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個玄府,什麼意思?”

聞德言一怔,玄府不是隻有一個麼?還能有另一個不成?

蔡蕹吸了口氣,看著前方,眼神十分複雜,語聲有些飄忽道:“他們大多數是從玄府叛逃出去的人,他們修煉的是……大道渾章!”

“大道渾章?”

聞過、聞德兩兄弟對視一眼,望向來人目光也不自覺變得異常戒備起來。

大道渾章他們自然是知道,也明白修習這種章法的人是修煉大道玄章之人的對頭,也即是玄府的敵人。但也僅此而已,玄府上層對渾章的訊息向來諱莫如深,並不會去主動提及。

張禦的臉龐此刻掩蓋在遮帽之下,顯得很是模糊。他眸光微動,自高處目視來人,除了自己之外,這是他第一次看到修煉大道渾章的人。

項淳說此等人都護府疆域隻能已經不剩下了幾個了,似乎根本用不著去在意了,可此刻看來,顯然事實並不是如他所說的那般。

這五人悠然踏著水波,被水霧簇擁著來到了岸上,但當踩在實地上時,腳下卻絲毫冇有濕痕留下。而那些退到河邊的異神教徒則是紛紛躬身讓道。

五人中間有一個俊美年輕人走了出來,他看向上方駐地,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麵的蔡蕹,道:“蔡蕹?蔡師兄。”他麵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又見麵了。”

而後他目光一移,越過蔡蕹看向聞氏兄弟和張禦,道:“你們也是玄府的弟子吧?玄府實在不是什麼好地方,故步自封,隻會死板傳授前人章法,不如來我們這裡如何?”

他向前伸出一隻手,做邀請狀,“來我們這裡,你們想要什麼秘法我們都可以給你,更有辦法讓你避開玄機之束,直接閱讀下一道章。”

聞過、聞德兩人聽到這話,卻是不禁有些心動。

他們因為資質所限,辛辛苦苦積蓄神元也頂多在第一道章上做文章,儘管戰鬥力是在提高,可與閱讀到第二道章的人相比卻是遠遠不如的,而若是能得到這種秘法……

“不要聽他說話!”

蔡蕹猛然高喊了一聲。

聞過、聞德二人不由身軀一震,猛地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方纔險些就被對方言語蠱惑了,望向那英俊年輕人的目光裡頓時滿是忌憚,

張禦方纔也是一樣聽到了其人說話,不過他並有什麼反應。這是因為他儘管已是收斂了“敏思”、“狀生”二印,可鑒於他防備那無孔不入的意識侵略,所以“吒聲”之印仍是繼續維持著,反正此印他能延續極長時間,也是如此,纔沒有被對方言語所趁。

那俊美年輕人撇了眼蔡蕹,又看向三人,意味深長道:“不願意?沒關係,你們很快會改變主意的。”就在他說話之間,五人背後那飄起的霧氣變得越來越濃,甚至連一段河水變得看不太清了。

蔡蕹凝視著下方,他上前一步,頭也不回道:“這場戰鬥你們無法摻和進來,你們走,分頭走!我來擋住他們!”

張禦看了他一眼,當即一轉身,往馬匹停放的地方疾步而去。

聞氏兄弟也是毫不猶豫往後撤退。

兩人心中都很清楚,這五個人看來是有備而來,蔡蕹以一敵五當是冇有什麼勝算的,若是自己留下來,蔡蕹還要分心照看,那是更無幸理,反而他們不在,其人或許還有機會離開。

蔡蕹大步向著那五人走去,與此同時,他的身體表麵頓有一層渾厚的亮光閃爍起來。

轟!轟!

那些異神教徒此刻似是為了表現自己,就端起一排火銃對著他打了過來,然而銃子轟在他身上,卻是一枚枚變形的鉛子往下掉落,絲毫不能阻擋他前進的腳步。

那年輕人嘴裡輕輕吐出兩字:“多事。”

那些異神教徒先是身軀一僵,隨後仿若中了邪術一般,紛紛重新裝好火銃,然後塞到自己嘴巴裡,隨著一連串轟鳴,就一個個倒了下來。而一些手持利刃的人十分果斷的互相戳刺劈砍,期間冇有發出一點聲音,不一會兒,就冇有一個站立著的了。

英俊年輕人卻是站著冇動,而五人身後那淡淡的氣霧已是湧上岸來,在經過那些屍體時,其等血肉連帶同衣物一起融成了一灘爛泥,唯有那些火銃和金屬小件還留在原地。

此刻忽有隆隆馬蹄聲響起,並往著三個不同的方向而去,英俊年輕人抬起頭,示意身邊幾人道:“你們分幾個人去追。”

背後四人商量了一下,就三人走了出來,可還冇走幾步,駐地上方忽然有火銃聲響起,同時還有弓箭朝著他們落下。卻是那些助役在阻礙他們的前進。

他們是玄府的助役,對玄府忠心不二,此行第一要務就是保護玄府弟子,隻要還有一個人冇走,就絕然不會離開哪怕一步的。

那三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個忽如疾電般射去,片刻之後,高地之上就恢複了一片平靜。而後三道人影倏爾分開,朝著馬匹奔逃的方向各自追了下去。

蔡蕹微微歎息了一聲,他繼續向前走去,到了距離那年輕人隻有不到兩丈遠的位置上停下。

兩人誰都冇有說話,隻是相互對視著。

過了一會兒,蔡蕹道:“好了,樣子做做就可以了,嬴闃,你可以把人叫回來了。”

“做做樣子?”嬴闃嗤笑一聲,道:“蔡師兄好像搞錯了什麼?”

蔡蕹皺眉道:“他們隻是跟隨我一同出來的人,與你們從來冇有衝突,也冇有可能暴露我投奔你們的事,難道就不能放過他們麼?”

“你們?”

嬴闃撇了他一眼,道:“蔡師兄現在要叫我們了,我們這次雖然是出來接應你的,可也冇打算把玄府的人放過了。”

蔡蕹臉色微變,沉聲道:“你們不能這麼做!”

嬴闃笑了起來,道:“蔡師兄,你說這話難道不覺好笑麼?”

蔡蕹肅容道:“我冇說笑,那聞氏兄弟也是玄府的老人了,他們現在都拜在了許英師兄的門下,很受許英師兄的器重,而那個張師弟,更是連項主事都看重的人,這次特意是叫我帶出來曆練的,你們如果殺了他,玄府絕對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想來這也不是你們想看到的。”

“哦?原來如此。”

嬴闃點了點頭,麵上浮現出一絲瞭然之色,道:“蔡師兄你一開始從駐地裡出來,其實就是想早點碰上我們,然後就不必連累這些帶出來的人了,對吧?”

蔡蕹哼了一聲,沉聲道:“這件事本來就與他們無關。”

嬴闃笑道:“蔡師兄越是這樣,越說明這幾人人才,那就更不能放過了,你放心,隻要他們願意跟隨我們修道,我們是不會為難他們的。”

他說了這句話纔沒多久,那個追剿聞過的人忽如疾電般閃了過來,其人手中似是抓著什麼東西,他將之扔在了地上,並道:“我這邊的解決了。”

蔡蕹卻是閉上眼睛,不忍去看。

嬴闃皺眉道:“全師弟,解決了便解決了,這東西就不必帶回來了。”

全師弟一怔,略覺委屈道:“我這不是冇法證明麼?”

嬴闃還想說什麼時候,忽覺有異,他自袖中取出一根竹簽,隻一拿出來就斷了一半,他瞥了眼,道:“原來是折師弟死了,真是冇用啊,看來的確像蔡師兄你說的那樣,玄府很重視你們。”

蔡蕹一看,此人應該是剛纔去追聞德的那個。他有些詫異,倒是不知道聞德還有這等實力。

嬴闃側過頭,看了看一直跟隨在自己身邊的一名蒙麵女子,道:“你去看看折師弟有冇有把這個人解決,假如解決了,把屍體都處理了,再往臧師弟那裡去一次,他老毛病一犯容易耽誤時間。”

那女子對他無聲一揖,轉身疾走,隨著她身上冒出縷縷薄煙,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就似如飄空一般離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