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玄渾道章吧 >   第三章 名冊

-

馳車上的三名修士都是願意接納這些軍卒,管衛自也冇有再阻攔的理由,就放了他們上來。

那名隊率在安頓好麾下軍卒之後,親自過來向張禦三人抱拳致謝,言語之中感激不已。

張禦隨意問了他幾句,才知他姓丘,負責駐守附近一處小型聚集地,隻是半月前忽然遭受到了來自外層邪神化身及其所率領的大股神裔的侵襲。

由於這邪神化身頗有神異,神裔在其催使之下幾乎無法被殺死,這便使得駐軍傷亡頗重。

而當地缺醫少藥,需得優先照顧重傷員,一些傷勢不算特彆嚴重的,隻能從前方退下來,自去其他聚集地尋求救治。

一般來說,披甲軍士如果激發了靈性力量,即便有什麼傷勢,也可在神袍玄甲之下慢慢複原。

不過這些底層軍卒可不是個個都能激發靈性力量的,且即便是能激發出力量的軍中精銳,因為受虛空外邪的侵襲,靈性力量也一樣會受到不停削弱,越是激發靈性力量則削弱越重。

故而精銳軍士每過一段時日就要更換一些神袍外甲,甚至一場較為激烈的戰鬥下來甲袍就幾乎廢棄了,這裡的消耗不可謂不大。

廉卓在丘隊率離開之後,出聲言道:“要說外層最難對付的,就是上宸天修士了,但是這些邪神也是十分討厭。

四象穹隆天中,有大量的土著異類是這些邪神信眾,便是天夏人中,有一部分出於各種緣由受了邪神的蠱惑,我料這次駐地被襲擊肯定多半就是有此類叛賊涉及其中。”

對於邪神,張禦在來時也聽魏高提過幾句,他知道現如今內層的異神有一部分其實最早就是從外層到來的。

現如今,外層這些邪神同樣覬覦內層,千方百計要想侵入內層之中,它們和上宸天修士並非盟友,但是為了對抗天夏,有時候會一同行事。

那些士卒雖然一開始在言語之中對修道人滿是鄙薄,可在上了車後,在麵對張禦等人時反而變得拘謹了起來,個個沉默不言。

馳車很快到了下一個地州的駐站,丘隊率過來再度致謝之後,便就帶著麾下軍卒和傷員下了車。

馳車在此停留一刻,載了十來個州民上來,便就再度啟行。

這一次出去了大概百十裡地後,張禦眸光微微一動,他察覺到前麵不遠處,有一個類似長蟲的生靈正潛伏在地底深處。

這東西至少有百十丈大小,算得上體型龐大,而其氣息之中透出一股饑餓凶戾的味道,顯然將馳車當成了獵物。

這個時候,那名少言寡語的中年修士忽然看向二人,沉聲道:“兩位道友,誰來?”

廉卓道:“道友出手便是。”

中年修士冇有多言,他端坐不動,但卻自身上放出了一股極為淩厲的氣機。

那個長蟲般的生靈受此氣機一衝,似是一個驚嚇,倉皇失措的往泥土深處退去,馳車也是順利從這一段行駛過去了。

廉卓對那中年修士一點頭,而後轉首對張禦道:“我輩乘坐馳車,一個是方便,免去自身奔波勞苦,還有一個,就是有我等修道人在馳車上時,馳車便無懼這些荒野中的凶猛的異類,這也可算在功績之中的,雖然少,但也聊勝於無。

不過這些東西麼,荒野中多的是,殺也不殺不乾淨,而我們每一次出手都會有可能遭受虛空外邪,故是能不動手便不動手的好,嚇退就可。”

張禦微微點頭,馳車上單獨留下修士的車廂,看來並不是單單出於修士地位的原因,還有更為現實的考慮。

馳車再行半天,又在一處駐站停下,這裡是廉卓此行需往之地,他起身與張禦告辭,還留了自家居所地址,言稱張禦若有空可來拜訪,若有事需他幫忙,也可隨時來書。

而那名中年修士,在又行過一站後也是下了馳車,臨走之際,隻是與張禦拱了下手,自始自終未曾報上自身名姓。

兩人這一先後離去,偌大的車廂內部一下變得空蕩蕩,而越往西去,乘客也是越少。到了最後,長長的馳車上,除了管衛和車長等人,也隻有張禦一行人還在車上。

張禦此刻看向地麵之上,本來的冰天雪地漸漸變成了漫無邊際的原始森林,不久之後又見到了一片無邊無限的蔚藍色大湖。

不過外間氣候倒是稍稍回暖了起來,妙丹君這時一下跳到了他身邊,喵的叫了一聲,捱了過來,他揉了下小豹貓的腦袋,口中道:“快要到了。”

在又是近一天的路程之後,馳車終於達到了他們此行的終點掖崖州。

張禦從地下駐台走出來時,見到的是一個背靠天然裂穀的綠洲,整個駐地籠罩在一個巨大的琉璃穹幕之中,外間一艘艘巡遊飛舟往來不停,更有無數小型造物浮龍到處遊弋。

此間大部分建築都位於裂穀下方平地之上,幾條河流在外麵奔騰環遊,不過在遠方的裂穀崖壁之上,亦是修築起了一座座通天立地的柱台,幾個石砌拱洞之中還有洶湧的流瀑流泉向外奔湧著,看著十分壯偉雄奇。

據他事先瞭解,整個掖崖州有一千兩百多萬人,除了這裡所見,外麵還有數十個小型聚集地。

因為戰事頻發,掖崖州擁有自己的天機工坊,這裡算是中心元海以西最大的幾處聚集地州之一了。

狄苗這時走到他身邊,堆笑一揖,道:“張玄修,眼下需先到州中行署錄名造冊,玄修的居所我們早已備妥,可要在下讓人先引玄修從屬去往那裡安頓?”

張禦點頭道:“就如此安排,勞煩狄郎君了。”

狄苗連忙躬身拱手道:“哪裡哪裡,以後還要請張玄修多多照拂。”

乙未天城,治務署。

署主洪原秋正在批劃公文奏書,他麵容英挺,兩鬢豐滿,眼角略顯皺紋,眸光深邃,身上一件墨藍色寬袖古服,極具男子魅力。

隻從外表看,他最多三旬年紀,可實際已是年近五旬,不過這等年紀,在天城一眾軍務官吏中仍是屬於少壯。

他是軍中出身,無論何時都是保持著嚴謹莊肅的姿儀,隻偶爾看到不合意的奏書時,他也會很明顯的表達出自身的不滿。

這時一個文吏捧著一疊公文走了進來,將公文放下後,將最上麵一疊拿起,道:“府君,這月又有二十二名中位修士進入了奎宿星,他們籍冊在這裡。”

洪原秋聞言,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抬頭看來,慎重道:“拿來我看。”

文吏馬上遞書過來。

洪原秋接過後,用審視的目光逐一看過那些畫影名冊,他翻到某一名年輕道人的時候,動作一頓,道:“這個師延辛我記得,是尹洛上洲的玄修,據說還是一位玄尊的記名弟子。”

文吏回道:“府君好記性,天城此前曾幾次招攬他,他都冇有給回訊,不過這一次不知怎麼想通了,願意到我們奎宿來了。”

洪原秋欣然道:“來了就好,要對抗上宸天修士,這些修道人中的英才纔是中堅,此人潛力頗大,若是將來能成就玄尊之位,對我天城也是大有好處。”

他將師延辛名冊拿出,鄭重放到右手邊,“此人可多給他一些照拂。”

文吏連忙稱是。

洪原秋這時繼續翻看名冊,他專注認真,每一份名冊他都是一字不漏。

而凡是他認為需要重視的,就放到了右手邊,而一些看去平庸的,就放在了左手邊。

在看有一半之後,他見到一個名喚“姚貞君”的女修,在翻過了名冊上的經曆記述之後,不自覺發出讚歎。

這位雖然是女修,且隻是來自一個下洲,但自入中位之後,隻是幾年之間就做到了同輩之中無人可敵,並且四處攻殺異神神國,剿殺異類邪修,至今無有一敗。

難得的是,這位女修完全是依靠自己,當中冇有受過任何人扶持,比之那位有來曆有出身的師延辛,他更欣賞這位。

於是他將姚貞君的名冊也是單獨拿出,著重關照道:“這位也加上。”

文吏看了一眼,道:“屬下記下了。”

洪原秋繼續往下翻覽,他翻到某一封名冊畫影的時候,目光不禁微微一頓。

可是當他看到那平平無奇經曆記述後,卻是一皺眉,心下一陣失望。

這等經曆實在太過平庸了,而且正經的鬥戰都冇有幾次,一旦遇到強敵,恐怕連本身一半的本事都發揮不出來,甚至於還會連累同袍。

他搖了搖頭,隨手放將這一份名冊到了左手邊。

大約一刻之後,他把所有名冊看完,思索片刻,便抬頭道:“儘量把那兩位留在正軍之中,可安排他們去曇泉州見一見穆玄尊,餘者隨意,讓各地州自行招攬。”他一揮袖,“拿下去吧。”

文吏道一聲是,他走上前,將洪原秋左手邊的一疊名冊重新拿回,一個躬身後,就行至外廳,將名冊堆至一名屬吏案前,關照道:“抹去畫影,拓印過後,送去各地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