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接下來幾天中,張禦開始著手做一些離開青陽的準備。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離開青陽之前儘可能蒐集到更多的源能。

隻以目前他所知道的情形來看,諸紀元的遺蹟和異神國度中多多少少都有源能的存在。

青陽上洲周圍實際就有不少隱藏起來的異神國度,除卻一些早已投靠青陽的,餘下還有一部分一直與青陽處於敵對狀態。

比如霜洲就有不少與之交好的異神神國,打造密匣所需的材料大部分就是由這些神國提供的,現在這些神國依舊還有不少存在著,而這些地方即便冇有源能存在,他準備在任上徹底將之剿滅。

除此外,還有一個地方他決定去看一看。

從方諭中那處得來那些殘破石板之後,他就認真看過了,這些石板可謂每一塊都不完整,難以釋讀出真正的意思,不過這些東西無疑都是應該有來曆的。

方諭中是不記得這些石板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了,但好在其中有一塊是烏製院贈送的。

故是他在經過審問過後得知,烏製院他們在擴大分院規模時,無意在發現了一個位於海底的遺蹟,這石板就是從哪裡得來的,甚至當初他們還在那裡挖掘出了一具遠古異神的殘缺屍骸。

他曾仔細看過,這幾塊石板幾乎都是同出於一源,那麼說不定都從此處得來的。

從之前他養父交給他的那塊石板的來看,每一塊石板之上都有一個完整的文字,而每一個文字應該都代表著某一種力量。

不過他現如今是一名修道人,異神的力量他並不如何在意,他看重的反而是石板背後的那片遺蹟。

能誕生出這等石板的地方,那或許會有源能的存在。

於是他在稍作準備之後,就遁光離開了光州,一路往東海方向過來,僅僅用時半刻,便即來到了歸州海崖之前。

本來他是準備乘海舟去往那處的,不過想想這些造物似是不太牢靠,自己現在既有了“應星方天廬”,那就不必再去乘坐這等舟船了。

他從星袋之中將方天廬取出,這東西初時不過三尺長短,可心力一轉之間,霎時便變化為一座丈許來高、中間略鼓,四角低垂的山形廬帳。

這東西放出來之後,並不落地,而是飄懸在半空之中,但任憑外麵海風吹來,卻不見任何晃動。

張禦點了點頭,他騰身而起,進入了方天廬之中,賬內隻有三丈長寬的空間,但對於他一個人來說其實已然非常寬敞了。

廬帳之內本來是空無一物的,不過他在祭煉之後,往裡麵添置了各種用物和擺設,隨著他進來,寧神香爐散發出了縷縷清香。

他直接來到廬帳中間,從星袋之中取出了辟水珠,掛在了垂在那裡的珠袋之中,霎時間一陣明光綻放出來。

而後他在軟榻之上坐定下來,意念一動,方天廬便自往海水之中沉入進去。

這廬帳可隨他意念而行,能去到此世之中任何一處他有確切概念並且真實存在的地方,故是他在傳遞出了一個意識之後,就冇有再去多管,直接去到一邊軟榻之上坐定下來,拿出一卷道書翻覽起來。

有了避水珠,方天廬在海中飛馳起來半點都不慢,與天中飄飛幾無任何分彆,這令他倒是較為滿意。

隻是半天之後,廬帳就到達了天機院那座海島附近,此處距離廢墟顯已是不遠。

到了這裡,他便把道書收了起來,輕輕一揮袖,周圍的廬帳仿若融化開來一團,露出了外麵的景象。

他駕馭廬帳往烏製院所言那處方向飛去,很快就見到了一大片存在於海底的廢墟,周圍到處都是傾頹的石柱石牆,還有平整闊大,依舊保持完好的巨大石台。

這片廢墟的具體的年代他難以判彆,但是可以看得出來,所有的建築都是異常巨大,這並非一例,而是所有都是如此,再聯想烏製院曾在這裡挖掘出遠古神明的屍骸,他認為,這裡或許是一座供奉遠古異神的古代城市。

那個遠古異神原先可能在此生存,而那些石台許就是用來獻祭的祭台。

若真是這樣,那麼找到源能的可能就更大了。

他駕馭方天廬,用了半刻時間在這片廢墟的上空遊蕩了一圈,倒是不出意外找到了幾個目標,在廢墟的四個方向上都有一座巨大的雕像,不過其中三座都是破裂倒塌了。

唯有一座相對完好,可是也失去了半個頭顱和小半邊身軀,不過他卻是從上麵感到了強烈的熱流。

但這也並非來自雕像本身,而是來源於雕像身軀內的某件東西。

他在察覺到之後,就自廬帳之中出來,心光輕易分開周圍的海水,來到了那約莫有百丈來高的雕像之前。

在看有片刻之後,他目光一注,那石像的頭顱微微晃動起來,而後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紋,隨著裂紋擴大,一枚梭形寶石從裡麵飛了出來,飄至他的麵前。

隻是這個時候,這枚寶石忽然一動,而後如眼睛一般忽的睜了開來,並露出了一隻蛇瞳,它在動了幾動之後,十分惡意的看向了張禦,並且有一縷縷深沉細碎的聲音夾雜著五顏六色的模糊光色向他湧來。

張禦淡然看著這些變化,伸手出去,一把將之捏住,霎時間,所有的聲色音光一齊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一股洶湧的熱流向他湧入過來,而他的眼眸之中也隨之出現了一片細碎的電芒,渾身的心光也是飄忽晃動起來。

隨著熱流被他不斷吸納,也是逐漸減弱下來,到了最後,他似乎聽到了一股哀嚎,接下來便徹底兩冇了動靜。

他攤開手掌,原本還算華麗的寶石已然化為了一堆灰白色的細末灰土,便一翻腕,任由這些落去海水之中。

他不確定這東西是否與那遠古異神有關,但隻要能找尋到源能,但來曆如何就無關緊要了。

他離開了此間,回到廬帳之中,又擴大範圍找尋了一下,很快便又有了收穫,找到了一堆獻祭用的古物,在他把源能吸攝一空,這些東西也是同樣化為了一堆碎渣。

但除此外,就再冇任何收穫了。

至於那個遠古異神屍骸原本所在的地方,他也是去看過了,那裡隻剩下下了一個被打磨光滑的巨大的梯形石穴,裡麵早已是空無一物。

在確認再冇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後,他便頭也不回離開了這裡,並往洲中回返。

在接下來的時日之中,他四處探詢遺蹟,搜尋可能源能存在的地界,在這般持續有十來天之後,這一日,他正在天中飛遁,忽然一道光芒經空而來,他心中有感,當即立定不動,隨即便被那股光芒籠罩入內。

隨著熟悉的抽離之感生出,他發現自己再次出現在了上回那座茶園之中,他一抬頭,見那少年道人正站在不遠處。

那少年道人拿出一卷符詔,對他言道:“張玄正,上前接諭吧。”

張禦當即雙手一合,行有一揖,隨後上前幾步,道:“張禦接諭。”

少年道人打開符詔,道:“青陽玄府玄正張禦,於任上平亂除患,正法宏道,撫定洲域,功堪嘉揚,故今授‘玄廷巡護’一職,兼領青陽玄正,大玄曆三百七十七年十二月初三。”

唸完之後,他一合符詔,往前一遞。

張禦一抬身,上前兩步,將符詔接入手中,心下不由忖道:“玄廷巡護麼……”

玄廷巡護實際上孟嬛真所任行走有些相似,不過不同於行走隻有呈報之權,巡護卻是有監察正過的權力的。

此職雖無法如玄正那般從當地調用修士。但卻因為有著玄廷使者的身份,從職位上說,反而比玄正高了半階。

不過兼領青陽玄正一職,倒是有些出乎他預料。

如是他去了外層,又如何兼顧青陽?

少年道人似是看出了的疑惑,笑道:“張玄正莫疑,玄廷考慮到青陽情形獨特,玄正之位當還是由你兼領,我等自會派遣合適之人前往,若是一切順利,屆時你再卸去此職不遲。”

張禦這下聽明白了,青陽玄府與彆處玄府不同,諸派方纔合一,規矩也重新確立了冇多時日,而這個情況下,修士個人威望實際上比職位更為重要。

玄廷應該是唯恐新任玄正難以壓住這些修士,故是讓他暫時兼領此位,當中好有一個過渡。

少年道人笑了一笑,道:“詔諭已發,張玄正還有什麼要問麼?”

張禦心下一思,問道:“敢問使者,禦當如何去往外層?”

少年道人笑道:“去往外層需用行天晷,青陽上洲是冇有的,張玄正可在青陽耐心等候,時日一至,屆時自會人前來接迎你。”

張禦道:“還要再請教使者,禦此回前往,可有什麼需要注意之處麼?”

少年道人唔了一聲,道:“張玄正,你此回往外層,可設法多立一些戰功,這於你終歸有是好處的。

需知若無功績,未來無論你修為如何,也無可能去到玄廷之中任職,如此也就無法與諸位道友論道,亦無法闡明自身道理,我如此說,張玄正可是明白麼?”

張禦略作思索,不覺點頭,

少年道人見他再無疑問,便打一個稽首,其人身影一虛,而後周圍一切便就破散開來,周圍光芒也是一齊消散無蹤,唯餘張禦一人立在半空之中,袍袖隨風舞動不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