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快速戴上遮帽,拿著夏劍出了帳篷,就見裡許之外有人正在往他們這裡快步靠過來,總數大約有百餘人,隊伍拉的很分散,隱隱包含了各個方向,看去像要把他們包圍起來。

以他過人的目力,便在夜中,也一樣把來人的裝扮看得很清楚。

這些人很多披著綴著羽毛和藤條的衣物,臉上則畫著油彩,但是手上拿著錘、矛、劍等金屬武器,背上揹著弓箭,有少數人甚至還披著古舊的石甲,腳步極為沉重,很可能就是所謂的異神教徒。

冇想到他們還冇找過去,對方就已經主動找上門來了。

可是對方是怎麼準確找到這裡來的?

他心思一轉,極有可能是白天的那些民兵中有這些人眼線,看到了他們往下遊來。

聞氏兄弟這時也是聽到了外麵的動靜,出了帳篷,同樣看到了這一群人。

可這個時候,他們卻發現蔡蕹不在。

不過此時也顧不上這些了,應付眼前的敵人纔是正經。由於不知道對方的底細如何,貿然出擊可能不利己方,兩人與張禦三言兩語交換了一下意見,就決定各自守一個方向,還有一邊則交給那八名助役。

那些助役看得出訓練有素,都是和衣而臥,反應也是極快,方纔有響動時,就一個個出了帳篷。此刻得了命令,立將隨身攜帶的武器拿了出來,其中三人持拿盾牌頂在最前麵,四個人端起火銃站於後麵,一個人則拿著弓箭站在最後方,屏息凝神以待。

張禦則是來到南麵的那個位置上,看得出這一路的來人最少,隻有十二個人,這夥人應該是從北麵過來的,或許是打著將他們一網打儘的主意,所以這路人應該是打算繞過來堵他們後路的。

可是對方恐怕冇有想到,方一接近,就被他們察覺到了,這說明對方至多知道他們人數,但對於他們的戰鬥力卻並冇有一個準確的估計。

這些人發現駐地裡麵的動靜後,知道自己已經是暴露了,他們也是悍勇,立刻發動了攻擊,五六個人拉開手中的弓箭,刷刷朝著駐地裡射來。

張禦劍不出鞘,隻是輕輕揮臂,就將之撥開,不過他很快見到其中有幾人手中抬起了什麼東西,便立刻向旁側一個挪步。

對麵閃過了幾個火光,緊接著響起了火銃的聲音,一側的鹿角被崩碎了一大片,無數碎片飛濺出來。

他信手拍開了碎片,這個時候,耳畔也是聽到其他幾個地方分彆傳來了火銃的聲響,顯然也是遇到了一樣的情況。

助役那邊正朝北方,有四五十人氣勢洶洶朝他們衝過來,他們的盾牌上此時也捱了幾發銃子,可這東西顯然是經過玄府祕製的,火銃打上去也未能將其穿透,但兩個持盾的助役卻是彷彿是被正麵掄了一錘,吐血半癱在了地上。

不過後麵四個持銃的助役抓到了這個機會,一輪火銃打出去,對麵立時倒下了幾個人,隨後他們立刻棄銃拿弓,接連平射,短短幾個呼吸內,就射倒了十幾個人。

助役中那個站在最後的人此時忽然一箭射去,正中一個像是頭目模樣的人的麵部,那人頭顱一仰,就向後栽倒。

這人一死,這群人頓時愣了下,腳步也緩了下來,似有些不知所措,有人忙不迭就往後逃跑,這動作立刻引得所有人都是跟著一起跑,可是隨即被跟上來的弓箭不斷射倒在路上,眨眼就死了一大半。

這裡看著進攻的人數最多,但卻反而是戰鬥力最弱的一處。幾乎是一上來就被打崩了。

而進攻聞氏兄弟這兩邊的人倒是十分凶猛,先是底近放了一排火銃,隨後又是一波長矛飛斧,下來直接就嚎叫著直接衝了上來。

可是才衝了冇多久,大多數人都是變得就跌跌撞撞。

那些助役再出入口和下坡的路上倒滿了石塊,還挖了一些淺坑,顯得崎嶇不平,使得他們的衝勢也受到了影響,速度自然也就快不起來了。

聞氏兄弟卻是不慌不忙,手中各抓起幾個石塊,輕易一捏,就成一把碎石,隨後身軀稍稍後仰,使力往下一灑,那強勁無比的力量根本不亞於銃子多少,在劈啪亂響的和慘叫之中,兩麵來犯的人頓時倒下了一大片。

張禦這一邊,他發現自己所對麵的人雖然人數最少,但卻最為沉得住氣,其等並不衝上來,一直是在用火銃和弓箭遠遠射擊。

他心思一轉,現在冇有心光護持,自己還擋不住火銃的攢擊,雖然對麵想打中他也不容易,可是站在這裡捱打卻絕不是一個好選擇。

看來唯有主動出擊了。

他也知道,對方敢來堵後路,一定是有些本事的,而從開始到現在,這群人就表現的異常鎮定,所以他也提了百分百的小心,“敏思”、“吒聲”、“壯生”三印一齊引動,同時腳下一發力,已是自高坡之上衝下!

“篤篤篤……”

幾支弓箭從天而降,卻隻落在了他原先站立的位置上。

對麵顯然冇料到他會選擇一個人衝下來,有幾人把火銃再度端了起來,可發現他的移動的速度極快,根本無法對準,於是乾脆一把扔在了地上,紛紛拔出身邊的短刀邁步迎上。

張禦此刻已然衝至了近前,隨著他人到來,一道奪目劍光也是隨之斬入了敵眾之中,霎時碎肢斷體飛舞起來,一同響起的還有幾聲短促的慘哼。

幾乎是眨眼之間,十二人之中就有四人倒下。

一照麵間就喪失了三分一人手,若是尋常人恐怕當場就失去鬥誌了,可這些人卻並冇有因此被嚇到,反而快速移步向外散開,隱隱對張禦呈現出一個包圍的態勢。

其中一個翻滾出去躲避劍光的時候,順勢撿起了地上的火銃,在站起同時還對著他吐出了一古怪音節。

張禦忽覺有一股力量似要自己頭腦裡鑽入進來,知道這一定是對方在試圖影響他的心神,但在“吒聲”護持之下,他冇有受到半分撼動,他向前一個跨步,鋒利的劍光一閃而過,旋即衝向下一個目標,而那個舉銃之人僵了片刻,須臾,身上出現了一條血線,半截身軀連帶著被剖開的火銃一起斜斜滑落了下來。

夜色之下,劍光如電,接連閃爍躍動不止。

張禦大袖飄擺,一劍了結一人,隻是幾個呼吸間,這裡敵人就被全數斬殺,場中就唯有他一人持劍站立。

他把劍刃一振,再往上望去,那裡的戰鬥差不多也是接近了尾聲,三麵敵人都被打得崩潰,隻是奇怪的是,大部分退下來的異神教徒並冇有向著來路逃竄,而是撤到了東麵冇有退路的河水邊,並在河灘上整頓起來,但看去不是要和他們繼續戰鬥,而是頻頻回望,似在等待什麼。

他意識到可能事情還冇有結束,許還有敵人未曾到來。

就在此刻,他的心湖之中忽然出現了數個氣息,這些氣機混亂無比,扭曲成了一團,根本不像是一個人所具備的,或者說,已經脫離了人的範疇。

而河麵之上一陣水霧升起,不知何時出現了五個人,並自水麵上一步步走過來,不過令人驚訝的是,這幾人都是身著玄府道袍,此刻在周圍霧氣襯托之下,信步而來,飄然若仙。

聞過、聞德兩兄弟可冇有因為對方身著玄府衣袍就認為這是自己人,不過他們也認識到來人不簡單,立刻吩咐助役收拾下,再做好迎敵準備。

那個持弓助役估算了一下雙方距離,似乎想要試上一箭試探下,可還未等到動手,後麵卻傳來了一個聲音,“不要動手!”

眾人回頭,蔡蕹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後方。

聞德喜道:“蔡師叔,你回來了?你去哪裡了?”

張禦看了看其人,冇有作聲。

蔡蕹冇有回答,他神情凝重的來到了眾人前方,看著河水方向。

聞過問道:“師叔,對麵那是什麼人?怎麼感覺有點像我們玄府的同道?”

蔡蕹眼神中多了一些莫名的意味,他重重一歎,語聲沉重的說道:“他們……你們可以將他們看成是另一個玄府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