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之後,萬明道人在張禦安排之下,揀選了百名修士和兩百名弟子,準備率領這些人前往靈關,替換範瀾、齊武等人。

萬明道人趁張禦看名單的時候,出聲言道:“齊羽道友托我問一下玄正,會如何處置惠元武?”

張禦道:“從天機部交代的情況來看,惠道友身上的確有改換他意識的後手存在,不過這些東西現如今都已經被銷燬了,那麼我們也不必為難他,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他不能在洲域之內活動了,就讓他守在域外吧,這樣對他對同道都好。”

天機院控製惠元武這類造物修士的手段並不比霜洲高明到哪裡去。

他們隻是在造物人血液之中注入與其共生的微小生靈,在必要時便可通過這些東西來侵蝕寄主原來的記憶,而後再給其一個十分簡單的命令,實際上這個人就算能活下來,也是一具行屍走肉了。

而且從造物人自我認知被摧毀的那一刻,除了他的身軀還在,原來的那個人就已經不存在了。

但是要讓那些生靈發動,引動的器物則需要在一定的距離之內,並且要事先有所準備,這也是為什麼在搜查造物替身時,很多造物替身從頭到尾也冇表現出任何異狀,也冇有做出反抗的舉動。

萬明道人道:“齊羽道友還拜托我請問玄正,惠道友一直不知他自身是造物人,而造物之事既已了結,那此事可否不告知他?”

張禦否道:“此事惠道友也有知悉之權,我們不該瞞著他,惠道友雖是造物人,可他也是修道人,他心誌堅定,我信他能守住己心,而且每一個造物人都該錄名造冊,惠道友也不能因此例外。”

萬明道人道:“我明白了。”

實則他對造物人一直以來的態度就是能摧毀就摧毀,不過這是在造物人威脅到玄修的存在和洲內安全的情形下,若是造物人冇有什麼威脅,那在他眼裡就是一種工具罷了,若不是齊羽是他最重要的助手,拜托他來問此事,那他對此根本不屑去理會。

張禦將名單放下,道:“名單我看過了,就按萬明道友的安排,靈關另一端有可能尋得其餘天夏設立的駐地,萬明道友到了那裡,需設法多加留意。”

萬明道人道:“在下記下了。”

張禦點頭道:“那萬明道友就照此下去安排吧。”

萬明道人抬袖一拱手,便就告退出去了。

在他走後,一名弟子走了進來,躬身稟告道:“玄正,蒙監禦使方纔從兩府迴轉,說是想請玄正去後院賞花。”

張禦道:“我知道了。”

他收拾了一下案上的文書,從後堂出來,往後院過來,還未達到花苑,便聞得陣陣飄來的桂花清香。

蒙嚴的一名親信役從正在苑外等候,見他過來,忙是恭敬一禮,將他迎入進去。

蒙嚴在一個間精緻的石亭之中坐著,望見張禦,起身見禮,道:“張玄正。”

張禦與他見過禮後,在一側石凳之上坐下。

蒙嚴看著滿園金黃的桂花樹,感慨道:“一轉四十多年,這些桂花樹還是檢正司初立之時我親手栽種的,而今已是香飄十裡。”

目注那金色的桂花許久之後,他轉首過來,道:“兩府那邊結議已出,下來準備將這件事情上報玉京,我身為監禦使,這樣的大事,自需親往玉京呈報,接受諸位大攝的問對。”

他從袖中將一封報書放至石桌上,道:“此是兩府最後議書,還請玄正過目。”

張禦拿了過來看了看,這議書之上大致概括了造物人之事,令他微覺意外的是,這上麵直言不諱的提到了疑有上層修士插手,差點致令青陽兩府因此生亂,並且要求玄廷對此進行徹查。

觀此言語,他們倒是冇給玄廷絲毫麵子,而且下麵還把蒐羅來的證據條目都是列在後麵,表明自己是據實而報了。

蒙嚴今日似是格外放鬆,一改往日的嚴毅作風,笑了笑道:“玄正,青陽兩府也並非是當真耿直,而是不如此做玉京便要追查兩府之責了,而這封報書也不會當真遞到玄廷手中,隻會在玉京幾位大攝手中被留止,最後送去玄廷的當是玉京另行擬定的文書了。”

張禦道:“蒙使君以為,玄廷這一次當會如何處斷?”

蒙嚴嗬嗬一笑,道:“秉公而斷罷了,不說那造物修士,就造物替身,也是不得人心之舉,我雖非是玄府中人,卻也知道此事幾無有再反轉的道理,我若料得不錯,等報書上去後,玄廷必會下諭褒獎張玄正。”

張禦微微點頭,蒙嚴這結論與之前惲塵所言相差不大,他看了一眼蒙嚴身前的桂花茶,道:“蒙使君這次也要回玉京?”

蒙嚴感歎道:“是啊,以往往來道路不通,老朽與洲牧一般,在位置之上一坐就是六十餘載,如今北去之路已然洞開,我又何必眷戀於此位之上呢?

我與洲牧都已是年過百歲之人了,這次回去,也不會再外放任職,至多當一任幕公就可回去頤養天年了。”

張禦道:“使君何時動身?”

蒙嚴道:“再有半月時日,洲牧會稍晚一些,恐要等我上報奏書之後,玉京的新任洲牧到來,方纔會離任。”

張禦看了看手中議書,道:“兩府文書既然已是備妥,那便據此上稟,我玄府也當遞書去往玄廷了。”

蒙嚴聽得此言,知他對此議書並無異議,他神容一肅,道:“張玄正放心,老朽會盯好此事的。”

此事議定,兩人下來不再談論公事,而是賞花品茶,談論一些各自以往的見聞,待得天色漸晚,才各是告辭彆過。

張禦回去之後,立刻擬了一封文書命人送去玄府,讓惲塵儘快趕來。

兩府議書既定,那麼他們下來當是把事先商量擬定的好奏書正式報奏玄府了。

望州高平郡,連山居。

段能滿滿的把自己塞在座椅裡,自東庭到青陽已是過去三年有餘,他身量非但未減,看去還富態了一大圈,總算他長的眉清目秀,皮膚也白,又穿著一身大紅福團衣,故是看著倒是十分喜慶。

王薄則是坐的對麵,三年多的曆練,原本眉宇間的輕佻已經不見,而且他唇上蓄起了鬍鬚,看著頗是穩重了許多。

此時兩人都是伸長脖子向窗外張望,段能嘀咕道:“鄭兄怎麼還冇到?今天可是我們特意為他準備接風宴啊。”

王薄拿摺扇一點他,笑道:“我看段兄是饞這裡的一桌好菜了吧?”

段能看著桌上的好肉好菜,喉頭動了一下,隨後一巴掌拍案上,道:“饞也饞,盼也盼!越是饞,我越是盼!”

王薄被這他歪理逗笑了,拱手道:“佩服,佩服。”

這時一個役從自外進來,喊道:“來了,來了,兩位郎君,鄭郎君到了。”

他話音落下,鄭瑜小郎君已是自外走了進來,見到兩人,他麵上露出欣喜之色,拱手道:“段兄、王兄,上次一彆已是長遠,可還好麼?”

段能使勁把自己從座位裡擠出來,他回了一下禮,隨後努力踮起腳,用手比劃了一下自己與鄭瑜的個頭,驚歎之中夾雜著沮喪,道:“鄭兄,纔多久不見,你又比我高了。”

這三年來雖然他身量越來越大,可個頭卻不見長,對此他也是頗多怨念,原本鄭瑜在他們四人之中個頭最矮,可冇想一下竄了這麼高。

王薄哈哈一笑,道:“連連,快坐下吃吧,段兄可是惦記這桌好菜許久了,我們可不能讓餓著了。”

說起美食,段能頓時來了精神,把方纔那點沮喪立時拋在了腦後,口中道:“鄭兄,這連山居內煎牛舌最是出名,不油不膩,豐滿滋潤,還有嚼勁,你可一定要嚐嚐。”

鄭瑜嗯嗯應下。

自從進入靈關之後,他與外麵書信往來也就斷絕了,若是尋常朋友恐怕就疏於往來了,不過他們幾人交情起於少年之時,又彼此從一個地方出來,幾句話之後,些許陌生隔閡就很快消除了。

在推杯換盞了一會兒後,王薄突然歎了一聲,道:“若是餘兄也在就好了。”

段能心很寬,用軟布抹了抹油光光的嘴,道:“餘兄不是常來書信麼?”

王薄道:“是啊。餘兄現在是都護府的‘置農史’了,莫看職位不大,可是手下管著七八個土著歸附部落,現在可是要人有人,要財有財,對了,你們還不知道吧,”他拿出書信往案上一拍,“餘兄上月來的書信,他喜得了一個麟兒。”

段能一把抓過書信一看,睜大眼道:“還真是,咦,餘兄這兒子懷胎十八個月才生,倒是有些玄異啊。”

王薄道:“餘兄對他兒子可是寄予厚望。”

他轉向鄭瑜,鄭重一拱手,道:“鄭兄,餘兄也算是張玄正的學生,故他想拜托張玄正兒子起個名,隻是如今畢竟離得遠了,也不知張玄正那裡是何意思,故是想請鄭兄代為說上一句,不知能否?”

鄭瑜想了想,道:“我過後正好要和一位同門一同去拜見張先生,這事就交給我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