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瑜在宴後與兩名好友彆過後,出來到瞭望州客館之中,本來他是約定與嚴魚明在此見麵,不過到了約定之時卻不見其人人影,猜測是遇到了什麼事,故是他乾脆一邊打坐修持,一邊在此等候。

到了第二天清晨,嚴魚明終是趕來,一見他麵,便就告歉道:“本來說好是昨日與鄭師叔碰麵,隻是範師伯關照我送幾個千州的弟子回去家鄉,卻是來晚了,鄭師叔勿怪。”

鄭瑜道:“嚴師侄做得是正事啊,除此外嚴師侄可還有什麼事麼?若是冇有,我們今天就去拜望張先生吧。”

嚴魚明道:“師叔稍等片刻。”

他轉身出門,隻是一會兒,就帶著一個身材嬌小,望去很是文靜的美貌少女走了進來,其腰間懸有一把與眾不同的竹劍。

嚴魚明道:“這是嘉月師姐,她以前也是受過老師指點的,這次範師伯讓嘉月師姐隨我們一同去拜見老師。”

嘉月對鄭瑜萬福一禮,道:“見過鄭師叔。”

鄭瑜哦哦兩聲,忙是還禮道:“嘉月師侄不必多禮。”

來青陽這麼長時間,其實他也是見過嘉月的,不過男修士與女修士除了在聽法時候在一處,平常則是分開修持的,故是他們此前倒也從未有過交集。

嚴魚明道:“師叔,我們這就啟程?”

鄭瑜嗯了一聲,道:“光州就是在望州之南,我們現在出發,最遲在傍晚之前就能趕到了。”

嚴魚明振奮道:“就聽鄭師叔的安排。”

鄭瑜見兩人並無意見,便退了客捨出來,帶著二人乘坐客舍安排的馳車往高平郡位最大的飛舟泊台而來。

凡是持拿玄府敕書在外行走的玄修,所有花費都會有玄府來承擔,而他們這次是被萬明道人替換出來的,手握正經的敕書,所以到了泊台之上,三人隻是各自拿出路貼名冊,泊台管吏就立刻給他們安排上了一艘去往南方的小型飛舟。

嚴魚明等坐到了舒適的艙椅上,由高高抬起地麵的角度往下看去,不由感歎道:“真是方便啊。”

嘉月也是點頭。

可他們並不知道,這等便利程度也是這半年來才逐漸出現的。

玄府因為以往諸道派林立,又幾乎與世俗不接觸,再加上兩府刻意淡化玄府的存在,所以以前玄修若要乘坐飛舟而來,負責泊舟官吏可絕不會這麼好說話。

飛舟是一定會給你安排的,但是什麼時候能給你調度過來就不好說了。

而正是因為張禦幾年來統合內外道派,協助大軍討平霜洲,最後剿滅造物替身,使得玄府聲威重振,這才使得下麵的事務官吏不敢有什麼小動作。

這艘小型飛舟之上大約能乘坐三十人,在他們三人坐定後,又再上來了兩批客人,飛舟便就留著空著一半艙座起飛了。

行程大約半個夏時之後,飛舟離開瞭望州南部,進入了光州境內。

鄭瑜三人雖在青陽上洲數載,可卻都是第一次來到此處,見雲霧之中一座座穹橋飛連州郡,還有那坐落在大青榕橫枝之上的光州大城,心中也是頗覺震撼。

與他們相挨近的座位上坐著一名留著整齊鬍鬚,年約四旬的英俊男子,見到他們如此,笑了一笑,道:“三位是從遠陸來此的?”

鄭瑜道:“對啊,我等是從東庭都護府來的。”

“東庭都護府?”

英俊男子神情一動,他又看了大量了一下三人,若有所思,他對著身旁役從示意了一下,後者立刻拿出了一封名帖。

他拿來遞給三人,道:“我在光州臨台郡有一座莊園,名喚載珍園,三位到了光州後若是冇有合適下榻之處,可去那裡。”

鄭瑜婉拒道:“多謝這位先生好意,我們三人自有去處,就不打擾了。”

英俊男子被拒絕,卻也冇有動氣,笑了一笑,將名帖在了鄭瑜扶手旁的台案上,這時飛舟速度微微慢了一些,卻是在一處穹橋的望柱泊台上捱過去。

待得飛舟停下,中年男子站了起來,對著鄭瑜三人一笑,道:“三位,有緣相見了。”他起得身來,就帶著隨行的役從下了飛舟。

見他離去之後,一個衣著精緻的中年男子忽然發出唉的一聲,對著鄭瑜三人道:“三位,你們可是錯過了一個好機會啊,你們可知那位是誰?”

嚴魚明好奇道:“誰啊?”

中年男子誇張語氣道:“那是朱信先生啊,他可是洲牧妻舅!平日做得好大生意,尤為可貴的是,他從不以貴賤視人。

看洲中那些貴人,哪個不是單獨的舟車往來?可他卻從來不擺架子,願意與我們這些俗人同乘一舟,嘖嘖,朱信先生願意交好三位,那是多好的機會啊,可惜三位卻是平白錯過了。”

說著,他也是連連搖頭,好像在替他們惋惜。

嚴魚明聽完之後,隻是哦了一聲,隨後便側過頭去興致勃勃的看窗外的風光了。

那中年男子看了看,卻冇在三人臉上找到任何後悔失落之色,不覺悻悻收住了話頭。

飛舟再是飛馳半個夏時後,就在光州之上的泊舟天台之上停下,泊舟內台廣場之上,還停留著一駕駕私人造物蟲舟。

那中年男子走了下來後,回頭一看,見鄭瑜三人似正在那裡商量著什麼,周外也冇見有人來接,他高聲道:“三位要去什麼地方,我這有乘舟,可載三位一程。”

鄭瑜啊了一聲,致謝道:“多謝這位先生好意,我們自行找去就可。”他抬袖一拱手,“這位先生,我們就在彆過了。”

那中年男子也是下意識抬手回有一禮,隨後他便見鄭瑜三人身上各自爆發出一團光芒,隻是一閃之後,便縱起高穹,而後在他怔怔目光之中往遠空飛遁而去了。

洲域之南,某一個渾修駐地之中。

英顓走入了黑玉砌築的大堂之內,這裡地麵牆壁都是光亮可鑒,而在如平鏡一般的玉石之下,卻隱隱飄著一團閃動的黑火。

在大堂正中,則是一個占地頗廣的半環形層台木架,上麵擺滿了一個個憨態可掬,但卻又小巧精緻的泥塑娃娃,但冇有一個是相同的,每一個都是呈現出不同神情和造型,

他走到一處尚餘空位的地方,從袖中摸出兩個泥娃娃擺在上麵,看了兩眼,就走了出去。

隻是在他方纔離開,對麵木架上,卻有兩個泥娃娃跳了下來,跟在他身後蹦蹦跳跳,還試探著去拉他的袍擺,

他腳步微微一頓,猩紅的眸光往後一掃,那兩個娃娃似乎嚇了一跳,飛快躲閃到架子後麵,待小心翼翼探頭出來觀察後,卻見他已是走得遠了。

英顓步出內堂,一直來到駐地大道之前,此時他見一駕飛舟自天中緩緩降下,停在了不遠處的泊舟天台之上。

艙門旋開,楊歸帶著一名弟子自裡走了出來,並一直來到他麵前,抬手一禮,道:“英道友,有勞久候了。”

英顓並未說話,猩紅的眸子看他幾眼,也是抬手一禮。

楊歸也不以為意,他道:“英道友,我之前來書你當是都看到了麼?”

英顓平靜道:“看過了。”

楊歸問道:“那麼,英道友,你的意思如何呢?”

英顓道:“我並不準備返回洲內。”

楊歸唉了一聲,道:“英道友,你不妨再想想,玄府內外諸派歸併為一後,我聽聞準備地各州郡上設立分府,可據我所知,這裡麵所定之人,幾乎全都是玄修,這把我修煉渾章的修士置於何地呢?”

英顓淡聲道:“與我何乾?”

楊歸看了看他,沉默了片刻,才抬頭道:“英道友,我就直說了把,我聽說你與張玄正都是出自東庭都護府,且以往似還有幾分交情,若是英道友願意出麵說項……”

英顓平靜道:“楊道友請回吧,我幫不了你。”說完之後,他直接就轉身離去。

楊歸那弟子看他如此,不由氣憤傳聲道:“老師,這人一點情麵都給你,我們又何必去求他呢?老師還不如去聯絡那幾位同道,一同……”

楊歸打斷他道:“不,你不懂。”他走前兩步,高聲道:“我觀英道友,應該已然臨近跨出那一步了吧?”

英顓腳步微頓。

楊歸走前了幾步,沉聲道:“我輩修行,越是往上,越是需要的神異器官煉藥中和,可是道友當也是感覺到了,如今你便是蒐羅再多的神異器官,要想完全不受侵染的渡至第四章書,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在三十年前行至此境,然而這個三十年中卻甚少與人動手,這是因為每動一次手便會加深一次大混沌的侵染。

若想將侵染徹底剔除,除非你擁有上乘功訣,再有就是有那更高一層的神異器官的秘煉之藥將之中和。

而這兩物,無論怎樣也不是道友獨自一人能做到的,能依靠的,唯有玄府!”

說到此間,他語氣放緩了一些,“道友若是這次願意出麵,我與諸位同道皆願允諾,若是有機會取得上乘寶藥或是秘法,我們可先不取,把第一個機會讓給道友!”

英顓背對著他言道:“我求道向來隻向己求,從不需人施捨。”說完之後,他身上黑火煙氣一飄,便就轉去不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