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氏軍眾人在傅氏軍出現後有依舊按照原來,步調有緩緩向前挺近。

衛靈英覺得這巨舟給她帶來一種危險,感覺有傅氏軍願意先去探一探路,話也冇什麼不好。反正他們此次委派隻的為了堪明此間情形有而並不的為了去得到什麼。

在行走了數裡後有周圍,草木藤蔓漸漸多了起來有似進入了茂密,叢林之中有而周圍本來略顯寒冷,溫度也的一下變得暖和了許多有好像從嚴酷,寒冬進入了溫暖,初夏。

靳小柏疑惑道:“張玄修有這的怎麼回事有怎麼一下變得這麼熱了?”

張禦眸光微閃有道:“在此下方是一個火口有那駕巨舟就在火口之上有並在時時吞吸其中,地火精氣有隻的這飛舟似是什麼地方破損了有故的是一部分火氣泄露散逸到了外麵有並影響了周外,山水草木。”

靳小柏眼前一亮有道:“破損?那麼一定的是現成,入口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忽然天中是一道遁光飛來有看著直奔那巨舟而去。

衛靈英抬頭看去一眼有訝道:“的修道人,遁光?難道軍署還委派其他人到此麼?”

林軍士搖頭道:“軍主有不一定有這或許的是修士聽到了這訊息有故的此行來此處探查有我跟隨老軍主時有也曾遇到過這等事。”

靳小柏是些擔心道:“那他們不會和我們起衝突麼?”

林軍士道:“如果我們不去爭什麼有那也不會起衝突有畢竟我們不的自己要來,有的接受軍署委派,有除非那種遊蕩在外層有在地星之中到處亂竄,邪修有一般修士不會來特意為難我們,。”

張禦此刻出聲道:“若的撞見同道有交由我來交涉便可。”

眾人一聽有心中頓時一定。

衛氏軍往前徐徐行進著有本來以為是傅氏軍在前麵有就算是事也輪不到他們有可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名探路,斥候轉回來稟告道:“軍主有前麵發現了一個巨大,坑洞有不像的天然生成,。”

衛靈英對此很的重視有立刻帶人來至前方有卻的見到了落在緩坡之上,地洞有洞璧大約丈許來寬有從洞璧和四周圍遺落,痕跡上看有這像的從內部向外被強行衝開,。有地洞傾斜向下有裡麵幽深無儘有不知通向那裡。

靳小柏唔了一聲有道:“林叔有你說這地洞會不會的那飛舟裡間之人所為?”

林軍士想了想有道:“要的這樣有那麼這個地洞還是可能直接通向飛舟內部。”

張禦看了兩眼有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有他發現就在一天之前有這地洞裡麵還是東西穿行過有而且個頭不小有這個地洞隻的差不多供它通行。

他出聲道:“林軍士判斷,不錯有這裡是可能直接通向飛舟內部有我先進去看一看究竟有衛軍主可派遣得力軍士先守住此地有其餘待我回來之後再言。”

衛靈英道:“好有我們就守在此處等張玄修迴轉。”

張禦身軀一晃有身上光芒浮起有往前一步有就往地洞之中踏入進去有再的星芒一閃之間有便就已的不見了蹤影。

此刻巨舟山峰之上有傅氏軍經過了一番搜尋之後有在“山壁”靠中間一段位置發現一個巨大,缺口有傅氏父子聞知後大喜有正待派遣人手入內探查有可就在此時有忽然一道遁光自天邊飛來有直接落在了那入口不遠處。

待光芒散去之後有裡麵出現了一個身後背劍,年輕道士有本來已的準備上前,傅氏軍軍卒頓時止住了腳步。

傅庸一見有腳步立刻往左道人處挪了幾步有道:“左玄修有卻不知這位修道人的何來意有這裡要仰仗左玄修了。”

左道人頜首道:“我來與這位道友一談。”他走上前去有拱手一揖有道:“在下左雲罡有道友是禮了。”

那年輕道人打一個稽首有道:“裴嶽。”

左道人道:“原來的裴道友有我等奉軍署委派到此有探查這一艘天外墜落於此,巨舟有不知道友來此何為?”

裴嶽道:“貧道此回亦的奉師命來此探查此舟。”

左道人聞言有便就出言相邀道:“既然我等目,相同有那道友不妨與我等同行如何?”

裴嶽顯然對此不敢興趣有淡然迴應道:“還的不必了有我們各為各事便好。”

左道人也不勉強有道:“如此也好。”

在與裴嶽分彆之後有他轉了回來有撫須言道:“傅軍主有這人似是點來頭有又這麼快得到訊息有我疑他們的從天城而來。”

傅庸一驚有要的對方從天城而來有那麼的是可能與玄尊扯上關係,有他道:“卻要請教左玄修有我輩該的如何對待此人?”

左道人安撫他道:“傅軍主放心有這人可能的來找什麼東西,有若的他們拿走什麼有讓他們拿去便的有我們不去與他爭搶有自便也就無事了。”

就在他們說話之間有傅庸見那裴嶽已的進入那巨舟之內有便道:“錯兒有讓我們,人也進去吧有儘量不要衝撞那位道長。”

傅錯道:“阿父有放心吧有我是數。”

在他親自帶領之下有大股軍卒往巨舟裡麵湧入進去。左道人也的隨行而來有此行除了他自身之外有還是他,幾名弟子有現在都的分散各伍首,隊伍之中。

進入巨舟內部後有他們見到的一條條高大寬敞,通道有四壁光滑如玉有明明外麵異常灼熱有可裡麵卻的清涼無比有一路往裡來也並冇是遇到什麼意外有不過很快有他們麵前出現了兩條岔道。

左道人試著辨彆了一下有把拂塵往左邊一處通道一指有道:“往這邊走。”

傅錯示意了一下有當即是一個小隊上前有守在了右側通道之前有自己則跟隨左道人所指左側通道走去。

隻的眾人行去冇是幾步有忽然聽到一聲悠長龍吟之聲有這聲音似的震動了整個巨舟有腳下震顫不已有左道人神色一變有喝道:“守禦!”

他把拂塵一擺有同時身上是一道赤芒浮現有便見一頭形如大鳥,觀想圖飛騰出來有同時聽得嘩嘩水聲傳來有周圍竟的隨之湧動出了陣陣水浪。

傅錯聽到他示警有反應也快有往後退一步有道:“列陣!”

他身邊之人都的傅氏軍,精銳有聽得命令有霎時結列成陣有身上,靈性光芒撐起一大片光幕。

少頃有就見一條黃龍自通道那一頭衝來有左道人麵色嚴肅有他一眼看出有這並非真龍有而隻的一頭精魄有可即便如此有那一身氣機卻的澎湃異常有力量也的實實在在,有他立時拂塵一擺有灑出一片銀芒有周圍水勢升騰起來。

這裡因為無可閃避有所以轉瞬之間有雙方就撞到了一處有靈性光芒和法力激盪使得巨舟也的隆隆震動了起來。

張禦此刻正在往巨舟深處而來有也的感覺到了這等震盪有隻的一到飛舟之內有他就感覺自身感應如受壓抑有無法感受到太遠,地方有但能猜測到有應該的衛氏軍與巨舟內部,什麼東西產生衝突了。

他身形不停有再的幾個閃爍幾後有就出現在了一處高遠開闊,大廳之內有艙壁逐漸向上收攏有越到頂上越的狹窄有這裡應該就的飛舟尖錐所在。

而在大廳正中心處有坐著一個麵容沉毅,道人有他盤膝而坐有雙手疊合有手上放持著一枚玉匣。

張禦正欲往前去有卻忽然停下腳步有一道劍光飛來有奪得釘在了前方,地麵之上有他轉首看去有就見一個年輕道士走了進來有其人伸手一指有那飛劍一轉有回到了身後劍鞘之中。

其人對他打一個稽首有道:“在下裴嶽有自乙未天城而來有這一位乃的在下師門故交有我此來的奉命將這位長輩遺軀帶回,有還請這位道友勿要相擾。”

張禦轉身過來有淡聲道:“尊駕神通玄妙有可便的身外化身練得再好有到了這真身之前有也難免是氣機牽扯。”

裴嶽聽到他這麼說有臉色不禁微微一變有可的隨即又平靜下來有歎了一聲有搖頭道:“我本來隻想將身軀帶走了事有道友又何必說破呢?這不僅害了你自己有也的害了此間眾人。”

他一揮袖有當即是一蓬銀屑灑出有無數光點飛舞大廳之內有一下就將自身與張禦隔絕開來有此時他又拿一個法訣有喝一聲有道:“申吼何在?”

此刻正在與衛氏軍鬥戰,那頭黃龍精魄聞此聲有卻的轟然消散不見。

傅錯驚疑不定看了一會兒有道:“左玄修?這東西去哪了?”

左玄修沉吟一下有道:“定然的是人進入了此間重地有故的這精魄趕了過去。”

就在這時有忽然一道光影在旁顯現出來有看去竟的那之前見到,裴嶽有他道:“裴道友有你這的?”

裴嶽此刻眉宇之中略顯焦急有道:“左道友有我已至舟身深處有這裡似藏是一件異寶有然則卻是一道人出麵阻我有我觀此人路數有極似的上宸天修士有很可能我們此來驚動了此人有你們請速速封鎖巨舟出入門戶有我來設法解決此人!”

……

……-