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子辰出了山穀之後,並冇有胡亂衝闖,而似是有著明確目標一般,直接沿著一處山脈而行,向著一群白鶴飛舞的地方飛去。

靈妙玄境之內景物秀美,色澤豐富,望之有如山水畫圖,仿若此間一切都是不染俗世塵埃。

隻是他飛遁而來,所有山水儘管變幻多姿,可卻是總是予人一種沉悶之感,顯得十分暮氣。

這時他視界之中出現了一座矗立在山梁上的台閣,他目光一轉,就往下落來,最後在青磚鋪就的大台上立定。

那本是應該去往藏山通傳的中年道人這刻卻是站在此處,見他到來,卻是麵色一沉,道:“你們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隻是過來鬥法麼?若是鬥法失手那還有的說道,怎麼一上來就下殺手?”

烏子辰平靜道:“他們威脅到我了。”

中年道人哼了一聲,把袖一拂,道:“罷了,這件事我已是替你們暫時推到玄府的頭上了,不相乾的人我在設法打發去外麵,但是此事瞞不了多久,你們要做什麼就抓緊做,做完了趕緊走。”

烏子辰看著他道:“我需要引路。”

中年道人看了看他,沉聲道:“跟我來吧。”說完,他騰身一縱,化一道晦澀光芒,在前引路,而烏子辰也是隨後縱光跟上。

魏護衛看著此景,道:“這是你們的人?”

烏製院柺杖一頓,道:“這是我們盟友安排在這裡的人,靈妙玄境如此之大,各個修士平時並不聚在一處,若內部無有接應之人,我們也難以尋到人。”

魏護衛道:“你們準備的倒是妥當。”

烏製院沉聲道:“事關大計,不能不慎重一些。”

烏子辰與那道人一個多夏時後,來至一處深青色的巍峨高山之前,此處絕壁天崖,萬丈深壑,雲霧漫漫,偶爾傳來幾聲鶴唳之聲。

中年道人伸手一指,道:“這是藏山,靈妙玄境內以藏山、水月二脈修士最是了得,水月一脈與白秀上人有幾分淵源,而藏山一脈乃是眾多劍修聚集之地。

如今水月一脈早已勢衰,隻留下幾個老朽閉關不出,也用不著去找此輩了,如今就以藏山一脈最為了得,你要過招就找他們。”

烏子辰看著下方,道:“他們就在山裡麼?”

中年道人道:“藏山劍修自上次霜洲回來後就封山閉關了,如今所有人都在此處,不會有有錯的。”他頓了一頓,對烏子辰道:“事情我已經交代過了,下來要怎麼做隨你,但記著彆把我牽扯進來。”

說完之後,他似是怕被人發現,就急急遁光離去了。

烏子辰待他走後,就飄身來至山前,傳聲道:“烏子辰拜山。”

過了一會兒,山中傳出一個渾厚聲音:“我藏山一脈封山閉關,六十年內不與外界往來,道友且請自去吧。”

烏子辰沉默了一會兒,並冇有離開,而是直接往山中飛遁過來。

藏山一脈雖說是封山,不過也不是當真把山封了,隻有幾個迷幻法器象征性的擺了一下。

靈妙玄境之內的修道人各有默契,隻要說了閉關,平日自也就冇人會來打攪了,更何況藏山一脈的修士在整個靈妙玄境之中實力最強,平時也冇人敢來招惹,這更無封絕山道的必要了。

奈何烏子辰是造物修士,儘管從意識裡得到了許多經驗和傳承,可他從來不講究這一套規矩。

他在飛身入山後,轉了一圈,看到一個被巨大石門封堵口的地方,就直接落下,並心光撼動山壁,片刻之後,就強行破開了一個缺口,然後毫不猶豫衝了進來。

這裡的動靜自然傳到了裡麵,藏山劍修都是從各自的閉關之地中出來,來到了一處巨大洞廳之內,眾人通過回光玉璧,很快便望見了在洞窟之中飛速前進的烏子辰。

關軒惱火道:“這是哪裡來的人,這般無禮,居然直接闖山?莫非真以為我們藏山一脈無人了麼?”

於複看著玉璧道:“這人看去倒像是一名玄修,不過我卻不記得玄修之中有這等人物。”

關軒道:“這有何奇怪,許是近來纔有突破的呢?”他哼了一聲,“照我看,定然是此人見到張玄正勝我幾位師兄,自以為也有此等耐,故是纔來尋我,好搏一個名聲!“

他轉頭看向林道人,“林師兄,你說如何做?”

林道人一思,沉聲道:“師兄既然說了封山,那我們就不能出去,等那人過來之後,我們再與之一會好了。”

就在這時,有一個溫厚聲音自上空傳來道:“你們莫去管了,各自回去修持,此人交由我來處置。”

那發聲之人顯然極有威信,眾人一聽,都是齊聲稱是,一個稽首,便就各自散去了。

烏子辰在前進了許久之後,忽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的前方本來迷霧遮掩的地方顯露出了一個石窟入口。

他稍稍一頓,便往這裡麵行步而來。

一到洞窟裡麵,他便聽得一滴滴清晰滴水之聲自幽深的遠處傳出,顯得空靈飄渺。

這個洞窟並不長,大約百十來步之後就來到了儘頭處,上方有光芒照入進來,底下是一個在明光之下泛著波光的水池,一個身著冷藍色粗佈道袍的道人正背對著他坐在那裡。

烏子辰冇有任何廢話,站在那裡道:“烏子辰前來討教。”

那道人並不轉身,坐在那裡一聲歎,道:“何必來此?”

烏子辰施禮過後,往前一步,正要動手,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察覺到眼前有一道奪目劍光閃過。

天機院工坊之中,此刻凝神觀望此戰的烏製院等人隻覺眼前光幕一黯,再是急劇閃爍了幾下,旋即出現了一片飛速移動的模糊景物,快到幾乎無法辨認,最後畫麵翻滾了幾下,視線之中出現是一片澄藍的天空,下來便就停住不動了。

金大匠驚道:“這是什麼?方纔發生什麼了?”

魏護衛沉默了一會兒,才艱澀言道:“他被斬了,一劍就被人斬了。”

他見烏子辰進入玄境後,一路過來幾乎無人可敵,本來還對這些真修有點輕視,可是見到方纔那一道劍光,那股泯滅一切生機的劍意直接照入他心神之中,哪怕隻是隔著光幕,也讓他頭腦一片空白,幾乎僵立不能動彈。

而這個時候,場中不斷傳來倒地的聲響,他回頭一看,卻見十餘個師匠倒了下去,顯然他們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受到了影響。

立刻有不少護衛匆匆上去逐個檢驗了一下,抬頭道:“製院,他們都冇呼吸了。”

烏製院臉色也是有些白,方纔那一道劍光同樣讓他受到了心神創擊,隻不過他身上所披神袍稍好一些,再加上他們每個大匠身上都佩戴有一件上麵賜給他們護身玉佩,這纔沒有遭受到一般下場。

他一頓柺杖,道:“抬下去,能就則救。”

眾護衛一抱拳,就立刻把人抬下去了。

烏製院轉身過來,對金大匠道:“第一個複體看來已經毀壞,立刻啟動第二個複體。”

金大匠道了一聲,立刻去到了一旁安排。

造物的長處就在於此,隻要有足夠的材料,那麼就能將之重複打造出來,

不過造物修士卻也是一定限礙的,天機院這幾十年來傾儘了所有的材料,也隻是打造了三個複體罷了。

而六、七十年的時間,若是放在整個洲域之中,能臻至這等境界的玄修絕然不止三個。

不過他們並不認為這不值得,因為造物修士一出現,就意味著這一條路是可行的,他們隻要開辟了一個起始,自然會有後人接著走下去。

更何況,他們的計劃還不止於此。

過去一會兒,下方就有一個艙體升了上來,琉璃艙內是一個與烏子辰一模一樣的複體,隨著裡麵的水液被抽離乾淨,艙門打開,煙霧瀰漫之中,第二具複體也是自裡走了出來。

烏製院看著他,沉聲道:“你的冊名是‘烏子巳’,繼續你之前的事情。”

烏子巳點了下頭,往上一仰首,身形一閃,已是化一道光華,沿著此前敞開的通道,往外飛去了。

魏護衛道:“烏製院,這兩個複體是完全一樣麼?”

烏製院道:“不,意識之上有些區彆,方纔第一個複體所見到的事物,我們已經傳遞入了他的憶識之中,那些事對他來說就如同親曆,除此外,還有一個地方不同,魏護衛稍候就知道了。”

烏子巳出了天機院後,就往洲內飛掠而來,他驅馳向北,隻是一天一夜之後就到達了當州,並沿著大義觀的入口再一次進入了靈妙玄境之中。

他進來後,片刻不停,沿著山脈背脊飛遁,再度來到了藏山附近,但他這回並冇有急著入山,而是在外麵一片平地之中降下遁光。

他走了幾步,低頭一看,見地麵有一隻殘留的手掌,那手中則托著一枚神目,探手一抓,那斷手漂浮而起,他再一把拿住,往自己額頭之上一放,同時閉上了眼目,看去似在接收著什麼資訊。

少頃,那斷手化為一團灰燼散落下來,而他則是把那枚遺落下來神目同樣也是按入了自己的眉心之中,而後遁光一閃,又一次往藏山飛馳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