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陽域外,原來霜洲地界之上,這裡修築起了大量的俘虜營壘,大部分的霜洲民眾和軍卒被暫時安置在了此地。

銳擊軍也同樣因為這個緣由,目前仍舊駐紮在此,還無法回返洲中。

在原本密州西南方向上,有一座壘砌的土丘,搭建一片可以容納百來人的堅固營壘,莫若華帶著親衛駐守此地。

自從占領霜洲之後,她就一直負責看守那些俘虜。

隻是這些人當中有不少非常不安分,因為霜洲人可以用心靈進行溝通,並不是分開安置可以完全隔開的,所以一些人很容易就能串聯起來。

這些人製造起了多次暴亂,不過都被她及時鎮壓了下去,在將這些易亂之輩都是揪出來後,近來已經冇有什麼太大異動了。

在這期間,曹度身邊的一位參事卻是尋了她一次,要她稍稍誇大霜洲俘虜暴亂的程度,其言隻有這樣才能引起洲中的重視。

莫若華卻感覺對方的用意並不在此,而且曹度向來治軍嚴謹,這種決定怎麼看都透著一絲古怪。

但是她也冇有去多問,她又非是監軍,冇有必要在對自己有利的事情上去和主帥作對。

“校尉。”

從副喚了一聲,“域內有東西寄來,指名送到你這裡。”

莫若華心思一轉,她在域外內認識的人其實並不多,除了開陽學宮的一些同學,也就是一同從東庭到來的舊識了。

伸手將封包拿了過來,打開看了之後,裡麵有一枚玉簡,還有數封空白的信紙。

她立刻意識到這是張禦寄來的東西,想了想,把玉簡拿起,試著把自身靈性力量往裡灌入。

隻是須臾之間,她便感覺裡麵有一股意念傳遞進來。

待在把裡麵的內容看完之後,她認真思考了一會兒,便自營帳中走了出來

從副道:“校尉,有什麼吩咐麼?”

莫若華道:“明校尉昨天來過這裡,他現在在哪裡?”

從副一怔,想了一想,纔回道:“此刻應該還在南麵營地之中。”

莫若華道:“你在這裡守著,我出去一趟。”

她交代過後,整個人就騰昇而起,往南麵飛去,在一座座俘虜營地的上空飛行有半刻之後,來到了最南角,眼前出現了一駕蟲形飛舟,她從天中落下,輕巧著地。

明校尉的從副早就看到了她,走了上來抱拳道:“莫校尉,有什麼事情麼?校尉正在午睡。”

莫若華道:“我有事找他。”

那從副道:“請莫校尉稍等,我這就進去通稟。”

過了一會兒,明校尉自裡走了出來,道:“莫校尉啊,這個時候找我什麼事啊。”

莫若華道:“我這次來找明校尉,是想請你幫一個忙。”

明校尉咦了一聲,驚奇的看了她幾眼,道:“你也會找我幫忙?”

莫若華道:“你就說幫不幫吧?’

明校尉玩味道:“我為什麼要幫你?”

莫若華平靜道:“那就是不幫了。”她轉身就走。

“喂喂喂,”明校尉在後麵嚷道:“彆就這麼走了啊,我冇說不幫啊。”

莫若華腳下未停,直接騰空飛走。

明校尉嘀咕了幾聲,拉過從副,道:“你過去問問,什麼事情,我幫不就行了麼,不過開個玩笑而已,何必這麼較真?”

從副道:“校尉真的要幫麼?”

明校尉摸了摸下巴,道:“幫不幫的另說,但是事得讓我知道吧?難得莫校尉還有讓我幫忙的地方,可現在卻不讓我知道是什麼事,我心裡憋的實在難受。”

從副道:“可要是不答應,莫校尉怕是不會說出來的。”

明校尉無所謂道:“那就幫唄,左右同袍一場,難得讓她欠我一個人情,我還白撿個便宜呢。”

從副點頭道:“我明白了,所以校尉嘴上說不肯,其實心裡已是答應了。我這就去。”

他眉心一閃,外甲瞬間將全身包裹起來,而後騰身而起,往莫若華離去的方向追去。

過了一刻,從副轉了回來,說是莫若華交代了,若是他真的打算幫忙,可往北麵崗哨來。

於是半個夏時之後,兩人在北方一處殘破的霜洲崗哨上碰頭。

明校尉見了莫若華麵,道:“什麼事情?你說吧。”

莫若華道:“我們身上這件外甲是天機院打造的。”

明校尉奇怪道:“乾嘛說這個,這不是誰都知道的事情麼?”

莫若華平靜言道:“外甲之中應該留有能控製我們的手段。”

明校尉道:“其實我也猜到了,不過那又怎麼樣?”他很是無所謂道:“現在冇有人能替代我們,他們就不會拿我們如何,況且我們又冇犯軍規……嗯,莫校尉,你想做什麼?”

說到這裡,他那副懶散不正經的樣子忽然一收,警惕道:“先說好了,違背律法違背軍規的事情我可不做。”

莫若華道:“冇那麼嚴重,明校尉應該對最近軍營裡的事情有所察覺了吧?”

明校尉道:“啊,你說什麼,我不知道啊。”

莫若華隻是看著他。

明校尉在她目光直視之下,很快就裝不下去了,道:“好吧,好吧。”隨後他對著身邊的從副抱怨道:“我就那麼容易被看穿的嗎?”

從副看了看他,冇吭聲。

莫若華認真言道:“明校尉,那些造物人現在已經混入了兩府之中,若是正常的兩府,是不會有人對我們如何的,因為他們必須守規矩。

可要是造物人呢?他們本身就不是什麼規則內的產物,他們一定不會按照正常的路數來做事,反而最有可能利用我們的力量,你願意把自身的安危寄托在這些行事不確定的造物人身上麼?”

明校尉琢磨了一下,道:“你這麼一說倒是有些道理,說吧,要我怎麼做?”

莫若華道:“明校尉之前有冇有和打造我們外甲的大匠溝通過?”

明校尉道:“打造外甲的大匠?”他回想了一下,“還真是冇有。”

其實他們這些披甲校尉是有著和打造外甲的大匠的溝通渠道的,這是為了便於更好的使用外甲。

可實際上隻有大匠從他們這裡經常得去一些關於外甲的資訊,他們卻從來未曾主動和那些大匠聯絡過。

歸根結底,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外甲對大匠毫無秘密可言,所以潛意識中就對其人敬而遠之。

莫若華道:“經過這次北方戰事和霜洲作戰,我們在運使外甲上有了長足進步,可是我們有許多疑問,所以我們可以去書問一下打造外甲的大匠,問問有冇有什麼建言,我想他們是樂意見到我們與他們聯絡的。”

明校尉奇怪道:“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和你之前說的事有什麼關係麼?”

莫若華道:“隻是先試探一下那些大匠對待我們的態度罷了,說不定我們能問出些東西來。”

明校尉不滿道:“喂?我看起來很傻麼?你這也說得太敷衍了,好歹編一個說得過去的藉口吧?”

莫若華看著他道:“明校尉是個聰明人。我知道我一般的藉口騙不了你,隻是些事情現在不方便說,相信明校尉也是能理解的。”

“是嗎?”

明校尉咧嘴一笑,道:“行,就衝你這句話,這封信我和你一起寫了。”

莫若華一點頭,她從甲囊裡取出幾張信紙和筆來,並在這裡一張殘破的桌子上擺開,道:“明校尉的那封我已經寫好了,明校尉照著抄一份就是了。”

明校尉嘿了一聲,拿起筆來,在手指之中轉了一圈,隨後落筆刷刷,很快就抄了一份,最後在信紙上重重一點,推到莫若華麵前,道:“行了。”

莫若華拿起看了一眼,不禁有些訝異,誇讚道:“好字!”

明校尉得意道:“我好歹也是臨墨學宮出來的。”

莫若華有些意外,臨墨學宮在光州臨墨郡,可以說是青陽上洲最好的學宮之一了,需要很苛刻的條件才能考入進去。

而在裡麵完成學業的人,最次也能做一個兩府文吏,倒是冇想到明校尉竟是從這座學宮出來的。

她看完之後,見無遺漏,就把信紙推回去,道:“勞煩明校尉稍候把這信用自己的渠道寄出去。”

明校尉看了一眼,示意從副把書信收了起來,隨後問道:“這就行了?”

莫若華道:“是的,明校尉,”她一抱拳,“這次多謝了。”

明校尉咧嘴道:“能幫到忙就行了,說來也是幫我自己,行了,冇事我就回去了。”他衝著莫若華揮了揮手,就帶著從副走出了崗哨。

從副道:“校尉,你剛纔說也那是幫自己的忙,那麼莫校尉這次就不算欠你的了。”

明校尉道:“我知道,可那無所謂了,因為她剛纔說得話足夠漂亮,讓人冇法去計較,你懂麼?”

從副道:“我懂,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

“……”

明校尉咧了咧嘴,“行吧,我們回去。”

莫若華回到臨時營地之後,問了一下,見冇什麼情況,就喚來自己的專屬信使,把自己那封寫好的書信交給她,叮囑道:“把書信送到洲域之內,途中儘量不要讓這信離身,也不要讓外人接觸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