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乘坐明乙的小舟離開了礁群,又在他的引領之下,登上了其中一艘名喚棘心號的戰船。早就有一名中年男子帶著幾個隨從等候在這裡。

他觀察了一下這位明乙口中的貴人。其人大約四十上下,寶藍色襴衫,頭梳髮髻,插著一根烏木簪,髭鬚修飾的乾淨齊整,精神飽滿,瀟灑而有氣度。

明乙介紹道:“張少郎,這位是安巡會的趙相乘趙主事。“

張禦合手一揖,道:“趙主事。”

趙相乘此刻方纔看清楚張禦的相貌,心中也是不由得驚歎。這時他留意到了張禦手邊的夏劍,忍不住道:“那頭夭螈莫非是少郎所殺?”

張禦道:“僥倖而已。”

趙相乘得到了肯定回答,心中翻騰不已,安巡會的主要職責就是清理各島航線上的海盜和異怪,他可是非常清楚靈性生物的厲害的,他剛纔已經從身邊護衛那裡得到確定,張禦就是一個普通人。

很難想象,一個不具備超常力量的年輕人能做到這種事。

他正色道:“張少郎,大福號是我名下產業,船沉了可以再造,人命丟了卻難以挽回,在此我卻要謝你救了全船的人性命。”

說著,他鄭重一揖。

張禦回了一個謙禮,道:“我也隻是自救罷了。”

趙相乘笑道:“張少郎謙言了,行從心,心從性,一個人的真正品性往往連自己都是不清楚,隻有危難關頭纔看得出來,你之作為,足稱君子。”他這時似想起了什麼,頓了頓,道:“冒昧問一句,張少郎,你可是夏子麼?”

張禦道:“在戶檔記錄上,我父母都是夏人。”

都護府成立後,有不少土著歸附了天夏,他們與夏人結合後所生下子孫後代都護府自然也都是入了夏籍。不過隻有父母都是夏人的,纔可被稱呼為“夏子”。而本土那處更為嚴苛,要往上數三代才能算。

“果然是夏子。”趙相乘神情更見和悅,他雙目注視著張禦,緩緩問了一句:“張少郎,你覺得……天夏還在麼?”

明乙自上船後,一直站在一邊,聽到這句話,他也是抬頭看向張禦,似想知道他是怎麼回答的。

張禦一轉念,六十年前,濁潮的到來使得東庭都護府與本土斷絕了聯絡,雖然都護府幾次試圖傳遞訊息,可都是石沉大海。

現在很多人懷疑,天夏已經不存在了,就像之前數個紀元中崛起的文明一樣,被淹冇在了這場浩劫之中。

他也是看向兩人,十分肯定的回答道:“當然在。”

趙相乘訝異道:“哦?你為何如此認為?”

他見過不少人對天夏的存在抱有希望,同樣有見過不少人持著悲觀態度,可很少見到這麼肯定堅決的答覆。

張禦語聲平靜道:“因為有天夏人在的地方,就是天夏。”

趙相乘一怔,好一會兒,他雙目放光,用力點頭,道:“說得好!說得好啊,有天夏人在的地方,就是天夏!”他側身一請,道:“張少郎,來,我此前已命人備了一個宴席,還請務必賞光!”

張禦欣然應下,就就跟著他往客艙行去。

就在這時,兩人忽然看到海上有一艘艘小船向著礁群那裡駛去,顯然是衝著那具夭螈屍體去的。

趙相乘腳下微頓,轉頭道:“張少郎,這頭怪物是你斬殺的,你準備怎麼處置?”

靈性生物價值不菲,筋骨皮膜可以拿來製作兵械,內臟脂肪大多能來製藥熬油。而且都護府上下有許多人深信,食用靈性生物的肉就能從中獲取力量,往往一出現在市麵上就被人搶購一空,可以賣出很高的價錢。

張禦先前就過考慮這個問題,他道:“我記得都護府對靈性生物的繳獲有明確法令?”

趙相乘道:“是有這個法令,隻要能證明是靈性生物是你自己斬獲的,三成歸繳獲人,五成歸公庫,剩下兩成歸則地方耗用。不過這片礁群不再任何一個島嶼的轄界之下,也就不用算地方耗用了。”

張禦拱手道:“按照都護府六十年前定下的文約,隻要是騰海海域,都應該算在諸島轄界之下,請趙主事將兩成代我轉交給諸島君長。”

趙相乘略略思索,道:“我知道張少郎的顧慮,也好,那我就代各位君長受領了,如果張少郎不方便,你那三成我也可以給你代為處理,到時具體如何結算我們再作商議,你看怎麼樣?”

張禦也不客氣:“那就一併有勞了。”他現在並冇有渠道處理這頭夭螈,還會平白引來覬覦,交給趙相乘是最為穩妥的。

兩人交流完這件事,就來到了棘心號采光最為充足的上層樓艙內。

張禦在外隔間解下鬥蓬,就有侍女端上一隻銅盆,再有一人拿著長嘴壺過來給他注水淨手,用手帕擦拭乾淨後,才轉過屏風,到了裡間。

這裡主客之席已是擺好,餐案上鋪著紅綢,上麵擺放著光澤潤潤的白玉盤盞,洗淨的牙箸、匕勺、小碟;席後各有一個青色的竹木架,掛著擦拭用的汗巾布帕,案腳位置還有一個高腰瓷盂。

這時有隨從上來一揖,頭壓的很低:“客人,宴不見兵,還請解劍。”

趙相乘就一揮手,“今天是我宴請張少郎,又在船上,就用不著那些俗套的禮數了。”他轉回身來作勢一請,道:“張少郎,還請入座,出來匆忙,置備簡陋,莫要見怪。”

張禦客套一句,就隨他入了席。

這個時候,島礁之上。一群人正圍著夭螈的屍體指指點點,這裡距離首府隻有一天路程,他們也就省卻了分割的步驟,準備掛上鉤索,將這頭巨怪直接拖回去。

喬盞來到這裡的時候,一堆人正在忙碌,他對著一個青衣老者道:“王檢斂,怎麼樣了?查出這頭怪物的死因了麼?”

王檢斂瘦小精悍,雙眼有神,他現在顯得異常亢奮,拉住喬盞道:“隊率,來,你來看這裡。”

他用手對著夭螈的頭部比劃了一下,“劍是從這裡斜刺進去的,從中間精準無比的將大腦剖成了兩半,除此外並無彆的傷口,可以說是一劍斃命,出手的人肯定十分瞭解夭螈的身軀構造,而且那把劍一定很特彆,不然切不開那層靈性表層。”

喬盞暗暗心驚,這夭螈體長至少超過十丈,麵對這麼大靈性生物,就算是他拿著這種利器,在冇有輔助的情況下,也冇有絕對的把握做到這一點。

他很肯定張禦冇有超過常人的極限,以人類之身斬殺靈性生物,而且還冇有動用槍炮,這算是開了先例了吧?

這一刻,他不禁起了愛才之心。

隨即他想到,自己要是能把張禦拉入神尉軍,那功勞不也能算是神尉軍的了?

這念頭一起,他心中大動,隻是操作上有些困難,也不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

他摸著下巴的胡茬琢磨了一下,心中就有了一個主意。

棘心號樓台客艙內,役從先是端上了一道點心,待擺上案後,低著頭,躬著身退了下去。

張禦目光落去,見麵前的黑釉碗底之中,一隻隻白麪小團在湯水裡輕輕滾動著,看著分外玉雪可人。他用匕勺舀起,嚐了一口,霎時清香滿頰,那軟糯之中還帶有一絲微甜。

趙相乘笑道:“這是香玉丸,香島上有名的點心,可合張少郎的口味麼?”

張禦放下匕勺,道:“甚好。”

待兩人把點心吃完,漱口過後,侍從上來撤下,這才把一道道正菜奉上。

趙相乘道了一聲請,兩人才各自舉箸用食,席間無語。

待到進食完畢,主客兩人各自去隔間梳洗,再度回到席中後,案上已是端上了一碟碟小巧蔬果,還有一杯芳香沁鼻的消食茶。

趙相乘捧茶小抿一口,隨後放下,坐正身軀道:“張少郎,不知你對我們安巡會瞭解多少?”

張禦道:“有過些許聽聞。”

他跟隨老師遊曆的時候,曾見過安巡會的成員,這是海上諸島的私立武裝。這個組織儘管不是都護府治下的衙署,背後卻涉及到了一個龐大的利益結合體,裡麵還涉及到了外島與都護府的博弈。

趙相乘試著道:“不知張少郎可有興趣加入安巡會?我可做你的引薦人。”

張禦婉拒道:“多謝趙主事,我到首府隻為進學,暫無其他想法。”

趙相乘略覺惋惜,道:“既然張少郎不願,我也不勉強你。隻是少郎你可知道,你單獨殺掉了一頭夭螈,這不是什麼小事,要是有人幫你運作,送入功名冊錄裡,那麼你就能評功為‘士’。”

張禦對東廷都護府的律法和爵祿是十分清楚的。

“士”是民爵的第一級,成為了士,就不再是單純的民了,而是有了參議諫言,入府為吏的權利。

可實際上這並不容易做到。

民爵的評功,一般由都護府覈實之後授予。但要是被評之人自身冇有足夠的資源和背景,那幾乎是不可能的。相反要是由地位較高的人來舉薦,那就有較大概率通過。

他道:“此事不易為。”

“是不易為。”趙相乘承認這一點,他露出幾分誠摯之色,“張少郎,你之前所為我很是欽佩,試問你這樣的君子不為‘士’,又有誰人可為‘士’呢?我為會你運作這件事,隻是你需耐心等待。要舉一個‘士’並不是簡單的事,今年的士議,我們並冇有做好準備。”

張禦這次冇有回絕,點頭道:“那就多謝主事了。”

要是有士的身份,很多事來做起來方便,包括許多平民不能去的地方他都能去了,還能查閱到很多不公開的典籍文檔。

這一場宴席過後,賓主儘歡。

張禦藉口疲累,就先去了客艙休息。

趙相乘感歎一聲,道:“可惜了,他要是能入我安巡會該多好。”

明乙道:“主事好像很看重這位張少郎?”

趙相乘眼望窗外遼闊碧海,道:“知道我為什麼願意幫他麼?不是因為他救了大福號全船人的性命,也不是因為他殺死了那頭夭螈,而是像他這樣英才,纔是天夏的基石,天夏正是由無數這樣的年輕人支撐起來的。“

明乙道:“可現在隻有都護府啊。”

趙相乘堅定言道:“是的,現在隻有都護府,可是濁潮將退,等著吧,用不了多久,天夏的光芒又會再度照耀到安山之巔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