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玄渾道章吧 >   第九章 誅邪

-

沼原深處,土丘中心的祭壇周圍,數千邪神信眾都是趴伏在那裡,不斷的對著上方祭壇叩拜著。

而在更外圍,則有跪著更多的邪神信眾,密密麻麻足有數萬。

中心祭壇之上,矗立著一根巨大而古怪的樹乾,隨著信徒的祭拜,還有祭祀將被宰殺的信眾鮮血不停澆灌上去,這根樹乾慢慢開始了融化和蠕動,有一攤攤猩紅色的古怪液體流淌到地上。

隨著樹乾緩緩變形,自裡麵突起了一個又一個拱隆,並隨著不斷的扭動變化,漸漸有五官和肢體生了出來,冇多久,祭壇上就出現了一個好似剝了皮膚的巨大猩紅色怪物。

整體看來,它就像是被強行捏合出來的,身上擠滿了長短不一的手臂,有的異狀強壯,有的十分畸形。

它的腦袋上長著密密麻麻眼睛,有的地方堆在一起,有的稀疏無比,可謂長的毫無規律,在它的下半身,則是一根根粗壯的,看不出是尾巴還是腿腳巨大觸鬚。

而此時天幕之上,那老道元神照影已是出現在了那裡,他看到了這一幕,冷嗤道:“邪魔外道,正可為吾之資糧!”

他向前一步跨出,轟得一聲,渾身熊熊燃起赤金色的光芒,同時身周圍響起了浩大道音,而後整個人若流星一般,向著那邪神真靈直接俯衝而來!

他身影未至,浩大道音已是傳來,響徹天穹,下方數以萬計的邪神信眾頓時七竅冒血,內臟糜爛,被一大片一大片的震死。

邪神真靈仰起滑膩膩流淌粘液的上半身,麵對著衝來的元神照影,頭上的眼珠不斷轉動著,身上隨即浮起了古怪顏色氣霧,似受此影響,身下一切草木沼澤彷彿都成為了它身軀的一部分,不停扭動著,並向著更外沿蔓延而去。

但是天中那一道衝來的赤金色照影卻是極盛極明,在夜空之中卻是如同大日烈光照來,周圍那些扭動的腐汙之物都是在光芒之下如融雪般被化去。

再是片刻之後,那赤金光影如落星墜空,轟然撞中邪神真靈的身軀,地表之上,頓時爆開了一陣赤金色的光芒。

老道人的一名弟子在遠處看到這等情況,立刻往回飛馳,來到了顧少郎跟前,大聲喝道:“少郎,老師已是牽製住了那邪神,且按計行事!”

顧少郎對他一點頭,隨後一抬手,身後十名披甲軍士手持玄兵站了出來,隨著身上靈性光芒一陣閃動,就將這些兵引奮力向那光芒閃爍之地擲去。

與此同時,本來飄懸在天空上方的十枚瑩白色光點如受強力牽引一般,齊齊往下一墜,並同往一處而去,隻是一息之後,無比閃耀的光芒將天空一下照亮。

天地在短短的寂靜之後,便是震天動地的爆鳴聲響起,一股衝擊氣浪向著他們所在的地方排山倒海撞來。

顧少郎等人早有準備,前方的百餘甲士列成半弧形的隊伍,撐起一道道薄薄的靈性光幕,如大壩一樣將這些衝擊氣浪擋在了外麵。

方纔投擲出去那隻是極其尋常的玄兵,並無法破壞神異力量,所以老道人的元神照影並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但是邪神在世間的寄托之軀卻是實質存在的,那必然是會受到衝擊的。

一旦寄托之軀消失,單純的神異力量就失去了約束,會不斷的流散,或是被彆處信眾的獻祭牽引,或是返回外層深處,除非邪神在短時間內找到另一具寄托之體,否則將難以統合起來對敵。

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對策,造物玄兵和神通法術的配合,這是解決邪神真靈最簡單也對省力的的方式,而不必要再進行以往那等死命拚殺。

好一會兒之後,那氣浪微微減弱下去,而這個時候,那玄兵轟爆的地界之中忽然有一道猩紅色的光芒飛出,能夠看到,那裡隻有邪神殘破的上半身牽連著幾根手臂。

老道人的元神照影果然未受多少影響,在劈開一團圍裹自身的觸鬚之後,也是縱地飛起,化一道赤金光芒銜尾追來,並且在後麵不斷放出一道道赤色烈火。

老道人心下很清楚,雖然邪神的寄托之軀受到了極大破壞,但因為還剩下了一點殘餘,所以那些神異力量依舊寄托在上麵,若其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軀體,仍是可以恢複過來,故他萬不可令其得逞。

隻是那邪神此刻全部力量都是用來維繫最後的殘軀,一時半刻他倒拿其無有辦法。

沼地邊緣之處,張禦飄懸在半空之中,從方纔開始,他便一直在觀望著這場鬥戰,這時他注意到,那邪神逃遁的方向,正是自己這裡。

他心念一轉,已是明白,自己白日斬殺了邪神的化身,所以引起了這邪神的注意,此刻他應該被其當做了寄托身軀的選擇。

他眸光微微閃動了一下,傳聲道:“衛軍主,那邪神正往此處過來,你們暫且退遠一些。”

衛靈英整晚冇有休息,一直在戒備之中,此刻聞言,不禁心頭一跳,她知道的事情的嚴重性,急急喚起正在休息眾人,動作迅速的往遠處退避。

老道人此刻在後麵追趕,也是注意到了飄懸在半空之中的張禦,他眉頭不由皺起。

因為張禦身上天寰玉授衣的緣故,氣機被遮蔽了下去,所以在他眼裡,這是一個實力十分尋常的修道人。

在他看來,這等修士在邪神真靈麵前未必有多少抵抗力,手段欠缺的話,極可能一個照麵就會被邪神奪去身軀,成為其寄托之身。

而一個修士的身軀,足以讓邪神真靈恢複全部的實力,甚至還有可能變得更強,那到時就極為被動了。

他目光一冷,若是這樣,與其讓那年輕道人被邪神所吞奪,那還不如他提前一步先將之斬殺了,就算事後軍署問責他也認了。

他十分果斷,心念一定,便一駢指,指尖頓時金光閃爍,隻是他正要發動手段的時候,忽然心頭一悸,察覺到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動作一下頓住。

他仰頭看去,便見一道劍光自己上空飛旋遊走,眼瞳急驟一縮,本來的前衝之勢也是由此停下。

張禦淡然看著那正自衝來的邪神真靈,伸手慢慢握上了驚霄劍的劍柄,感受上麵傳來振奮欲出劍意,而後拔劍而出,隨著一聲驚天劍音響起,夜中閃過一道照耀夜空的劍芒。

在那天幕外半輪白月的襯托之下,他一劍從邪神真靈的殘軀之上橫斬而過,在他身後,那邪神身影微微一仰頭,便一下裂成了兩半,外麵本來圍裹著紅光也是驟然熄滅,而後如破爛一般從空墜下。

張禦這一劍不但用上了劍如之術,更是凝聚了“斬諸絕”之勢,強大的心力直接就將邪神真靈神異力量斬絕,並將其降臨下來意識一併殺滅。

此刻他一振劍刃,轉過身來,麵對著那老道人,他遮帽下的臉容看不清晰,但是手中驚霄劍卻是寒光未退。

老道人驚疑不定的看著他,張禦身上氣機晦澀,看去來根本冇有多少實力,那斬殺邪神真靈的那一劍卻是讓他大為忌憚。

許久之後,他哼了一聲,一揮袖,元神照影化光點飄散而去。

而在遠空之中,老道人的正身睜開了眼睛,他對身邊的弟子沉聲道:“回去。”

那弟子也是看到了方纔一幕,不敢多言,跟著他轉回來。

待來至顧氏軍前,顧少郎見到他們,眼前一亮,立刻迎上來,問道:“陳師,那邪神真靈呢?”

老道人麵無表情道:“已亡。”

顧少郎興奮言道:“那陳師可否將那邪神殘軀交予我?”

老道人冇有回答,隻道:“所有邪神信眾俱滅,此地不宜再留。”說完之後,就轉身邁步離開了。

顧少郎看了看他背影,不明所以。

那弟子走了上來,歎道:“少郎,你所要的東西怕是拿不到了?”

顧少郎訝道:“為何,難道鬥戰太過劇烈,半分殘渣也冇剩下麼?”

那弟子苦笑道:“非是這個緣故,而是邪神真靈在逃遁時被對麵衛氏軍中的那位修士斬殺了,若按正經規矩來,我們倒不能再去爭搶了。”

顧少郎一驚,道:“那陳師……”他冇有再說下去,陳師不去奪回,那顯然是冇有把握,顯然那邊的修士也是位厲害的人物。

那弟子道:“你明白就好,若無必要,陳師是不會隨意與同道衝突的。”

當然,這個“同道”是有前提的,要是實力不濟,自然也不會去講究這些。

顧少郎皺眉考慮片刻,最後一拂袖,道:“罷了,要捕殺邪神真靈總是有機會的,這次看來是差了些運氣,我們回去!”他不會在一件事上糾纏不放,有那個工夫,他早就能去做更多的事了。

張禦待老道人走了之後,也是將蟬鳴劍收入鞘中,同時蟬鳴劍從空落下,繞旋在他周圍。

他目光落下,見那邪神殘軀還落在那裡,心念一轉,那老道人方纔退走,其實就是放棄了此物,既然如此,他也無需客氣,一拂袖,將之捲起,隨後身上心光一閃,便往衛氏軍所在之地飛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