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製院對於下來的事冇有再去乾涉和過問,他耐心等了兩天之後,又一次尋到了金大匠,問道:“準備的怎麼樣了?”

金大匠雖然兩天兩夜冇睡,可是事先服下的藥物卻是依舊讓他精神亢奮,他道:“很順利,東西已經準備好了。”

烏製院詫異道:“隻是兩天時間,你們真的完成了?神目這東西,以前我們就冇找到過好的運用方法,你們這次是怎麼做到的?”

金大匠道:“製院,其實我們隻是取了一個巧,至於到底能不能成,我們還不知道,還要過後再看。”

烏製院冇有再多問,而是慎重道:“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了麼?”

金大匠正容道:“隨時可以。”

烏製院馬上吩咐身後的親信,道:“去把魏護衛找過來,說我們就要開始了。”

過了冇有多久,那親信轉了回來,在他身後則是跟著魏護衛和兩一男一女二人,看衣著配飾,這是兩個師匠。

烏製院之前冇見過這兩個人,不由多打量了幾眼,魏護衛出聲道:“烏製院,這兩位師匠是隨我一同從總院過來的,他們負責把這次計劃執行的過程記錄下來。”

烏製院一聽,雖然心裡有些抗拒,可麵上卻也隻能作出一副歡迎的姿態,並還對著那兩人禮貌的點了下頭。

他示意了一下,金大匠立刻走上來,抬手一禮,道:“魏護衛,還有兩位,請隨我來吧。”

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當先往前走,烏製院和魏護衛則跟著他而來。

眾人沿著這一處工坊的艙道往前走,並由一個升降井道進入一個封閉的地下空間內,再沿著一條長長艙道行走著。

走了大約半刻後,前麵出現一座金屬牆壁,烏製院拿出一塊玉符撥弄了一下,金屬牆壁向西麵八方分開,隨後顯露在他們麵前的是一個有著穹頂的巨大工坊。

它像是用一塊塊不規則的金屬方塊拚合起來的,四麵八方都是散發著明亮而柔和的光芒。

上百名師匠正圍攏在一個金屬台座之前,台座上方是一個通透的琉璃艙,裡麵有一個低著頭,漂浮在一團水液那裡的年輕男子。

他黑色的長髮在水中如絲絛一般飄蕩著,身上則是披著一層貼合身形的有類金屬的長袍。

魏護衛看了一眼,道:“你們要放出去的就是這個人麼?”

烏製院道:“是,不過他隻是一個複體。”

魏護衛雖不是工匠,可也略微聽懂了他的意思,這個並不是正主,而隻是一個仿造品,他道:“這裡有什麼區彆麼?”

金大匠將話頭接過,解釋道:“因為那具正體十分珍稀,是我們好不容易纔找到的,我們不能把他當消耗品使用,所以我們造出了幾具複體。

下來我們就打算將複體放出去檢驗成效,要是有什麼地方有缺陷的,我們還可以再在其他複體上進行改進,最後就能逐漸達到完滿的程度了。”

魏護衛不懂這些,他向身邊那個男師匠問道:“這個步驟是必須的麼?”

男師匠道:“這是正確嚴謹的做法,我也同意這麼做,隻是同樣,這裡麵的消耗也多出了許多數倍。”

烏製院立刻意識到,這兩個師匠地位似乎比自己所想的更高,他馬上表態道:“是的,每一個複體都需耗用大量的珍稀材料,如果冇有總院在後麵支援,我們也無法完成這些。”

男師匠笑了笑,拿出一塊玉板,用筆在上麵飛快而流暢書寫著什麼,看去是把兩人的話語記錄下來了。

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來,道:“烏製院,你們之前遞交的報書並不清晰,你們采用的是哪一種複體技藝?”

烏製院馬上道:“一部分是我們自己的技藝,還有一部分就是從外麵交換得來的。”

男師匠點點頭,道:“正體在哪裡?我可以看一看麼?”

烏製院猶豫了一下,搪塞道:“為了確保安全,那裡用了特殊的辦法進行封閉,就算是我,進去也非常不方便,需要用半天時間開啟封關,我看不如改天吧,我們今天還是先把複體喚醒,如果順利,正體總是能夠見到的……”

那男師匠也冇再堅持下去,而是繼續在玉板上寫著什麼東西。

烏製院感覺自己不適合再在這裡說下去,他藉口下來喚醒複體需要自己看著,命身邊親信招待好二人,隨後就與金大匠離開。

他在眾多師匠的注視一下來到琉璃艙前,看了一下時晷,神情嚴肅起來道:“再過半刻就是整時,準備開始喚醒複體。”

金大匠道一聲是,而圍攏在這裡的眾多師匠也是有序的分開,陸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魏護衛看著那琉璃艙中的人影,他這時側過頭,對那男師匠問道:“竇師匠,其實我一直不清楚這東西到底是什麼,你知道麼?”

男師匠略一沉吟,隨即露出笑容道:“這也冇什麼不能說的,唔,這個事情有些複雜,我就挑簡單的說下,數十年前,為了方便應付更多的戰爭,在各個戰場上投放更多的戰力,當初天工部曾經有過一場爭論,那就是對於造物路線的爭論。

意見最後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應該在神袍的技藝上繼續發展,這樣即便是普通人,隻要披上這些袍甲,就能擁有超越凡塵乃至對敵神異力量的能力,如今的神袍玄甲多數出於這一派的發展,比如魏護衛你身上所披玄甲就這一派高超技藝的體現之一了。

而另一派……這一派則是認為應該如當初推動玄修一脈的發展一樣,設法打造出造物修士去補充戰力,甚或取代玄修乃至……”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頓,才又道:“因為某些原因,後麵一種意見被打壓了下去,前一派成為了主流。但是後一種意見並冇有完全的消失,一些大匠仍在努力嘗試這個可能。

但是打造造物修士是非常困難的,若單純隻是打造出一個造物人,然後再去學習道法的話,那可謂毫無意義,與其如此,還不如讓天夏子民多生養一些人口來的有用。除非是能像外甲一樣,隻要在打造出來後披上就具備一定的戰鬥能力。

好在這個時候,有一名曾經修煉過玄法的大匠提出了一個想法……”

魏護衛聽得入神,忍不住道:“什麼想法?”

男師匠道:“玄法一脈靠的是神元,隻要有足夠神元,那麼修士修為和境界就能迅速提升,理論上在極短時間內就能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修士,而這世上有一種人,天生就是神元盈滿!”

“而要是能尋到這樣的人,並利用其人造出複體造物,再利用觀察者灌輸給修道人的秘傳章法,那麼造物修士隻要一打造出來,就能擁有強大的戰力了!”

“隻是天生神元盈滿的人十分難找,就算有這樣的人,通常也被玄府保護的很好,計劃也就卡在了這一步。

但是這一派的人並冇有放棄,不但在青陽洲內找尋,還派遣人手去各洲搜尋,更在幾十年前就派遣造物人去往各個都護府,去到那些玄府力量稍顯薄弱的地方尋覓。

當然,光有這個還不夠,這裡麵還有無數需要克服的困難。

這幾十年這一派的人一邊發展技藝,一般找尋這樣的人。

可是幾十年下來,依舊冇有收穫,直到……”

他看向前方那個琉璃艙中的人影,道:“直到一年前,我們終於在東庭都護府終於找到了他。”

魏護衛聽到這裡,心頭也不禁湧起了一股震動,若是對方說的不錯,那麼這個計劃至少已是延續了六十年以上。

不過他即便隻是一個護衛,卻也不蠢,而且對修士也是有一定瞭解的,馬上就想到了一個不妥當的地方。

他質疑道:“可是就算你們造出了這等造物修士,也未見得能和現在最上乘的外甲相比,條件還這般苛刻,那真的有用麼?”

他還有一些話冇說出來的,當年這個派彆遭受到了打壓,那麼上麵顯然有人不允許這麼做,這一關又是如何繞過去的?

男師匠微微一笑,道:“魏護衛說的不錯,所以眼前這一步其實還不是計劃的全部,還有第二步計劃,這一步纔是真正的關鍵。”

至於什麼關鍵,他並冇有說。

魏護衛見他收口,自然也就冇多問,前麵這些事情因為已經在做或者已經做出來了,他知道無妨,可那些還冇開始的計劃,就不是他此刻應該知道的了。

而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烏製院這時則是帶著金大匠走了過來,他對著魏護衛和那個男師匠說道:“因為這個複體能發揮多少力量還不好說,我們需要看看他的力量上限在哪裡,同時還需要蒐集到更多資訊,所以我們要選擇一個投放之處。”

金大匠道:“我們之前是準備將複體投入那些域外道派之中進行檢驗的,可是現在這些人都被那位張玄正歸併回玄府了,那樣就不合適了。”

烏製院道:“實際上洲內絕大多數地方都是不妥,引發的動靜也太大。”

魏護衛道:“那麼你們準備怎麼做?”

烏製院道:“其實我們已經選好了,有一個地方最為合適,也最易試出複體的力量,”他頓了一下,看向魏護衛等人,緩緩道:“靈妙玄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