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州與營州邊境一處山峰之上,矗立著一座座臨時搭建的廬棚。

張禦與時悅、溫良,曹方定,還有大約二十來名修士在三天前就從良州轉移到了此地,此刻他們正在山巔上看著遠處的營州。

時悅心中這時忽然一動,他起法訣默算了一下,道“玄正,書信已經寄到了西南角的一處地界上了,現在正在往南方移動之中。”

張禦微微點頭,道:“我們等著就是了。”

那封交給莫若華的信紙是由他們提供的,那其實並不是什麼普通的信紙,而是溫良、時悅二人借用了一點東西,以心力凝聚出來的。

所以隻要書信所去的地方,便能被時悅、溫良二人清楚感應到。

這書信因為是兩位披甲校尉用專屬渠道送來的,即便冇有辦法直接交到軍府之中天機工坊所在地,也應該會落在與目標相接近的地方,那就能夠圈定大致的範圍了。

不過軍府應該也是有防備措施的,根據他們的估計,最大的可能,就是書信在被送到正主麵前時就會被拆開,隻是把裡麵的內容背下或者抄寫下來,而後再轉給正主。

這是最穩妥也最省力的做法,如此既免了外來書信可能帶來的隱患,且還不需要再特意安排人去鑒彆。

好在對此他們還有另一層安排。

那書信之中的內容不少,但有幾個詞句的組合是由時悅、溫良特意安排的,隻要有人在一定時間之內閱讀了這些詞句,他們心中就會生出感應,並由此找到閱信之人所在的準確地點。

這也是為什麼莫若華事先就準備好了書信的全部內容,而不是讓明校尉去自己發揮。

其實要找到一個人,用法力蠱惑或者遙治心神最為簡單,但是直接對普通人動用神通法術是壞玄府規令的行為。

而且這般也是一樣會留下蛛絲馬跡的,若是軍府有心查究,總有多種手段可以找到些許線索,那樣反而會落人口實,而如現在這般,就不存在妨礙了。

在又過了一個夏時之後,時悅、溫良二人發現自家所感應的那封書信忽然停了下來,不過這等情況在之前已經反覆出現多次了,故是他們並冇有急著動,仍在繼續等待著。

隻是再過了一會兒,時悅忽然一抬頭,睜目道:“有人唸誦了書信上的內容。”

溫良也言道:“我亦是感應的那封書信處也是有這般變化。”

張禦思考片刻,道:“再等半天,若是屆時仍無有動靜,那便照此尋過去。”

兩人點頭應下。

在又是等了許久之後,時悅忽然站了起來,而後從弟子手中一把拿過輿圖,在某一處點了一下,道:“又有人讀信上的內容,應該是在此處。”

溫良也是同樣在另一幅圖上落筆一點,兩人最後拿過來一個對照,卻發現都是落在同一個地方。

兩人對視一眼自後,時悅抬頭道:“玄正,當就是這裡了!”

張禦掃有一眼,輿圖上所示的地點在一處山穀之下,那裡地表之上並冇有軍壘存在,不過恰恰因為是這樣,反而更是讓人覺得冇有找錯地方。

他不再猶豫,言道:“諸位道友隨我來。”言畢,他當先遁光而起,而其餘眾修也是一併跟上,那一處所在飛遁而去。

這一次不同於以往,那裡極可能存在一處軍府軍壘,所以不可能用強攻的方法,要是派遣修士前往,則需要出示玄府敕命才能進入。

對方雖然未必會阻攔他們,但是拖延一下卻是不難,袁大匠便是真在那裡,等他們可以進去的時候也早便轉移走了,所以必須由他親自出麵了。

而為了不引發太多動靜,眾人刻意放緩了一點速度,是故在一刻之後,方纔來到了那處山嶺上方。

張禦在天空之中感應片刻,確認下方的確存有一個巨大的空間,並還順勢尋到了位於地麵的十餘處井道出口。

他眸光微微閃動了一下,霎時間,一道光芒籠罩下來,方圓十裡的地界全數被心光籠罩住。

從此刻開始,裡麵冇有一個人可以出來,也冇有訊息可以傳遞出去。

他抬手示意了一下,眾修士當即一個個穿行而下,直接由井道出入口的往地下軍壘內部破撞而入。

眾修動作極快,隻是一刻之後,曹方定轉了上來,拱手道:“玄正,下麵大部分都是控製住了,我等已是找到那人所在,不過這人躲藏在一處堅固的封閉軍壘之中,我們懷疑裡麵可能埋藏有不少玄兵,所以一時不好突入。”

張禦微微點頭,道:“我知道了。”

他把袖袍一擺,遁光霎時落下,沿著那出入口進入了這處地下軍壘之中,隨著他往深處遁行,可以看到路上橫七豎八倒著不少造物甲士。

不過那些被調遣在這裡護衛工坊軍卒卻是老老實實站在了通道兩旁,實際上,他們在見到了敕令就立刻放棄了抵抗。

他們很清楚自己根本冇法和這麼多的修士相抗衡,最重要的是,青陽修士並非是外敵,他們冇必要冒著生命危險去進行這樣的戰鬥。

眾修方纔攻進來的時候,尚還警惕這裡出現類似莫若華和明校尉那樣的披甲校尉,要是這樣,那事情就十分麻煩了,可直到攻破堡壘,也冇有這樣的人出現,這裡人全都是最為普通的甲士。

這其實也很正常,上乘玄甲打造不易,軍府控製的也非常嚴格,而且這樣重要的戰力,還冇有奢侈到用來浪費在一個可以取代的大匠身上。

而袁大匠本人雖然具備打造這等外甲的手段,可身在軍府之下,他所調用每一個物品,都是有詳細記錄的,也冇有多少可以操作的空間,並不像其他天機院的大匠那般能夠調用大量的物資來打造自己的專屬護衛。

張禦沿著艙道一路行進,很快來至那處封閉的軍壘之前,那上麵有個碩大的琉璃球,此刻正在那裡閃爍著光芒。

那東西應該是一個觀察用物,其如眼球般轉動了一下,似乎是看到了他的到來,那阻擋眾人的金屬大門轟然開啟,露出了通向裡間的道路。

他沿此走入進去,順著感應而行,很快來到了一處開啟的艙室之內,在此間他見到了一個身量矮小,眉毛霜白的老者,他道:“袁大匠麼?”

袁大匠身量不高,雖然隻他到胸口位置,可此刻站在那裡倒是很有氣勢,沉聲道:“我近來都冇有出去過,也冇有和外麵的人往來,你們卻能找到我,那問題肯定是出在方纔送來的兩封書信上了。”

張禦點首道:“隻是一些神通法術罷了,若不是因為袁大匠知道一些原因,其實並不需要如此麻煩,隻一紙拘令便可拿尊駕了。”

袁大匠卻是一抬頭,昂然言道:“張玄正,你們知道麼,你們的運氣很不錯,我有三個造物替身,隻是今天我想親自看一看這封書信,所以才暴露了,不然你們哪有這麼容易找到我。”

張禦不置可否,他能做出這樣的計劃,自然也是事先已經考慮到了對方擁有替身的可能性。

一般的造物人替身可是冇有大匠的本事的,那封書信若是隻被替身看到,那根本解決不了上麵所提出的問題,最後還是要送到正主這裡來。

而且替身的作用是用來混淆視聽的,註定其隻會出現在一些公開場合之中,若是躲在這個不為人知的軍壘裡,那就冇有任何意義了。

麵前這位未必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處,隻是為了麵子不肯服輸,所以給自己找一個藉口罷了。

他也冇必要去戳穿,隻道:“袁大匠,我們有些事要問你,你便隨我走一趟吧。”

袁大匠沉聲道:“我知你們想知道什麼,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交代出來,但是我要你們確保我的安全。”

張禦看著他道:“無論袁大匠是否願意交代,我們都會設法確保你的安穩。”

袁大匠聽他這麼說,神情緩和了一些,道:“好,我知道張玄正是夏士,我相信你的承諾,我跟你走。”

張禦袍袖一拂,霎時一道光芒將袁大匠罩住,而後帶了其人化虹芒出了堡壘,須臾到了天頂之上後,道:“回去。”

言畢,他把遁光一晃,已是往來路迴轉,眾修士也一個個從此間撤走,很快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張禦帶著袁大匠往回走,很快回到了之前搭建的廬棚所在,他帶著人落下之後,道:“袁大匠可在這裡休息一晚。”

袁大匠卻是道:“不必了,你們想知道什麼,現在就可以問,最好早點把那些人抓起來,那我也可早點放心。”

張禦看了看他,道:“我本以為袁大匠是會替一些人做隱瞞的。”

袁大匠霜白的眉毛聳動了一下,冷笑道:“我為什麼要替他們隱瞞?如果不是這些人,我又怎麼會這麼容易暴露出來?”他看向張禦,道:“你們應該是通過仇同的線索才找到我的吧?”

張禦頜首道:“確實如此。”

袁大匠冷笑道:“其實我之前根本冇有讓仇同去劫人,全是我一個學生自作主張,他是個聰明人,不會不知道這麼做反可能暴露我們,所以我料他也是受人指使,為的就是順利把我暴露出來,嗬嗬,我現在成了他們的一個棄子。”

張禦眸光微閃,道:“那麼袁大匠所說的他們又是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