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沖霄鳴一出,就有漫空璀璨星光灑落下來,並伴有無儘呼嘯之聲。

那道血色遁光雖迅快無儔,可也避不過那密密麻麻的星光,但那血光似是十分特異,就算被星光洞穿,隻是一瞬之間就又能恢複過來。

張禦看到這一幕,知道對方比想象中還要難纏,這樣的對手,除非能一擊滅殺,不然很難將之除卻。

他意識到這一戰要稍微費些手腳了。

好在他已是把飛劍擲送了出去,以飛劍之速,當會比他自身飛遁更快一步到達玄府。

一旦到了那裡,通過這柄劍器,他就能看到此刻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再視具體情況做出應對之法。

鶴殿之上,烏子午依舊在以心光壓迫惲塵。

惲塵方纔已是將身上的三件法器用儘,而今他隻能依靠一個自己掌握的攪擾氣機的法訣來撐過下一個吐納了。

不過也他明白,這個法訣也至多隻能欺瞞對方一次,下一次對方有了準備,就未必再有用處了。

他心下忖道:“如果實在不成,那就隻有動用那個老師所傳授的法門了。”

竺玄首在離去之時,曾傳授了他一門功訣,隻是也告誡過他,這門功訣雖然威能不小,但是不確定性太大,還有可能損傷根基,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千萬不可動用。不過真要到了那等時候,也就顧及不了那許多了。

烏子午幽深的眼神一直凝視著他,分明也是在等待那一刻。

半個夏時過去,惲塵身上的法力已是將將耗儘,很快到了他再一次呼吸吐的時候了,而就在他嘗試運轉攪擾氣機的法訣時,他忽然神情一動,本待施法的一縷法力改為渡入了身邊玄首章印之中。

烏子午此刻也似察覺到了什麼,身化光虹往旁側一避,就在他離開的那一刻,一道銳利光芒自外穿透雲霧,錚地一聲插在了他方纔所站立的地麵之上!

片刻之後,整個殿台傳出一聲如隆隆震響!

烏子午望了過去,見那是一柄光華湛湛,造型古樸的長劍,劍身之上光華流轉不已,連他周圍籠罩的心光也是被其強行擠壓開來。

而在見到這把劍後,他原本平靜的眼眸頓時一凝。

通過天機院植入的意識,他瞬間便認出這是獨屬於玄府玄正張禦的佩劍!

既然其人劍在此處,那麼人可能也是到了。

他轉身向外天中望去,一時如臨大敵。

在他印象之中,這一位玄府玄正在鬥敗了白秀上人之後,如今無疑已是“真、玄“兩道鬥法第一人。

在過去數年中,同輩之中無人是其對手,烏製院在把一些需要警惕的人物植入他意識之中時,更是把張禦列在了第一位。

而與烏子午不同的是,惲塵在看到蟬鳴劍後,卻是精神大振,藉著烏子午防備之際,趁隙一個吐納,借大青榕生機灌注,法力霎時又恢複了過來。

烏子午此刻尚在戒備之中,根本冇有去理會他的動作,他此刻需要提防張禦隨時可能到來的襲擊,與之比起來,惲塵的威脅相對就要小得多了。

而同一時刻,立在如雨星光之中的張禦眸光一睜,他通過蟬鳴劍也是看到了此刻玄府之中的情形。

那名與惲塵敵對的修士他之前從未見過,但卻給他予一種莫名熟悉的感覺,單純從心光氣機上來看,此人實力尚在惲塵之上。

他現在雖然一時趕不過去,但卻可以通過遙馭劍光相助惲塵,一時倒是無虞,不過為了穩妥起見,還需再做些佈置。

他一伸手,自紫星袋內取出一物,隨後向外一揮袖,此物就化一道靈光飛了出去。

過去許久之後,天中那如雨星終於逐漸停落下來。

不過那血色遁光雖然遭受了一輪星光轟擊,可依靠著自身的恢複之能,仍是頑強的存在於那裡,此刻似是見他不動,便在遠處徘徊,未再上來。

張禦看著那道血光,眸光微閃一下,他卻是能察覺到,對方雖然表麵無礙,可氣機卻是比原來削弱了不少。

很明顯,此人縱然可以在鬥戰中不斷恢複,但卻以折損自身精氣法力為代價的,既然這樣,那隻需不斷侵攻,令其精氣耗儘,那便不難將之斬殺。

心思轉過之後,他身後星光雙翼一閃,而後一道明銳光芒霎時照入了那血影之中!

巨州檢正司內,一道靈光從自天中落下,一名行走在此間的修士下意識將之拿住,低頭一看,見是一封傳書,上麵的字跡飄忽不定,看得出是以心光凝聚,而除此外還印有玄府玄正的印信。

他一見之下,神情一凜,立時疾步而去,尋到此間負責傳訊的弟子,道:“玄正急諭,召各州郡諸位上修即刻前往安壽郡,你且速速通傳!”

那弟子哪敢怠慢,立刻發出芒光傳訊,隻是半刻之後,洲內所有修為至第四章書的玄修都是收到了傳諭,他們皆是將手中之事安排給手下弟子,而後駕起遁光以最快往巨州安壽郡方向而來。

烏子午在殿台之上保持著戒備,可是等了一會兒,卻冇有看到張禦出現。

他目光轉向那蟬鳴劍,這或許是張禦人還未到來,隻是一柄飛劍提前殺至罷了?

不過這也僅是他的一個猜測。

因為外麵迷霧蔽絕了他的感應,他無法知道外麵的情形,不能排除張禦就是用此法來迷惑他,而後在後麵伺機動手。

諸多修士的記憶彙聚,使得他鬥戰經驗很是豐富,可這也不無缺點,在遇到不明朗的情勢時,他考慮的東西往往會比較多。

不過他也不會當真這般坐視不動下去,他把袖一揮,對著蟬鳴劍運使了一個“闡空漏儘”的神通,試圖將此物轉入虛天之中。

就在那半空之中的缺口裂開的時候,蟬鳴卻是發出一聲鳴響,化光一閃,消失在了原地,這把劍器經過養煉之後,本來就能感應外來諸般警兆,在此神通出現之前,便就提先一步避開了。

烏子午望著那一抹劍光,他此刻已能確定,張禦的確還未至,不然不會隻避不攻。

但是其人一定已經在飛快趕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到達玄府,那時候將平添無數變數,所以必須在其到來之前拿下惲塵。

他之前顧忌出手太重,一擊打破惲塵守禦的時候連待後者一併重創,可現在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

此刻他舉手一拿,整個大台之上的氣光劇烈一閃,像是遭受強猛力量的扯動一樣,都是往一處聚集而去。

惲塵頓時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脅降臨到自己身上,他有種感覺,這一次的危險連他鼓盪出全部的法力也難以抵擋,甚至反而因此會遭受更大沖擊,可放棄抵抗又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幾是要運轉竺玄首傳下來的功訣時,那浮現在天中蟬鳴劍忽然一閃,直接朝著烏子午射落下來!

烏子午心光一轉,試圖將劍光排擋開來,可是上麵所蘊含的力量卻是出乎意料的強盛,猛然對撞之下,使得他的氣機為之一亂,法力運轉也是不由自主慢了一拍。

惲塵一見機會出現,立刻閃身躲避,到了遠處後,回頭一看。見方纔所在地方都是消失不見,整個殿台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心下不由一凜。

他立刻明白,此前對方一直冇有儘全力,現在卻是急於將他拿下了,所以不再留手了。

這樣的話,自己就不能枯守原地了,而是要發動攻勢,他抬頭看了一眼那懸於天際的飛劍。

好在他並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鬥戰之時,隻要己方與對手冇有根本上的差彆,那麼一個人與兩個人完全是不同的,相互之間若是能配合得好,甚至可以發揮出更為強大的戰鬥力。

雖然此刻到來的僅僅隻是一柄劍器,可他卻能看此劍對烏子午能夠造成一定的威脅,令此人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力量,甚至能在關鍵時刻給予自己救援,這就能補足他與同輩鬥戰經驗不足的缺點。

他趁著烏子午正被飛劍牽製,騰身一縱,飄至上空,手中拿一個法訣,霎時間,身上綻放一陣陣烈烈青光。

此是他這一脈秘傳神通“天寰陽塵”,乃是取青陽輪之氣而煉,其勢可謂暴烈無比,有崩山煮海之威。

隻是此法他之前根本不敢用,因為一旦施展過後,自身氣機法力必有一瞬間的衰退,要是烏子午有手段化解,那麼下來就極可能被對方趁虛而入,進而為其所製了。

而現在,有那飛劍配合,卻是可以放手施為了。

烏子午見到惲塵所為,立刻判斷出後者要做什麼,可他方要出手壓製,那飛劍卻是一轉,劍芒微微向前一吐,他眼瞳微凝。

此劍威勢他方纔已是領教過了,那劍上所裹挾的力量的確強盛無比,對他極有威脅,故是他動作也是微微一頓,並冇有能及時壓製惲塵。

這個時候,惲塵已然法力運轉到了極致,因為他不在乎法力的消耗,所以在此一瞬間,他幾乎是將自身全數法力一氣推入了這一擊之中,頃刻間,玄府殿台之上轟然升騰起了一輪青色的朝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