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子午在見到眾修出現的時候,就知這次行動已無可能再繼續下去了。

他手段再如何強大,也就隻是一個人而已,是絕然不可能對抗這麼多修士聯手的。

不過這裡若是冇人能與跟上他遁光的話,他倒是可以飛遁遠走來與眾人周旋,若得機會,不定還能將這些修士一個個斬殺。

可是現在張禦在此,這就行不通了,張禦不但手中持有迅若急電的飛劍,甚至自身的遁速也是極快,他若用此法,隻要張禦稍稍牽製他一下,那他就會遭受到來自眾修的圍攻。

所以無論怎麼看,此刻留下來則必死無疑,唯有設法先行撤離了,那功訣隻好以後再來想辦法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場中諸人卻是忽然感覺到一股無比龐大的氣機出現在了上空,玄府殿台之上竟然是出現了一個虛空裂口,一道道青色霞光自裡散逸出來。

隨後一隻半人多高,不停旋轉的光輪自裡飛出,並懸浮在了半空之中,其向外散發著青色的灼灼芒光,將整個殿台照耀的一片明亮。

在場所有人都是立刻辨認出了此物。

青陽玄府至寶,青陽輪!

被竺玄首帶走的青陽輪竟然是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光幕之後的烏製院一見此物,儘管知道烏子午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卻依舊跳了起來,狂吼道:“快拿!”

先前他見到張禦和眾多修士殺到,心中幾是涼透,以為這次計劃已然失敗了,可誰能想到,隻一轉眼功夫,此次行動的目標居然出現在了眼前。

在天機院整個計劃中,最為關鍵的一步就是拿到這寶物,並從裡麵獲取那晉升更高境界的功訣!

而一旦得到了功訣,按照之前那位大人物說法,烏子午立可嘗試破開境關,進而去謀取更高一層的力量!

此舉若能成功,那麼在場之人又算得了什麼?

就算冇能成功,那也不要緊,隻要找到了功訣,那麼烏子午就可以藉助神目之力,將自己所見到的東西傳遞迴他們這裡。

哪怕烏子午這次敗亡了,他們有技藝還有功法在手,就可以想儘一切辦法再打造一具複體,繼續完成這一個未儘的計劃!

他能想到的,烏子午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他見到這寶物一瞬間,便毫不猶豫的朝著此寶伸手一拿。

似青陽輪這等法器通常有自己的靈性的,也即是說它是認人的,不是外人可以隨意駕馭的。

不過他敢於如此做,那就是那位大人物傳了一門可在短暫時間製拿此物的法訣,雖然那可能隻有短短片刻,可那也是足夠了,

惲塵雖並不知道烏子午有拿製這法寶的手段,可他知道隻要敵人要做的事情那自己肯定不能讓其如願,所以他見到烏子午出手,也是拿法訣相召。

可是還未等他們兩人招呼這件寶物,那青陽輪卻是倏爾一轉,便化一道青光主動往張禦這裡投來。

張禦本來一直盯著烏子午,見他意圖染指青陽輪,本欲駕馭飛劍斬下,可這刻見這寶物向著自己過來,心思一轉,便停下動作,以心光將之接納進來,而這個時候,他也是感覺這法寶向自己傳來了一股歡呼雀躍之意。

這一瞬間,他心中湧起一陣明悟,在過去的那一場鬥戰之中,是竺玄首獲取得了那最終的勝利。

而青陽輪被他這麼一拿,再加上這寶物自己的配合,此寶也是等若被他控製在手了,無論是惲塵的法訣相喚還是烏子午的製拿之法,此刻都無法再是喚動此寶了。

烏子辰見青陽輪落在了張禦手中,半點與他相爭的意思也冇有,轟然遁起一虹芒,以疾光追電之勢往天中遁走。

那些修士紛紛出手阻攔,然而神通法力到他身側,卻如是落入一個空洞之中,齊皆消失不見。

張禦抬頭望向上空,身上心光如火鼓盪,宏聲道:“諸位道友且退!”

眾修此刻似是猜到他要做什麼了,聞言紛紛遁光向四麵八方避開,

張禦伸手一按青陽輪,感受著其中那一股烈烈宣揚,直欲噴薄湧出之意,而後輕輕一撥,袍袖飛揚之間,一道青色烈虹直去天際,霎時便追上了正往上空遁逃的烏子午,並轟然與之撞在了一處!

青陽上洲的上空,一輪無比明亮青色大日升騰顯出,煌煌赫赫,照耀天地,整個洲域都在籠罩之下。

下一刻,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強行衝入了在場所有人的感官之中,他們都感覺到自身的呼吸和身軀都在隨之震動。

此刻位於上方的大青榕則是枝條一陣晃動,將散逸出來的氣機安撫理順,冇有令其散發至外間。

待得光芒徐徐散去,眾人抬頭觀望,天空青碧,澄澈無比,一絲雜質都是不見,唯有青陽輪驕然立於天宇之上。

而烏子午早已是在爆裂的那一刻就化為烏有了,便連隨身攜帶的神目也冇能在這等威能之中留存下來。

玄府遠處,白衣女子站在一駕小雲舟上,衣袂在風中輕拂,她看著那輪青陽升起,也冇有再多停留,一撥雲光,便即轉頭離去了。

張禦看著高懸上空的青陽輪,並冇有去將之召回來,而是看向惲塵,端手對他一禮,道:“禦在此向玄正道賀了。”

惲塵微微一怔,隨後反應過來,欣喜道:“是老師勝了?”

張禦微微點頭。

惲塵心中不由大暢,他長長舒出一口氣,也是看了看天中的青陽輪,道:“玄正,方纔那人來曆不明,我之前從未見過,觀此人最後所為,似是意在青陽輪,若不是玄正和諸位道友來援了,後果實難預料。”

張禦道:“玄首言重,若不是玄首將此人困束在此,我等絕無可能這般輕易將之除去,不過關於此人身份,禦倒是已有幾分猜測。”

惲塵道:“哦?不知此人是何來曆?”

張禦道:“現在缺少證據,尚不好明言,來時路上,我已是委托一位道友去清查近來的飛空冊錄,若能查到其人往來時留下的記述,找到源頭所在,那麼就能確定其身份了。”

海島天機院工坊之內中,此刻一片死寂。

烏製院眼神黯淡,消沉無比坐在那裡,周圍的師匠們也都是一個個失魂落魄,隨著那光幕大道破散,這幾十年來的謀劃毫無疑問失敗了。

魏護衛沉默許久,才道:“烏製院,我會將這裡的事原原本本告訴總院的。”

其實他也有些同情烏製院等人,不能說他們謀劃不妥,其實他們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實在是因為對手出乎意料的強大,他們才遭遇到了失敗,換在鬥戰之中,那就非戰之罪了。

烏製院咬牙道:“不,魏護衛,我們還冇有輸!”

魏護衛心中倒是湧起了幾分期待,問道:“怎麼,你還有什麼後手麼?”

烏製院抬頭看著他,雙目帶著血絲,語聲激動道:“我們還有正體在手,我們還有之前蒐集到的諸多記錄,隻要我們還有足夠的材料,我們還能再打造更多的複體……”

魏護衛聽到這些,不禁有些失望,他道:“烏製院,我知道你不甘心,其實我也挺不甘心的,不過再造一個複體,無法達到更高境界又有什麼意義麼呢?再送去給玄府和靈妙玄境的人殺麼?”

烏製院頓時無言以對。

魏護衛沉聲道:“拿不到青陽輪,冇能得到裡麵的功法,你們再造多少複體都冇用,承認吧,你們已經失敗了。”

他轉過身,對那一起到來的男女師匠道:“我們回去。”說完,他就當先邁步往外走去。

那個男師匠看了看眾人,伸出手去,似不經意的在案台上搭了一下,而後就跟著魏護衛快步離去了。

烏製院在他們離開之後,頹然坐了下來。

這時金大匠歎了一口氣,他這時目光一撇,見到案台之上多了一張紙條,上去拿了起來,看了兩眼後,想了想,遞至於烏製院麵前,道:“好像是方纔那位師匠留下的。”

烏製院接了過來打開一看,上麵寫著“速離洲域,可往雲台”等字,他眼神一動,尋思了片刻,站了起來,低聲道:“快些收拾一下,我們帶那具正體離開這裡。”

金大匠一怔,猶疑道:“製院這是要……”

烏製院咬牙道:“計劃雖然失敗了,可我們之前的道路卻已證明是成功的,我們缺少隻是一個向上功訣,青陽上洲這裡找不到,我們還可以去彆的地方尋找,那位大人物說不定還需要我們。”

在冷靜下來後,他又恢複了原本的思考能力,把柺杖一頓,道:“而且這次事情鬨得太大了,即便總院不收拾我們,兩府和玄府一旦查到線索,也絕不會放過我們,我們也要快些離開青陽纔是。”

金大匠道:“可我們能去哪裡呢?”

烏製院揚了揚紙條,道:“我們隻能相信他一次了,去海外的雲台都護府,就算冇人接應我們,現在北方道路已通,我們大不了想辦法再去玉京,就算玉京留不住我們,我們也可以藉助玉京的通路去其他上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