外麵看去雖是不大,可裡麵卻是頗為寬敞,而且泛著一股竹木清香。

他見當中有擺有一個蒲團,麵上不由露出黯然之色,伏下身來,對著那裡恭恭敬敬拜了一拜,這才站起身,把上前把那個蒲團搬開,挪去下方一個蓋板,那裡露出一條向下的階台來。

他整了整衣衫,走入下去,沿著那一條通道而行,最後來至一處供台之前。

台案上麪點著萬壽明燈和天一神香,在正中處則是供著一麵牌位,上麵有一層明光繚繞護持。

唐豐雖看不清上麵具體的字跡,但也知道這供奉的是誰人,當即趨前幾步,連拜幾拜,又從一邊香屜之中拿過三根長香,輕輕一吹,便即點燃,而後遙舉過首,口中默默唸道:

“師祖在上,老師與張禦一戰不幸敗北身亡,而今屍骨無存,懇請師祖作主。”說著,又是拜了拜。

然而等了好長一會兒,那上麵不見任何反應,最後隻能帶著失落心情按原路返回。

隻是他卻不曾發現,地宮之中有一個虛影一直跟在他的身後,隻是這虛影也是在緩緩飄散之中,看上去用不了多少時候就要完全消失了,而就他即將走出地宮時,那虛影卻是一閃,最後附著到了他那把“無光飛刃”之上。

他對此事卻是毫無察覺,到了外麵之後,他卻並不甘心就這麼離去,故是在把廬棚收拾了一陣後,索性就準備在此長住了下來,想著到時候敬香供奉的時候或能得到師祖的迴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