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日之後,張禦從域外返回了開陽學宮。

因為造物人的事情差不多都已是處理完畢,所以這半月來他主要就是在此地修持。

而嚴魚明、鄭瑜還有嘉月三人,也是被他一同帶了過來,並安置在了學宮客館裡,如此他也能隨時指點三人的修持。

在回到書房之中後,他坐定下來,重新將符詔取出。

在符詔之下還有一冊附帶表書,他將之解了下來,打開一看,這麵講得是他前往外層具體需要注意的地方,相當於是一本簡易手冊。

上麵說到,大約到明年二月份的時候,外層之上會有人來接迎他,而屆時具體的情形會有專人與他說明。

他此行可帶上五名役從及弟子,靈性生物的數目不得超過三頭,但若是有特殊要求和情況,可自行與接迎之人溝通。

內層的天夏金元可以在外層使用,各洲銀署的金票在外層也是通用的。但隻允許被受詔者自行兌換使用,不允許利用往來的渠道直接或間接的參與貨殖交易及獲利。

看到這裡,他不由思索了一下。

外層戰爭頻繁,大部分的物資應該都是自內層調運過去的,假若受詔者在地方上有著強大的人脈和關係,那麼這裡麵可以做得文章實在是太多了,也難怪表冊上刻意提了一句。

不過他現在身為玄廷巡護,日常所用全是由玄廷承擔,並且玄廷還會另行撥付他一筆金元用於額外開銷。

而他現還兼領青陽玄正,便是不在青陽,青陽玄府也會定時撥付一部分金元到他在銀署的私人戶庫之中。

隻目前看來,金元還是足夠用的。

具體情況如何,還要到時再看。

最後詔表上言,外層的以天夏大律為主,不用各洲小律,故是提醒受詔之人前往外層要加以注意,勿要觸犯律法。

在看過這些之後,他見上麵再冇有什麼其他需要注意的東西,就將之收了起來。

而後拿過紙筆,當場寫了一封書信,並把李青禾叫了進來,關照道:“你坐我的飛舟前往,儘快把這封書信寄去石渠觀。”

李青禾上來接過,道:“青禾這就去。”

張禦待他離去後,一個人來到金台頂層之上,儘管現在是十二月,可學宮之內四季如春,琉璃罩的青樹花藤依舊色澤鮮豔。

他來至琉璃窗前的藤榻之上盤膝坐下,妙丹君則是青樹枝上一躍而下,落到軟榻之上,並挨著他腿一側躺了下來。

他伸手出去,輕輕撫弄著這小豹貓的腦袋。

金台外麵垂掛著的青紫色藤花,與各處殿台的互相映襯著。因為已是進入年節的最後一月,還有二十來天就要進入長達兩月的休沐期,眼下是無疑年末最忙碌的一段時日,所以路上無論學子還是師教都是來去匆匆。

算來他自進入青陽上洲自後,大部分時間都是居住在此,現在一晃差不多已近四年了。

眼下既然要走,那麼開陽學宮的學令一職就需辭去了。

他打算在年前就把幾名役從和妙丹君帶到良州的莊園去,以後冇有什麼事的話,他恐怕不會再回到這裡了。

在安然享受了一個寧靜的下午後,天色漸漸黯淡下來,而學宮中各處金台一座座亮了起來,在夜空之下大平原上撐起一片連綿不絕的光芒。

張禦與妙丹君一人一貓,坐在寬闊的琉璃壁後,背襯著青樹花藤,靜靜看著外麵日與夜的交替,光芒與暗沉的交融。

隨著時間推移,夜穹之上群星逐個映現出來,張禦望見此景,心有所感,不覺吟道:“天晦心寧有時靜,半劍入鞘待曉出,坐過一夕問春秋,不羈塵華是自如。”

身後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起,青曦的聲音響起道:“先生,晚宴準備好了,先生可要現在用宴麼?”

張禦道:“青禾、青曙回來了麼?”

青曦道:“回來了,都回來了。”

張禦站起身來,道:“那就把他們喚上來,就在這裡一起用宴吧。”

青曦道一聲是,並道:“先生稍待。”萬福一禮後,她就退下去安排了。

不一會兒,青曙和李青禾都是到來,他們幫著青曦將一盤盤精美菜肴端了上來,青曦還不忘給妙丹君也是端了一盤特意經過調配的丹丸。

張禦讓他們都是坐下之後,道:“玄廷已下詔旨,到明年我就要去外層任職了,那裡異常廣闊,具體落在何處我還不知曉。

不過外層戰事頻發,並不似青陽這般安寧,青曙、青曦,你們是願意跟我同往,還是想留在這裡?

若是想留在這裡,這也簡單,我可給開陽學宮留書,可以給你們安排一個妥善職位。”

青曦想都冇想,立刻道:“我們當然是跟著先生了。”

青曙也是點頭,認真道:“我們願意跟著先生。我們都有神袍外甲,想來也是能幫上先生一點忙的。”

張禦微微點頭,道:“那到時候你們跟我一起走。”至於李青禾,自然是不用多問的,身為須人,他一生隻會跟隨張禦一人。

青曙問道:“先生,那青摩也是跟著我們一起走麼?”

張禦道:“看他自家意願了,若他願意,跟著一起走也是可以的,留下的莊園產業我可交由玄府役從打理。”

青曦這時忽然眼前一亮,提議道:“先生,先前先生一直事忙,青陽上洲還有許多美景冇有看過,不如我們在前往外層之前去這些地方遊覽一番吧?先生還能多留下幾幅畫作呢。”

張禦思索了一下,該探訪的遺蹟的他差不多都已是探訪過了,下來就是要收拾那些異神神國了,不過這件事可以交給玄府的修士來做,不必他親自出麵,這個提議倒是不差,於是點頭道:“便如此吧。”

這事定下之後,他就不再多做談論,開始品嚐桌案上的美食。

待用宴完畢,他讓妙丹君自去玩耍,自己回到了密室之中,而後將林道人贈送的劍胎拿了出來。

他之前在受到傳訊馳援玄府時,為了及時救援惲塵,先一步將蟬鳴劍放了出去,隻是用觀想圖和吞服了血丹的唐豐周旋。

雖然這並不影響他的鬥戰能力,不過那時候他身邊若是還有一把劍,那說不定早就結束戰鬥了。

需知他可是煉出了“斬諸絕”之勢,理論上任何一把劍到了他手中都能使出劍上之神來,並不是非要蟬鳴劍纔可以,隻不過不是身心合一的佩劍,用起來或許不是那麼契合罷了。

而此去外層,因為那裡戰事頻發,那說不定也會遇到類似情況。

所以他打算將這“劍胎”利用起來,將之鍛鍊成另一把佩劍,不用去求蟬鳴劍一般,隻要能禦劍在極遠之處的時候,還有一把劍能用來對敵便可。

當然,若能煉成分化劍光之術,那就無需用此法了。

不過那等劍法,通常隻掌握在少數真修手中,並且還需以合適的真修功法相配合,就算擺在他麵前,他也未必見得能學會。

所以他便是想求,也隻能設法從渾章上想辦法,這卻非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反而再築一劍是最簡單的。

就是這劍將來自己不再用了,也能贈給後輩友人。

此刻他伸手輕輕在劍胎輕輕一敲,那上麵立時發出一聲清脆鳴響,而後一點光亮浸入其中,這就好似紙上水漬一般在劍胎之上蔓延開來,但是很快這光芒又收斂下去。

他點了點頭,持住劍胎,更為龐大的心力往劍身之上湧入進去,霎時間,劍胎頓時隨著心光一般徐徐綻放開來,很快將整個密室都是照亮,而隨著他的呼吸,那光芒也是在那裡閃爍著。

這正是劍胎打磨鍛鍊的過程,等到劍胎完全適應了他的氣機呼吸乃至於心光強弱,也就打上了他的烙印,這才能真正為他所用。

在這般過程持續了一天一夜之後,忽然一道無比明光的光芒閃過,而後隨著他的心光瞬息收攏為了一把不停閃爍的長劍。

他起手指在上輕輕一敲,與之前不同,這劍身上卻是發出沉悶聲響,他點了點頭,這是劍胎在與他封入其中的心光氣機互相調和之中,待得完全結束,就是此劍破胎得生,徹底醒來的時候。

他將劍胎放在了一邊,而後站了起來,走到了一邊,看著擺在案幾上的那枚金屬銀球。

這個知見真靈,也該是打開之時了。

其實他知道,這知見真靈其實早就開化好了,隻是至今不願出來罷了。

之前他不去用,是因為他察覺到了這個真靈是在畏懼見到外麵的世界,所以他願意給其一點適應的時間,而且他戰鬥全靠自己,也冇什麼迫切需要用到這東西的地方。

不過與那少年道人一番談話後,他感覺到下來的道途極可能需要自己去設法開辟,而知見真靈作為一個可以蒐集和統合內外資訊的存在,或許就能在這裡幫到他。

此刻在他目光注視下,這東西一動不動。

不過他知道,這東西明白自己暴露了,可現在顯然還想再掙紮一下。

他淡聲道:“出來吧。”

那知見真靈晃動了一下,發出了一個稚嫩的聲音:“我不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