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道青金色的煙霞鋪天蓋地,籠罩整個天穹,此刻不止是張禦一人,整個光州乃至青陽上洲的人都是可以見到這等奇景。

張禦望著這一幕,他立時明白,這是竺玄首如同此前所言一般,前往域外去與那位對手一戰了。

不過這位莫看平時一副淡泊模樣,從不插手洲內之事,可是有其人在那裡無其人在那裡,那完全是兩回事。

在此之前,洲內一些小的暗流是有,可是大的風浪卻也是完全掀不起來。可現在忽然離去,若是有什麼事,那卻是極易發生在這段空隙之內。

薛治這可同樣見到了這景象,他沉吟一下,隨後問道:“敢問玄正,那是竺玄首麼?”

張禦微微點頭。

薛治冇有再多問,不過他的神情也是變得異常嚴肅。

作為檢正司的主事,成天與陰私鬼祟打交道,他對洲內情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此刻他也與張禦一樣,意識到了竺玄首這一離開,洲內肯定有許多人會忍不住蠢蠢欲動起來。

他側過一步,道:“玄正,請到衙署裡麵說話吧。”

張禦收回目光,點了下頭,往衙署之內走入進去。

跟隨薛治進入了內堂之後,等了冇有多久,一名貌相威嚴剛毅,留著長髯,身著玄黑色禦使袍服的老者自外走了進來。

到了裡間,他望見了張禦,便正容一禮,道:“張玄正。”

張禦自座上起身,把袖抬起,端手一禮,道:”蒙使君。”

兩人各自述禮之後,就在座位上落座下來。

蒙嚴打量了一下張禦,隻感覺後者給他的感覺與那些在玉京見到的有道真修有些相似,但又有很多不同,似是望去神氣更為飄渺,似是更類仙真。

他一撫須,道:“說來這還是我與張玄正第一會麵,敢問玄正來意?”

張禦回言道:“蒙使者當是知道,我近來一直在追查造物人之事。”

蒙嚴頜首道:“我知道此事,也檢視過了之前玄正提供的範大匠的證詞和證據,先前玄正似一直未曾對此輩動手。今來尋我,是不是有了決定?”

張禦道:“經我調查,兩府之中有不少都被造物人所取代。”他看向監禦使,緩緩道:“包括兩府一些高層。”

蒙嚴神情不變,他點了點頭,道:“果有此事麼?那麼張玄正又是如何鑒彆的?”

張禦從袖中取出一枚玉佩,看著蒙嚴道:“這是一位大匠所造,此物帶在身上,兩個夏時內不離身,若此物不變色,便可證明其並非造物人。”

蒙嚴頜首道:“此物可否給我一觀?”

張禦鬆開手指,任由玉佩便就飄過去,蒙嚴毫不猶豫將這東西拿了過來,當著張禦之麵懸掛在身側,隨後便就坐定不動。

張禦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在那裡靜靜等候結果。

自如此默坐有兩個多夏時後,他目光轉去,見那玉佩始終未有變色,而蒙嚴身上也未有其他遮蔽之物,如此可以認定,這位監禦使的確不是什麼造物人。

不過他也未再去提此事,而是從袖中直接將那份袁大匠親筆書寫的名單取了出來,依舊是送去蒙嚴麵前,簡略言道:“昨夜我去了營州,擒拿了袁大匠,這是他的供狀。”

蒙嚴神情一肅,作為監禦使,洲內上下稍微重要一點人物他都是一清二楚,袁大匠作為打造上乘玄甲的主要大匠之一,他自然是非常瞭解的,隻倒是冇想到這位竟然涉及到了造物人替身的事情。

他接過那張供狀,目光落上去,神情並冇有什麼變化,在把名單詳細看完之後,他抬頭道:“張玄正是什麼意思?”

張禦道:“雖然這隻是袁大匠一個人的供詞,但是我以為他的話是可信的,現在這個時刻,這些人若不及時處置,那麼會生出更多的亂子來,我建議把即刻這些人全部拘拿,而後再逐個鑒彆。”

蒙嚴撫下了鬍鬚,目中隱現精芒,抬頭道:“非常之時用非常手段,好!就按玄正的意思辦!”

換做之前,一下抓拿這麼多人,他或許還會斟酌一二,可是方纔天中那彌散的煙霞且是代表了竺玄首已是離開了青陽。

他很清楚,這位一走,很多以前不敢冒頭的人說不定就有膽量跳出來了。

他能做到一洲監禦使,自也是有魄力有擔當的,他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手軟,他必須以最快速度將這些可能引動內亂的東西提前掐滅。

張禦見他如此果斷,不覺也是點頭,道:“此事必須儘快,若是監禦使無有什麼交代,那禦便回去安排了。”

蒙嚴道:“張玄正,你那種玉佩可還有麼?”

張禦道:“還有不少。”

蒙嚴當即站了起來,道:“再給我些許,我稍候去見洲牧和都尉,張玄正那裡要如何做儘管放手,兩府這裡的事情自由我來擔著。”

張禦看了看他,便一拂袖,將數枚玉佩擺在了案上,而後抬手一禮,便就走出去了。

蒙嚴上前拿起這些玉佩,沉聲吩咐道:“來人,準備車駕,我需往都尉府一行。”

外海之上,唐豐看著西方那半天青色,儘管因為濁潮遮掩之故,到了這邊他僅僅隻是看到了一些淡薄的雲氣。

可即便如此,那裡麵所動盪的力量他依舊能清晰感覺到。

那是獨屬於元神修士的力量。

他凝注著那裡,目中露出嚮往之色,嘴上喃喃道:“元神行遁,氣布乾坤……”

隻是這個時候,他隨身攜帶的星袋忽然一動,似有什麼東西飛了出去,未等他反應過來後,便已是飛空遠去了。

他摸了一下,纔是意識到,走得東西是那柄“無光飛刃”。

他心下略微有些奇怪,白秀告訴說百天過後纔會自行回返,可現在卻是提前了許多。

不過他也冇有多少在意,因為這東西雖好,卻並無法對修道人下手,放在他這裡就是一個無用之物,離去了就離去了吧,不管去到哪裡都與他無關了。

再看了眼天穹後,他轉身回到廬棚之中,再度往地宮之內走去,循例給供台上香。

這些天來那上麵始終冇有動靜出現,不過他也不曾放棄,仍舊是在這裡堅持著。

除了心中有所期盼外,他也是發現,在這裡修行呼吸吐納比在鳳湘嶺那裡好上許多,倒不愧是自家老師的潛修之地。且在這裡他也可避開凡塵俗擾,順便梳理一下心境。

在拜過幾拜之後,他準備如往常一般出去,可就在這個時候,那供奉在上牌位卻是嗡的一聲,綻放出了一道金色的煙霞。

他不覺一怔,隨後露出了激動之色,伏拜在地,到:“弟子唐豐,拜見師祖!”

不過等他拜了幾拜,再度起身之後,卻是發現那動靜已是消隱下去了,不過在前方光芒照落的地方,卻是出現了一行金色字跡。

他凝神看過後,又是對著供案一拜,道:“弟子謹遵師祖吩咐。”

而同一時刻,外海另一處島嶼之上,烏製院撐著柺杖來到了天台上方,他接過一名護衛遞來的特製窺筒,放在眼前看了一會兒,便就望見了那漫天的金青之色。

他神情之中露出了激動之色,道:“這是,這是是那位離開了麼?”

那護衛道:“是的,應該是那位離開了。”

烏製院回頭道:“能夠確認麼?”

那護衛慎重道:“在我看來就是如此。

烏製院在原地走了幾圈,還是有些不放心,道:“還是再等等,再等等,洲內稍候當會有確切訊息傳來。”

他這裡距離啟州並不是太遙遠,等了冇有多久,芒光傳訊便就已是到了,他在看過之後,終是確認那位已經離開了青陽上洲。

他這下徹底放心了,立時回去找到了韓大匠和金大匠二人,情緒高漲道:“諸位,竺玄首已走,現在無人可以阻擋我們了,我們已經可以開始我們的計劃了。”

金大匠卻是謹慎一些,提醒道:“製院,開始之前,是不是要請示一下總院?”

烏製院一怔,隨即醒悟過來,道:“對,對,你說得對,什麼時候開始,這還需要由總院來決定。”

他立刻叫來自己的親信,道:“馬上用秘塔給總院傳訊,說我們這裡已經準備好了,是否可以發動了,送出傳訊後你就在那裡等著,有訊息馬上來報我,”

那親信一拱手,道:“製院,我明白了。”

天機院總院之中,方諭中坐在天機院一處地麵望台之上,隔著那通透的琉璃壁前望著那一道青金色的煙霞。

儘管竺玄首已然離去,然而其人所帶動起來的煙霞卻是經久不息,仍然徘徊在天穹上方。

他一動不動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許久之後,沉重的腳步聲傳來,一個名全身籠罩在外甲之中的高大造物甲士走了進來,而其身上所著外甲,看去卻是與明校尉、莫若華身上所著外甲相彷彿。

他來到方諭中身後,一抱拳,沉聲道:“總院,烏製院那邊傳訊來請示,問他們是否可以發動了?”

方諭中並未回頭,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你去告訴他,可以開始了,但記得,我不希望看到失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